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飄香劍雨
飄香劍雨 連載中

飄香劍雨

來源:google 作者:關長風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關長風 武俠修真 秋意

武林人士紛紛莫名的死去幕後黑手究竟誰,又是誰在導演着這一幕幕的屠殺此時江湖風起雲湧紛紛引出世外高人,江湖三大傳奇紛紛登場武林後起之秀隨即而出展開

《飄香劍雨》章節試讀:

少林方丈思前想後也想不出是誰弄的江湖風聲鶴唳。

方丈臉上露出痛苦表情。
他轉過頭來,望着那人道:「你是……?」

戒心話還沒說完就倒在地上。

戒心是兩天後被發現的。
戒懷發現他胸前有個大大的手掌印。
「血魔掌!」
難道是

血衣教跑到少林撒野來了,戒懷不敢想。
會不會是嫁禍給血衣教?

莫家莊不會也是血衣教所為!

其他幾人也難道是?

莫不是血衣教想稱霸武林……

血衣教是蜀中一個神秘的教派。
神秘的不能再神秘了,教主神秘無常,少人知道。

戒懷吩咐僧眾將方丈屍體抬到大雄寶殿。

夜已深,方丈的屍體孤零零的躺在哪?
幾尊佛像依次在看護着少林寺。

冷風瑟瑟,殿內的香還在燒着。

眾僧侶在大殿內念着佛經。
超度他們方丈。
戒懷想道:「師兄,告訴我,是誰幹的?」

少林方丈一向不理俗事。
更少在江湖露面。
想不到方丈師兄快要練成佛門最高功法易筋經時,卻死在閉關之所。
殺他之人對方丈肯定很了解,而且方丈還很信任的人。
要是旁人根本進入不了密室。
戒懷趕緊叫來曾經服侍過方丈的一個小和尚。

「清松,你昨晚最後見方丈是什麼時刻?」

「好像是快到子時,我最後給方丈主持端了杯茶進去,然後我就離開」清松唯唯諾諾道:

「離開之前,沒見到其他人。」

「見到了。」
清松點點頭

「是誰?」
戒懷欣喜道:

「是嗔言和嗔無兩位師兄!
他們去解手」清松小心道:

戒懷怒道:「你!
除了他們,就沒了?」

清松道:「沒了。
之後我就回去睡覺」

戒懷道「你下去吧!」

「是,師叔。」
清松剛退下,還沒來的及反應已經倒下,脖子上有一根細小的針

「和飛天鷹一樣,也是中了毒針。」

戒懷此時明顯感到外邊有人,還是個神秘人。

戒懷運起佛門功法道:「閣下何人。
何不現身一見。」

神秘人長嘯道:「好個戒懷,果然名不虛傳!
。」

眾僧見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大雄寶殿。
黑衣人臉上戴了個面具。
看不到他的臉,還是讓人有一中恐懼感,他們看到黑衣人眼神透露出來的殺意,寒意。

「閣下何人,竟不敢以真面目示之。」
戒懷冷冷道:

「我是誰?
待會你就知道了!
哈哈……」黑衣人長笑道:笑聲中充滿了嘲諷。

「我師兄是不是你殺的?」
戒懷怒道。

「是我殺的又怎樣!」
黑衣人冷冷笑道:

戒懷道:「那好。
結羅漢陣!」

黑衣人笑道:「早就想領教少林羅漢陣了。
哈哈哈……」

十八個汗有序的排列開來。
十八人心意相通。
這十幾年來還沒被人破過。

黑衣人也不說話。
兩手攻出,抓像最前的羅漢。

那羅漢見狀,長棍掃向黑衣人。

黑衣人此招意在攪亂他們心緒。
可十八羅漢個個都是修為頗高,一點都不驚。

前面兩個羅漢提棍往前。
黑衣人一個退步往後越開。

倆羅漢立即退回陣中。

黑衣人怒喝一聲:「羅漢陣也不過如此。」

黑衣人邊說,雙手化作萬千。
攻向羅漢陣。
只見打頭的羅漢悶哼一聲立即倒下,其他羅漢也紛紛倒下,

戒懷還沒看清黑衣人是怎麼出手,十八羅漢一被破了。

黑衣人搖搖頭:「羅漢陣也不過如此,少林禿驢們還有什麼高招,儘管使出來。」

戒懷惱羞成怒道:「休得猖狂,老衲領教尊駕高招。」

伏魔杖從他身後出來。
戒懷身形一移。
伏魔杖打向黑衣人。

黑衣人高聲道:「來的好!」

伏魔杖被黑衣人打落一邊,戒懷也不心急,雙掌猛地打在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悶哼一聲:「金剛伏魔掌果然厲害。」

