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前任對她寵溺無度
偏執前任對她寵溺無度 連載中

偏執前任對她寵溺無度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貓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露斯 趙瑾笙

【女主白切黑X男主反差萌,偽穿越真寵妻,甜寵有虐】許露斯封心鎖愛、職場廝殺多年,在慶功宴的路上意外發生車禍,再睜眼竟重生穿越了?!可為什麼穿越了都還能遇上了「前男友」趙瑾笙?!所謂好馬不吃回頭草,可許露斯的骨氣上一世就用完了,她只是恰巧又愛上了一個與前男友長得一樣的陌生人罷了當她心安理得猛吃「回頭草」,腦海里開始頻繁冒出個模糊聲音,似乎在提醒着什麼而趙瑾笙的行為舉止,也越發怪異···當許露斯按捺不住疑慮與趙瑾笙對峙,卻在爭執中昏厥過去再睜眼,已是身處陌生的實驗室中,而旁邊病床上躺着的,正是趙瑾笙?!還有那心理醫生趙白白、實驗室團隊負責人蘇亦謙···情形越發魔幻,許露斯開始懷疑,自己經歷的一切,到底是真實、還是虛幻?是意外、還是有人步步為營?展開

《偏執前任對她寵溺無度》章節試讀:

待兩人進入包廂,只剩下門口的位置。

成周周面露不悅。

這手段···未免也太低級了。

此時坐在主位的趙白白急忙起身,語氣中帶着點惶恐。

「斯斯,你要是不喜歡那位置,我跟你換吧?」

明明許露斯從剛剛進來連眉頭都沒皺一下,趙白白一下子就把矛頭都指向了她。

「白白,你今天是主人公,怎麼能讓出主位呢?」

「而且是她自己來的晚,又不是沒給她留位置坐。」

張湘儀率先開口表達不滿。

兩人這一唱一和,硬生生給許露斯扣上了個蠻橫無理的帽子。

今天來的人大部分都與趙白白交好,剩下的人也都是牆頭草派,眾人都保持沉默。

見張湘儀開口幫腔,成周周自然不能落後,她悠悠掃視一圈,不緊不慢開口道。

「這地方都是斯斯家的,也不給留個座,不知是你們不知禮數呢,還是···」

「沒人把許家放在眼裡呢?」

「也沒把我成家放在眼裡吧?」

雖然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人,但潛意識裡也是分成了個三六九等的。

在G城,許、成、趙三家為首,中間再往下,才到那張湘儀以及其餘幾人。

即便是那蘇亦謙所在的蘇家,也只能算是在中間。

原本班級里的氛圍還算和諧,大家並未將家族背景過度帶入校園。

不過許露斯、成周周從小就認識,兩人自然走的更近。

那趙白白默認着趙家千金的身份,卻是有意無意地開始拉攏張湘儀眾人。

原本就是一群有着世家背景的小姐,互相交往之中都帶着各自的心思,本來還算和諧的氛圍逐漸開始變得微妙起來。

成周周話音剛落,眾人神色一凜,大家不願明面上去開罪許、成兩家,但也不想讓趙白白難堪。

包廂內氣氛開始緊張起來。

見勢頭不太對,趙白白適時接過話:「今天是我回國的接風宴,我希望今天大家都能開開心心的。」

趙白白左一個我的接風宴、右一個我希望,又給成周周扣上了個目中無人、驕縱傲慢的帽子。

成周周十分不客氣地小聲吐槽:「什麼回國接風宴,她就是出去旅了個游吧?」

趙白白當初打着出國留學的旗號逃之夭夭,可才幾天,這就又回來了?

聽到成周周的吐槽,許露斯忍俊不禁。

本就是個朋友間互相回應的笑,但看在趙白白眼裡,卻是格外刺眼。

她最見不得這種所謂的天之驕女,憑什麼她生來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擁有一切?!

