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連載中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來源:google 作者:霍幼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紀輕雲 蘇明嬌

【太傅】【女帝】【雙強】【馬甲】【打臉】上輩子,蘇明嬌想要平淡一生,一生一世一雙人用盡手段扶持江淮坐上了皇帝寶座之後,他竟然將她刨腹挖心,還誅了她九族!重活一世,她怎麼能夠甘心!皇帝而已,她能扶得起一個,就能扶起第二個!若是還不聽話,她也不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登基稱帝!後來,一直跟在她身後的少年將她抵在樹上,小狼狗一樣死死的盯着她,字字情深:「姐姐若是想篡位,先篡了朕這後位,可好?」人人都說國子監景延景太傅清心寡欲,卻甘願臣服;人人都說恭順侯府小侯爺謝辭言洒脫不羈,卻因一面之緣畫地為牢;人人都說南陵國師沈沉言大公無私,卻獨對一人方寸貪戀「那你呢?陛下?」「我對你,是膽小懦弱之人的一腔孤勇,是謹小慎微之人的放肆攻佔,是奸佞陰險之人的忠貞不二,是清貴自持之人的欲罷不能」展開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章節試讀:

姜姜給蘇明嬌擦了手和臉,有些哀嘆,「世子爺,長此以往可不是個辦法。今天還好是七皇子在這裡,不然您可危險了!爺要早點想個應對之法了。」

「應對之法?還真......」蘇明嬌一下子從床上支棱起來,「......沒有。」

姜姜:「......」

世子爺您看我像不像泄了氣的皮球?

婢子還以為看您這長虹貫頂的氣勢多少有個狗屁主意呢。沒想到是連個屁都沒有啊!

蘇明嬌無語對蒼天,能有什麼辦法?男婚女嫁,天理倫常。

今日紀容靖擺明了就是要試一試自己是不是真的如同傳說一樣不近女色。

還好紀輕雲及時趕到,不然只能昭告天下,南陵世子性取向正常是正常,但就是出了一點點小偏差,性別女,愛好男?

那估計天下要瘋掉不少人。

「好了好,你先下去歇着吧。」

蘇明嬌的房間裏面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她卻像是發了癔症一般,對着黑暗喊了一句:「黃庭。」

屋檐處發出一點輕微的聲響,一個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身上的黑衣將他偽裝得很好,恭敬向蘇明嬌行禮,「爺。」

蘇明嬌看向黃庭問:「事情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

「我自然不是想要玩弄他們,奈何......」

「爺,做大事,不可如此婦人之仁。」

蘇明嬌:「可我就是婦人。」

黃庭:「當屬下沒說過。」

黃庭是蘇明嬌手下暗衛,跟着從南陵過來的。

黃庭很大程度上算得上是長公主的人。只是長公主如今已經將手中的大部分勢力全部移交給了蘇明嬌,自然也包括了他。

蘇明嬌想了想,又說:「你去查查紀容靖,他今天究竟是知道了些什麼想試探還是單純的想往我這兒塞人。」

「是。」

黃庭應了一聲,悄然離去。

蘇明嬌坐着發了一會兒呆,想着自己當下的形勢,覺得腦瓜子嗡嗡的。

她這個世子爺做得本就乖巧好拿捏,除了紈絝一無是處。和她那個平生愛好就是蘸着人血吃人肉的表哥比起來,她簡直弱爆了。

再看如今大欽皇帝年邁,卻無太子。朝堂之中擁立大皇子和三皇子分為兩派,那個紀容靖就是大皇子一派的。

兩方斗得不可開交,就算蘇明嬌是個廢物,他們也不會放過蘇明嬌身後的鎮國公府。如何站隊成為蘇明嬌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唯一的辦法,只好是在兩邊之間搖擺不定。

