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前世今生之催眠世界
前世今生之催眠世界 連載中

前世今生之催眠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逸灑蒼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楓 奇幻玄幻 張秋雨

南楓因為聽覺敏銳誘發高功能自閉症,在母親的呵護下不但康復,同時也擁有了敏銳的感知力當他畢業歸來,利用催眠了解父親去世的真相倍感糾結結果在感知力的牽引下找到妹妹以後,他才開始相信自己擁有一種超越普通人的感知力後來幫妹妹催眠無意中發現,原來生命的確存在不可思議的輪迴現象於是他開始研究美國著名心理學布萊恩.魏恩所著的前世今生,並開始學習佛門禪定進行通靈訓練,後來以催眠為核心,幫助他人進入四維空間回到前世,自己時常從禪定進入多維空間回於過去和未來,幫助他們追根溯源,甚至超越時空回到上古時代,從而幫助他們化解今生難以解決的問題……展開

《前世今生之催眠世界》章節試讀:

南楓雖然已經是二十幾歲的大男人,可是回到媽媽身邊,言行舉止依然像個孩子。

一路上嘻嘻哈哈,像個巨嬰一樣東觀西望。

他看看喧鬧的大街,沒想到合肥發展的如此神速,前往南京才幾年時間,繁華之貌已如國際都市。

曾經如菜市場的壩上街,已經高樓大廈。充滿藝術氣息的金色梧桐牆色如棕,猶如憨然的處子坐落在東門,元一廣場,明光汽車站的三角地帶。

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架橋和南北暢行的地鐵,如一張張美麗的名片,展示着科技時代的風采!

南楓一路觀望,隨着母親來到熙熙攘攘的步行街買套西裝,然後直奔久違的雲來餐廳!

一別三年的雲來餐廳,依然散發著熟悉的味道。一番等待,他聞聞牛排誘人的味道,拿起刀叉之時,想起夢境中的剪刀……

他雖然知道母親右手臂有個不大不小傷疤,但一直沒有在意。

在他看來,走路玩耍,失手摩擦,搞出一些損傷很正常。直到夢境中的剪刀出現,才讓他想了許多。

特別夢境中那個高大的身影,表現出的暴力傾向,更讓他不敢往下多想。

因為他知道,如果那個高大身影就是當年的父親,那麼可想而知,將有可能會發生一些什麼事情!

可是,缺失父愛的壓抑和對夢境研究的痴迷,總讓他情難自禁想知道更多!

於是,一番思索,看看母親吃的津津有味,故作調皮的說道:「媽,牛排一刀割下去也有傷口,那麼我考考你老人家,你說這個牛排的傷口會不會像人受傷一樣癒合呢?」

張秋雨聽他如此一說,嚇的一跳,擦擦清瘦的臉頰說道:「楓兒,你不是讀書讀傻了吧?這個問題還用問嗎?一團被腐熟的牛肉能癒合嗎?」

不過,她話一落音,南楓竟然樂的像個孩子一樣說道:「媽,我傻嗎?其實這是一個思維問題。也是個很有哲學性的問題。在你看來,這塊牛肉的傷口不但不可能癒合,而且還是個愚不可及的問題。可是,如果從逆向思維和哲學的角度來說,這塊牛的傷口是完全可以癒合的!」

「什麼?楓兒,無論你怎麼說,我都難以想像這塊牛肉的傷口可以癒合!」

方秋雨眨眨清秀的眼睛,不解的說道!

南楓見狀,呵呵一笑,說道:「媽,如你所說,這塊牛肉是腐熟的,但我們把它放在里,讓它由腐熟變成腐爛,如此一來,這傷口不就看不見了嗎?從辯證角度來說,看不見傷口就等於癒合了。如果再給活牛吃了,長出新肉,你看這癒合的多完美!」

張秋雨聽他一番謬論,竟然樂呵呵的笑道:「楓兒,看來你選擇心理專業真是大材小用了,媽應該把你培養成哲學家……」

南楓一聽,微微一笑。他一番瞎扯,其實是想放鬆母親的心情,好順其自然的和她談談手臂上傷疤的事情。

因為他擔心母親的傷疤萬一與夢境吻合,必然會引起她的負面情緒。

所以想來想去,待她開心之時,才開口說道:「媽,說起牛肉的事,我想起了你手臂的傷疤……」

果然,方秋雨一聽傷疤二字,神情一愣,隨即不以為然的說道:「楓兒,你怎麼又把媽和牛肉扯在一起了呢?你這孩子,受點傷,留點疤,這也大驚小怪的!」

「媽,我只是好奇,當然,也很關心。還有,如果按照前世輪迴的說法,你手臂上的傷疤將來轉世就會形成胎記的哦!」

南楓見母親好像有意迴避,繼續胡扯道!

張秋雨聽他如此一說,毫無意識的說道:「媽知道你關心我,這,這傷疤是年輕時不小心傷到的。再說,就算有來世成為傷疤也不要緊,那時你看到這個胎記就知道是媽了。」

南風聽她如此風趣,故作天真的笑道:「媽,你也學會趕時髦了,竟然也談起了生死輪迴!」

不過,他雖然如此而言,但聽母親提起傷疤連說兩個這字,心想如果從潛意識角度來說,母親剎那間的心理明顯存在矛盾,正因如此,矛盾情緒干擾了她的思緒,才讓她有意識多用一個這字希望無縫連接,達到掩飾自己的目的。

南楓想到這裡,心想事情也許比自己想像的要複雜。但母親既然有意逃避,自然不便再問。否則真相如自己擔心的那樣,母親必然傷心為難。再說夢境里的事情,如果真如自己擔心的情景發展至此,不但擔心母親難以面對自己,同樣也擔心自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母親!

如此一想,一聲輕嘆坐到母親身邊,像個孩子一樣說道:「媽,你為兒子犧牲了自己,你在兒子心中是個偉大的母親。你一直不告訴我父親的事情,一定有你的理由。可是今天我長大,爸爸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回來,這句話我想了二十多年,早就想明白了……」

南楓說到這裡,努力眨眨眼睛,把眼淚活生生的壓了回去。

可是,張秋雨聽他如此一說,卻心頭一酸,頃刻間濕潤了眼眶!

南楓見狀,立刻沉默不語,生怕搞的母親輕風細雨!

然而,他雖然小心翼翼,不再言語,但張秋雨擦擦奪出眼眶的眼淚,帶着幾分愧疚的心情說道:「楓兒,看來你真的長大了。媽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爸,為了你的成長,一直以後我盡量迴避這個問題。你失去了現實中的爸爸,我只能盡量給你一個精神上的爸爸。因為媽明白,只有讓你擁有一個完整的心靈,你才能真正強大,這也是我支持你選擇心理專業的主要原因。因為我希望這個專業,可以讓你擁有建設心靈的能力,從而讓你的心靈獲得最大限度的完整,走出單親家庭的影響!」

南楓聽母親如此一說,雖然不知父母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母親對自己用心良苦,所以母親一番話,早已讓他壓抑多年的淚水傾泄而出!

張秋雨見狀,幫他擦擦眼淚,二人走出餐廳已是深夜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