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暖婚第一寵:靳少,難招架
暖婚第一寵:靳少,難招架 連載中

暖婚第一寵:靳少,難招架

來源:google 作者:柳清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溪 陳海

五年前,寧城第一美人簡溪家道中落,父親失蹤,哥哥入獄,還被男朋友甩了,她倉皇狼狽的離開寧城五年後,簡溪以大製作電影副導演的身份回歸,備受矚目,曾經將她甩了的男朋友步步緊逼「靳先生,我們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了!」簡溪提醒一再出現在她面前的靳西城「沒有關係?那他是哪兒來的?」靳西城指着...展開

《暖婚第一寵:靳少,難招架》章節試讀:

第9章 想讓人撞死我?

趙菁菁掛斷電話後,猶豫了近五分鐘,才撥了靳西城的電話。

等待靳西城接電話時,她整個人是緊張又忐忑的,或許是她猜錯了吧,她這才剛找人要教訓一下簡溪,靳西城怎麼會知道呢?

靳西城面無表情地接了電話,直入主題,「為了代言合約的事?」

趙菁菁沒想到他這麼的直接,軟着聲音,委屈地說:「表哥,你怎麼把我屬於我的代言合約給了薇薇姐啊!這可是我的經紀人好不容易給我爭取到的。」

靳西城的聲音清清冷冷的,「原因?需要我直接說明?」

趙菁菁心裏咯噔一下,「表哥,我……」

靳西城打斷她,「趙菁菁,做什麼事情之前,麻煩你先過一過腦子,你是個公眾人物,買兇殺人這種事情,你也敢做。」

趙菁菁被嚇得臉都白了,矢口否認,「表哥,你說什麼買兇殺人?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情!是不是誤會了啊!」

靳西城不屑地嗤了一聲,「你不用給我裝傻,這件事情,我不會捅到姑父那裡,你還想在娛樂圈裡混下去,就不要再做這種事。」

趙菁菁聽着他冷酷的聲音,心頭髮涼,他是想要封殺她嗎?如果真的被封殺,那她這輩子就玩了!

「表哥,我知道錯了,」趙菁菁知道紙包不住火,趕緊認錯,「表哥,我只是想給簡溪一點兒教訓而已,我沒想要殺她的!真的,殺人的事情,我哪裡敢啊!」

靳西城默不作聲。

趙菁菁暗暗咬緊了壓根,低聲下氣地說:「表哥,我就是因為丟了跟Mars合作的機會,就一時怒火攻心,沒想太多,只想給她一個教訓而已。」

靳西城意味不明,「是嗎?」

趙菁菁好聲好氣地哄着,「真的,表哥,你知道的,我膽子很小的,我哪裡敢去殺人,殺人要坐牢的,我可不會幹這種事情的。」

靳西城知道趙菁菁膽小,聽着她這話倒是有些懷疑這事不是趙菁菁主使的,可趙菁菁是怕了他的威脅,才哄着她的,並不見得真的同她無關。

趙菁菁不知道靳西城相沒相信她的話,試探着小聲問,「表哥,你不會還沒忘了簡溪吧?」

要不然簡溪有什麼事情,他怎麼會知道,而且還替簡溪教訓她!

靳西城冷聲道:「與你無關。」

趙菁菁被靳西城掛了電話,捂着心口,長吁了口氣。

轉念一想,靳西城這種態度,該不會真的還對簡溪余情未了吧?

如果不是對簡溪余情未了,那蘇悅薇孩子都生了,怎麼不娶她?

趙菁菁腦海里轉過許多個念頭,她給蘇悅薇打了電話過去。

蘇悅薇一開口便同趙菁菁道歉,「菁菁,對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林助理怎麼會突然將你的代言合約轉給我。」

趙菁菁心裏雖然氣,但還是故作大方地說:「轉了就轉了吧,我們都是一家人,給你是一樣的。」

蘇悅薇鬆了口氣,又試探着問,「菁菁,這事兒應該是西城做的決定,這怎麼回事啊?」

趙菁菁憤憤地說:「還能怎麼回事?我找人教訓簡溪,被我表哥知道了,他就拿了我的代言給你唄!他這麼做,分明是在替簡溪教訓我呢!」

蘇悅薇臉色大變,雖然在盡量穩着自己的情緒,但出口時,聲音還是有些不穩,「你說什麼?這不可能!」

趙菁菁漫不經心地說:「有什麼不可能的!你跟我哥什麼關係啊,你應該很了解他的,我看他根本就沒忘記簡溪。」

蘇悅薇說不出話來,本來她將簡溪定了韓雯雯的事情告訴趙菁菁,就是為了激怒趙菁菁去對付簡溪,可現在看來,除了證明靳西城心裏還有簡溪,別的什麼都沒得到。

趙菁菁故意說完這些話,便說:「薇薇姐,你跟我哥連孩子都有了,你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吧?小橙子長大了別人都說她是私生女,這多難聽啊!」

她的話,完全是戳中了蘇悅薇的痛處,蘇悅薇咬着牙說:「我知道的。」

趙菁菁又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刺激完蘇悅薇,便結束了這通電話。

她的代言合約,哪是那麼好搶的,看她不氣死蘇悅薇!

……

七點。

簡溪準時出現在耿書墨定的錦繡會所的包廂。

趙菁菁見到簡溪時,嚇得花容失色,「你,你怎麼會來?」

簡溪走進來,看着趙菁菁震驚的樣子,慢慢地揚起笑,「你說我為什麼會來啊?」

趙菁菁看看簡溪,又看看耿書墨,「你們……書墨哥,你約我出來,是故意的?」

耿書墨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他看着穿了件黑色雪紡衫配紅色長褲的簡溪,身材高挑,面容清冷,每走一步,都透着女王般的氣勢。

簡溪將手裡的包丟在沙發上,走近了看着趙菁菁,「趙小姐,我們進水不犯河水,我一回來,你就送我這麼大一份禮是個什麼意思?」

趙菁菁眼神閃爍,支支吾吾的,「你在說什麼?我不懂你什麼意思!」

耿書墨本來就不明白簡溪讓他約趙菁菁是什麼意思,現在看簡溪這樣,越發的疑惑,「溪溪,出了什麼事?」

簡溪將站起來的趙菁菁按回沙發上,引得趙菁菁尖叫,「簡溪,你幹什麼!」

「我幹什麼?你說我想幹什麼!」簡溪單腿踩在趙菁菁左腿邊的沙發上,伸手拍了拍簡溪的肩膀,露出看似溫和無害的笑。

趙菁菁被簡溪看得頭皮發麻,事到如今,只能梗着脖子裝什麼都不知道,「簡溪,我不知道我哪裡得罪了你,昨天我還想着請你吃飯的,你今天這是要幹什麼?」

簡溪目光如炬地盯着趙菁菁,搭在她肩上的手移到她的臉上,拍了拍她的臉,「我今天定了一個新人來演女主角,你是不是很恨我?所以找人開車跟着我伺機撞我?如果可以的話,你是不是想讓人撞死我?」

耿書墨一聽這話就炸了,「趙菁菁,你幹了什麼?」

趙菁菁被吼得一張小臉刷的全白了,她無辜又委屈地看着耿書墨,「書墨哥,你別聽她胡說,我沒做過,不是我做的,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

耿書墨憤怒地盯着她,「不是你,那是誰做的?」

趙菁菁眼中湧上淚水,楚楚可憐的模樣,她搖着頭,「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簡溪看着她否認的樣子,似笑非笑,「趙小姐,你是不是忘了我以前也演過戲,你裝的太不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