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連載中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我室友愛吃番茄炒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安小鳥 魔日天

日天日地的大魔王有一天失憶了,然後被人類幼崽呼來喚去,大魔王本想報復,反被坑害,最後心甘情願的當入贅婿展開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章節試讀:

距離安來睇被打的嗷嗷叫的事件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從那之後,安小鳥就一直沒看見過安來睇,聽說好像是安來睇她娘要她在家做女紅,磨磨她的性子,沒時間出來。

不過今天不出來是情有可原,今天是一個月的月半,月亮最圓的時候,到了子時,所有妖怪們都會出來,隨意的發泄自己的**,釀成一樁樁慘案。

因此除了下地幹活外,所有人不能外出。而且到了晚上不能發出任何聲音,在心裏祈禱千萬不要是自己被選中。

整個村子在這天沒有了以往的和諧,所有人行色匆匆,幹完了農活,一家人就不再外出,安靜的待在家裡,到了晚上更是沒有一盞燈火,就連家裡養的家畜都老老實實的待在窩裡,沒有一絲聲音,整個村子一片死寂。

通常這個時候,安小鳥一家人都擠在安大牛和劉麗的房間,這樣的話,即便不幸被妖怪選中,一家人也可以死在一起。

在這個狹隘的房間里,安小鳥和安慶並排着躺在炕中間,安靜的進入夢鄉。安大牛和劉麗坐在孩子一側,手牽着手,給予對方無言的支持,安奶奶躺在另一側,手裡握着她去世丈夫曾經送給她的定情信物,一個已經變黑了的銀戒指,久久無法入睡。

臨近子時,村子裏沒有任何動靜,安大牛和劉麗鬆了一口氣,看來今天沒有妖怪來這。

劉麗打了個哈欠,眼皮子開始上下打架。

「你先去睡,我一個人守夜就好了。」

安大牛心疼的看着妻子,壓低了嗓子說話。

劉麗無精打採的靠在安大牛肩膀上,又是一個哈欠。

「那你一個人怎麼成?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直在犯困,以前可沒有這樣。」

劉麗婉拒了丈夫的好意。為自己辯解道。

聽妻子這麼一說,安大牛忽略的睡意也開始襲來,哈欠連連,對所有的事都提不起興趣,只想上床好好睡一覺。

劉麗遲鈍的大腦反應過來不對勁,開口想徵求丈夫的意見。

「你怎麼也困了?我感覺有點……呼呼。」

安大牛遲遲沒等到妻子的下言,回頭一看,妻子已經呼呼大睡了。

安大牛想搖一下妻子的肩膀,結果手剛伸出去就掉在了他的大腿上,往上一看,手的主人也已經睡著了。

村子彷彿與世界脫節,聽不到原本喧囂的蟲鳴聲,萬物寂靜。

黑夜裡,安小鳥毫無徵兆的睜開眼,她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看向四周,所有人都睡著了,且臉上掛着一抹微笑,看着詭異極了。

安小鳥推了一下哥哥,沒有任何回應,轉過身拍了一下爹的肩膀,沒有回應,安小鳥慌了,給了自己親爹啪啪幾巴掌,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這下安小鳥終於確定,只有自己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是醒着的,其他的人大概掉入妖怪的陷阱里了。

證據就是她爹已經高高腫起的臉,這要是平常,她爹醒了肯定會家法伺候。

安小鳥嘴巴一癟,跳下床,穿上自己的鞋子,踮着腳把門打開,打算看看是不是就他們一家是這樣的,出乎意料的是,整個院子安安靜靜,沒有了往常雞籠里的雞扇翅膀的聲音。

她已經察覺到了不對,急忙跑出門外,焦急的扣響鄰居們的大門,沒有,什麼聲音也沒有,整個村子只有她一個人是醒着的。

安小鳥難過的低下頭,一顆顆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掉在地上砸起了地上的灰塵,先是一顆顆,然後是一連串。

