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連載中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來源:外網 作者:溫爾晚慕言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溫爾晚慕言深 都市言情

自從兩年前,慕言深將她扔進這裡,她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怎樣活下去。慕家,海城第一豪門,而慕言深便是慕家繼承人,海城最有權勢的男人,說一不二,隻手遮天。溫爾晚至今還記得,慕言深死命的掐住她的脖子,目光狠厲:「這一生我要你受盡折磨,求死不能。溫家欠我的,你來還!」...展開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章節試讀:

第9章

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迅速變了臉色。

「言深,你簡直是不孝!」慕老爺子氣得發抖,「她父親害死你父親,你,你還……」

張荷連忙安撫道:「老爺子您消消氣,身子是自己的。唉,我一得到消息馬上就告訴您,跟您商量商量這事兒該怎麼辦呀!」

「離婚!必須馬上離婚!」

「言深吶,不是我說你,」張荷假惺惺的說,「你結婚這麼大的事,不通知我們也就算了。但怎麼能娶仇人的女兒進門呢!」

一下子被扣掉三年的生活費,張荷哪裡甘心?

她奈何不了慕言深,於是就從溫爾晚身上下手,派偵探去查。

沒想到這一查,竟然查出溫爾晚的身份秘密!!

張荷毫不猶豫的就告訴老爺子,讓他給慕言深施壓。

她還想再添油加醋,慕言深一個凌厲的眼神掃過去,她只好閉嘴,但滿臉的不甘心。

「沒錯。她確實是溫醫生的女兒,」慕言深回答,「但上一輩的過錯,怎麼能強加到下一輩的身上?」

溫爾晚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這人……太會睜眼說瞎話了,明明他就遷怒於她!

慕老爺子重重的敲着拐杖:「我看你是糊塗了!言深,你別忘了,你有婚約在身,而且還是你爸親手安排的!」

「我只娶我想娶的人。」

「你……」

慕老爺子捂着心臟,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溫爾晚從頭到尾站在慕言深旁邊。

她就是一個背景板,輪不到她發言,除非……慕言深示意她說話。

說實話,她也不明白慕言深為什麼要娶她。

溫爾晚心裏這麼想,嘴上也不自覺的嘀咕了出來:「你為什麼不娶唐靜如?」

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

這不是找死么!

「剛剛聾了?說了,我娶我喜歡的人。」

「哦,你……喜歡我?」

她可以這麼理解嗎?

折磨兩年,他對她有感情了?

慕言深冷冷勾唇:「溫爾晚,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怕你愛上我。」溫爾晚低頭,絞弄着手指,「兩個人待在一起久了,難免情不自禁……」

「呵,」慕言深下巴微抬,「你覺得我會碰你?做夢!」

就算全天下的女人死絕了,就算她脫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不會多看一眼!

溫爾晚的頭更低了。

看上去她好像是羞愧得無地自容,實際上……她眼裡閃過一絲狡黠。

溫爾晚剛才是故意那麼說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慕言深在以後的日子裏,再不想碰她一根頭髮絲!

這樣她就安全了。

和慕言深硬碰硬,她只有死路一條,只能智取。

「爺爺,」慕言深聲音低沉有力,「我的事情,就不勞您費心,您只管安享晚年。慕家也好,慕氏也罷,都會在我手裡達到鼎盛。」

「意思是你絕不離婚?」

「離不離,都由我做主!」

「狐狸精!」見慕言深態度堅決,慕老爺子的氣全往溫爾晚身上撒,「你害死了我的兒子,現在我的孫子又被你迷住……我們慕家上輩子欠了你什麼債!」

張荷故意煽風點火:「老爺子,有話好好說,別動手……」

「我非要打死這個狐媚的女人!」

慕老爺子舉着拐杖,朝溫爾晚揮去。

這要是挨一下,肯定得淤青好幾天。

溫爾晚眼睛轉了轉,有了!

她突然尖叫一聲,往慕言深身後躲去:「呀!老公救我!」

慕言深:「……」

她倒是會演!

「老公,好怕怕。」她的臉頰貼着他的後背,「我要是受傷了,你多心疼呀。」

慕老爺子連連揮舞着拐杖:「瞧瞧,平時就是這樣迷惑言深的!」

溫爾晚一個勁的拿慕言深擋在自己面前,老爺子試了好幾次都打不着她。

最後,他乾脆一拐杖敲在慕言深的後背:「貪圖美色!無用!」

慕言深挨打了……這是溫爾晚沒想到的。

她臉色一白,好像玩脫了。

怎麼辦,她完蛋了!

慕言深涼涼的瞥了她一眼:「真有你的,溫爾晚!」

「我……」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慕言深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接了:「什麼事。」

「慕總,找到那晚闖入您房間的女人了!」

「在哪?」

「海城精神病院!」

怎麼會是……溫爾晚待了兩年的地方?

慕言深握着手機,側頭看向溫爾晚。

他的眼神過於凌厲狠辣,溫爾晚偏頭躲開這道灼灼的視線。

來不及思考太多,慕言深轉身往外走去,還不忘一把拉住溫爾晚的手腕:「走!」

身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夾雜着慕老爺子的破口大罵。

慕言深跳上車,溫爾晚正要坐進去,他已經一腳油門,轟然遠去。

好吧……她不配坐他的車,又要走路了,還是自己的11路公交車最靠譜。

慕家老宅靠近郊區,一路上沒什麼車,又是大晚上的,溫爾晚心裏有些發慌。

不過,她很快發現了「商機」。

撿廢品。

這一片都是高檔別墅區,垃圾桶里都是空礦泉水瓶,快遞紙箱,收集起來拿去廢品站,起碼能賣幾十塊!

溫爾晚擼起袖子就開始干。

一路走一路撿,快到帝景園時,她就近找了個廢品回收小店,賣了三十五塊。

她美滋滋的回家,發現慕言深還沒回來。

奇怪……他去哪裡了?

跑車轟隆的聲音劃破夜空,最後停在精神病院。

「慕總!」

慕言深長腿邁下,步伐匆匆:「人呢?」

「在院長辦公室。」

他一腳踢開門,目光灼灼的往裏面望去。

地上跪着一個五十來歲的肥胖老頭,被揍得鼻青臉腫的。

院長誠惶誠恐的站着,一個年輕的女人站在院長身邊,妝容艷麗,透着一股俗氣的網紅鳳。

「……是她?」慕言深淡淡開口,「確定?」

那晚的女人嬌軟可人,而且是素顏,很是清秀溫婉,而且還是第一次。

眼前的這個女人,跟他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會不會弄錯了?

似乎……溫爾晚的氣質都比這個女人符合。

手下人回答:「確定,慕總。她是院長的女兒,蘇芙珊。」

《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