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帝不走心
女帝不走心 連載中

女帝不走心

來源:google 作者:木知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華 現代言情 第五月

【女強/快穿/虐文】日月同輝,指月亮的光輝來自太陽太陽和月亮存在同片宇宙卻不曾相見,一次相遇後,才明白最好的關係就是遙遙相望,各自安好……不對等的愛情,另一方終會累的展開

《女帝不走心》章節試讀:

〔拯救驚才絕艷〕遊戲在有長風星第一世家聞人的扶持下,風靡到了四大星域。

天文數字的納稅額,讓帝國稅務局對監察司都和顏悅色了一點。

理由是負責監察帝國各官方部門運作的監察司主司晏卿,是聞人世家的現任族長。

而其他司部,也因為國庫的充盈大幅度調薪漲了工資,看見監察司的人,再也不覺得他們窮凶極惡了。

人人都覺得監察司主司光風霽月,只有一個人看見主司大人就發愁。

就是那位處於權力最高的人——女帝司華。

緣由需要追溯的一天前的議事殿。

殿下筆直地站着三個花白髮須的人,形為一個最堅硬牢固的組合。殿上是身着一襲墨綠的齊胸一字肩長裙,坐在帝位的女帝。

墨綠為底襯,外面是一層柔軟飄逸的墨綠薄紗。裙身的紗上有細碎的閃鑽,上身的胸前有銀絲精細地繡的花紋。

微卷的頭髮垂在胸前,留下若隱若現的鎖骨。

冷白的膚色由墨綠色襯托,更顯得白里透光,美艷動人。

司華溫和地笑着聽完年邁的幾位閣老上奏的請求,說:「閣老們含飴弄孫不夠,還操心孤的婚事?」

「臣等實乃無奈之舉。」

閣老們齊聲告罪後,位於中間的卓閣老說:「陛下執政已歷300年,帝位繼承人同樣已經空懸300年。」

「陛下與晏卿閣下同樣君臣和睦、形影不離300年,臣等幾乎絕了繼承者的心。」

司華涼薄的鳳眸疑惑輕眨,蹙眉,「卓閣老,繼承人和晏卿有何關係?」

卓閣老吞吞吐吐,不敢直言。

最後是身旁的風閣老開口解釋:「陛下至今未立帝後,有一深遠的推論,是陛下為晏卿閣下準備的。」

司華赫然轉變成凌厲的眼神,「無稽之談。」

走下帝位站在他面前,語氣淡淡:「繼續,孤倒要看看你們怎麼編排。」

風閣老心梗了一下,頂着女帝的「死亡凝視」繼續說:「推測陛下未有子嗣是不着急,所以太上皇、禮司和其他閣老都沒有催您。」

「但晏卿閣下成婚,臣等才知道陛下至今單身……為了長風星域帝位的繼承,臣等不敢不諫。」

然後三人齊齊低頭彎腰。

司華看了眼他們,聽完風閣老的話,她也不知道現在該怒該笑。

無稽之談,居然連母皇父後都相信了。而因為晏卿成婚了,她還要被繼承人逼去立後。

性冷淡不戀愛,還有錯嘍?

「念三位閣老要退休了,孤不計較。」

自身沒出錯誤,司華想計較也只有讓他們提前罷工。如此還反倒讓他們提前享受含飴弄孫的生活。

在長風星域,君臣關係並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專制。所以,三位閣老不害怕因為直言而被陛下下令滅殺。

