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開局意外挾持校花
末世:開局意外挾持校花 連載中

末世:開局意外挾持校花

來源:google 作者:拾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凡 蘇詩

非重生,非單女主,邏輯嚴謹殺伐不算果斷,有判斷不會上來就殺【末世】+【腦洞】+【肉鴿】+【數據流爽文】+【落魄兵王】當兵退役後的林凡......選擇了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成為了一名二流網站女頻責任編輯某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件......他的認知被這封信徹底的顛覆......末世爆發,詭異的世界來臨他卻覺醒了最廢天賦天秤座!這次他會如何選擇?展開

《末世:開局意外挾持校花》章節試讀:

「叮叮叮······」

林凡有些不爽,還是起床關掉鬧鐘,準備上班。

今天是公司宣布新任總編的日子,所有人都早早的來到了公司。

他也一樣比之前早到了一會。

隨後林凡與另外兩位編輯被叫去了領導辦公室。

「林凡,27歲,當兵七年退伍。從事二年編輯。如果你當了總編,你會怎麼安排為公司盈利?」

一名公司的高管問道。

他是這一次升職總編的三位候選人之一。但這些都只是走走流程,而真正的人選早已內定了。反正不是他。他只是來聽宣布結果的。

「如果我當總編,我會先整頓內部……」林凡見狀隨便說了一大堆。

「行,萬文山如果你當上總編……」此時高管眼裡閃過一抹諂媚。

不一會他們便宣布了萬文山任總編一職。

林凡對此嗤之以鼻,整個公司誰不知道這萬文山跟市裡有關係。

萬文山把二人帶到了公司最顯眼處說道:「林凡,房毅你們二人從現在開始每月要給公司1.5W本過審連載小說。」

「這怎麼可能,就算每天審核十個小時,那也來不及……」房毅臉上寫着不可能。

「做不到,你們現在就可以走了。另外林凡你去給我倒杯咖啡。現在!」萬文山的神色掃過一眾人等。眾人紛紛不敢對視。

林凡與萬文山之前便因為一些書籍的審核有過節。這時矛盾更深了。

他一聲冷笑,大聲說道:「你是靠自己當上的總編,今天我就給你倒咖啡。你也只能靠這些手段了。」說完後,林凡便回到自己的崗位,繼續做着他的審核。

可萬文山卻窮追不捨,雖然是靠家裡,大家也心照不宣。但是林凡要撕破臉皮,當著眾人不給他面子。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哪裡能忍。

「林凡,你現在就可以收拾東西了。質疑高層的安排,如果大家都像你這樣,工作還怎麼展開?」

萬文山走過去一腳踢在林凡的機箱上,神色極其憤怒,但是卻又表現得盡職盡責。

林凡見狀,回頭冷眼看去。眼中閃過一絲殺機。一拳直接砸碎了辦公桌一角。就像一頭餓極的孤狼般,隨時要把萬文山撕了。那種多年當兵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氣勢,一般人根本受不住。

「林哥,林哥,算了……」

李小胖生怕林凡動手。

萬文山與林凡對視後,感到一股寒意襲來。他仗着家裡的勢力,沒少干偷雞摸狗的事,氣勢上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可就算如此,他依舊被嚇到了,底氣開始不足,嘴上卻強撐着。

「林凡,我…..我警告你,不要以為當了幾年兵就了不起,誰都怕你?東西砸壞了你一樣得賠,趕緊收拾東西滾蛋!」

林凡見狀也不再多說。這個萬文山他記下了。就如同當初推倒孤兒院大門的那批人一樣。仗勢欺人!

下一刻,一腳直接踹了過去。直直把萬文山踢出幾米遠。

萬文山感覺腹部絞痛,難以忍受,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隨後便暈了過去!

沒過多久,該來的部門都來了,萬文山被送去了醫院,而林凡則進了局子。

「林凡!這兩年內,是第幾次了?你要退役,部隊答應你,你進來幾次,部隊保你。當年的事情是意外,你還要執意如此,以後沒人再管你。」

嘟···嘟···嘟···電話掛斷。

林凡嘆了口氣,走出了局子。

「林哥你沒事吧?我讓我爸找人保你,他們辦事還挺快的。」

林凡不置可否。

李小胖依舊嘰嘰喳喳。

「我也辭職了,林哥你別多想,天下間咱們能成的事情多了去了。」

李小胖一直把林凡視為偶像,軍神。

林凡也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小胖子的友誼,就如同當年他的小隊一般。

這時也沒心情和他鬧。匆匆道別後,便回家繼續網抑雲。

「你好,這裡是橙貓公司嗎?我想找林凡編輯,請問可以聯繫一下他嗎?」

「不好意思,林凡編輯今天剛離職。你想找他的話,給你號碼和地址。」前台美女依舊微笑。

「爸,我不管,這個林凡必須讓他死,我要他死!!!」萬文山從來沒受過這種委屈。在病床上躺着,神色已然瘋狂。

「王八蛋,他是上面點名要放的人,你想死,別帶上我!這事情就到此結束!」萬雨心中也憤怒,身為市裡排的上號的他,頭一次如此的無力。

時間過得飛快,天色漸黑。

林凡刷着逗音,可他卻被一則新聞吸引。

余縣的事兒,就如同信上所說真的發生了!

這時他再次拿出了那封信,打開之後,毛骨悚然。

縱然是多年的軍旅生涯,如此鐵血的他依舊被嚇了一跳。

信上的內容竟然變了!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請不要丟掉。太陽會在將來耀斑爆發,電磁脈衝摧毀了所有電力。太陽像是沉睡了一般,變得暗淡無光,整個世界陷入一片死寂。明天會有第一顆隕石墜落在鵝國。」

「咚咚咚······」

「林編?你在家嗎?」

敲門聲打斷了林凡的思緒。

「你是?」林凡開門口看到一位妙齡女子。

莫約20歲,充滿了青春氣息,與他平時所見濃妝艷抹的妖精不同,身着淡藍的連衣裙。一臉淡妝,燈光照在她那張雕塑般的臉上。透明水嫩的肌膚,白皙水潤的臉龐上,漆黑的雙眸似兩個深不見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時散發著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孤傲的弧線,微微向上翹起的嘴角透出一絲冷笑……

「林編你好,我叫蘇詩,慶師大的學生。我給你投稿了三次,你都沒有過。」

「有事情先打電話行嗎。我已經離職了,你的事,找其他編輯吧。」

林凡見到是來問罪的,欲閉門謝客。可這時蘇詩也不管,直接鑽了進去。

「林編,你電話打不通,所以我才過來一趟。

一周前,我投的書幾大公司都過了,偏偏你不給我過。我想問問為什麼?」

「沒有亮點,沒有代入感,人設不討喜,開篇不夠吸引人。」

林凡很多信都沒看,郵箱更是積壓了一堆。壓根就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於是隨便編了個理由。

「呵,你連書名都沒問。」

蘇詩眼中寫滿了失望,她以為拒絕她簽約的編輯是真的懂文。想要尋求指教。結果還是敷衍了事。

「這樣,你留下書名,我再好好給你看看。」

林凡見到一個小姑娘眼中的求學之意,也不再敷衍。

「不用了……」

蘇詩也不再逗留,不得求學,也沒必要耽誤。

看了看時間,還早,林凡便翻閱起一周前的信,沒有找到她的。又去查詢郵箱,花了兩個小時,終於找到了她的投稿。

「人生若只如初見。」林凡笑了笑,閱讀完後,便認真的回復了一封建議信。

解決完後,獨自一人飲酒醉,他的臉上寫着的不僅僅是孤獨。還有一抹傷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