「斯斯,我把位置讓給你吧?」趙白白輕飄飄地一句話,再次將矛頭指向許露斯。

許露斯聽聞,粲然一笑:「好呀~謝謝啦~」

趙白白沒想到許露斯會這麼爽快地應下,原本還想再找補幾句、試圖扭轉局面,但許露斯已經挽着成周周的手走到她旁邊。

「我想和周周坐一起,給周周挪個位子可以么?」

話是趙白白自己說出去的,如今要是拒絕,倒顯得她小氣了。

她為難地看向張湘儀,雖然心生不滿,但總不能打自己閨蜜的臉吧?兩人磨磨蹭蹭起身。

在場眾人都無人應聲支援。

神仙打架,她們這種小兵誰敢摻和?

「要不大家往旁邊挪一下位置吧?這樣是不是好點?」

許露斯似乎心有不忍,主動提出。

趙白白和張湘儀自然是點頭同意,其餘人也無人敢反對。

落座時,露斯卻是主動開口道:「我和白白好久沒見了,想和她好好說說話呢。」

趙白白以為許露斯是想當著大家面否認自己打人的事情,故意裝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斯斯,可是我們前些天才見···」

「前些天?」

「當時亦謙意外住院,我的確是在醫院裏陪了他好久···」

「難道···你當時也去了醫院嗎?」

許露斯不緊不慢的態度,再次提醒眾人:她是蘇亦謙的未婚妻。

眾人都心知肚明事情的來龍去脈,只是在趙白白的刻意渲染下,大家重點都偏移到許露斯嫉恨過度動手打了趙白白。

可如今細想,這許露斯與蘇亦謙已訂婚,趙白白還公然跑去醫院,這不是小三上門的挑釁行為嗎?

恰好張湘儀開口轉移話題:「我們就趕緊上菜吧!」

飯沒吃幾口,張湘儀張羅着還要點瓶紅酒。

畢竟這可是許家的地盤,大家的目光又落到了許露斯身上。

「今天白白是主角呀,肯定她做主啦~」

許露斯話說的漂亮,只是細細琢磨,這話聽着不太對勁。

張湘儀未多想,直接開了兩瓶最貴的。

而一旁的成周周,似乎隱隱猜到了許露斯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笑而不語。

靜靜看戲。

一頓飯下來,飯桌上的氛圍還算和諧。

直到服務員小姐姐面帶微笑地將賬單遞到趙白白跟前:「這是賬單,含酒水服務費一共三十三萬六。」

趙白白怔住。

這是···要讓她付款結賬?

「大家都是同學,一定要計較成這樣嗎?」張湘儀氣憤不已,振振有詞、冠冕堂皇。

成周周直接笑出了聲,漫不經心道。

「這誰家的錢也不是大風刮回來的呀?」

「總不能···這一頓接風宴的錢也付不起吧?」

成周周一番陰陽怪氣,直接打臉。

許露斯十分貼心地開口表示:「白白,你要是不方便,我們就AA吧。」

大家都是特地過來趙白白接風洗塵的,怎麼還得自掏腰包團建?

況且這AA下來,每人也得掏出三萬多將近四萬,她們大部分都是家族中的小旁支,甚至本家的資產也不算豐厚,也不是輕易負擔得起。

趙白白的沉默引起眾人不滿。

包廂里的氛圍進入一種尷尬而詭異的狀態。

心裏羞愧、憤懣、難受,複雜情緒湧上心頭。

趙白白咬咬牙,壓低聲音向許露斯求助。

「斯斯,我忘了帶卡,你能先幫我付一下么?」

許露斯滿臉為難,嘆氣道:「白白,不好意思呀,可是我的卡都被限額了,也刷不出這麼大筆錢吶。」

一旁的成周周差點笑出聲,許露斯這理由也找的太敷衍了。

「要不···你聯繫下家裡人?」許露斯好心建議。

「是呀,白白,你要不要喊瑾笙哥哥過來?他那麼疼你!」張湘儀不忍心看到趙白白落入如此窘境,也在一旁勸說著。

這下趙白白臉色更難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