戒懷向後退了幾步才穩下。
心下想:「好厲害的掌法。」

戒懷剛說完就只見他吐出血來。

黑衣人笑道:「大師別生氣,不過是開個玩笑,也用不着吐血呀!」

黑衣人笑道:「大師受了傷,我也不陪禿驢玩了。
哈哈」

「另外說一聲,我不是血衣教的,方丈也不是我殺的。
我叫孤鴻影。
哈哈。
好玩。」

「大師告辭了。」
黑衣人說完人已消失在大雄寶殿。

戒懷喃喃道:「羅漢陣被破了。」

戒懷一急又吐出一大口血來,嚇的眾僧忙扶起戒懷。

戒懷嘆道:「孤鴻影是誰?
責罵武林中沒聽說過。
他的功力竟然不在我之下。」

看來要去請出師叔來,才能主持少林了。

秋意醒來看了看周圍,喃喃道:「我在哪?
師傅呢?
師傅死了嗎?」

秋意喊道:「師傅,你為什麼不肯相信我?」

「姑娘,你醒了。」
來人確實孤鴻影。

「你是誰?
我怎麼在這?」
秋意怒道:

「哎呀!
真是好心沒好報,我好心把你救出來,你卻不領情!」
孤鴻影搖搖頭道:

秋意這時看清了來人驚訝道:「怎麼又是你?」

孤鴻影笑道:「姑娘認識我?」

秋意悵然道:「何止認識,在大漠你不是救了我一回嗎?」

孤鴻影笑道:「姑娘怕是認錯人了。」

秋意不解道:「你不是孤鴻雁?」

孤鴻影呵呵大笑道:「姑娘我不是孤鴻雁,我叫孤鴻影!」

秋意搖搖頭:「怎麼這麼相像?」

孤鴻影笑了笑:「當然了,孤鴻雁是我孿生哥哥。」

秋意啞然道:「怎麼孤鴻雁還有個孿生弟弟?」

孤鴻影道:「是他叫我來中原的,不然我還不來呢?」

秋意道:「為什麼?」

孤鴻影搖搖頭:「不知道!
說是出去見識下。
老待在碧湖宮也怪悶的。」

秋意道:「你為什麼救我?」

孤鴻影道:「那天我見你快要被你師姐殺掉,我才出手的。」

秋意冷然道:「那不更好,一死了之。」

孤鴻影道:「姑娘何必呢?
你師傅又不是你殺的。
你說清楚不就行了嗎?

秋意嘆道:「說的清楚嗎?
她們一口咬定是殺了師傅。
怎麼說都沒用。」

孤鴻影嘆道:「那你也用不着尋死呀!
難道你就不想找出兇手,替自己伸冤。」

秋意嘆了嘆道「茫茫江湖,到那裡找,再說我連兄手長什麼樣都沒看清楚!」

孤鴻影神秘一笑:「也不是沒有辦法。
辦法是想出來的。」

秋意道:「找到又怎樣。
我打又又打不過,我一個小女子…………」

孤鴻影安慰道:「這不是還有我嗎?」

秋意道:「你肯幫我!」

孤鴻影打趣道:「我大哥都幫你,我為什麼不可以幫你!」

秋意問:「先去哪?」

孤鴻影搖搖頭:「我怎麼知道,姑娘,現在去哪?」

孤鴻影也學她那樣說話。

秋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心想也難怪,他還小孩童之心也是有的。

孤鴻影見她笑的那麼開心。
你看,你剛才還尋死尋活的,現在不是很好嗎!

