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你就是我
你就是我 連載中

你就是我

來源:google 作者:奇先僧i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奇 奇先僧i 都市小說

窗外烏雲一片,暴雨正好趕在下班傾盆大雨,肉眼可見的雨珠擊打着雨傘,迫使它折彎了腰,天空頻頻冒出閃電雨傘遮擋了劉奇的視野,迫使他只能慢慢的行走,「這場景視乎在哪裡見過」突然,天空又掛起了風,劉奇沒有注意,傘直接被吹翻,也就一會兒,頭髮就被打濕了,「這鬼天氣」本打算收起雨傘,但是看到眼見的世界時,劉奇怔住了,「麵包車,撐傘帶耳機的女孩,我真的好像在那裡見過,哦~我想起來了,在夢裡」麵包車已經失控,司機用力地敲打着喇叭,以為這樣能更大聲,讓女孩聽見,但是任憑他如何敲打,女孩始終不為所動雨聲與歌聲的重合,讓她忘記了周圍的一切,閉着眼,抬着頭,沉醉於此劉奇顧不了這麼多的思考了,他拋棄了手中的傘,快跑而出,他要趕着麵包車前叫醒她距離女孩還有10m多,劉奇大聲的吼叫:「喂,小心車!!」,不為所動,距離5m多,「喂,別聽歌了,小心車」女孩終於聽見了,摘下左耳的耳機,轉向劉奇,「什麼?」,「小心車!!」展開

《你就是我》章節試讀:

樓梯間,劉奇蹦蹦跳跳的上樓,到了門口正準備開門時,手停了下來,突然想起某個至關重要的事情。

「她忘記問我名字了...,」劉奇驚了,「白聊了一上午。」

想到這裡,劉奇立刻掏出手機。

「你是不是忘記一件事情了!」

「什麼事情?」

這次消息的回復速度很快。

「天吶,你居然忘記問我叫什麼名字。」聊天界面中,一個可愛的動漫人物被雷劈倒在地,它生動形象的映射出劉奇此刻的心情。

距離劉奇5公里之外的一間房子中,陳羽墨正在哈哈大笑。

「怪我,怪我,要不你現在告訴我?」

「不了,下次見面再告訴你。」

「你相信平行宇宙嗎?」陳羽墨問。

「嗯?為什麼問這種問題?」劉奇一臉狐疑,手心貼在陳羽墨的腦門上。

「哎呀,臟手拿開,我又沒有犯病。」

距離上次見面已經是2個星期後了,上個星期四,劉奇離開了公司。離開之前也是把劉奇累的夠嗆的,好幾天連續加班到晚上10點多,自從劉奇提離職的那天起,公司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加班到凌晨的現象了。

離職之後,劉奇也沒有停歇,藉著招聘平台,四處投遞簡歷。以為憑他工作3年的經驗很快能找到下家,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很多投遞都石沉大海,一些有回復的公司,劉奇又看不上。「可能今年行情不好吧!」劉奇自我安慰道。

這天,劉奇來到了陳羽墨的家中,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是陳羽墨的同事。收到邀請的前天晚上,劉奇是心花怒放到一夜未眠,想着進展是不是太快了。當看到開門迎接的是陳羽墨的同事時,還以為自己走錯了門。想像的二人世界忽然冒出第三個人,這劉奇的心情猶如枯萎的花一樣,十分低落。好在沒有寫在臉上,要不然就要被鄙視了。

