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和女帝五世緣
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和女帝五世緣 連載中

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和女帝五世緣

來源:google 作者:君子蘭3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姬語夕 都市小說 陸乾晨

苦苦尋覓3000年,萬古女帝姬語夕只為等他歸來可是,這個他,此刻又在何處?陸乾晨在參加《前世今生》欄目時,意外曝光了自己的第一世無雙劍仙北諦,與驚鴻仙子之間的情緣,註定以悲劇結束可又有誰知,這驚鴻仙子,就是未來這方天地的一代帝尊吾姬語夕對天起誓,不管北諦下一世如何,吾必陪伴於你,一生一世!永生永世!陸乾晨,請問一下,作為女帝的永生摯愛,你有壓力嗎?展開

《前世今生被曝光,我和女帝五世緣》章節試讀:

史記中,並不是沒有修仙傳說?恰恰相反,就像是酒劍仙李慕白,蜀山歷代掌門等等,都流傳了下來。

可是,在以太網中,竟然沒有絲毫關於無雙劍仙北諦,還有這位驚鴻仙子的身影。

要說這兩位沒有名氣?

都能把強大的上古妖族欺負成這樣,萬世流芳一點也不為過吧?!

此時,跟隨着陸乾晨的記憶,無量仙山的真實面貌終於展現在了眾人眼前。

【嘶。。。這才是真正的仙家洞府】

【和這無量仙山相比,那些所謂的洞天福地都弱爆了吧】

面前是高聳入雲的仙山,成群仙鶴翱翔其中,浮雲托着仙家宮殿,宛如天庭一般。

「師妹,可在屋裡?」

一座仙宮門口,無雙劍仙北諦叩響了房門。

沒一會,房內由內被拉開,驚鴻仙子俏生生地出現在了門口。

一臉歡喜。

「師兄,你回來了?這一次,有沒有給我帶禮物?」

說著,就伸出了右手,一副你不給禮物就誓不罷休的模樣。

北諦露出一絲莞爾。

「多大了,還是這副樣子,要是被師尊見到,又該說你不知莊重了。」

「哼,那也是裝給外人看的,爹爹也真是的,為什麼就要派你去出任務。」

撅着一張嘴,一臉不開心的模樣。

「小夕兒這是怎麼了?整個無量仙山,加上師尊,攏共也就咱們三人,難不成還讓侍女們去不成?」

北諦一臉好笑,乘機在驚鴻仙子的瓊鼻上颳了一下。

這才滿意。

「討厭,師兄,你又欺負與我。」

驚鴻仙子不依,小拳拳捶你胸哦!

【哈?小夕兒,仙子的昵稱是小夕兒,這名字,還真是不錯。】

【這一對,也太甜了吧,動不動就發糖】

看到這一幕的觀眾,也是會心一笑。

「看,這是什麼?」

就在小夕兒假裝生氣之時,北諦從懷中取出一枚發簪。

紅寶石配上翡翠琉璃,相得益彰。

雖然只是凡間之物,不過,驚鴻仙子還是一陣欣喜。

「我就知道,師兄是不會忘記的。」

一把從北諦的手上奪過發簪。

捧在手心之中,是看了又看。

「待師兄為小夕兒攬鏡插上可好?」

「討厭,師兄,你出去一次,都學壞了。。。」

話雖如此,驚鴻仙子還是側身讓開,能讓北諦進屋。

屋內的裝飾很是簡潔,不過卻讓人感覺高雅不凡。

「有哪個姑娘會在床頭掛上一把劍的?」

北諦無奈一笑,小夕兒的鳳床之上,竟然掛着一把仙劍,這女孩子家家,不該刺繡插花才是?

「師兄忘了?」

面對小夕兒的反問,北諦微微發愣。

忘了何事?

「這把劍,可是師兄前百年修鍊時的碧游。」

北諦聽完,再次看了一眼仙劍,果然是它,不曾想到,竟然出現在了小夕兒的屋內。

還真是愛屋及烏,連自己用過的仙劍,也放置在了屋內。

小夕兒對自己的用情至深,北諦又如何看不出來?

緩緩拉着小夕兒坐在鏡前,銅鏡折射的面容雖然稍稍有些迷糊,不過,卻增添了一份朦朧之美。

果然,仙子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這麼迷人。

陸乾晨小心翼翼盤起仙子的秀髮,插上發簪。

這個,天鵝般雪白的脖子暴露在空氣之中。

就算是面對妖尊強者面色都不會改變的無雙劍仙北諦,此刻都是呼吸略微急促。

這一刻,屋內一片安靜,就只能聽見兩人淡淡地呼吸之聲。

小夕兒微微靠後,後腦依偎在了北諦的胸膛之上。

「師兄,我想去找爹爹。」

「找師尊?」

「我不想再等了。」

此話一出,北諦的臉色瞬間一滯。

不想再等,是啊,自己又何嘗相等?

「不用。」

北諦淡淡開口。

「師兄?」

小夕兒的美目之中,瞬間染上一層霧氣。

師兄這是拒絕自己了嗎?

難道師兄還不知道自己心意?

「我去說。」

可下一句話,小夕兒猶如從地獄回到了天堂。

滿是驚訝地轉身,對上北諦溫柔的目光。

「這種事,怎能讓師妹去。」

自己堂堂正正,向師尊求婚,有何不可?

這一刻,北諦已經下定決心,小夕兒,就是自己的道侶。

「浮世萬千,吾愛有三,日、月與卿,日生朝,月生幕,卿生朝朝暮暮。」

「師兄。」

如此情話,驚鴻仙子此刻已然是醉了。

靠在師兄的胸口,淚水,卻以止不住。

【我服。。。嘉賓這是王者級別的】

【只能說,我又被甜到了】

【齁甜齁甜!】

【原來仙子都愛聽這些,我也想要去試試】

【樓上的,關鍵還是靠臉】

「哈哈。。。北諦,你有何事要與為師說?」

不知何時,無量仙山掌門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原本有事想要找自己這徒兒商量。

找了一圈,都沒找到身影。

一想,就該在自己女兒這裡。

果不其然。

自己閨女的心思,這位何嘗不知?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北諦也是自己看着長大,能把閨女交給自己徒兒,還有何不放心的?

再說,自己這無量仙山,今後也是要交給唯一的徒兒不是?

只是沒有想到,一向對感情稍顯遲鈍的徒兒,這一次,竟然會為了女兒如此。

自己確實沒有看錯人。

心情自然大好。

「爹爹,你怎麼偷聽我和師兄說話!」

小夕兒當然不依,這可是自己和師兄的悄悄話。

此時的小夕兒羞紅了俏臉。

更顯動人!

「怎麼?爹爹還不能來找自己閨女了?」

明顯帶着調笑之意。

自己閨女的心思,作爹爹的,又如何看不出來?

還是娃娃的時候,就黏在了北諦的身後。

一口一個「哥哥」。

稍大一些後,這聲「哥哥」卻無論如何喊不出口了。

一開始,還以為是女兒大了,害羞了。

卻不想,從那個時候開始,在女兒的心中,就只有了北諦一人。

還真是女大不中留。

「爹爹!」

小夕兒跺了跺腳,很是不滿。

卻不知,此時的北諦竟然朝着掌門雙膝跪地。

上跪天,下跪地,除了拜師的時候,北諦從未如此。

這一幕,同時也驚到了小夕兒。

想要伸手去扶,卻被北諦一個眼神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