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末日之國產戰神
末日之國產戰神 連載中

末日之國產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九龍城寨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九龍城寨主 其他小說 陳復

喪屍病毒突然襲擊全球,整個世界發生巨變,文明崩壞,危機不斷大學生陳復被困紐約,如何帶着三位「保鏢」在危險重重之下踏上漫長歸家路,千里救家園展開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試讀:

簡單交代了一下事情始末的薇薇安陷入沉默,被恐懼支配全身的薇薇安忍不住又再次低聲抽泣。

羅斯琪趕緊拍着薇薇安的後背安慰道∶「別怕,姐姐會保護你,你現在已經十分安全,我們不會丟下你。」

聽完薇薇安的遭遇,陳復陷入深思,300智商的大腦颳起一場風暴。

「大家聽一聽我分析。」

幾人關注點不再放在薇薇安身上,對於陳復腦子,幾位隊友還是相當清楚。

「按照現在已經知道的情況分析,喪屍病毒肯定是人為製造。紐約的情況只有兩個可能。第一是有一股恐怖勢力,將病毒統一在今天清晨在全世界投放,但紐約發生了意外,昨天的油罐車爆炸把本來在紐約的病毒提前泄漏。第二個可能,昨天的油罐車爆炸令到病毒泄漏,兇手為了掩蓋真相,狠心的在全世界範圍投毒,製造一場全球性災難來掩飾淡化自己。我個人更傾向於第二種可能,因為第一種對任何人包括兇手都沒有任何好處,哪怕極端恐怖分子都會有訴求,而不會抱着這種和全世界同歸於盡的方法,所以針對單一地區的襲擊可能有,但針對全人類又有能力做到的人基本上沒有。而恰恰第二種人,為了自保卻可以罔顧他人死活又有能力去做的人卻大有人在。雖然沒有證據,但總結出來就是第一種是有能力去做,但沒理由去做。第二種是為免事情敗露,不得不去做。」

邁克爾點了點頭∶「分析得很到位。我現在打電話給白宮。」

陳復擺了擺手∶「作為隊友,送多一個提示給你,提醒一下白宮,能在全球都有分部,可以同一時間發動病毒攻擊的勢力沒有多少個,查一查生命之核科技有限公司,紐約的事情它很可疑。還有一個方向,除了美國之外生命之核的其他海外分部在什麼國家,緊急散播病毒一定只會在分部所在地的國家或者周邊國家。那些遠離分部的國家是不是沒有病毒報告,如果情況屬實,那事情就不言而喻。」

邁克爾點頭∶「感謝」。

便轉身走向露台掏出衛星電話向上司彙報。

電話大概打了有五分鐘,臉帶笑容的邁克爾回到房間,興奮的向著陳復道∶「局長要我找到有關在紐約大爆炸事故現場喪屍變異的影片或者醫院裏傷者變異的影片,回去我就是副局長了,哈哈。謝謝你,我的好兄弟,陳。」

陳復小小的打擊一下邁克爾∶「提前恭喜你,邁克爾副局長。不過小小提醒一下你,活着出紐約才能當副局長哦。」

想到樓下有一萬隻喪屍,邁克爾當場萎縮。

陳復不再關注邁克爾,和眾人開始下一個話題。

「剛剛隔壁房間擊殺的一男一女兩隻喪屍,大家發現到了不同沒有?」

陳復提起這個問題,幾人立刻意識到問題,林振強率先答道∶

「那個男喪屍不怕陽光,那個女喪屍怕陽光。」

羅斯琪也發現其他不同∶

「那個女喪屍對血液的敏感程度好像很高,那個男喪屍不知道是不是吃飽,反而沒有女喪屍那樣對血液興奮的表現。」

陳復點點頭∶

「沒錯,我一共看到三個不同點,除了你們說的第一點和第二點。第三點是攻擊方式的不同,可能兩隻喪屍都失敗我殺,你們沒有發現到男喪屍的攻擊方式是用撲,為下一步撕咬獵物而做準備。女喪屍的攻擊方式是用手抓。」

顧家強發出疑問∶「用手抓,難道女喪屍不咬人?」

陳復搖了搖頭∶「非也,我看到了女喪屍的手指甲產生的異變,估計應該是變得十分鋒利和堅硬,本能對自己的手指甲十分自信,覺得手指甲能開膛破肚,所以才衍生出這種攻擊方式。用手把獵物劃傷,再慢慢撕咬。」

