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好宣先生
你好宣先生 連載中

你好宣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阮一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宣子昂 現代言情 阮離

【30歲單親媽媽VS帥弟弟天才音樂高材生VS帥弟弟同父異母的腹黑男】甜寵和深虐的結合,同父異母的豪門兄弟對她究竟是真愛還是利用深夜,阮離一遍遍的用冰水洗着臉,怎麼能喜歡上自己兒子的老師,還比自己小3歲~而在這座城市的另一邊,空蕩蕩的別墅里,宣子昂正懷抱着大提琴,一遍遍地拉着《夢幻曲》腦中都是她的樣子~展開

《你好宣先生》章節試讀:

阮離脫下腳上的高跟鞋,呆坐在車裡,纖細的腳踝被綁帶磨破了皮,殷紅的鮮血就像她眼眶中的淚水,馬上就要奪眶而出。

阮離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像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在胸口上,悶悶的,也不知道自己在難過什麼,30歲了,總不至於愛上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小弟弟吧。

阮離一直沒有什麼戀愛天分,雖然她一直是個十足的花痴,喜歡帥哥,硬漢型、陽光型、陰鬱型、痞帥型等等………絲毫不挑,但僅僅只限于欣賞而已,能聊個天就能開心到起飛,但只要對方表達出想要和她進一步發展的意思,她就立刻遁地而逃,可萬萬沒想到沒有戀愛過的她卻直接生了個娃。

嗯………娃,對,我還有個娃,阮離一下回過神來,立刻穿好鞋開車回到了家,阮念已經和蔣阿姨熟睡,阮離踱步至床前,幫阮念蓋好了被子,輕輕的撫摸着阮念的臉龐,阮念卷翹的長睫毛像有感應似的微微顫動。

從前小小的寶貝已經成為一個小男子漢了,從咿呀學語到蹣跚學步,雖然曾經有無數次幻想過如果當初沒有生下他會怎樣,但阮離依舊慶幸自己的當初毅然決然生下孩子的那個決定。

叮鈴鈴~~鬧鐘一響,小阮念伸了個懶腰,隨即坐起身來,熟練的脫換衣服,坐在床邊剛一起身,咦,地板怎麼變軟了,向下看去,只見阮離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嘴角還趟着亮晶晶的口水。

阮念深吸一口氣

「媽」

「嗯」阮離眯縫着眼,應了一聲,習慣性的擦擦嘴角,又睡了過去。

阮念只能作罷,誰讓自己有個這麼不靠譜的媽媽,他皺着眉撅着嘴坐到餐桌旁,拿起報紙翻看,不知道的還以為又出了什麼民生大事,讓這個小小年紀的孩子如此愁苦,蔣阿姨一邊將早飯擺好在餐桌上,一邊看着阮念小大人的樣子,撲哧笑出了聲。

阮離呢,她是被電話吵醒的,一睜眼腰酸背痛,脖子都僵硬到不能動彈,一看手機居然有20多個未接,全是倪娜,好傢夥,昨天的事還沒找她算賬呢,今天又來奪命連環call。

倪娜電話接通,對面一片嘈雜,歡呼聲音樂聲混雜在一起。

「我說你怎麼不接電話,怎麼,昨天晚上太累了是嗎」

「什麼呀,累什麼,我這鐵樹是難開花了」

「得兒,祖宗,你快過來吧,給你介紹個大客戶,可以投資你的牙科診所」

「好好好,定位發我,馬上到」

阮離連忙起身,飛奔到衛生間洗了澡,又抓緊時間打扮,一身幹練的杏色職業套裝,頭髮隨意的挽起,簡單的珍珠耳釘,全身都透着職業女性專業氣質。

阮離大學學的是口腔專業,畢業生子後就一直在口腔醫院工作,因為時間和收入等等原因,嘗試了幾次創業都以失敗告終,如果還遇不到合適的投資人,她就要繼續投簡歷,做回苦命的打工仔了。

「遠氏會所」到了,門童熟練的接過車鑰匙去停車,阮離一愣,嚯,真氣派,挑高的門廳,氣派的大門,用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

「這裡這裡」倪娜揮着手,坐在倪娜對面的男人吸引了阮離的注意,黑色西裝,寬厚的肩膀,雖然只能看到背影也能猜到平常肯定經常健身。

阮離深吸一口氣,邁着篤定的步伐走過去,加油吧阮離!!

