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棄婿歸來
棄婿歸來 連載中

棄婿歸來

來源:外網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發飆的天空

展開

《棄婿歸來》章節試讀:

「你是這世上最好的姑娘。你配的上這人世間,所有的美好。」
「只要你願意,我葉凡,可以給你整個世界。」
廳堂之下,葉凡負手而立,淡淡而笑。
星光璀璨,天河絢爛,此時,葉凡那瘦削的身影,這一刻竟然光彩奪目仿若耀陽。
而秋沐橙,卻是早已獃滯。整個人愣在原地,獃獃的看着,美眉之中,卻是倒影着無邊的異彩與震撼。
那種無盡的欣喜與訝異,仿若大洋風暴一般近乎瞬間席捲了她的內心。以至於這一刻,秋沐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覺得一切,都仿若夢境一般,竟是那般虛幻。
死寂~
滿堂的死寂!
只有那跑車的轟鳴之聲,仿若野獸的低吼,震顫着整個廳堂。
隨後,伴隨着一聲低沉嗡鳴。
葉凡便已經駕駛着豪華跑着,載着秋沐橙,疾馳而去。
那火紅色的尾翼,有如閃電,劃破長霄!
所有人呆在原地。
秋沐盈面無人色。
秋老爺子更是目瞪口呆,仿若被人一巴掌糊在臉上一般。
「這…這些,真是葉凡送給秋沐橙的聘禮?」
「老天!」
「這…這怎麼可能啊?」
「那得近千萬吧?」
很多人都已經懵了。
一個個都死瞪着眼睛,如活見鬼了一般。
直到現在,眾人都根本難以相信先前一幕。
一個庸碌三年,出身鄉下的窩囊廢,突然有一天送來千萬聘禮?
「這特么扯淡的吧!」秋家廳堂,一片喧囂。
秋老爺子更是扭頭問向楚文飛:「文飛,你不是說,這跑車還有那些聘禮,都是你們家送的嗎?」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這..這個..」楚文飛頓時語塞,低着頭,一張臉已經青成了豬肝。整個人要多窘迫就有多窘迫。
其實,他自己也很懵。
本來他以為,這第二批聘禮,是他父親給自己的驚喜。
現在看來,完全是他想多了。
畢竟,他跟秋沐盈沒有啟動那輛車,可葉凡夫妻卻啟動了,如今更是直接開出去兜風去了。
這臉打的乾淨利索!
讓楚文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秋老爺子臉上無疑也有些掛不住。
他剛才分析的有板有眼,信誓旦旦的斷定這聘禮是文飛家送給秋沐盈的,可結果…
「不過這怎麼可能呢?」
「那葉凡入贅秋家,好吃懶做,三年間庸碌無為,更是出身鄉下,一個徹頭徹尾的鄉下土鱉。」
「這種人,他如何拿的出如此貴重聘禮?」
「難道,這三年他的平庸都是裝得。」
「他才是秋家的真龍?」
廳堂之中,有人失聲猜測着。
想到這裡,不少人都心生惶恐與悔恨。
若真是如此的話,這些年他們對秋沐橙一家的欺辱,那葉凡日後不得報復他們啊?
「什麼狗屁真龍?」
「那葉凡就是一個鄉下土鱉而已!」
「今日這聘禮,即便真是葉凡送的,那肯定也是租來的。」
「對,定是那夫妻兩合謀策劃,演得一場好戲,為的就是出風頭,想壓我們家盈盈一頭。」王巧玉怒聲罵著。
「我媽說的對,定是他們演得戲。那古董是假的,金絲鳳綉估計只是銅絲,至於那車,就是租的。他們定是嫉妒我嫁了個好老公,故意演戲讓我出醜的。」
「爺爺,我三姐她們蛇蠍心腸,您得替孫女做主啊?」被自己母親一提醒,秋沐盈瞬間篤定,這就是葉凡跟秋沐橙演得一場戲。
隨即帶着滿心的委屈與恨意,對秋老爺子哭訴道。
秋老爺子眉眼凝沉,緩緩道:「行了,你們說再多,也只是無妄的猜測而已。」
「過兩天,就是我的壽辰。」
「今日聘禮是真是假,這葉凡是龍是蟲,壽宴之上,待他送上賀禮之後,一看便知!」
「我累了,老大,扶我去休息吧。」
秋老爺子擺了擺手,隨後便在自己大兒子秋光的攙扶下,離開了廳堂。
但身後秋家眾人,卻依舊議論紛紛。
「老爺子說的對。」
「若這葉凡真不是一般人,他日老爺子壽辰之上,必會送上重禮。」
「到時候,是隱世真龍,還是鄉下土鱉,自然一看便知。」
很多人期待着。
「哼,一個窩囊廢而已,還真能成龍了?」
「到時候,怕也只是個笑話罷了。」王巧玉沒好氣的說著。
人都是爭強好勝的。
王巧玉自然不希望,自己女婿,比不過別人。
「文飛,老爺子的壽辰,你們也上點心。」
「如今秋水物流總經理一職空缺已久,這次壽宴,你們若能討老爺子歡心,這總經理的位置,就是盈盈的了。」
「媽,您放心。您女婿也是個要臉的人,到時候送的禮,絕不會比別人差了。」楚文飛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
————
此時,葉凡卻是已經驅車,將秋沐橙送回了家。
但葉凡並沒有回去,而是開着瑪莎拉蒂跑車,帶着那些聘禮,最後停到了雲霧湖邊。
雲霧湖是雲州市內的最大的內陸湖。
此時,雲霧湖上,波光瀲灧,碧波浩渺。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
葉凡走下車,冰冷的聲音傳出,沒有絲毫情緒蘊含。
片刻後,一道身影,真的就從夜幕之中,悄然出現。
那是一位中年男子,面孔剛毅,有如刀削斧鑿。
不怒,自威!
但此時,眼前這位威嚴男子,在見到葉凡之後,虎軀微微一顫,一雙老眸,竟隱隱有些泛紅。
若是楚家之中有人看到,必然會震驚吧。
一向一鐵面無情兇狠手辣著稱的「楚閻王」,竟然也會露出如此柔情一面。
良久的沉默之後,一道顫抖的聲音,終於想起。
「小凡,十年了,長高了,也壯了。」
「更讓我意外的是,你竟然都已成家了。」
「是父親不稱職,兒子成婚,都不知道。」男人自嘲笑着。
「住口!」葉凡一聲低吼,「我只有母親,沒有父親。」
「而你,也不配當我父親!」
男人的心刺痛了一下,他嘆了口氣:「小凡,當年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子。可是你要理解我,為父也有自己的苦衷。」
「呵~苦衷?」葉凡頓時笑了,仿若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說實話,我真不知道,有什麼苦衷,會比自己妻兒的尊嚴與性命,還要重要?」
葉凡雙目赤紅,因為憤怒,整個身軀都在顫抖。
但很快,他便平靜下來。
「罷了,說再多也是無用,你便去守護你的苦衷吧。」
「這些東西,還給你。」
「我的女人,我自己來寵。你的東西,我們不稀罕。」
「還有,十年前,你我父子之恩,早已斷絕。這是最後一次了,日後,不必再見。」
「另外,楚家,我早晚會去的。」
「不過,不是為了繼承家產、延續傳承;而是為了,復仇!」
「楚家欠我的,欠我母親的,我都會討還。」
話音冰寒,有如金石落地,擲地有聲。
葉凡在退回聘禮之後,當即轉身,拂袖而去。
只留下身後,無邊的死寂!

《棄婿歸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