邁克爾也發出疑問∶「難道男人和女人會變異出不同款的喪屍?」

陳復再次搖頭∶「我暫時沒有證據,以下都是根據現在得到的信息推測。」

「你們記不記得男喪屍生前的影片提過,女喪屍昨天下午在露台觀摩大爆炸,化學品泄漏的氣體隨風飄到這邊,女喪屍不小心吸入之後不適,傍晚就變異成喪屍了。」

邁克爾還是不懂∶「那個和喪屍變異的區別有什麼關係?」

陳復繼續道∶「根據我推測,被氣體感染的喪屍應該才是正常喪屍,而被正常喪屍感染的是應該叫次等喪屍。假設被生命之核泄漏的氣體感染變異出利爪才是正常的,女喪屍就是原始喪屍。被女喪屍感染的男喪屍就變成名乎其實的是感染二代,或者可以稱呼為次級喪屍,失去了恐怖的利爪,但也把怕陽光的弱點改善了。」

邁克爾眼前一亮,邀功的機會近在眼前∶「明了,就是雖然爸爸比兒子強,但兒子並沒有遺傳爸爸的艾滋病。」

羅斯琪直接拿起地上已經喝完的空塑料瓶向邁克爾頭上丟去。

「啪」

「哎呀……」轉頭看到羅斯琪殺人的目光,邁克爾低下頭不停揉着自己腦袋。

「我不就打個比喻嘛…」

羅斯琪∶「狗嘴長不出象牙。」

陳復拍了拍手,打斷二人說話∶「邁克爾話是粗魯了點,但比喻也沒錯,繼續。」

「這個猜測也印證了一個觀點,邁克爾帶來的情報,喪屍病毒只能通過體液傳染的情報是錯誤的,結合女喪屍變異的情況,喪屍病毒是可以通過空氣傳染。」

「還是我個人推測,普通人變成的喪屍,作為病毒載體不足以提供足夠的能量給病毒,所以一離開宿主便死亡,所以被病毒控制的喪屍本能通過撕咬這種體液傳播方式。但化學品運輸車應該是有培養槽,所以泄漏的病毒營養十足,能夠隨風飄揚到很遠才死亡。足夠感染很多人。」

「換句話說,只要被感染的個體能量足夠強大,被感染的喪屍就可能升級出其他種類或者傳播方式。」

林振強∶「十分有理據的推測。」

陳復∶「還有一點,依舊是個人推測,你們記不記得,女喪屍從房間出來之後,第一時間選擇衝去露台,我當時看到女喪屍用鼻子嗅了嗅,也就是說女喪屍對新鮮的男喪屍屍體比房間里的小孩子屍體更感興趣,去到露台見到活人的反應比屍體更感興趣。也就是說活人大於新鮮屍體大於死去多時的屍體。」

林振強陷入深思∶「那按道理,喪屍為什麼不攻擊同類?還有喪屍為什麼不直接把活人吃了,而是讓活人變成喪屍呢?那沒什麼房間的小孩是變成屍體而不是喪屍呢?」

陳復∶「好問題,按我推測,喪屍攻擊人為了血肉,而被攻擊者不會立刻死亡,同時喪屍病毒通過撕咬,利用唾液和活人的血液傳染,當感染一定時間病毒到底活人腦部之後,喪屍就會得到某種信號反饋,這個是同類,所以就停止攻擊,哪怕這個人還沒屍變成喪屍。所以我猜測喪屍和喪屍之間或者病毒與病毒之間會有某種信號聯繫。」

林振強托着下巴繼續問道∶「那為什麼那個小孩子變成屍體而不是屍變為喪屍?」

陳復∶「應該是病毒還沒抵達腦部那個小孩就受到致命傷而死亡。死亡的人屍體,會被喪屍進食,哪怕是死亡的喪屍屍體一樣也會被同類進食,死亡的喪屍本質上回歸正常死人的狀態,沒有了某種信號識別,所以血肉一樣會吸引喪屍。感染是有過程的,所以被大量喪屍圍攻的話,很有可能連變成喪屍機會都沒有,會直接被喪屍分食。」

「啪」,「啪」,「啪」。邁克爾鼓起了掌∶「十分精彩的推論,聽完你的話我迫不及待邀功了!」

說完站起來向著露台跑去,掏出衛星電話向上司撥去。

陳復∶「……………………西方人真直接,而且直接不要臉。」

趁着邁克爾去露台打電話邀功,陳復再次關注起薇薇安∶「薇薇安,有點問題需要你幫忙。」

情緒稍微平復的薇薇安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陳復∶「酒店你應該比較清楚,在哪裡可以找到一些趁手的冷兵器?還有酒店有沒有維修部可以找點工具?」

