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乃夢
乃夢 連載中

乃夢

來源:google 作者:暒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方玦 奇幻玄幻 暒晏

「真也好,假也罷你是我的一部分,我亦是你的一部分,但現在,你只是你如何看待這罪孽與使命,由你自己決定」展開

《乃夢》章節試讀:

宇宙,乃至廣之界,包羅萬象。不計其數的星球、星系盤旋其中,彼此聯繫。而一巨星似被孤立,獨自懸在宇宙一隅。

此星很暗,只能收到其他行星反射而來的微弱光亮。若在其上行走,幾乎看不到任何東西,唯能感到:踩的是土,時時撞到的是堅硬寬大的土壁。土是黃土,土壁乃是需百人才可合抱的、高約千丈的巨柱。千萬巨柱高度相當,立滿此星,讓人嘆為觀止。

眾巨柱有一至高者,略長十丈,其頂端竟躺一枯屍。細觀之下,原來是一衣衫襤褸、瘦骨如柴的老人。他的頭髮、鬍鬚還是烏黑,都已甩了數十丈,似乎還在一點一點地生長。

忽然,他微睜雙眼,眼中冒出的精光直衝天際。

隨目光穿過宇宙的斑斕迷霧,遠遠的,一蔚藍行星浮現而出。接着穿過雲層,接近籃與綠的相交處——一沿海城池漸漸浮現。

此時圓月高掛,為整座城鋪上一層銀鱗。百姓已經睡去,打更人穿出隱隱敲綁聲,一切那麼安寧、祥和。

而城東突兀的冒出一點亮光,緊接變得嘈雜。

那是東方府的一院,院內幾個老婦和丫鬟拎着些包裹急步進屋,留下幾個男人在外等着,互相談論。

屋內不斷傳來女人痛苦的**,過了一會又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讓屋外一個健壯男人心口一跳。

這男人是這座城的副城主,名戰,其妻東方凈正在屋裡分娩。

男人此時默默看看着房門,面色帶着欣喜和焦慮,額頭上時不時有冷汗冒出。

**和慘叫已經持續一個多時辰,變得越發微弱。屋外男人來回踱步,時時望向房門。其他男人也變得緊張,不再說話。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隨着一聲嬰啼,慘叫消失,接着一老婦衝出,喊道:「老爺,夫人快不行了!」

男人恍惚了一下,立刻趕進屋內,結果在掀起門帘的那一刻,妻子慢慢閉合了雙眼,但在向他微笑,笑的很美,笑的很幸福。

「凈兒——」東方戰上前緊緊抱住妻子,失聲痛哭。

相遇,相識,相結……記憶中彼此的坎坷和幸福頓時湧上他心頭。他顫抖嘴唇卻說不出話,那些說不盡的愛意全都噎在了心裏。

東方凈懷中的孩子本來早已停止哭泣,這時瞅瞅母親又瞅瞅父親,不知怎的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幾刻鐘後,東方戰輕柔的安置好妻子,接過孩子,轉身離去。

東方戰到得門外便讓眾人先行離去,自己停在院中,撫摸着孩子,接着掀開襁褓看了看,「不錯,是男孩。」

「唉……」他嘆了口氣,舉起兒子,恰巧擋了半邊圓月,還有一枚玦玉從襁褓中滑出。他眼瞳一顫,喃喃道:「玦……」

某年秋季,東方玦在這人生第一次也是第二次團圓夜誕生了。然而,玦的缺口不只喪母這一件「小事」。

常年的和風細雨,洗走了曾經往事,淋去了八年時光。

沐城西郊山林邊緣,一棵老松突出,凝聚了些許露珠,滴在其下玉碑上,打**碑前少年的衣衫。

此時天空還是灰濛濛的,玉碑上露水流下,似是在流淚。

少年跪在地上,獃獃地看着碑上紅寶石嵌成的大字——東方夫人凈之墓。少年依稀記得母親的蒼白面龐,心中不免悲傷。他聽父親說過,母親生前喜紅愛玉,所以親自為母親制了玉碑。他凝視着白玉紅石,不禁愣神——母親生前到底多麼活潑艷麗而端莊溫柔啊。

跪地的還有一位少女,看上去比少年年長些,此時也一同凝望玉碑。

「回家吧。」一男聲從後方不遠處傳來。

「是,父親。」兩人答道。

少年和少女先後起身離去。

走到半路,父親回望一眼,但沒有看到海洋、草原和山林,唯能看到老松下那不起眼的白點。

「唉,抱歉。」他神情略顯愧疚。

《乃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