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傾傾一言為定
傾傾一言為定 連載中

傾傾一言為定

來源:google 作者:花開漫山遍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傾辭 陳謹言

陸傾辭放暑假後天天在家通宵達旦打遊戲,白天也是睡到十一二點才起床睡夢中陸傾辭隱隱約約聽到行李箱輪子滾動、巨大木製品在地板划過、乒乒乓乓、噼里啪啦的聲音陸傾辭以為自己夢見家裡遭賊了,結果她被一陣激昂的命運交響曲硬生生吵醒她跑下樓發現自己家標價高昂的一個房間居然有了新的住戶,她瘋狂地敲門想讓裏面的人安靜一點「喂喂喂,你知不知道這裡還住着別人啊?大清早的你能不能安靜一點?」屋內安靜了下來,一個比鋼琴聲還要清脆悅耳卻讓陸傾辭十分厭惡的聲音響起:「拜託,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豬都比你起得早!」展開

《傾傾一言為定》章節試讀:

陸傾辭沒料到陳謹言會誇她,她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之前我對你說的話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陳謹言也意識到自己剛剛竟然說出了這麼言不由衷的話,懊惱地向後退了兩步,「你知道就好,陸叔叔還有穆阿姨回來了,我們趕緊出去吧!」

沒等陸傾辭回答,她褲子口袋的粉色手機震動了起來,她手忙腳亂地把手機掏出來,按下了接聽鍵。

「陸傾辭,浦山說監控顯示你回家了,但是你不在房間,你到底跑哪去了?」陸森豪邁的嗓音從電話還有門外里傳出。

「我我我……」陸傾辭求救似的看向陳謹言,結果他直接偏過頭去壓根不想幫她。

穆雪靠近手機對陸傾辭說:「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了,家裡又裝了防盜網,你能去哪裡呀?還不趕緊出來?」

陸傾辭還在猶豫要不要出去,結果陳謹言直接越過她開了門。

陸傾辭只能躲在陳謹言身後灰溜溜地跟了出去,露出半截身子看向沙發上的陸森和穆雪。

陳謹言原本還有些擔心陸森會不會因為陸傾辭在他房間里誤會些什麼,想要跟他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

結果陸森一看見陸傾辭的頭上的金髮,就把她為什麼是從陳謹言房間出來這個疑問拋到了九霄雲外,二話不說地衝過去揪起她的耳朵。

「陸森,疼疼疼!!!」

「我就說你一天天的就沒安分過,現在還學別人染髮?染得金燦燦的跟個玉米似的好看嗎?你們學校的規定你是一點都不記得了嗎?」

穆雪也沒想到陸傾辭出去了一趟就換了個色,她竊竊偷笑,「傾辭,這在哪家髮廊染的,改天帶我也去整一個?」

陸森火冒三丈,「你們母女倆就合起伙來欺負我是吧?」

陸傾辭掰開陸森的手跑到他身邊,諂媚地給他的手臂捶了幾下。

「陸總!老爸!暑假就只有兩個星期了,等開學我就染回去!」

陸森偏過頭去,「明天就染回去。」

陸傾辭還想說些什麼,陸森接着道:「沒得商量!」

陳謹言站在一旁一言不發地看着陸傾辭一家人雖然吵吵鬧鬧卻異常融洽的氛圍,心中有些羨慕也有些難過。

穆雪看見陳謹言一臉百味雜陳的表情起身過去將他拉到沙發上坐着,「謹言,你住這還習慣嗎?要是有什麼需要的儘管跟我們說,叔叔阿姨會盡量滿足你的要求的。」

陳謹言受寵若驚地擺手,「謝謝穆阿姨,必要的行李我在國外的時候就已經寄了過來,今天早上剛簽收並且都在房間安置好了,至於生活用品我白天也在附近的超市買齊了。」

「陸叔叔還有穆阿姨的家裝修得很漂亮,環境也很好,我很喜歡這裡。」

陳謹言將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條,壓根就不用穆雪擔心。

雖然陳謹言這般乖巧懂事,跟陸傾辭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穆雪還是有些擔心陳謹言會因為之前的經歷壓抑自己。

「謹言呀,你也太懂事了。」說著喊了聲還在跟陸森周旋的陸傾辭,「傾辭,你倒是向人家學習學習呀?」

陸傾辭翻了個白眼,「所以你們讓這個人住進來,就是想找個模板來說教我的是吧?」

「陸傾辭,你瞧瞧你說的什麼話?就算人家謹言樣樣優秀,你能學到一丁半點嗎?我教育了你這麼多年,也沒見你飛上枝頭變鳳凰啊,你以為謹言來了你就能有什麼變化嗎?」

陸傾辭冷哼一聲,「誰要向他學習了?」

「陸叔叔,其實傾辭這樣也挺好的,率真勇敢、自由洒脫。」

陸傾辭歪頭看向陳謹言,他居然會幫她說話?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

「陳謹言,你安的什麼居心?為什麼幫我說話?」

陳謹言竟然看到了頑劣不訓的陸傾辭身上為數不多的優點,結果她卻這麼不識好歹,穆雪可一下就不高興了。

「傾辭,你怎麼回事?人家謹言誇你呢,你就這種態度?」

陸傾辭在陳謹言身邊轉了兩圈,打量他了好一會,想看穿他到底在想什麼。

但是他那厚厚的眼鏡反射着天花板上水晶燈的光,把他的情緒全部掩藏了起來。

「沒關係的,阿姨,可能是我之前彈鋼琴吵到傾辭的休息讓她不高興了,所以她才會對我這樣。」

「只是當時都十二點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傾辭可以原諒我嗎?」

陳謹言這副溫柔善良的模樣讓陸傾辭渾身都打了個冷顫,他是被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附身了嗎?

