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擬態紀元
擬態紀元 連載中

擬態紀元

來源:google 作者:蘇恆darin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彼得·蘭德 蘇恆darin

「地球公轉一圈只需要365天5小時48分46秒,地球自轉一圈只需要23小時56分,而你在我眼前,穿着婚紗旋轉一圈僅需要1.25秒,我希望時間能停留在這1.25秒里,成為我此生最寶貴的永恆的記憶......」蘭德放下了照片,透過窗戶看向了飛船外的浩瀚宇宙他想,這一次,自己應該不會再逃避了展開

《擬態紀元》章節試讀:

「歡迎回來!」站在艙門外的黛妮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咦?這……」

門打開了,漢娜臉上泛着紅暈,她拿着手帕一邊擦拭着眼角,一邊不斷地抽泣着。她直接無視掉了接機的幾個人,徑直地往自己的休息艙跑去。緊隨其後的則是小心翼翼攙扶着艾娃緩慢地走出來的威爾。

艾娃皺着眉頭,用左手捂着胸口,額頭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半張開的嘴巴能看到裏面緊緊地咬住的牙齒,走路的步伐也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快,拿我的葯過來……」艾娃說完,「砰」的一聲,一頭栽在了地上。

「啊!這是怎麼回事啊!?」

「艾娃船長!」

「艾娃姐你怎麼了!?」

艾娃這突如其來的暈倒嚇壞了眾人,一時間,接機艙內亂作了一團。

「葯?葯在哪裡啊?」威爾說著翻開了艾娃衣服上的各個口袋,「沒有啊!」

「我知道了!」威爾竭力地吼叫道,「她的心臟病的老毛病又犯了,現在葯不在她身上,要趕快送她去醫療艙拿葯!」

威爾說著使盡全力,奮力地將艾娃抱起,向醫療艙的方向衝去。

「本!快通知亞當斯趕緊聯繫地面指揮站,讓他們準備好醫療器械!」威爾說著扭頭轉向了喬治,「喬治!你快回到工作崗位上駕駛飛船將它拉回到地球正常軌道上,然後備好緊急返回艦,準備啟航回地球!」

「好的!」本和喬治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艾娃姐!」黛妮抹着眼淚,火急火燎地追趕着威爾,「你可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啊!」

與此同時,跑回到自己休息艙的漢娜一頭撲倒在了床上開始放聲的大哭起來,漸漸地,從眼角湧出的淚水打**她修長的睫毛與烏黑靚麗的秀髮,在她臉頰靠近床單的位置也滴出了一片濕漉漉的「池塘」。

「嗚嗚嗚……」

漆黑的休息艙內回蕩着漢娜委屈的哭聲,彷彿要撕裂艙內一片死寂的環境。

「咚!」

一束溫暖的燈光灑在了漢娜的身體上,艙內的黑暗瞬間被光亮衝散掉。漢娜感覺到了燈光,便顫抖着抬起了頭。

艙門口站着的是蘭德,只見他放下了打開房間電源開關的右手,緩緩地向床上披頭散髮的漢娜走來,他拍了拍床單,輕輕地坐在了枕邊。

「發生什麼事了?」蘭德一臉關切地問道,「煩惱是需要說出來才能解決的。」

漢娜對蘭德這出乎意料的到訪感覺到些許的抵觸與畏怯,而且她很快意識到自己蓬頭垢面的醜態已經被眼前這個關心自己的俊俏的男人一覽無遺了,當她反應過來後趕忙將自己的滾燙髮紅的臉埋進了被褥里。

「你是來嘲笑我的?」被褥里傳出了嬌嗔而疲憊的聲音,「你快走,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

