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槍修不慫,是低調
槍修不慫,是低調 連載中

槍修不慫,是低調

來源:google 作者:俗塵嫡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俗塵嫡仙 奇幻玄幻 方源

十七歲的方源大鬧婚禮失敗,被廢修為假死,在後山閣樓以酒度日,一蹶不振誰知十八歲時覺醒上一世記憶,原來他乃絕世神槍的槍靈轉世隱居修鍊十年恢復巔峰,重出現人們視野,擔任宗門新弟子導師一人無敵有什麼意思,他要讓他教導的弟子無敵!展開

《槍修不慫,是低調》章節試讀:

「老五!」

「五長老」

五長老旁邊其他長老勸道:「方源瘋就算了,你怎麼也跟着起熱鬧!」

五長老搖頭,心裏苦笑:「四品結界也無法攔住他,想必修為已經到達武將了吧」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方源想最後為宗門掙臉面。

其他宗門代表也不可能讓如此天賦異稟的弟子出現在新月宗。

但最主要的是方源沒有了活下去的信念與道心,一個修者沒有道心便失去進步的可能,沒有信念便沒有活下去的意義。

「哈哈,五長老果然深明大義」

旁邊華承總代表哈哈一笑,立刻指揮帶來的弟子:「你們還等什麼,既然方源小兄弟都這麼說了,不一起上就是瞧不起他」

各宗門代表也不遑多讓,方源的實力連他們也看不出,可見其實力深厚,決不能讓他活着。

擂台上,方源傲視四方來賓:「此擂台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意思是不死不休,直到一方全部死亡才能算勝利。

「好,晨兒既然如此你們便不要再留手」

「聖子,無需留手,宗門做你堅強後盾」

「聖女不要落了宗門臉面,規則明確,殺了守擂者,新月宗也不會為難你」

不少宗門代表交代完自家弟子,還不忘將自己靈寶借給弟子。

一排弟子踏入練武場,每位弟子都是附近五品宗門聖子聖女級別人物,武者修為暴露無遺,磅礴的氣勢讓人不敢直視。

好在擂台夠寬,連同挑戰者三十餘人也能輕鬆容納。

裁判長老來到方源身前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轉身離開。

他認識方源,也知道方源實力不俗,這些聖子聖女不一定是他對手,但是殺了他們之後呢!

「獸辛宗聖子李偉」

「神霄宗聖女……」

上台的聖子聖女沒有動手,而是搶先介紹自己身份,想從方源臉上看到恐懼。

想看到方源面對三十多聖子聖女的恐懼,從而產生怯戰無法發揮全部實力。

方源出乎意料的淡定,神色淡然寵辱不驚,彷彿天地間從此不會再有什麼能讓他產生情緒波動一般。

手握長槍聲如震雷:「無須廢話,出手吧!」

擂台上的其他人對視一眼,沒有語言交流,一齊圍住擂台**的方源。

他們不敢大意,也不顧什麼武德,方源之名三年前就響徹附近宗門,更是數次在宗門比賽中拔得頭籌。

五光十色的靈力籠罩擂台,光是靈力散發的威壓就讓弱小弟子心顫,由此可知**的方源要承受多大壓力。

練武場四周無論是新月宗弟子還是長老,無論是其他宗門代表還是聯盟宗門代表。

無不目不轉睛的盯着擂台,四周寂靜無聲,只有擂台上包圍方源那些修者的腳步聲。

沒有人搶先出手,他們都在等方源露出破綻那一刻。

剛才方源秒殺妖艷女子的一幕他們在觀戰,到現在他們依然沒有想明白方源是怎麼做到的。

妖艷女子可是幻魔宗聖女,在眾多五品宗門弟子中也算中上等,他們出其不意也難做到秒殺。

「殺!」

方源瞪大血眼,定準一個方向長槍揮舞如龍。

「殺!」

眾多挑戰者一齊出手,無論方源攻擊哪個方向他必將腹背受敵。

「噗呲……」

「噗……」

然而事情並非他們想像那般簡單,方源好像化身為巨龍,快如閃電在三十餘挑戰者中狂舞。

「嘶~」

「呼~」

亂舞過後四周一片驚呼聲,而三十餘人也定格在他們動手的那一刻。

無一例外他們要害處都有一個洞穿的傷口,血流涌注。

「武將!他是武將!」

「什麼!怎麼可能,很多長老都才踏入武師修為!」

絞殺三十餘挑戰者後方源修為徹底暴露,武將的氣息一閃而逝,可依舊被其他宗門代表探查到。

感慨方源天賦異稟的同時更害怕方源的天賦。

正常情況下武徒壽命一百年,武者兩百年……以此類推,武神一千年壽命。

而這方源絕不超二十歲,一身修為竟然達到恐怖的武將修為,甚至和他們這些過百的老傢伙有得一拼!

「絕不能留!」

除新月宗和新月宗盟友外所有人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此子必須死!」

「哼!我就說此子怎麼敢大放厥詞挑戰所有來賓,原來已經有武將修為,既然如此老夫去會會他!」

「陳樹不要攔老夫,是這弟子先挑釁我們,說迎接所有人的挑戰」

觀戰台處,獸辛宗代表長老猛拍桌子,跳下觀戰台向練武場**而去。

「嗯?」

剛起身要攔獸辛宗代表的陳樹死死盯着五長老,傳音道:「為何攔我們」

原來他們要出手阻攔,全被五長老攔了下來。

以前逍遙自在的五長老現在滿目愁悲,傳音給各長老道:「讓他的發泄出來吧,他已經燃燒了修為,這一戰不會敗,但過後必廢」

「什麼!」

陳樹和眾長老驚呼出聲,手中拳頭握緊。

剛發現的天才就要隕落了嗎?

「陳宗主,你們這是……」

一些宗門代表出聲問道。

剛才五長老等人是單獨傳音,這些外來人只看見陳樹和眾長老驚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哦,沒什麼,就是剛才五長老說方源已經突破武將三重,還覺醒戰體,這獸辛宗長老估計不敵」

陳樹嘴角還露出笑容,同時傳音各長老:「既然方源已經燃燒修為,那就多坑一些其他宗門代表」

果然,其他宗門代表聽到陳樹話後,眼中對方源的殺意又濃郁幾分。

擂台上,裁判長老得到宗主陳樹傳音,拿出生死契約書:「麻煩兩位簽一下」

剛才那些聖子聖女對於宗門來說只是培養的人才,死了會損失不少利益,但還有其他聖女聖子可以替補。

長老可就不一樣了,長老是宗門血液,真正屬於宗門的人才(就像學校學生和老師的區別一樣)

「好」

獸辛宗代表咬破手指印上手印,方源也沒有落後咬破手指印上手印。

獸辛宗的壯漢長老舔了舔舌頭:「想不到陳樹居然放棄你這麼個好苗子,小子給你一個投入我宗門的機會,放心我保你無恙」

方源冷冷道:「死人或許不會這麼啰嗦」

壯漢冷哼:「那就去死!」

「死!」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