「你好,我叫阮離」

阮離走到男人面前,伸出手,露出潔白的手腕。

男人抬起頭,他修長的眉宇下雙眸漆黑如深淵一般,稜角分明的輪廓,他勾着笑漫不經心的點頭,說道「你好,叫我阿遠就可以」

「聽說阮小姐的技術很好,沒想到人也長的很漂亮,嗯……我說的是你醫牙的技術」他不經意的略帶輕蔑的笑頓時讓阮離心生反感,但為了自己的創業計劃,還是禮貌的笑了笑拿出了計劃書。

阿遠接過計劃書,挑着眉隨意的翻看幾頁便合上了。

「計劃書不重要,我和阮小姐很投緣,這個項目投資不是問題,但是為了考察阮小姐的專業度,你需要做我的貼身秘書,3個月」

貼身秘書………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似乎看出了阮離的顧慮,他用手輕輕撫摸着杯子邊緣,頭偏向別處,緩緩開口

「放心,我對你的人,不感興趣,我要確保我的錢沒有被浪費」

阮離面色略有些潮紅,也對,我可能對自己太自信了。

阮離尷尬的笑了笑,伸出手

「合作愉快」

阿遠沒抬頭,很帥氣的伸手拍了下阮離的手心。

「嗯」

「那我先回去準備一下」

說完阮離站起來準備收拾文件回家,被阿遠一把握住了手腕,他的手溫熱,沒有用力卻感覺被緊緊禁錮住,動彈不得。

「去哪裡,今天就是你做秘書的第一天」

「啊……」

兩人就這樣僵持着,誰也不再說話,阮離有些生氣,仗着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阿遠饒有興緻的看着阮離,握着她的手腕,似乎是在看獵物似的,不着急不慍怒。只是靜靜地看着,眼底的笑意越來越隱藏不住。

「哎呀,你們兩個這是幹嘛呢,好哥哥,我這妹妹認真,可不耐逗哈,你別逗她了」

倪娜連忙過來打圓場,阿遠這才慢慢鬆開了阮離的手腕。

他湊近,捲曲濃密的睫毛似乎都要碰到阮離的臉頰了。

「怎麼,阮小姐如此不盡職嗎,還是小孩嗎,什麼都需要好朋友代勞」

本來想打退堂鼓,可能是因為阿遠的故意挑釁,阮離心一橫,沒有絲毫退讓,堅定地直視阿遠的眼睛。

「做您的秘書,我求之不得,您不用多慮」

阮離牙齒咬住嘴唇,硬是說出了咬牙切齒,視死如歸的感覺。

阿遠挑眉,眼底止不住的笑意,湊到阮離耳邊。

「好,秘書小姐,歡迎」

說完又好似貪婪一般地嗅了下阮離的發香,嗯,清新的葡萄味道。

「走吧,第一天上班有很重要的事情等你處理」

阿遠起身,微微晃了晃頭,大步流星向前走去。阮離對着倪娜使了個眼色,也連忙跟了上去。

門童早已把阿遠的白色邁巴赫Maybach Landaulet開到了會所門口,阮念坐上副駕,可能是覺得自己剛才說話的態度實在太差了,有點尷尬地悻悻開口,「大概要處理什麼事情呢,我提前準備一下」

阿遠並沒有打算接話,一腳油門車沖了出去。阮離雙手緊握安全帶,心中已滿是抱怨,「這暴發戶又發什麼瘋,真是人在屋檐下,為了我和兒子的一日三餐,忍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