「我這不是安慰,是同情。」蘭德掏出了香煙盒,「其實我作為同齡人,非常地理解你的處境,嗯,待我抽口煙再說……」

「慢着!我這裡可不是吸煙艙!」漢娜也顧不上儀容了,急忙地抬起了頭,伸手就要去搶奪香煙盒,「你是想觸發我房間里的消防花灑嗎?!」

可是當她抬頭看向蘭德時,蘭德正在她眼前晃着一個打開着的黃色的香煙盒,漢娜定睛一看,裏面一根香煙都沒有。

「你!」

「嘿嘿,你終於願意抬起頭了?」

漢娜知道自己被套路了,紅彤彤地臉蛋更加地漲紅了,再配合上浸濕的秀髮與臉頰旁邊的淚痕,在此時此刻顯得她是如此的楚楚動人。

「連你也為難我,哼!」漢娜急得一巴掌拍掉了黃色香煙盒,轉身就再次將頭埋進了被褥里,但這次埋得更深更用力了。

「漢娜,我是說真的,我們其實很相似。」蘭德拽了拽漢娜的被褥一角,「直到剛才,我也才放下了心中的羈絆並勇敢的正視起自己……」

「相似?心中的羈絆?」漢娜悄悄地打開了套在頭上的被褥,露出了一條縫,仔細地端詳着一臉莊重的蘭德,「我們能有什麼相似的地方?還有你說的羈絆又是什麼……」

「我們都曾在低谷里得到了關心自己的人的鼓勵與安慰,我們身邊的人都是如此的淳樸。」蘭德頓了頓,「我們心中的羈絆不是發生的矛盾問題的本身,而是不敢面對問題本身的自己!」

「……」

「請振作起來,勇敢的直視自己的問題,把一切煩惱都拋之腦後,做回那個純真無邪的姑娘好嗎?」

「我…….」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鬱的日子裏需要鎮定: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心兒永遠嚮往着未來;現在卻常是憂鬱: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而那過去了的,就會成為親切的懷戀。」

蘭德聲情並茂地哼出了詩人普萊金的詩集,他的一字一腔都彷彿附上了真摯的情感,融合上膾炙人口的偉大詩句的音律,像一股春風一樣吹散了少女浮躁的心情,給予了迷茫中的漢娜莫大的鼓勵與關懷。

「謝謝你,蘭德」漢娜坐了起來擤了擤鼻子,「我想我的心情已經好些了。」

「能看到你能那麼堅強,我也為你感覺到開心了。」蘭德隨手將紙巾遞了過去,「喏,擦擦眼淚吧……」

「嗶——你們兩個怎麼都在這裡啊,快點趕來醫療艙呀,艾娃姐出事了!」他們頭上的液晶顯示屏忽然打開了,映入眼帘的是一臉焦急的本,他正在使用手上的投影通話表與他們聯繫,只見他眼神恍惚,額頭上不斷滲出汗珠,而他身後則是醫療艙里的承載台,承載台旁圍着一圈手忙腳亂的人。

「她,她出什麼事了?」漢娜疑問道。

「別問了,趕緊過來吧!」本着急地說道。

「好的,我們立馬趕過去!」

蘭德說著迅速地起身,準備扶起一旁一臉茫然的漢娜。

「你先去吧,我需要收拾一下。」

「嗯,你盡量早點過來吧。」

蘭德看了一眼在搗鼓自己散亂的秀髮的漢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後便跑出了她的休息艙。

看着蘭德離去的身影,漢娜蕩漾的春心才勉強平復下來。蘭德不知道的是,他的一次普通的安慰,無意中展現出了他個人獨特的人格魅力,並且在他眼前這個身處挫折中的頓感無助的少女心中播撒下了一顆曖昧的種子。

在醫療艙里,艾娃一臉痛苦的平躺在**的承載台上,她已經休克了。而一旁的威爾正在翻箱倒櫃的尋找着治療她心臟病的葯。

「哪裡去了!?」威爾奮力地拉開各個抽屜,「怎麼找不到啊,艾娃你的葯到底放哪去了?!