秋意道:「你一個小毛孩也知道?」

孤鴻影有點不滿:「誰說我是小毛孩!
說不定江湖經驗比你還豐富!」

秋意抿抿嘴想不笑出來都難。
笑的前仰後翻。

「呵呵,你比孤鴻雁有趣多了。」

「當然了!」
孤鴻影笑道:

「我們先去恆山。
看看袁淑萍到底搞什麼鬼?」

「好呀!
我最喜歡看那幫尼姑生氣的樣子了。
呵呵!」
孤鴻影一臉壞笑。

「你說誰是尼姑?」

「呵呵。
沒有呀!
我沒說!」
他趕緊閉嘴。

「說說也不行,哼!」
他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

路上,孤鴻影倒是出奇的平靜。
也不說話。
秋意暗想:「看你能憋到幾時?」

兩人來到恆山,孤鴻影開心道:「恆山真美。
上次來都沒好好欣賞。
這次要看個夠。」
秋意趕緊捂着他嘴道:「你想死嗎?
這麼大聲。
誰都聽到了。」
孤鴻影拿開她手打趣道:「男女授受不親,別人看見可不好。
我是無所謂。
呵呵。」

他見秋意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趕緊閉嘴。
秋意笑道:「你怎麼不說了,剛才說的多好。」

孤鴻影似乎很怕秋意。
他笑道:「呵呵,開玩笑的。
別在意。」

兩人迅速來到秋意住的地方。
房間依舊沒變。
人卻不在這了。
秋意一想到這心裏就痛。

她不怪師傅,也不怪師姐。
怪就怪自己當時為什麼要去見師傅。

恆山不再寧靜了。
一陣佛號聲吹來。
心受到震撼。
恆山到處帖着對聯。
一派喜慶。

秋意見遠處一個人在忙碌着。
「是心音。」
她說道:

「誰是心音?」
孤鴻雁把頭探出。
一看臉上頓時笑顏逐開。
秋意瞧見他色迷迷的樣子,秋意道:「她是我師妹,你不要打她注意。
不然有你好看」秋意故意板起臉來。
孤鴻影傻笑着:「不會,不會;。
給十個膽,我也不敢!」

秋意笑道:「你知道就好!」
孤鴻影喃喃道:「等你走了。
我就……嘻嘻。」

秋意看出他的想法「在想什麼?」

孤鴻影撓撓頭:「沒什麼?」

恆山有什麼喜慶事,這麼熱鬧?
難道。
秋意不敢往下想。

「喂,你去把心音叫來!」
孤鴻影道:「哪個。」

「就是那個呀!
笨蛋!」
秋意指向心音。
孤鴻影笑道「好咧!」

秋意見他不聲不響就不見了。
暗道:「這個笨蛋武功居然這麼高!」

過了一會孤鴻影夾着心音回來。
秋意怒道:「你把她怎麼了?」

孤鴻影道:「她不肯過來,就只好點了她昏睡穴了,不然哪這麼容易。」

秋意氣道:「快解開穴道呀!
笨蛋!」

孤鴻影氣道:「我說了,不要叫我笨蛋。」
孤鴻影手一伸解開穴道。
心音見是秋意:「師姐,你怎麼還沒走?
被掌門發現就完了!」

「掌門!
袁淑萍果然篡奪掌門之位。」
秋意咬牙切齒道:

「師姐,你快離開這吧!」
心音輕道:

「心音。
你想不想離開恆山?」
秋意問道:

「要是可以。
肯定離開。
我早就看袁淑萍不順眼了。
師傅頭七還沒過。
她就急着當掌門。」
心音氣憤道;秋意點點頭:「心音,你現在和這位公子離開,稍後我回去找你的。」
心音看了孤鴻影一眼道:「我才不和這個色狼在一起。
哼!」