這時幾顆野果子從旁邊遞了過來,一時間安小鳥的心情大起大落,她淚眼朦朧的抬起頭,以為是有人和她一樣,結果大失所望,是前些日子的小妖怪。

「小妖怪?你怎麼沒有睡着?」

剛說完安小鳥就懊惱的拍了一下額頭,自己怎麼問了一個這麼蠢的問題。

「哧溜,對不起,忘了你不會說話。你也是妖怪,怎麼可能受影響。」

安小鳥吸了一下鼻子,自問自答,企圖挽回自己聰明的形象。

「我不叫小妖怪,我有名字,我叫魔日天。」

魔日天義正言辭的介紹了自己的名字,他從第一次被叫做小妖怪的時候,就一直想糾正這個稱呼,他才不是那些令人作嘔的妖怪呢。

「魔日天?你是傳說中的魔族嗎?」

安小鳥從沒聽過這麼怪的名字,好奇心頗重的她趕緊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之前的記憶都沒了,只記得我的名字。」

魔日天難得的像個孩子一樣,撓了撓自己的雞窩頭,語氣迷茫而又難過。

「我其實一直在你家附近,因為白天不能被別人發現,所以我都是晚上去後山捕獵。」

不過魔日天很快就拋棄了這些多愁善感,繼續之前的話題。

「在路上順便摘了些野果,本來打算明天早上放你家門口的,但你哭的好傷心就提前給你啦。」

可能是因為多了一個夥伴,安小鳥漸漸止住眼淚,轉為小聲的抽泣,低下頭,乖軟道:「謝謝你哦,魔日天。」

「不客氣。」

魔日天被頭髮遮蓋的臉漸漸向痴漢臉轉變,心想:小鳥好乖,好想和小鳥的哥哥一樣摸她的頭!!!

「咳咳,剛剛在抓野雞的時候,我看到一個人面霧身的妖怪懸飛在你們村子的上面,擔心你出事,所以我馬上趕回來。」

為了避免自己像個變態一樣,一直傻笑個不停,魔日天提出了自己的所見所聞,把安小鳥的目光重新吸引到自己身上。

「人面霧身?」

安小鳥自主忽略掉魔日天其他不重要的話,只抓住了自己想聽的關鍵詞。

魔日天伸出一雙與身體其他部分相比,顯得格外乾淨白皙的手,輕輕的把安小鳥的手撐開,將野果放在她的手上。

「沒錯,應該是夢魘妖怪,現實中雖然能看到它,但所有的攻擊都對它無效,只能在夢裡殺死它。」

「並且它在夢裡是沒有形狀的,喜歡看人在美夢中沉淪,然後悄無聲息的食用人的靈魂。妖界強者為王,不屑與之糾纏,是一種本事不強,但是很難纏的妖怪。」

魔日天宛如一個妖怪百科全書,自信驕傲的講解自己所知道的事,像只開屏的公孔雀一樣,努力吸引着身邊人的關注。

安小鳥聽的認真,不知不覺就星星眼看着對方,等小妖怪講完,立馬舉起手,像學堂里的學生提問夫子一樣。

「只要睡覺了就可以抓住它嗎?」

「理論上是這樣,但是因為夢魘妖怪在夢裡是沒有形狀的,可以變換成不同的樣子,有可能是街邊每天賣你菜的小販子,或者你每天用的梳子。」

魔日天侃侃而談,沒有絲毫的停頓。

「村子裏這麼多人,怎麼確定它會去誰的夢裡呢?」

安小鳥接着發問。

「這個是可控的,據傳夢魘妖怪最喜歡小孩子的夢,因為小孩子天真無邪。他們夢能讓夢魘妖怪感覺快樂。」

魔日天耐心的回答安小鳥的問題,面上沒有太多表情,但晶瑩剔透的黑色眼睛一直注視着安小鳥白嫩乖巧的臉蛋,特別是舉手提問的時候,內心刷過無數個:她好可愛!

好想偷偷把小鳥帶回家,然後用山珍海味喂她長大,把她喂的白白胖胖的。

現在的小鳥還是太瘦了,肯定是因為太挑食了,所以為了監督她有沒有乖乖吃飯,最好再和自己住在一起,魔日天在心裏吐槽道,臉上愈發沒有表情。

是我問題太多了嗎,感覺魔日天有些不耐煩了,此時安小鳥瞄了一眼魔日天,努力看清了他被頭髮遮蓋的表情,心裏慫答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