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劍語清歌
劍語清歌 連載中

劍語清歌

來源:外網 作者:一紙山河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一紙山河 其他類型 其它小說 神醫毒妃不好惹

萬載蟄伏,亂世妖魔橫空出世,欲陷眾生於水火! 千年沉寂,黃沙少年持劍西來,意在伏魔救蒼生! 無靈之人何以執掌諸天,無道之人如何傲立王座! 且看少年一步一步,報家仇,降異族,斬妖魔!展開

《劍語清歌》章節試讀:

媚音族作為上古異族,原屬精靈族的一支,不過他們的能力卻與善用自然之力的精靈族大相徑庭,於是他們後來便慢慢從精靈族分離了出來。 正所謂有得必有失,媚音族得到了獨特且強大的能力,註定要失去一些東西。他們的繁殖能力被天地桎梏,每個女人終其一生只能生育兩名後代,而且只有與同族之人媾和,才能繁衍出子嗣。 這也就意味着媚音族註定是一個不可能壯大起來的種族,每一名族人離世,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星語因天生異質,在媚音族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從小便被族人像對待仙神一般高高供起,猶如九天之女,居高臨下,從未有人足以被她所仰望。 可她畢竟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即便內心再如何強大,還是希望可以得到慰藉和依靠。 在星河商會與林昊初遇,星語無往不利的媚音之力遭遇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碰壁。那時,林昊便已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為天之嬌女,星語怎會對此事輕易作罷。就算沒有綠松嶺下的這場變故,她原本也打算擇日前往賀國甫的城主府拜訪,弄清楚林昊身上的秘密。可她萬萬沒想到,竟會在此處與林昊再度相遇。 雖然林昊嘴上荒唐之詞不絕,可星語卻深知他並不簡單! 星語爵階三級的修為,所發出的媚音之力即便是皇級高手也不可能輕易抵擋,卻偏偏對林昊無用,而且他還能做到隱藏在月雪志幾人的眼皮子底下而不被發現,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像他表現出來的那般淺薄! 「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星語依偎在林昊懷中,感受着他心臟的律動,暗自思量着。 林昊也沒想到星語竟然靠着自己的胸膛這麼久,有些煞風景地說:「星小姐,你抱夠了沒有,雖然我對你仰慕,可咱們這樣,會不會太快了!」 「啊!」 沉思中的星語被林昊一問,像受驚的小兔子一般閃到一旁,背對林昊,捂着通紅的小臉,跺了跺腳,羞憤地罵道:「你討厭死了!」 嬌滴滴的聲音夾雜着媚音之力,猝不及防地鑽入林昊的耳中,使他感到一股暖流在身體中穿過,舒服的感覺險些讓他呻吟出來。 「難怪連上古時期的那些變態都對媚音族人趨之若鶩,這銷魂的聲音,誰受得了!」林昊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自己的身子,心中默默地想道。 「明明是你抱着我,怎麼還成我討厭了!我可真是冤枉呀!」林昊看着星語嬌羞的樣子,忍不住打趣起她來。 「哼,就是你討厭,誰叫你離人家那麼近的,你肯定是故意的!」星語轉過身,嘟着嘴氣呼呼地說。 林昊看着星語生氣的樣子,竟忍不住 伸出右手摸了一下她的小腦袋,面帶着前所未有的寵溺,說:「好啦好啦,算我錯了,是我討厭,小妹妹別生氣了,啊!」 星語被林昊突如其來的唐突之舉驚得愣住了,一時竟不知該作何反應,木訥地點了點頭,輕輕地應了一聲「嗯」。 「這樣多好,一個小姑娘,天天裝出一副冷酷倨傲的樣子,多累呀!還有,這種臟活累活,以後就交給哥哥我來辦了,可別髒了我小妹妹的手!」 林昊的手順勢而下,在星語的額頭之上輕輕一點,隨即拉起地上的一具屍體,丟入了旁邊的大坑之中。 將七具屍體盡數放入坑中之後,林昊拾起星語的鐵鏟,將她之前挖出的泥土一鏟一鏟地回填到坑內。 「哥哥,是你么?你回來找小語了么?」 看着林昊不斷起伏的背影,星語失神地坐在了地上,亮晶晶的淚珠在她的眼睛裏滾動,然後,大大的、圓圓的、一顆顆閃閃發亮的淚珠順着她的臉頰滾下來,滴在嘴角上、胸膛上、地上。 不一會兒,林昊已將大坑填平,還順帶着壘了個墳墓的樣子,也算是讓七個無辜枉死之人入土為安了。 林昊拍了拍手中的泥土,正要向星語邀功,反身卻看見她蹲坐在地上,哭成了淚人,急忙上前,關切地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哥哥!」 星語見林昊朝着自己走來,也不管他滿身塵土,直接撲到了他的懷中,嚶嚶地大哭起來。 這樣的場景可大出林昊所料,看着懷中悲慟的星語,一時間,他不禁感到有些束手無策。 本來林昊是打算作弄一下這個星河商會的當家,順便探聽一下三大商會的秘密,可萬萬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 雖然懷中抱着一個嬌艷欲滴的美少女,可林昊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右手輕柔地撫摸着星語光潔的後背,心中隱隱浮現出一股惹禍上身的感覺。 