孤鴻影無名火起:「說清楚點。
誰是色狼。
我又沒對你怎樣,說話要負責任。」

心音道:「還有誰。
遠在天邊進在眼前!」
秋意見心音和他鬥起嘴來忙道:「心音,你跟着他沒錯的。
他不那種人。」

孤鴻影轉陰為晴道:「還是她會說話,不像你一個黃毛丫頭。
哼!」
孤鴻影出了口氣高興的不知所以。

心音怒道:「說誰呢?
誰是黃毛丫頭。」
孤鴻影搖搖頭。
表示沒說。

秋意見再這樣下去。
不知何時才停下來。

「好了。
別說了,再說就被人發現了。」

「幫我照顧好心音。
不準欺負她。
你知道怎麼做了。」
秋意揚揚拳頭。

孤鴻影傻傻道:「放心。
嘻嘻……」

心音一見他那樣就想罵。

心音才十五六歲。
心裏情竇初開,肯定受不了別人這樣看她。
孤鴻影雖然喜歡打打鬧鬧但絕不會是那種輕薄之人。
不會見色起心的。

秋意快步來到朝陽宮,朝陽宮是掌門住地方,秋意看道袁淑萍坐在那,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其她人不在,莫非她是在等誰?
秋意走了出來。
「師姐,這麼快就當掌門了,恭喜恭喜。」
秋意語氣儘是嘲諷!

「你來幹什麼?」
袁淑萍道,她希望快點來人。
秋意冷笑道:「我還想問你!
師傅是不是你殺的?」
袁淑萍沉聲道:「荒謬。
當時所有人見你殺了師傅,你還想嫁禍與我!」
秋意冷笑「當時我沒注意到。
事後我一想才明白,只有最親近師傅的人才有機會下手的。」

「是嗎?
恐怕是師傅不傳你掌門之位,你才下重手吧!」

「哈哈哈…………」

「師傅本就想傳位與我,我本想讓給你的。
誰料你沉不住氣。」

「笑話,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話。」
袁淑萍邪笑道:

「說那麼多作甚?
今天休想逃出去!」
袁淑萍眼裡充滿殺氣。

「這個小娘子交給我!」
來人道:

「你來幹什麼?」
袁淑萍喝道:「笑話,我為什麼不能來,我幫你殺掉那老尼姑。」
來人笑道:來人拿着把扇子。
看他生的恐怖的很,卻偏偏拿個扇子沖斯文。

「果然是你。
袁淑萍!
枉我一直把你當做師姐看待!」
秋意罵道:

「是我乾的怎樣!
反正今天你也逃不掉!」
袁淑萍乾脆道:

秋意想不到袁淑萍會是這種人,怪就怪你太傻了。
你以為我真的把你當作師妹嗎?

「我恨你,你知不知道:你奪走了我的一切,師傅憑什麼對你那麼好,而我就像是一個陌生人。

「那你也不該殺死師傅!
你要當掌門我可以讓給你。」
秋意反而很平靜下來。

「晚了。
什麼都晚了!」
袁淑萍嘆道:秋意以為她會悔改。
「不晚,只要你當著同門說清楚。
掌門還是你的!」
秋意勸道:「我沒那麼傻。
!」
袁淑萍冷笑幾聲。

「惡無城,還不快動手。
要乾淨點。」
袁淑萍喝道:

「放心。」
惡無城邪笑道:秋意聽出那笑聲充滿**。

秋意冷然笑道:「閣下是誰?」

惡無城道「惡無城。
血衣教門下恆山堂堂主。
她是副堂主。」

「原來你是血衣教的。」

袁淑萍笑道:「是又怎樣。
反正你也活不長了。」

秋意問道:「大漠莫家莊被滅門,也是你們乾的?」

惡無城搖搖頭:「你說呢?」

秋意冷靜下來:「今天我就幫師傅報仇!」

惡無城狂笑道:「那你就來吧!
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個報仇法。
哈哈。」

秋意一招攻向惡無城,惡無城動也不動。
劍離他只有半寸。
惡無城扇子一擋,劍偏離三分。
惡無城另一隻手點向秋意百會穴,秋意立即暈了過去。

惡無城看着地上的秋意邪笑:「不自量力。
哈哈……」袁淑萍叫道:「快把她帶走,等下來人了就麻煩了。」

「怕什麼?
現在恆山掌握在你我手上。」
惡無城笑道:

「等等,還沒經過我同意,你敢把她帶走。」
孤鴻影笑着走了進來。
後面跟着心音。

「你是誰?
怎會在這?」
袁淑萍冷冷問道:「哈哈,袁掌門這麼快就忘了。
那天我來過這的!」

袁淑萍想了想道:「原來是你?」
惡無城冷哼一聲:「閣下何人。」
孤鴻影慢慢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孤鴻影就是我。」

惡無城長笑道:「管你是誰?
今天休想走!」
心音道:「果然是你乾的!
袁掌門!」

心音此時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

「小妮子。
是你引他們進來的。」
袁淑萍恨恨道:

