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情起微時
情起微時 連載中

情起微時

來源:google 作者:錦池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沈芳舒 言文麒 霸道總裁

結婚五年,她愛他刻骨,他恨她入骨她說,「言文麒,你就不能愛我一點?哪怕一點點……」他說,「沈芳舒,你就是死也等不到那一天」她真的死了,從高樓墜下,如開敗的玫瑰在他的眼前凋零他於墓碑前淋雨而跪,看着她微笑的照片,痛徹心扉,「對不起,我愛你……」展開

《情起微時》章節試讀:

為什麼!

———————-
兜里的電話鈴再次刺耳的響起,驚醒了沈芳舒。
想問的事情太多了,可現在不是時候。
再次轉身離開,沈夢卻又狠狠抓住了她,「你哪也不準去,她活該死的時候誰也見不到!」
「你放手!」
沈芳舒掙扎,「她是我媽媽也是你媽媽!」
沈夢表情猙獰,「我沒有她那樣的媽媽,她不配當我媽!」
「你胡說什麼呢!」
沈芳舒用力一推,沈夢後退幾步癱坐在了地上,額頭撞在了牆壁上。
這一次,沈夢沒有繼續糾纏,而是委屈的哭了,「芳舒,當年你和我說,你不惜一切手段爬上文麒的床,是因為你愛極了他,為了成全你我選擇離開,現在我回來只是想看看媽媽,可媽媽在醫院病危,你為什麼就是不讓我去?
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啊!」
「你在說……」
「沈芳舒,我是真的小看你了!」
還沒等沈芳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兒,身後緊接着就響起了言文麒冰冷的聲音。
他從她的身邊走過,俊美的臉上暗沉一片,薄唇緊抿着,陰冷的氣息凍得她止不住一抖。
言文麒扶起沈夢,對她的語氣卻異常溫柔,「夢夢別怕,我陪你去醫院。」
沈夢依偎在言文麒的懷抱里,由着他半抱着往屋外走去,在言文麒看不見的視線里,是她對沈芳舒的得意而笑。
沈芳舒忍不住身子輕顫,手心不自覺的攥緊。
不是這樣的!
不是!
她才是名正言順的言太太,為什麼他從來都不相信她?

驀地,沈芳舒追了出去,門外的汽車已經啟動,她發了瘋似的撲在了車前。
「滾!」
言文麒額角青筋綳現,聲音冷的讓人害怕。
「文麒,我……」沈芳舒想要解釋,可猛一想起病危的媽媽,她只得咽下所有湧上喉嚨的解釋,懇求道,「求求你帶我一起去醫院。」
這裡是高檔別墅區,只有有錢人才買得起的地界,又哪裡會有地鐵和公交?
言文麒握緊方形盤,冷聲譏諷,「現在才想起來裝孝女會不會晚了一些?
沈芳舒你真讓我噁心到想吐!」
語落,一腳油門踩下,車子如離弦的箭躥了出去。
「啊——!」
沈芳舒被刮蹭得身體失去了重心,倒仰進了身後的花壇里,手臂以一個極其扭曲的姿勢卡在了石縫裡。
眼前陣陣暈眩,她哪怕死咬住牙關也疼得止不住打顫。
兜里的電話催命似的一遍一遍響個不停,沈芳舒一點點將不能動的手臂抽回來,皮肉早已模糊一片。
她狼狽的從花壇里爬出來,一步步艱難地朝着醫院的方向走去,好不容易走上街道,的士拒載她,路上的行人見了她有多遠躲多遠。
六個小時……
從天黑走到天亮,她總算到了醫院。
推開病房門,安靜的病房裡,一切都白的晃眼。
原本媽媽應該躺着的病床上蓋着一層白布,一直被病痛折磨的媽媽總算解脫了,躺在那白布下安靜的永遠閉上了眼睛。
沈夢埋頭在言文麒的懷裡看不見臉,肩膀在抖動,嚶嚶地哭着。
言文麒鄙夷的看着遲來的她,「因為沒有家屬簽字,導致無法手術,沈芳舒,這個答案你滿意了么?」
沈芳舒獃滯地看向他,忽然扯出了一個慘笑,眼前一黑,朝着地面栽了去。

《情起微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