今天她已經和大皇子一派的紀容靖去了醉仙樓,明天必然要一碗水端平,好好陪着三皇子的人玩兒。

「哎......!」

蘇明嬌透過窗戶看了看遙遠的夜空,喃喃的嘆了一口氣。

沉沉睡去。

第二日

蘇明嬌起了個大早,「姜姜!」

姜姜立刻端着早飯走進來,「爺,醒了?今天這麼早去國子監嗎?」

「這麼早去讀書?這符合本世子的作風嗎?」蘇明嬌弔兒郎當的穿着衣服,「慢慢來,不要着急。」

蘇明嬌吃早飯的時候那叫一個慢條斯理,那叫一個優雅,恨不得一粒米分成十口吃。

好不容易在姜姜睡着之前蘇明嬌輕嘆一聲,「吃飽了,姜姜咱們走吧。」

「好嘞!」姜姜提起書箱,「爺,馬車已經在外面了。」

馬車行至一半,卻突然停了下來。

「爺,前面有人鬧事哦。」姜姜吐掉叼在嘴裏的狗尾巴草,對着馬車裏面的蘇明嬌道。

蘇明嬌一點都不驚訝,畢竟這是自己安排好的。

等一會兒謝家小侯爺就要從這裡過去,他素日里來嫉惡如仇,遇事定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她在他之前便將此事做了,謝家小侯爺少不得多看她一眼。

這謝家是三皇子的人,這樣她就算是兩邊都有交往了。

「咳咳,」蘇明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帥氣的掀開帘子走出豪華的馬車,瞧着前面惡棍欺男霸女的行徑,又瞧着謝辭言騎着高頭大馬緩緩而來的身形,準備來一出英雄救美。

正要按照事先商定好的大喝一聲的時候,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紀輕雲!

紀輕雲站在人群裏面,身姿挺拔,默然不語,一身白色的雲錦將他包裹得那叫一個氣宇軒昂卓爾不凡,很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雖然是鬧哄哄的街道,可是他那表情卻像是遺世獨立的世外高人一般,目空一切,卻又含着淡淡的笑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來自蘇明嬌的目光,紀輕雲突然抬頭向她看來。眼神之中帶着舒服溫潤的笑意。

蘇明嬌竟然臉紅了,趕緊不着痕迹的挪開自己的目光。

紀輕雲嘴角輕輕的揚了揚。

姜姜扯了扯蘇明嬌的袖子,「爺,您再不動手人家都演不下去了。」

蘇明嬌感嘆,果然是美男誤事啊!

「咳咳,前方何人還不快快放開那姑娘!」

那人終於聽見蘇明嬌出聲,內心簡直是如蒙大赦。

「你又是什麼人?管得着老子嗎?」

「我們爺南陵世子!你是個什麼狗東西,還不快滾!」姜姜雙手叉腰,大展河東獅吼神功。

「你叫我走我就走,我不要面子?」那人舉着刀飛身刺過來。

按照劇本,下面就該謝辭言出手了。蘇明嬌於是躲都不躲,直愣愣的等着,手心已經全是汗。

也的確不出蘇明嬌所料,謝辭言早就看不下去了,伸手就把那個人的手腕捉住,狠狠的扔了出去,「滾!」

那人連忙滾了。

「多謝壯士出手相救!」蘇明嬌雙手抱拳。

謝辭言打量了一番面前這個傳說中一無是處的南陵世子,想起碼他是正義之士,本性倒也不壞,「無事。在下謝辭言。」

「你就是恭順侯府的小侯爺?」

「對。」謝辭言朗朗笑道。

「果然是!世人都說謝小侯爺洒脫不羈,為人正義很有大俠風範,而且模樣氣度俱佳,今日一見果然不假!」

「世子爺說笑了。」謝辭言朗聲笑着給蘇明嬌讓路,「世子爺去國子監,不要遲到了。」

「改日我請小侯爺喝酒!」

說著回了馬車,繼續朝着國子監的方向走。

這樣就算是兩邊都認識了,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