孤鴻影道:「在下真想看看你們這對狗男女究竟有多少斤兩。」
心音忙把秋意扶過來。

惡無城笑的更加姦邪了,「閣下好大口氣。」

孤鴻影笑道:「口氣大不大,等會你就知道了。」

惡無城道:「那就來吧!
省的別人說我欺負小孩子。」

孤鴻影皮笑肉不笑,笑聲中還帶着孩子氣。

「還是你先出手吧!
不然你敗了不服氣。」
這時袁淑萍趁他不注意,想把心音抓過要挾他,可她算錯了。
她身形快,孤鴻影更快。
一掌將她擊倒。

「你想偷襲,門都沒有。」
惡無城見他使出那鬼魅般的身法,惡無城認出那時大漠碧湖宮的特有輕功。
這種輕功講究內力。
內力越高者,就越能發揮它輕靈的威力。

惡無城大喝道:「小子納命來。」
孤鴻影笑道:「來呀!」
惡無城卻像屋外逃去。

孤鴻影道:「真沒意思。
還沒打你就跑了。」
孤鴻影道:「不知袁掌門聽過碧湖宮沒有?」

袁淑萍絕望了。
一臉的求饒眼神。
「你是碧湖宮人,孤鴻雁是你什麼人?

孤鴻影搖搖頭,一副老成的樣子:「這問題問的好,孤鴻雁是在下家兄。」

袁淑萍此時更加絕望了。
她想不明白什麼人不惹偏偏去惹碧湖宮。

孤鴻影冷冷道:「我不殺你,也不會把你的醜事傳出去,以後你看着辦。」

「心音,我們走。」
孤鴻影帶着心音何秋意揚長而去。

袁淑萍此時獃獃的望着,眼裡不知在看什麼?
她對着觀音喃喃道「我做錯了嗎?」

門外站着她的同門,「想不到她竟是這種人。」
「快滾!
恆山派沒有你這種人」不知是誰說了這句話。
袁淑萍親身感到什麼叫做眾叛親離。

她慢慢站起來,向山下走去,她想今天本事好日子,就這樣收場了。
她不甘心,嘴角頭出一絲冷笑,她想到:「我還會回來的,我要叫你們嘗嘗痛苦滋味。

樂少鄰醒來見自己躺在床上,身上包紮了多層布。
他想起來走走,可他一動就如萬隻螞蟻在身體裏面亂竄。

「別亂動,小兄弟」一個老人進來道;

「這是什麼地方?
我又怎麼在這?」
樂少鄰道:

這是在峽谷裏面,是我家主人救了你。
還幫你包紮好傷口。

樂少鄰不由疑惑了他記得明明是一個無情的老人殺了他,可現在怎會好了呢?

「小子,還好你命大。
閻王不敢收你。」
來人道:

樂少鄰一見是他問道:「怎麼是你?」

另一個老人道:「這是我家主人。」
樂少鄰感激道:「多謝前輩救了小子一命。」

「不用謝我。
能恢復的這麼快,完全是你創造的奇蹟。」

「敢問前輩大名?」
樂少鄰道:

