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莫把深情寄風月
莫把深情寄風月 連載中

莫把深情寄風月

來源:google 作者:九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瑩然 柳風雅 現代言情

小三挺着孕肚上門,柳風雅對這樁婚姻,徹底心死拋棄渣男,重新開始時,一個男人牽着一個孩子出現了面前,還說,她就是孩子的親生母親!展開

《莫把深情寄風月》章節試讀:

就在她剛走之後不久,被遺忘在梁凱澤身邊的手機就響了。
目光觸及上面閃動着的昵稱,他勾起唇角,絲毫不在意地接了起來。
柳風雅哭哭過了,苦述過了,心裏覺得好受了很多。
調酒師給她帶了一杯醒酒湯,又把她扶到一邊來靜靜地坐着。
梁凱澤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一個穿着白襯衣的女人捧着一杯醒酒湯,乖乖巧巧地坐在角落裡。
倒像是等着家長來認領的幼兒園小朋友。
勾起唇角笑了笑,他隨即走過去。
還未開口,就聽見柳風雅帶着絲迷離的聲音。
「你來幹什麼?」
「你認識我?」
「……不認識。」
搖了搖頭,任她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這個人究竟叫什麼名字。
「不記得了?」
梁凱澤在她旁邊坐下,覺得有些好笑。
仔細想想,柳風雅確實不記得這個人究竟叫什麼名字。
可是……就是覺得莫名的熟悉。
醒酒湯的效果還沒有發作,柳風雅醉眼迷離地看着他,更顯得粉唇嬌艷欲滴。
襯衣的領口不知什麼時候被扯開,露出纖細的鎖骨。
白嫩的皮膚泛着瑩潤的光,如同透明一樣,邀人品嘗。
梁凱澤喉頭一緊,腦子還沒反應過來,唇就已經覆蓋上去。
味道倒是如同想像中一樣的好,柔軟如同果凍。
腦子裡好像有根線在猛然間炸開,讓他不自覺地加深這個吻。
柳風雅在他俯身上來的時候就嚇了一跳,手中捧着醒酒湯不敢亂動,唯恐灑了兩人一身。
漆黑的瞳孔中有着驚慌和不明所以,卻讓梁凱澤心情愉悅。
倒真是個尤物……
特助范池停好車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樣非禮勿視的一幕,只能慌忙轉過頭去等着老闆完事兒。
一吻結束,柳風雅胸腔中的空氣都好像被吸干一樣。
好不容易解脫,她大口喘着氣,下意識地拿手背擦了擦嘴角。
梁凱澤眸色加深,站起身來吩咐道。
「送她回家。」
回家?
回哪個家?
誰的家?
范池一臉懵逼。
但是老闆有令,現在總得先把人扶上車。
一輛銀灰色的邁巴赫在大街上平穩地行駛着,車內一片氣氛沉重。
范池咽了一口唾沫,才敢小心翼翼有地問。
「梁少,咱……去哪兒?
小姐她住在什麼地方?」
回頭看一眼,他更加摸不準。
雖然看着不像是喝醉酒的樣子,但是身上濃重的酒味和迷離的眼神……說是沒有喝醉,誰會信?
有些人喝醉了就是這樣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樣,那她……還知道自己住在什麼地方嗎?
梁凱澤也回頭看了一眼,並沒有回答。
范池抿着唇,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晃蕩。
好在天已經黑了,路上的車輛也並不多。
柳風雅依舊有些神志不清,醒酒湯漸漸發揮效用,卻不能讓她立即清醒過來。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柳風雅看着上面的名字,半晌後才接通。
「你找我什麼事情?」
「我找你?
睜眼說瞎話吧?
我會找你?
我沒臉沒皮嗎?
你給我滾!」
從來沒有被柳風雅這樣針對過,鄧皓軒不由皺了眉。
「你喝酒了?
在什麼地方,我過來接你。」
「我需要你來接我?
你沒聽見你媽說嗎,我懷不了孩子了,你不回家抱着雲思若過日子,還來糾纏我做什麼?
你們家有皇位要繼承,我沒有那個功能,麻煩你去找能給你生孩子的那個,別來糾纏我!」
話剛吼完,一股酒精味兒就湧上喉頭,頭一低就吐了。
嘔吐物特有的酸澀味道瞬間充滿密閉的車廂,剩下的兩個人也只感到胃液在翻湧。
前排開車的范池連忙打開車窗散味,後面的柳風雅卻猛然撲到梁凱澤身上去掛着。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從結婚開始就跟個寡婦一樣,他在外面逍遙自在,我受了委屈跟誰說?
結婚的當晚,他居然在我妹妹的床上過,你說……這究竟是誰不要臉,誰臟?」
眼淚難以抑制,她哭得聲嘶力竭。
梁凱澤看着她嘴角掛着的胃液殘渣,一瞬間不知道是該抱着她安慰還是推開她。
前排的范池也陷入一瞬間的迷惑,就她這哭嚎的勁,到底是要開窗散味兒還是關窗把聲音鎖在車內?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打了個酒嗝,剩下的話硬是說不出來。
在范池近乎驚恐的目光中,梁凱澤拿衣袖擦了擦她嘴角的殘渣,又將她黏在她臉上的髮絲給綰在耳後。
「乖,你沒錯,睡吧。」
手機對面的鄧皓軒一直聽着她的哭嚎,起初還覺得確實是自己沒有考慮到她的感受,可是聽到後面突然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腦子裡的理智瞬間炸開了!
她在外面果然有男人!
握住手機的手猛然用力,直到指節泛白,手機屏幕猛然出現一道裂縫!
柳風雅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睜開眼,首先見到的就是刺眼的陽光。
天花板上有着水晶吊燈,牆面白凈,所有的裝潢都彷彿有着模板。
這裡是……
她起身看看四周,眼睛猛然瞪大。
這竟然是在酒店?
床對面是一面落地鏡,能夠看到圓形的床和她身上的弔帶小睡衣。
酒紅的顏色配上白皙的肌膚,簡直誘人犯罪。
她不是在酒吧喝酒嗎?
那還是一家清吧,怎麼會喝醉了跟人……走到酒店來?
感受了下身體並沒有異常,她稍稍放下心來,隨即打量起四周。
所有的一切都能夠直接拍出去作為宣傳圖,就連床頭柜上的小夜燈都沒有被移動過。
除了她所在的床,這裡再沒有任何住過人的痕迹。
捂着有些發漲的腦子,她隨手摸出不知什麼時候被塞到枕頭下的手機。
上面提醒着她還有十來個未接電話。
看着「老公」這兩個字,她足足愣了有一分鐘,才解開鎖屏,給自己在公司的同事兼好友鍾淑慧打過去電話。
「幫我送一套衣服過來,衣櫃裏面隨便拿一套就行。」
起身翻看着電視機前面的酒店冊子,她將上面的信息讀出來。
「盛世華庭,2808號。」
「我的天!
大姐你有錢啊!
這是五星級酒店的套房吧?
你怎麼住那兒去了?」

《莫把深情寄風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