面對這群說起喪屍臉不改色,甚至說殺喪屍如砍瓜切菜一樣的人,薇薇安不太敢大聲說話∶

「有………有維修部。在負一層**空調機房的旁邊。冷兵器的話,讓我想想。」

大概想了30秒,薇薇安再次用微弱的聲音回復道∶「7樓的日本料理餐廳,牆上掛着幾把裝飾用的日本刀,但刀有沒有開鋒我就不清楚了。」

時間來到下午1點,邁克爾打完電話回來,陳復等人重新開始了清理工作。

陳復∶「幹活,這次加快清理速度,我們分開兩組,我和邁克爾一組,林振強羅斯琪顧家強一組,我們每組都有夜視眼鏡,一定要確保漆黑走廊沒有偷襲的喪屍。」

陳復完全遺忘掉薇薇安。

薇薇安急得立刻站起來跑向陳復,雙手死死捉住陳復的手臂∶「別…別丟下我,帶……帶上我。」

陳復瞄了一眼薇薇安∶「你在房間獃著不好嗎?」

薇薇安羞愧地低下頭,用蚊子般的聲音道∶「我…我怕你們把我丟下。」

陳復無語∶「你要跟就跟着,但事先聲明,不排除有意外,我不能百分百保證你的安全。還有我有一個要求,你只能答應,如果做錯我會永遠把你丟下。」

薇薇安緊張地看着陳復∶「你…你說。」

陳復推開微微安捉着自己的手臂∶「無論任何情況,在我沒有示意之下,你都不能發出任何聲音,能做到你就跟着,不能做到你就在房間獃著。」

薇薇安連忙點頭∶「我絕對不會出聲。」

陳復點頭∶「行,你,我,邁克爾一組。你拿一個背包負責收集物資。」

————————————————————

幾人再次出發,由於只有一張通用房卡,陳復把那張通用房卡交給林振強,讓林振強把頂層70層唯一剩下那間有喪屍的總統套房清理掉。自己帶着邁克爾和薇薇安從後樓梯下69樓探路。

整個酒店內部都漆黑一片,帶着夜視眼鏡的陳道恆走在前面,薇薇安背着背包走在中間,邁克爾手持Uzi走在最後。

剛踏入後樓梯,身後傳來喪屍的尖叫聲,林振強三人已經開始行動。

聽到喪屍叫聲,薇薇安忍住叫出來的衝動,用手緊緊拉着陳復的衣服的後背。

陳復不悅∶「你別拉啊,衣服好貴的。還有你這樣拉着我,有什麼狀況我怎麼做出動作?」

薇薇安連忙鬆手,輕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身後的邁克爾聲音響起∶「你可以拉我啊,甚至可以抱我。我不介意。」

薇薇安向著邁克爾點頭∶「謝謝,暫時不用了,我已經沒這麼緊張」

輕輕的來到69層,陳復從消防門後把頭伸出來,通過夜視眼鏡觀察着69層的走廊情況。

「噓」

陳復示意先退回樓梯間,怕說話聲音驚訝到69層走廊的喪屍。

「走廊上有三隻喪屍,我和邁克爾出去解決掉,因為邁克爾沒有夜視眼鏡,所以我們出去之後,薇薇安你要站在消防門處打開手機電筒打光,有沒有問題?」

薇薇安緊張的點點頭。

陳復看向身後的邁克爾∶「為了節省子彈,盡量不用槍,OK?」

邁克爾自信的對着陳複比了個OK手勢。

陳復三人再次輕手輕腳來到69層的消防門,輕輕的打開消防門,陳復和邁克爾進入門內,向著消防門內的薇薇安打手勢。

薇薇安在消防門內打開手機電筒,把手機從消防門內伸出去。

「吼」,「吼」,「哇」。

漆黑的走廊內,手機電筒的燈光吸引了喪屍的注意力,兩男一女三隻喪屍向著陳復和邁克爾衝來。

「行動」

陳復手持電視機掛架製成的短棍,邁克爾腰間摸出一把匕首,二人向著三隻喪屍衝去。

薇薇安用剩下的一隻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努力讓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