過了良久,星語的哭聲漸漸變得微不可聞,林昊低下頭,正要安慰一下她,卻發現小丫頭竟然就這麼站着睡著了! 「我靠,不會吧!」 林昊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暗恨自己就不該出來,乖乖地待在樹林里,有什麼不好,現在攤上這麼個小迷糊,可有他受的! 看着懷中的人兒紅腫的眼睛,林昊忍不住伸出手輕柔地替她拭去了臉頰上的淚痕,而後面帶着些許無奈,將她攬到自己的背上,手中提着那柄鐵鏟,慢慢地向著慶陽城的方向走去。 寬闊的原野上,蕭瑟的夜風帶着蟲鳴聲將搖曳的野草壓出一朵朵浪花,一個堅實的後背馱着一個陷入美夢之中的少女,獨行在悠長的官道上,天邊的皓月從雲層中探出頭來,皎潔的清輝灑向大地,給這份清冷增 添了一絲寧靜! 星語感受着身下林昊結實的後背,悄悄睜開眼睛,嘴角浮現出一抹溫馨的笑容,將雙手環抱在林昊的脖頸之上,小臉一扭,找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輕聲問道:「小語以後可以叫你哥哥么?」 扭頭看着星語水汪汪的大眼睛,哪裡有一絲睡意,白眼一翻,沒好氣地回答道:「原來你是裝睡呀,快給我下來!」 「不嘛!不嘛!」 星語緊緊地抱着林昊,生怕他將自己丟下,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連聲拒絕。 林昊被星語勒着脖頸,急忙投降道:「行了,我的小祖宗,你不下來就不下來吧,我快被你勒死了!」 「嘻嘻......」星語莞爾,又問:「對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行不行嘛?」 「我都叫你小祖宗了,你想幹什麼,我能不答應么?」林昊無力地回答。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得到林昊的首肯,星語頓時喜笑顏開,開心得像個孩子一般,在林昊的背上不停地扭動,左一聲右一聲不斷地喊着「哥哥」,聽得林昊頭大。 「不過,你要記着,有旁人在的時候,你可不能這樣叫我,否則會給你帶來麻煩的!」林昊打斷了星語,提醒道。 「小語當然知道了,你以為人家是笨蛋么?」 星語白了林昊一眼,對他小看自己顯得有些不滿。 林昊一拍腦門,說:「我都差點忘了,你可是星河商會的當家,這點事情自然不用我來提醒!」 聽到林昊的話,星語忽然之間撒開雙手,從林昊背上跳了下來,一臉嚴肅地向他說道:「星河商會裡的小語是裝給別人看的,在哥哥面前的小語才是真正的小語,你要是以後再跟小語說這些話,小語就不理你了!」 林昊被星語突如其來的訓斥搞得一愣,回想着眼前這個小丫頭先前的變化,暗自猜想到在她身上肯定也有着一段非常刻骨銘心的故事。 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本該是無憂無慮的年紀,卻整日穿插在龍蛇混雜的星河商會之中,將自己天真無邪的一面深深地埋在心底,佯裝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與各路牛鬼蛇神鬥智斗勇,想來她也必定如自己一般背負着一種難承其重的使命吧! 「哥哥記住了!」 林昊輕輕地摸了摸星語的頭,柔聲答道。 「嘻嘻,哥哥真好!」 星語莞爾一笑,攙着林昊的手臂,一蹦一跳地向前走去。 雖然心中有諸多問題,可林昊還是忍住沒有問出口。 惹上了星語這個小包袱,對林昊的計劃或多或少會產生一些影響。於他而言,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比他的使命更加重要。他本應該將這個包袱丟下,可一想到星語淚眼朦朧的樣子,林 昊便狠不下心來,只得將錯就錯,且行且看。 「三大商會欲染指七大帝國,雖然不知他們的目的何在,可對我們未必就是壞事,若是他們的野心足夠大,或許我還可以借他們的勢!」 林昊腦中回憶着月雪志所說的話,揣度着三大商會所行之事對己方的利弊。 本來他可以直接問星語,可他又不願二人之間摻雜進別的東西,苦思良久,終是作罷,暗想着日後在找機會摸清其中原委。 二人乘着月色在官道上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看到了燈火搖曳的慶陽城樓。 看着城樓下面來回遊走的士兵,星語面露憂色,不舍地向林昊說:「哥哥,小語不想回去了!」 林昊愛憐地捏了捏她的臉頰,說:「那怎麼行!你要是不回去,那星河商會不得鬧翻了天,小語乖啊,哥哥還要在慶陽城待幾天,我會抽時間來看小語的!」 「什麼?幾天!哥哥你要去哪兒?」 星語聞言,頓時慌了,急忙拉着林昊的手,生怕他下一秒就不見了。 「怎麼小語忘了?哥哥本就是武陽城來的呀,此次也是為了平息獸亂才到的慶陽,耽擱了這麼久,總得回去吧!」林昊看着星語驚慌的眼神,心中淌過一道暖流,握住她柔嫩的小手,柔聲說道。 林昊也沒想到,短短的兩次相會,自己與眼前的女孩之間竟會憑空生出令他心不受控的羈絆,見星語低頭不語,又安慰道:「小語放心,只要哥哥有空,一定會經常來慶陽找你的,啊!」 沉默了半晌,星語終於抬起頭來,說:「小語知道了,不過哥哥說的話可要算數喲!」 星語言畢,硬要林昊與她拉鉤盟誓,得償所願之後才開心地去了。 林昊看着星語興高采烈的背影,忍不住笑着搖了搖頭。卻沒發現背對着他的星語,嘴角微揚,眼神中透出一股狡黠之色。顯然,她可不會乖乖地坐守着慶陽等林昊來找她! (本章完)

《劍語清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