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 連載中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

來源:google 作者:焚書證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海斌 林淑怡 現代言情

女兒親手把身為國際頭號毒梟的父親送入法庭,要置於死地,沒想到父親竟是……展開

《女兒說,我爸毒梟,罪該萬死》章節試讀: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裡是國報新聞,我是記者小琳。」

「今天是2235年6月26日上午9點,震驚全國的國際頭號毒梟林海斌的終審馬上開庭,因影響重大,法庭將會展開全面性的直播審判。」

一個穿着白衣的女記者站在法院門口邊介紹邊往裡走,四周還有不少的長槍短炮和其他記者也在報道。

「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因為就在三個月前,國際頭號大毒梟泰瓦剛剛被我們龍國警方抓鋪審判,並執行了槍決。沒想到僅僅三個月後,做為泰瓦集團的二把手,林海斌剛剛坐上頭號交椅,竟也被我們警方抓獲。」

「更令人振奮的是,隨着林海斌的被捕,殘害世界老百姓整整三十年的泰瓦集團也被全面連根拔起,為世界去除了一個超級大毒瘤。」

「關於今天的主角林海斌,據小琳調查,他竟是一個極富奇異色彩的人,具體信息,進去之後小琳再為觀眾朋友們進行播報!」

說完,女記者乾淨利落拿着話筒向法庭內走去,身後攝像師一併跟上。

許多得到授權的新聞媒體們也紛紛跟進。

剛進入法庭,就已人聲鼎沸,還有許多威嚴的法警持槍守護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同時忘向了坐在被告席上那個穿着囚服,頭髮半白等待着審判的中年男子。

看到他的臉,不少人忍不住發出驚嘆。

這個男人的臉上像是被什麼東西腐蝕過一樣,布滿了坑窪,不少地方甚至還露着血絲,看起來極為猙獰,像極了電視上那種窮凶極惡之徒。

他就是今天將被審判的主角——林海斌。

記者小琳找到自己的位置,安頓好後目光看向被告席上戴着手銬的林海斌,沖鏡頭介紹道:

「觀眾朋友們,你們眼前這位就是泰瓦集團的實際控制人林海斌。下面,由小琳給大家介紹一下眼前這位傳奇的毒梟,看看他是如何一步步從曾經的天之驕子墮落至此的。」

「林海斌,男,43歲,出身在龍國北川省龍海市大風縣齊門鎮洛家村,從小學習優秀,立志要當一名報效國家的**,年僅十八歲時,就在龍國最優秀的警校國府公安大學提前畢業,後被調回他的家鄉,也是治安最差的龍海市當警員。

僅三年時間,因他的到來,龍海市的破案率直線上升,一度受到省公安廳的嘉獎並被列為重點培養對象,21歲,正式成為大風縣公安局長,並收了兩個省內派來的24歲的天才學生當徒弟。

然而,當所有人都認為林海斌前途光明之時,僅僅幹了兩年,23歲的林海斌竟因為賭博和貪污受賄被抓,雖然只關了兩年,可一輩子也因此毀掉。

23歲這年,他剛剛與妻子新婚,卻在結婚的第八天被抓了進去,不巧,妻子此時已懷有身孕。

兩年後,出獄後的林海斌25歲,此刻的他從曾經的光芒萬丈一下子成了過街老鼠,因找不到工作最後只能成為了一個混混。

從此他徹底變了一個人,不僅對家裡妻兒老小不管不問,反而變本加厲的經常在外面吃喝嫖賭,除了跟妻子要錢,甚至還會進行家暴。

再後來的林海斌,不知如何接觸了違禁品,從此,就像其他癮君子一樣,一步步從想盡辦法騙錢、搞錢最後發展到以販養吸。

因在龍國被通緝從而逃到海外,卻沒想到因此被泰瓦集團看上,加入了這個臭名昭著的組織,而且混得風聲水起,一步步成長為集團二把手,一直到三個月前隨着泰瓦的覆滅,他才成為集團老大。」

「一個月前,林海斌潛伏回國,企圖在龍國建立新的販毒網絡,她妻子苦心相勸,讓他收手,導致林海斌惱羞成怒,竟然窮凶極惡的殺了他的妻子,緊接着就被趕回來照顧母親的女兒撞上,這才使得這個毫無人性的惡魔被抓!」

說到這裡,哪怕小琳是個女人,她目光看向林海斌時的目光也充滿了無盡的怒火。

「不知該不該慶幸,這個惡魔終究還是有那最後的一絲人性,沒有為了不被抓而對女兒也痛下殺手。可即使如此,也依然掩蓋不了這個惡魔犯下的滔天罪孽!」

她話音剛落,下一秒,法庭內就響起一道清脆響亮的巴掌聲。

啪的一聲巨響,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見一個穿着長裙的漂亮女孩站在林海斌面前,眼眸中的恨意,憤怒,憎惡如同一柄柄利劍,恨不得要將眼前這個男人給砍成碎片。

淚珠滾滾,她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許久,終於喉嚨間發出幾乎嘶啞的聲音。

「你怎麼可以?」

「你為什麼要殺她?」

女孩歇斯底里的大吼,又一巴掌狠狠抽在林海斌臉上,又是啪的一聲巨響。

女孩手上染滿了鮮血,那是林海斌坑窪脆弱的臉上帶來的,她卻毫不在乎。

「林海斌,你這個惡魔!你這個惡魔啊!!」女孩忍不住再次嘶吼,「她是你的妻子!!她是我媽啊!你為什麼要殺她,她都已經病成那樣了,為什麼!!!為什麼你還不放過她啊!!」

她雙手一把揪住林海斌的衣領,瘋狂的搖晃。

嚇得法官連忙示意法警上前阻攔。

他怕林淑怡激怒這個惡魔,從而受到傷害。

「林女士,請你冷靜,請你冷靜……」

法警強行帶她回到了陪審席,林淑怡卻早已經泣不成聲,這一刻,她真的想把這個她血緣上的父親千刀萬剮。

從始至終,林海斌沒有開口說一個字,甚至顯得無比沉靜。

觀眾席隨着林淑怡的嘶吼,一下子也血沖門頂,爆發了。

「混蛋啊!世間怎麼會有這種畜生!」

「該凌遲處死,這樣的王八蛋,該千刀萬剮!」

「沒有一絲人性,販毒禍害天下老百姓不說,現在連自己的妻子也不放過,她妻子有什麼錯?這樣的人怎麼不去早點去死!咳……tui!」

有人忍不住一口老痰噴出,直砸在林海斌身上,許多人忍不住,也開始吐痰,並將自己手中的水瓶,包包,甚至鞋子眼鏡等都忍不住砸了上來。

現場一片喧鬧,很多人都紅着眼珠子捏緊了拳,一陣咬牙切齒。

法官見狀,連忙敲起法錘。

「肅靜!肅靜!」

砰砰砰幾下,終於法庭漸漸安靜下來,林海斌被砸了個狼狽不堪,身上滿是噁心的粘液。

法官站起身,冷聲道:「時間差不多了,終審現在開始!」

他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後,道:「林海斌,經本庭研究,你犯販毒罪、殺人罪、非法入境罪、非法走私罪等十幾條罪行,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死刑立即執行!」

「林海斌,你還有什麼話想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