陳復的短棍狠狠的敲在沖得最快的男性喪屍頭頂,喪屍的天靈蓋炸裂,鮮血腦漿像花一樣盛放,漂亮的一擊斃命。

身旁的邁克爾面對另外一隻衝過來的女性喪屍。避開喪屍的攻擊,邁克爾左手扯住女性喪屍的長髮,右手匕首狠狠地插入喪屍的太陽穴,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最後一隻離得最遠的男性喪屍殺到,陳復一腳把喪屍踹飛,手中電視機支架向著喪屍腦袋甩去,鐵制短棍從喪屍眼窩插入大腦,鮮血從喪屍臉上嘩嘩的流出,喪屍抽搐了幾下便直接死透。

「C,以後都不用鈍器,NM濺老子一身。」陳復的罵聲驚醒了緊張的薇薇安。

「安全了,可以出來。」

聽到陳復的提醒,薇薇安懸着的心終於可以放下,小跑來到二人身旁。

「打光,那個女喪屍穿着酒店員工的制服,其中一個男喪屍穿着保安的制服,我摸摸它們身上有沒有通用房卡。」

薇薇安上前用手機電筒的燈光照着喪屍,讓陳復可以在喪屍身上摸索,自己卻別過頭去不敢看死去的喪屍。

陳復從保安喪屍身上搜出一根金屬警棍和一個手電筒其餘什麼也沒有。

「C,又是鈍器。真晦氣。」

陳復打開手電,轉身去旁邊被邁克爾擊殺的女喪屍身上搜索。

別過頭去的薇薇安完全沒注意到陳復已經轉移目標去搜索其他喪屍,依然用手機電筒照着保安。

陳復回頭調侃一下薇薇安∶「這個保安是你男朋友?」

聽到陳復從另一邊傳來的聲音,薇薇安反應過來馬上去幫陳復打燈∶「不…不是的。」

陳復繼續調侃∶「那你一直照着別人幹嘛,喪屍很好看嗎?哈哈,要不你繼續在這裡看。」

薇薇安急了∶「不…不要。不要把我留在這。」

看着眼淚差點流出的的薇薇安,陳復投降∶「放心…放心。我只不過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

陳復在穿着酒店員工制服的女喪屍身上搜出一條寫着員工餐廳的鑰匙,直接裝口袋裡。

最後的男性喪屍摸出一把有7發子彈的手槍,但手槍並沒有消音器,有點雞肋。

陳復直接把手槍遞給薇薇安。

「會用槍吧?」

薇薇安接過手槍∶「會…會的,去槍會玩過兩次,家裡也有一把。但沒正式用過。」

陳復點點頭繼續前進∶「行,如非必要別開槍,這把槍沒有消音器,現在死一般寂靜,槍聲能傳很遠,後果可大可小。」

本來有把槍,稍微有點安全感,但聽完陳復的話又開始退縮了,直接把手槍遞迴給陳復∶

「我…我還是把槍還給你吧。」

陳復一手撥開薇薇安遞過來的手槍,繼續前進。

「拿着吧,沒空救你,你也有一點自保能力。」

此時,林振強三人已經清理完70層最後那間總統套房,來到69層和陳復他們匯合。

「給」

林振強把一張通用房卡遞給陳復。

「剛剛那間房裡是一名酒店員工,用通用房卡躲進了總統套房,可惜之前已經被咬,躲進去也無補於事。現在我們兩個組,一人一張,你繼續清理69層,我們下去68層。」

「OK。」

陳復接過通用房卡,繼續前進。

69層不像頂層那樣,只有幾間總統套房就佔據一整層。69層是一般的高級房,整條走廊上有近20間客房。

陳復把手電筒遞給邁克爾,畢竟自己有夜視儀。

來到最後一間客房,陳復用通用房卡打開了房門……………

———————————————————

經過一天努力,兩組人總共清理了10層樓,獲得物資無數。還有一把AR自動步槍,但子彈不多只有60發。還有一把尼泊爾軍刀,陳復終於可以不用鈍器來對付喪屍,敲喪屍腦袋,還濺自己一身。

「在美國真的撿到槍,比撿到刀都容易。」陳復感嘆道。

除了大量物資,陳復他們還在這些發現了7名倖存者。

當然陳復他們的作風是「關我屁事」,如果不是需要情報,薇薇安陳復他們也不會管。

眾人拿着物資準備回頂層的總統套房。

突然,背後傳來被救倖存者的聲音。

「你們站住!!!」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