「艾娃姐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嗚嗚嗚……」黛妮不停地抽出紙巾擤鼻涕,「艾娃姐平時都是挺健康的人啊……」

「是啊,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她吃過葯,這怎麼突然就……」

「怕不是艾娃姐怕我們擔心,就隱瞞了自己的疾病?」

「夠了!不要再嘰嘰歪歪的討論了!」

剛剛進到醫療艙的安保船員尤里·佩雷茲憤怒地吼道,嚇得眾人愣了一下。

「呃,我是說我們需要保持鎮定,不是嗎?」尤里看到眾人受驚的模樣便連忙安撫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艾娃的葯,討論其他的問題沒有任何意義。」

「說得沒錯。」本靈活地靠近了尤里低聲問道,「你一整天都去哪裡了?怎麼都不見人啊?」

「咳咳,我在自己休息艙里睡覺呢,剛剛才被門外雜七雜八的聲音吵醒。」尤里看了一眼承載台上的艾娃,「沒想到是艾娃昏倒了……」

「艾娃也是你叫的嗎?」

一句充滿嫌棄的質問打斷了尤里與本的談話,尤里轉身看向艙門,原來是船長亞當斯。

亞當斯繃緊的臉掛着鄙夷的神色,他筆直地朝承載台走去,直接無視擋在前面的兩人並重重地肘開。那魁梧的身材連同樣虎背熊腰的尤里都被撞得打了個趔趄,而身材孱弱的本則是被撞得踉踉蹌蹌地倒向了一旁的櫃檯。

「哎呦!我的腰呀,船長你走慢點啊!」本凄慘地坐在地上喊叫着。

「你!」尤里站穩了腳跟,眼神里顯現出灼烈的怒火,「咳咳,是,應該尊稱她為洛菲斯船長。」

尤里被亞當斯冷峻的回眸震懾住了,瞬間像一個泄氣的皮球,沒有表現出任何一點頂嘴的**。

「你也讓開。」

亞當斯走到了蹲在承載台下翻弄盒子的威爾的身旁。威爾抬頭看了一眼,識趣的將身體挪動了半步。

「本,黛妮,佩雷茲,你們先出去。」亞當斯輕輕地坐在了承載台旁的座椅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透明的瓶子,瓶子里堆積着紅黃相間的藥丸。

「可是……」

「聽話,你要為你艾娃姐着想……」

「好吧……」

黛妮心事重重地應允了,隨後便和一臉幽怨的尤里以及齜牙咧嘴捂着腰的本走出了醫療艙。

待他們走後,亞當斯看了一眼關上的門,隨即準備扭開藥瓶口。

「讓你出任務的時候好好地照顧艾娃,你就是這樣照顧的?」亞當斯一臉責怪的看着威爾,準備將手裡拿出的藥丸送到艾娃嘴裏,「看來你還是和當年一樣馬虎。」

「慢着!」威爾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亞當斯捏着藥丸的手,「當年的事你我都有責任,不要一直單方面的指責我,還有,你確定要給她吃『海克斯』藥丸嗎?」

「在來這裡之前我已經翻遍了她的整個房間,並沒有找到治心臟病的葯。」亞當斯甩開了威爾的手,「現在能救她性命的也就只有『海克斯』藥丸了。」

亞當斯說完便毅然決然地將藥丸塞進了艾娃口中。

其實亞當斯之所以有那麼堅決的態度信任這個藥丸,完全是因為「海克斯」藥丸在臨床上有着出色的表現,曾作為特效藥拯救過無數領航員的性命。

所謂「海克斯」藥丸,誕生於地球上醫學技術最為先進的海克斯生物科技公司,它是人類醫療科學界在22世紀初最優秀的醫學產物。

它的合成配料表中的重要原料——米勒液,是從米勒樹上的葉子的脈絡莖里產出來的,而米勒樹則只生長在獵戶座星雲中的比格底斯星球上的地面海拔較低處。

21世紀末人類的宇宙艦隊飛行速度已經擁有了達到光速的能力,而距離地球16光年的獵戶座星雲上的各個星球也被人類逐個殖民開發,在這其中的比格底斯星球上的米勒樹則被隨艦隊遠航的科學家羅伯特·米勒發現並成功利用後研製出擁有極強治癒各種疾病能力的「海克斯」藥丸初代型,「海克斯」藥丸一經問世便創造了各種醫學奇蹟,但它的副作用很多且因人而異。

即使是這樣,這些小瑕疵還是不能磨滅它創造的輝煌成績。之後人們為了紀念這位科學家,便以他的名字「米勒」命名這種神奇的植物。

「呃。」過了一會兒,吃下「海克斯」藥丸的艾娃輕聲地低吟了一聲。

逐漸地,她開始蘇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