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攀附
攀附 連載中

攀附

來源:google 作者:水折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謝延舟 聞柚

聞柚白為求自保,敲開了謝延舟的房門倒也不後悔雖背負罵名,卻也玩弄瘋狗「他有白月光,不愛她,她貪慕虛榮,心機歹毒」她早就聽膩了這些話後來,他拽住穿着婚紗的她:「聞柚白,你是不是沒有心?帶着我的孩子,嫁給別的男人?」當他馴服於她,即被她所厭棄*聞柚白vs謝延舟;資本市場女律師vs衿貴豪門風投男他以為她是救贖他的神明褻瀆神明直到神明拉他入地獄*多年後,聞律師對女兒道:這是謝叔叔謝延舟:?謝延舟:老婆……徐寧桁:老婆是你叫的嗎?展開

《攀附》章節試讀:

  聞柚白是被餓醒的,她原本下班就又餓又累的,後來又運動了一番,肚子里空蕩蕩的,胃一直在叫。

  旁邊的床位又是空蕩蕩的。

  謝延舟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還真是一如既往地貫徹不過夜原則。

  她披了件外套,爬起來給自己做了份扁食,是她網購的老家美食,南城人,包括謝延舟,都覺得這種小餛飩沒有嚼勁,但她很喜歡,還滿意地加了點醋。

  她坐在餐桌前,一邊吃一邊刷着手機,還看到謝延舟給她發了條消息,問她:「你在明迪律所工作,這種資本所留用的基本要求都要過法考和研究生學歷,你能考得上么?」

  他語氣依舊那樣高高在上,消息是幾個小時前發的,而且掌控欲強又不肯替她考慮,隨便換個男人,這時候或許都會說,要不要他去打個招呼。

  雖然她並不需要。

  她面無表情地給他發了個:「?」,然後想到備註的事情,立馬就改了:謝鴨子。

  謝鴨子也醒着,輕飄飄地回了消息:「還是那句話,光有美貌……」

  「夠用就行,你爽完就忘了?」聞柚白說。

  那頭的謝延舟好像興緻缺缺,心不在焉:「一般般,沒有下次。」

  他身邊當然不缺女人,今天在別的女人身邊,看她的眼神就是陌生人。

  四年時間也夠了,他大概也想結束了。

  按照圈裡人的說法,那就是,她現在只會讓他厭煩,就連玩玩都不願意了,能配得上謝延舟的女人,必定是能力和家世相當的優秀女人。

  她抿唇,收起手機,慢吞吞地吃完扁食。

  不知道他們分開的時候,謝延舟會不會給她一大筆錢?

  反正無論怎麼樣,她都會被人說的,她懷孕的話,就是想靠孩子來爭謝家財產,她不能懷孕,他們就攻擊她是不會下蛋的母雞。

  真可笑,女性價值在他們眼裡不過如此。

  *

  溫歲回國的第一件事就是辦個人舞蹈巡迴演出,圈子裡的大多數人都收到了門票,謝延舟送的,也就是要各位賣他謝總、延少一個面子,都去捧他那一位心上人的場。

  聞柚白倒是沒收到,謝延舟沒給她,估計還會擔心她出現,搞砸溫歲的演出。

  她工作忙得很,每天沒日沒夜地加班,才沒時間去管溫歲的破事。

  但溫歲回國,聞家自然給她辦了場隆重的晚宴,聞柚白不想去,但聞爺爺給她打了電話,說他很久沒見她了,想她回去。

  這天晚上,聞柚白六點就下班了,恰好律所尾牙,她穿了一身紅色絲絨包身裙,外搭黑色的及膝斗篷呢大衣,也可以去參加宴會,不用再回去換衣服了。

  她悄悄地從側門進去,她原以為今晚的主角定然是溫歲和謝延舟,結果,還多了一個人。

  溫歲的男朋友。

  「溫歲不是回來跟謝延舟結婚的嗎?怎麼還突然找了個男朋友?」

  「估計是為了氣謝延舟吧,畢竟這幾年謝延舟都和那個聞柚白在一起。」

  「這兩人還真是天生一對,相愛相殺,互相折磨,其他人都是工具人。」

  「你們看到謝延舟那個表情了吧?臉色黑得跟鍋底一樣,這麼多年,除了溫歲,就沒見過他對誰好過,聞柚白真可憐。」

《攀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