「我也忘了我叫什麼了!
你問他吧!
你可以叫他谷伯。」

樂少鄰又問道「你是谷伯?」

谷伯笑道:「少俠,我隨我家主人在這住了十幾年了。」

「我家主人叫雪山神醫,要不是他幫你接好筋脈。
你也不會好的這麼快。」

雪山神醫一聽不悅道:「谷伯。」

谷伯馬上不說話了。
樂少鄰搖搖頭:「在下從沒聽過。」
谷伯點點頭:「你當然沒聽說過。」

樂少鄰納悶了,怎麼筋脈也可以接的。
他聞所未聞。
天下竟有這等醫術。

谷伯笑道:「我家主人專醫奇門雜症。
當年與武當掌門號稱天下雙醫,武當掌門對理論有獨到的研究。」

樂少鄰嘆道:「現在看來。
江湖上很多事我都不知道。」

谷伯笑了笑:「小兄弟,你好好休息。」

樂少鄰道:「麻煩谷伯了。」

谷伯笑道「別說客氣話,出來走江湖就要坦誠相待。」

樂少鄰點點頭。
不知關大哥他們怎樣了。

不知不覺,樂少鄰在這已經住了幾天。
幾天來,江湖風雲詭秘。
樂少鄰怎麼也想不到,關長風等人已經去了中原。
更想不到邪靈會去找他師傅。

這天谷伯端了碗葯進來:「小兄弟好的很快,估計過幾天,你就可以活動了。」

樂少鄰笑道:「多虧谷伯細心照料。」
谷伯笑道:「是我家主人救了你,你要謝就謝他吧!」

樂少鄰見雪山神醫站在門外。
便道「小子多謝前輩。」
雪山神醫冷道:「別謝我。
我救你是因為答應過一個人。」

樂少鄰不明白他說什麼?
:「神醫答應誰。」

雪山神醫冷冷道:「不該問的不要問。
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為好!」

樂少鄰見他這樣說也不好再問。

雪山神醫道:「過幾天你可以走了。
到時我會傳你一些醫術。」

樂少鄰不解道:「前輩要趕我走!」
雪山神醫搖搖頭:「不是我趕你走,這裡本不是急待的地方!」

樂少林知道一些武林奇人都不想讓人知道他們住在哪?

樂少鄰點了點頭道:「好!」

這幾天了少鄰一心一意跟着雪山神醫學一些間單的醫術。
還有如何辨認一些毒,因為江湖上一毒器出名不在少數,其中又以雲南的七十二毒峰。
貴州苗疆。

樂少鄰從他那裡知道了一些從不知道的東西,包括江湖軼事。

雪山神醫道:「該說的我都說了。
以後就看你的造化了。
你走吧!
千萬不要想人說見過我。」
雪山神醫步入屋中,樂少鄰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雖然雪山神醫看起來冷酷無情,但這幾太難相處下來。
樂少鄰覺得他不是那種人,或許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樂少鄰想道:『

谷伯帶着樂少鄰走出來,樂少鄰道「谷伯,你回去吧!
以後我會來看你們的!

谷伯道:「不要來了。
我家主人要離開這了。
我也會離開的,以後我們會去找你的。」

樂少鄰依依不捨的離開山谷。

江南虹天門。
虹霸聽說飛天鷹被殺。
一掌打在桌子上,桌子斷為兩截,

旁邊的幫眾見到都個個無語。
虹豹去恆山還沒回來。
怕是凶多吉少了。

虹霸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z虹幫主,近來可好。」
虹霸見一人闊步走了進來。

「托邵兄洪福,在下很好。」
虹霸道:

「是嗎?」
邵虎微笑道:

虹霸不知邵虎說的是什麼意思,虹霸冷冷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

「沒什麼意思。」
邵虎拍拍手。
門外走進一人,只見此人居然長的跟虹霸一模一樣。
根本分佈出來。
門外又閃出數人。
虹霸狂喝道:「邵兄這是為何。」

「你們想造反嗎?」
那數人分別是二當家藏亢,是前幾年投到虹天門的,另幾人是鬼手凌,追魂手方子雄,鐵牛占。

虹霸冷冷道:「就憑你們能把怎樣?」

邵虎一臉奸笑:「虹幫株也該退隱了!」
言下之意叫他讓出幫主之位。

「休想,除非我死!」
虹霸喝道

「那麼只有動手了。」
邵虎判官筆探向虹霸,虹霸練的一身外家功夫,學自少林,

鷹爪功強悍無比。
虹霸雙手往判官筆抓去,邵虎駭然之下,判官筆突然一變,筆尖處飛出一道暗器。
擊中虹霸額頭。

「虹幫主,你以為我真的不堪一擊嗎?
在你看來我是一個文弱書生。
可笑可笑。」

虹霸此時說不出話了。
毒藥散至他全身。
一陣抽搐後虹霸去閻王那報到了。

「從今天起你就是虹霸。」
邵虎對那人道。

他們早就策劃好趁虹豹遠離向虹霸下手,「你們該知道怎麼做了。」

藏亢等人同時道:「知道!」

笑聲充滿着忠義堂,幾人笑的更奸了。

鑄劍山莊位於西湖北邊。
莊主鑄留在看着一封匿名信,信中寫到:「三日後敝人來取劍。
這一句話與平常一樣。
只是沒有署名。

《飄香劍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