陸森聽到陸傾辭十二點還在睡覺,他又過去揪起陸傾辭的耳朵,「你晚上是不是又通宵打遊戲了?早上又起得這麼晚是吧?還有兩個星期就開學了,作業做完了嗎?」

陸傾辭被陸森教訓得像斗敗的公雞似的,讓她早上在陳謹言面前建立的光輝形象毀於一旦。

陸傾辭煩躁地跺腳左右晃動身體,「哎呀,陸森,我保證開學之後肯定把作業交上,你快別扯我耳朵了,要變成大耳朵圖圖了!」

陸森讓陸傾辭信誓旦旦地保證了好幾次明天把頭髮染回黑色,同時要在開學前把暑假作業做完並交給他檢查,在陸傾辭的軟磨硬泡下他才鬆開了手。

陸傾辭上樓之前看了眼樓下的三人,他們在陸傾辭離開之後談天說地,其樂融融。

特別是陳謹言,他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

他跟上樓的陸傾辭對視了一眼,嘴角扯出個像是嘲諷的笑容。

陸傾辭總覺得陳謹言的內心活動是:「呵呵,陸傾辭,這只是個開始,你就給我等着瞧吧!」

陸傾辭回到房間打開電腦,剛進入遊戲,語音裏面就傳來了林羽焦急的聲音。

「陸傾辭,暑假作業你做了沒有?」

「你覺得呢?」

譚思柔吸着可樂咕嚕咕嚕的聲音停下,「淋雨,你問傾傾借作業抄,還不如祈禱一下老馬明天起床就被陽光刺瞎了呢!」

老馬全名馬天涯,是個三四十歲的小胖子,高二七班的班主任。

他笑起來慈眉善目,像是一棵天然無公害的綠色蔬菜。

就連陸傾辭這幫刺頭一樣的不良少年,都能被馬天涯露出八顆潔白牙齒的笑容治癒。

所以他們就經常跟馬天涯開玩笑,並且戲稱他為老馬。

「柔柔寶貝說得對,淋雨,你問問周末作業做完了沒有唄。」

陸傾辭坐在椅子上擺了幾個造型,舉起手機自拍了十幾張照片。

因為明天她就得從金光閃閃變成黑不溜秋了,她想多留點照片紀念一下自己的巔峰時刻。

「你怎麼不自己問啊?」

「周末」真名為周沫,她是高二七班的班長,長得漂亮、人緣好、成績更是沒話說,常年居於全級前十的行列之中。

只是班長一職讓周沫與陸傾辭等人實在是建立不了什麼好關係,他們每次逃課都會被周沫打小報告,被馬天涯從網吧、遊戲廳等等各種地方抓回去。

「你跟她關係比較好啊!」

陸傾辭翻動着剛剛自拍的幾十張照片,想挑選一張好看點的做微信頭像。

「我呸,鬼才跟她關係好!」

林羽可不想跟周沫有半點關係,否則不知道班級裏面又要傳出什麼流言蜚語。

「我去問許淵借吧?」

周沫可以說是學霸,那許淵就是學神。

他全級第一的地位無人能撼動,而且常常甩第二名幾十分的距離。

只是許淵最恨抄作業、作弊之類的行為,他可以接受別人來問他問題,但是絕對不允許別人問他借作業。

「許願那小子肯借給我們嗎?」

陸傾辭挑了張她伸出剪刀手眯着雙眼微笑的自拍,把原本的微信頭像換了,還改了個名字。

「放心吧,他跟我在同一個數學補習班,等他放學的時候我把他堵路上,他要是不給我就揍他一頓!」

譚思柔不小心進入了野外,裏面的玩家正在無差別虐殺,她剛進去就被打了出來。

「柔柔寶貝,不愧是你,么么噠!」

「么么噠!」

林羽剛打完區服PK榜,拿了武力值第一的寶座。

打開手機看了眼微信,就發現置頂的陸傾辭換了頭像和名字。

「陸傾辭,你怎麼換了張自拍做頭像啊?」林羽點開頭像,陸傾辭傻裡傻氣的笑容映入他的眼帘,他偷偷長按保存了照片。

譚思柔聽見林羽的話也跑去看了眼,「我靠,竟然是真的,你就不怕老馬看見嗎?」

「怕他作甚?」學校難道有人敢動她一根頭髮嗎?

「你還換了個名字,但是這也太不符合你的風格了,有點土呀!」

陸傾辭跟隨隊伍繼續刷副本,她想起陳謹言的黑框眼鏡,那還不是因為他本身就土得冒泡才會想出這樣的名字嗎?

「小金花,你還不如叫小金娃好了……」

「老娘就要叫這個名字,有問題嗎?」

「沒,沒問題……」

第二天陸森跟穆雪親眼看見陸傾辭把頭髮染回黑色之後,才驅車回去上班。

臨走前他們反反覆復囑咐陸傾辭要跟陳謹言打好關係,不要欺負他。

「我哪裡欺負他了?」

陸傾辭看了眼站在門口的陳謹言,他揚起笑容向陸森和穆雪揮手道別。

陳謹言也看到從小金花變成小黑貓的陸傾辭,他心中暗喜:「陸傾辭,你就是我的掌中之物,根本鬥不過我的!」

《傾傾一言為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