但聽到司華的親口承諾,還是長長舒了口氣。

然而卡在舒了一半時間,司華含笑又說:「林幻星域、東旭星域、古樞星域,正需要一個外交官,三位閣老就當仁不讓了。」

「是。」笑容僵在臉上。

司華本以為催立後的事會沉寂一段時間,結果第二天,又一批臣子來諫,還準備充分地提供了長風星域的優質單身資料。

她呵笑一聲,冷漠地把這批人送去和閣老一起出使,聯繫遠在其他星球旅遊的兩人。

望着擬真化的虛影,鳳眸微彎微笑:「母皇,父後,你們玩得開心嗎?」

涼涼的生疏語氣令接到通訊的兩位家長心虛。

他們最初旅遊時,接到各星域的推薦對象,後面聽到女帝和晏卿的傳言,默認甚至暗示,才斷了這些人的心。

現在,又收到了好多推薦,他們卻遲遲沒表明立場。

「司華,母親和父親也是為了一勞永逸。」溫柔的說道:「現在晏卿成婚了,不如你也試試?也許你不是性冷淡,只是沒遇上。」

司華冷笑一聲,認得挺快。

是說為什麼一個傳言那麼多人信,原來是母皇推動的。

「華兒,是三百年了你依舊單身,父親有些憂你一個人。」

「父親,您就護着母親吧。」司華淡淡地瞥了眼母親藏在父親腰後的手。自從把帝位交給自己,越發粘父親。

見到女兒彷彿看破不說破的眼神,華珺曲把司淳的手扒拉下,跨越着光年的距離看她,淡淡的眸光微軟:「華兒已經很強了,有拒絕的權利。父親支持你。」

司淳臉色黯下。是在意沒有拒絕的權利嫁給了自己嗎?

司華暗嘆一口氣,她不是故意破壞他們之間辛苦建立的感情。淡淡說:「父親放心,我自己可以解決,母親要照顧好父親和自己。」

「還有政務要處理,我就先離開了。」

司華斷開通訊,翻了三頁桌面上的單身資料,照片上的男男女女,千姿百態的美。

改變姿勢支着額角一頁頁翻完,然後蹙眉喃喃道:「毫無波動。」

「算了,不勉強自己。」她也不想像母親一樣用後半生彌補父親。

司華鳳眸微眯,得讓他們知難而退,這麼煩人是會影響自己辦公的心情。

第二天,司華主動地傳召了重臣,說:「帝後空懸已久,但孤的帝後必是心儀之人。」

手托起一個水晶球,望着透明球體里細碎的星光,悠悠道:「精神力是星際族群最獨屬自我的本源。孤用精神力凝出的水晶球,亮起之時,帝後將現。」

司華微微一笑,看向殿上的眾人,「你們明白孤的意思了嗎?」

「臣等明白。」委婉不想立後的意思,他們懂。

「晏卿留下,其他人先退下吧。」

司華垂眸愛惜地摸着水晶球,眼前一暗,原來是晏卿走近了。

手支着側臉,狡黠地眨眼:「晏卿想看,答應孤一個條件。」

晏卿無視她不安好心的眼神,拿過水晶球檢查了一番,然後嘆了口氣,「你這水晶球,內部設計巧妙,精神力能讓它亮起來的人,怕是不想成為帝後。」

一個漂漂亮亮像花瓶無傷的水晶球,裏面的星光都是蘊着殺意的精神力,能抵住的人幾乎只有四大星域精神力前十。

哪一個星域,也不會輕易讓其加入長風星域。

「一勞永逸。」司華把水晶球放進自己的星網主頁介紹里,站起身淡笑着算賬。

「晏卿,你還記得我幫你處理多少工作嗎?」

「半年水藍星,斷斷續續三年其他遊戲世界,累計兩年的時間。公平公正的監察司主司大人,是該還給我了吧。」

她兢兢業業幫晏卿掃除追男朋友的障礙,結果追到了,自己還是麻煩事一大堆。

晏卿沉默了一會兒,說:「司華,女帝不能離開長風星域太久。我間斷性還吧。」

司華滿意地低笑,「孤終於可以休假了。」感嘆着在議事殿消失。

長風星,〔拯救驚才絕艷〕遊戲新總部。

顧遇予,晏卿,也就是聞人清妍的合法伴侶,現今〔拯救驚才絕艷〕遊戲的第一負責人。

在結束和聞人清妍的視頻通話,門外緊跟着響起「咚咚咚」的敲門聲。

顧遇予示意進來後,見到的果然是電話討論的人。

司華微笑地看向顧遇予,走形式的問一句:「我想清妍已經和你說了我要來了吧。」

因為是在私下,司華換了一個稱呼。

「是告訴我了。」顧遇予請她在會客廳坐下,淡笑着問:「陛下想去怎樣的遊戲世界?」

稱的是陛下,語氣卻是不卑不亢,安然自若。司華不得不感慨,清妍不再像冷冰冰的晏卿,也不是不好。

司華心思幾轉,回答:「甜,輕鬆。」鳳眸微凝,她要休息休息……

《女帝不走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