劉奇與陳羽墨在廚房中刷着小龍蝦,程婷在客廳坐在沙發追劇,時不時發出姨母笑,一看就是多年沒有觸碰到愛情的人。

「話說你同事在生活中看到帥哥也是這樣嗎?」劉奇小聲地問。

「才不是呢,」陳羽墨說:「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相信還是不相信!」

劉奇猶豫道:說不相信會不會覺得我這個人太沒趣了,那就索性說相信吧。

「相信!」

「為什麼?」

劉奇解釋道:「你知道我嘛,我最近經常在做同一個夢,夢裡我跟一個看不清臉的女孩相擁在一起。我覺得這個可能是另一個宇宙的我,給我發送的訊息。」

「真的假的?那個女孩長什麼樣?」陳羽墨好奇地問。

「我不是說了看不清嘛~」

「哦~好吧。」陳羽墨繼續刷龍蝦,片刻之後,又說:「其實..我也。」話還沒有說完,她同事走了進來,看了看盆上的勞動成果。

「兩個人在弄啥呢?還沒有洗完,我也來幫忙。」

奈何廚房空間不夠大,於是劉奇被趕了出去,說他影響他們的工作效率。

劉奇躺在粉紅色的小沙發上,仰着頭盯着天花板,眼睛漸漸閉合,身體越來越沉重,像是沉入了海底。

睜開眼發現自己側躺在路邊,一隻眼睛已經埋進了水底,頭疼欲裂。試着動了動自己的手臂,還有直覺,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轉動身體,臉朝向了天空,灰濛濛的一片,雨珠打在臉上有一點兒疼。

「這是哪裡?」想站起來,卻沒有了力氣,只能等體力恢復了,於是合上了眼,微弱地呼吸着。

感覺過了好久,他終於有力氣了,他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環顧四周,發現自己並沒有來過這個地方。突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眼前,她趴在了地上,無法看清楚臉,被雨打濕的頭髮已經黏在了一起。

他慢慢地移動,像蝸牛一樣,嘴裏邊叫着,「喂,你沒事吧,醒醒。」每叫一次,他都能感受到肺部在撕裂一次。

「醒醒,醒醒,醒醒...」

天空響起了聲音,傳到了耳邊。

「嗯?怎麼還有其他人的聲音。」自言自語地說著,「我剛剛不是在睡覺嗎?哦,我在做夢。」

當夢裡的自己意識到自己在做夢時,就意味着你已經醒了。

劉奇睜開眼,一張可愛的臉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只不過顛倒了過來。原來是自己仰着頭,仰到沙發後背了。

」你可算醒了,叫了你幾遍,睡的像頭豬一樣。「陳羽墨說。

劉奇將頭回正,問:「我睡了多久?」

」將近半個小時吧!「

「還以為睡了很久呢。」劉奇雙手摩了摩臉,還沒有睡醒的感覺。

陳羽墨見狀,走進了房間,片刻之後,又走了出來,手上拿了一塊濕巾。

「擦擦臉吧!馬上吃小龍蝦了。」

飯桌前,三人有說有笑,當然聊的最多的就是,劉奇與陳羽墨的認識經過。起初劉奇參與聊天,而到後面時,劉奇就只顧着桌前的小龍蝦了,偶爾陪笑一聲。

「美味啊。」劉奇自嘆道。

「好啦,好啦,別問了,程婷,小龍蝦都要沒有了,」陳羽墨說。

程婷笑的合不攏嘴,「我問最後一個問題。」

「你問吧!」

「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誰先表得白。」程婷說完,眨了眨眼很是期待。

問到這時,陳羽墨的臉腮忽然微紅,低聲細語地說:「還...還...沒有在一起呢。」

程婷驚愕着。

房間內突然安靜了下來,唯獨充斥着劉奇吸湯汁的聲音。

劉奇若無其事地問,「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

陳羽墨嗔怒地看着劉奇,表情轉換地那叫一個乾淨利落。

在生物本能的驅使下,劉奇感知到了陳羽墨正在散發著危險氣息,於是立刻回憶起剛才程婷問的問題。

「嗷~~~~,時機還未到呢。」劉奇說。

「啥?這表白還分什麼時機嗎?」

「那當然了,」劉奇說完,然後蹭了蹭陳羽墨的肩膀,「你說是吧,羽墨。」

陳羽墨沒有說話,害羞地點了點頭。

「咦~~~,戀愛的酸臭味。」

陳羽墨的臉更紅了。

吃完小龍蝦後,劉奇不舍地回家了。

劉奇從公司走了出來,他剛剛面試完,從面試的情況來看,100%是要通過了。劉奇洋溢着笑容,很是開心,對這家公司很是滿意。劉奇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陳羽墨,那邊發來讚許的表情。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奮鬥前進的目標了。

