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全球影帝
全球影帝 連載中

全球影帝

來源:google 作者:琳琳如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舟 寇雅 都市小說

「他是《龍王贅婿》中的修羅戰神」「也是《笑傲江湖》中的風流俠客」「是《小時代》中的極品家丁」「還是《奮鬥在蘇寧》中的倔強青年」「是草根,也是娛樂圈萬眾矚目的影帝」「可退齣戲外,他只是一個喜歡喝喝小酒的普通男人」「草根亦可走向巨幕,這是一個有關於奮鬥的故事」展開

《全球影帝》章節試讀: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周舟坐在一堆「日軍屍體」前,一臉鬱悶。

他穿着一身粉**嫩的碎花衣裳,腳上穿一雙白襪搭配着花布鞋,衣襟敞開,一頭烏黑的長髮凌亂不堪,臉上的淡妝被眼淚沖花……

在劉導示意下,周舟演技瞬間爆發,迅速扔掉手中的刺刀,好似一隻受驚的小鹿,抽抽啼啼哭了起來,撕心裂肺。

咔……!

「過了!各部門調整一下狀態,待會兒咱們再來一條。」

話音剛落,周舟身旁的日軍屍體陡然活過來,拍拍屁股,撣掉身上的泥土,各自鬨笑着四下散開了。

周舟咬着嘴唇,怎麼也不會想到,《抗日傳奇》最後一個主演名額,竟是飾演一名被小鬼子糟蹋了的鄉下婦女,而這名可憐的婦女,在慘遭十幾個小鬼子侮辱後,突然暴走,僅憑藉一把刺刀,硬生生幹掉十幾個日本兵!

用劉導的話說,這種反抗戲和侮辱戲,是觀眾大老爺們最愛看的橋段:反映了一個遭受欺凌,壓迫的國家,奮起抗爭,最終戰勝侵略者,這高度契合了亮劍精神的主題云云。

同時,這類**戲,是女性演員們最不樂意拍的戲份,難保「小鬼子們」不會假戲真做,真刀真槍幹上一回,尤其是拍攝十幾號人一擁而上那種畫面:時間長、動作大,速度快,即便大難不死,渾身上下也得被揩掉一層皮。

所以,除非導演許諾豐厚報酬,起碼四位數起步,否則絕對不會有哪個女演員願意拍這要命玩意兒。

好在,劉導見周舟眉清目秀,身材嬌小,稍微化化妝,戴上假髮,活脫脫一個黃花大閨女!

整條戲,從頭到尾周舟只有三句台詞,壓根兒不需要背:「放開我!」「救命!」「別過來!」

三句話,讓周舟念了37遍,直到他拔出鬼子軍官別在腰間的刺刀,一通砍瓜切菜,親手斃掉十幾名小鬼子,畫面感十足:這樣的抗日戰爭劇,首先非常容易過審,在容易過審的同時,也不失爽點,爽就完了,看個玄幻片還需要帶腦子?

劉導,大名劉樂,混跡橫店影視圈十餘載,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導演,擅長諜戰劇,都市劇,據說《征服》和《雷霆戰將》這兩部曾經一度大火的影視劇均出自劉樂之手。

「小周,你過來,讓我看看。」劉樂很滿意周舟的表現,尤其是當他換上女裝後,渾身那股子清純勁兒,能甩現在的知名網紅幾條街。

眼熱之餘,劉樂咧開大嘴,按耐不住心裏的那份悸動:「一會兒收工了,你記得到我房間來一趟,我有話想對你說。」

「什……什麼……?」周舟可不是白痴,今早出門時,寇雅提醒過他的話,仍舊曆歷在目。

「好,你等着。」周舟心生一計,很快答應下來。

一晃到了午餐時間,劇組工作人員開着一輛黃海牌皮卡,後備車廂堆着滿滿當當的盒飯,最頂上那一排,是豪華版盒飯套餐,有魚籽醬,醬牛肉,法式鵝肝等等,一份80元,專門為導演,副導演,以及幾位主角大腕兒提供。

下面那一堆,內容就比較寒酸了,一個煎雞蛋,兩個到三個不等的肉丸子,一點點青菜外加一勺米飯,龍套標配,8元一份,量大從優。

「王哥你看看,你看看!看看人家吃得多好,又是牛肉又是鵝肝的,哪像咱們,連個雞腿也不給。」

「就是就是,憑啥人家吃肉,咱們就只能喝湯?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我說王哥,你咋不敢上去跟劉導干一架?好歹把伙食標準提高點唄,就這玩意兒,拿去喂狗,狗都不吃!」

一群小龍套們的目光,紛紛投向一個身穿八路軍軍裝的老龍套身上:一群日本兵,圍着一個八路,旁邊還蹲着一個花姑娘,湊在一塊兒吃盒飯,這場面看着極為滑稽。

王秀才在這個劇組資歷最老,算上今年,已經是第五個年頭了,一會兒是土匪,一會兒是鬼子,一會兒是八路,一會兒又是老爺,簡而言之:龍套一個。

面對小龍套們發難,王秀才有苦難言,都怪他平時老愛吹牛,說認識哪個知名導演,認識哪個流量明星,還一起拜過把子,喝過酒,牛皮都快吹到天上去了,真讓他站出來鬧事,他哪敢?

光是家裡那個母老虎就夠他受的了,萬一得罪了導演,丟了這份工作,一家老小就得上大街喝西北風去了。

「咳咳……那個周舟,你這身衣服挺乾淨的,我可真羨慕你啊,能穿這麼乾淨的衣服。」王秀才眼珠子骨碌一轉,急忙扯開話題,將矛頭指向周舟。

「王哥,別說小弟不照顧你,你喜歡我這身皮,我脫下來給你試試唄。」周舟好似猜到了他的想法,故意搗亂。

「瞧你這模樣,細皮嫩肉的,我要是能有你一半水靈,也不會在身上掛幾個血包,**幾梭子道具子彈打光,就趴在地上扮死人了。」

「你要死了?」

「是啊。」王秀才一時沒察覺出有什麼不對味,順嘴就來:「我看了《抗日傳奇》下一集劇本了,小鬼子扒火車,在車廂內部安裝了c4炸彈,我為了掩護乘客撤離,硬是扛着炸彈,一口氣跑出五公里,最終抱着炸彈同歸於盡了。」

「嘶——!」周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麼腦殘的劇情,是哪個鬼才編輯寫的?這是碳基生物能想出來的劇情?」

「呸!管它呢!早點脫了這身皮,我好早點趕回家洗澡,你聞聞,都快熏死我了。」王秀才挪過身體,向周舟湊了湊:「這個狗娘養的黑心劇組,瞧瞧,都快包漿了,租衣服的時候也不曉得洗洗,鬼知道多少人穿過?一股子汗臭味和腳丫子味!」

「噗!」周舟一時沒忍住,對着地面一陣乾嘔,條件反射似的倒跌出去幾步,摔得屁滾尿流。

聞這味兒,像足味發酵的老壇酸菜裏面,不小心掉入了一隻吃榴槤長大的臭鼬,吞糞自盡後的屍臭,直衝天靈蓋而來,差點掀開了他的頭蓋骨。

王秀才似乎是在有意捉弄他:「周舟,鞋子我就不脫了,怕你臭暈過去,呃……不說啦,先把盒飯吃了,下午還要接着開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