「等下要下雨了,這天終於要到來了。」

聊天界面中顯示劉奇發送的消息,很快,這條消息的狀態變成了已讀狀態。

陳羽墨雖然沒有發送文字,但是發了兩個害羞的表情。

劉奇懂。

「我來你公司樓下等你哈。」劉奇說。

「嗯嗯。」陳羽墨說。

劉奇回家拿了把雨傘,很快又出門了,心裏默念着提前準備好的話語。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劉奇經過天橋,發現之前第一次遇到的乞丐又出現在了天橋上,他坐在轉角處,眯着眼,地上的鐵碗依舊空空如也,劉奇想把上次撿到的硬幣扔給他,卻發現自己不知道放哪去了。從他身邊經過,劉奇感覺背後發涼,於是小跑了起來。

乞丐忽然睜開了眼,微微地笑着,讓人有些發涼。

進地鐵站前還是晴空萬里,出站後天黑沉沉,像玉帝打翻了墨汁瓶,地上的熱氣跟涼風攙合起來,夾雜着腥臊的干土,似涼又熱。離她越來越近。

天空下起了大雨,肉眼可見的雨珠擊打着雨傘,迫使它折彎了腰,天空頻頻冒出閃電。劉奇感覺這天氣很怪,怪危險的。他發消息給了陳羽墨。

「你看下次可以嗎?我感覺這個天氣很危險啊。」

陳羽墨打了幾個問號,隨後又刪掉了。

「不行,我可一直在等你呢。」

看到這,劉奇眼神中充滿着堅毅,看了這麼多的天氣,這個月就這一天百分百會下雨,他也不想再拖下去了。

「好,你等我!」

雨傘遮擋了劉奇的視野,迫使他只能慢慢的行走。劉奇走到了坡路中間,眺望着遠方,看見了陳羽墨,她此刻正在距離公司不遠的公交站下避雨。

劉奇下坡了,然後發現遠方有個小東西正在向這條路駛來,是車。

突然,天空又颳起了風,劉奇沒有注意,傘直接被吹翻,也就一會兒,頭髮就被打**,「這鬼天氣。」

「等等,我好像經歷過這樣的世界,」劉奇怔住了,努力地回想着,「車,女孩。」劉奇瞳孔放大,眼中好似一道寒芒閃過。

「我想起來了,是夢,是夢,我在夢裡遇見過。」

麵包車已經失控,司機用力地敲打着喇叭,以為這樣能更大聲,讓女孩聽見,但是任憑他如何敲打,女孩始終不為所動。雨聲與歌聲的重合,讓她忘記了周圍的一切,閉着眼,抬着頭,沉醉於此,她在耐心地等待那個男孩的到來。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要提前到她身邊。」

劉奇顧不了這場大雨了,他拋棄了手中的傘,飛奔而出,猶如利箭騰空發射。

距離陳羽墨越來越近,大概還有100米,劉奇大聲地吼叫:「羽墨,小心車!!」不為所動。距離50米多,「別聽歌了,小心車」。

陳羽墨似乎聽見了什麼聲音,摘了左耳的耳機,看向劉奇的方向,絲毫沒有注意到另一個方向的車。劉奇出現在了她的眼中,抑制不住的笑容,很甜蜜。

劉奇看着車就要靠近陳羽墨了,看來夢是真的,他發出了最後一聲的吼叫,「羽墨,小心車啊。」

陳羽墨終於回過了神,她轉頭看向另一邊,車就距離她還有兩三米,根本來不及了,公交站的廣告牆阻斷了她的後路,她像是被釘在了原地,放棄了對生的執念,腦海頻繁地念着,「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劉奇握住陳羽墨手,往回跑,但是為時已晚,車無情地撞向兩人,被撞飛了出去,分散開來,劉奇落在地上,在慣性地作用下,皮膚滑過地面,血肉模糊,最後與路邊的台階相撞。

兩人就這樣」砰「一聲,生死未卜。

劉奇還殘存着一絲意念,「好不容易心動一次,老天爺卻讓我輸的這麼徹底,恨....。」

眼皮無力的合上,腰間傳來熾熱。

一道道雷電擊打地面,斜挎包里的硬幣越來越亮,閃耀的光芒將劉奇整個人包裹住,光芒沒有立刻消失,持續了好一會兒,消失了,就連同着劉奇一起消失。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