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人皇渡紅塵
人皇渡紅塵 連載中

人皇渡紅塵

來源:google 作者:雅痞大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杜洪辰 白素素 都市小說

妖主復蘇,乾坤動蕩;人皇出世,平定四方都市白領杜洪辰,含冤離職,被炒魷魚,父親病重,女友劈腿,遭遇追殺……無情的遭遇接二連三襲來,看他如何在絕境中逆襲,傲視蒼穹展開

《人皇渡紅塵》章節試讀:

杜洪辰心道:這下是真的完了!

電光火石間,眼看就要葬送狼口,他彷彿已經看見自己鮮血四溢,骨肉橫飛,飲恨而終的畫面。結果,卻與他的想法大相徑庭。

白素素不知何時矗立在他身前。將他護在身後。秀手一揮,掌風直接將迎面撲來的兇狠的狼王拍翻在地。隨即大喝一聲:

「畜生!還不退去!」

嗷嗚!

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的狼王顫顫巍巍地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灰塵,怯懦地看了看白素素後,發出幾聲低沉的嚎叫。

之後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帶着它的殘兵敗將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一幕,驚得杜洪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他望着白素素轉身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表現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慢慢地蹲下,伸手想要過來將他扶起來。

對此,杜洪辰趕緊罷了罷手,道:

「我自己能起來!」

嘶!

他害怕白素素又會出什麼幺蛾子,雙手撐地,想要立馬站起來;結果讓他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剛才與狼群搏鬥,在生死之間徘徊還不覺得有任何異樣。

此時危機解除,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胳膊、臂膀、胸口、後背等布滿了爪痕,鮮血淋漓。

刀削斧琢般的疼痛,亦不過如此吧!若不是白素素在此,他真想仰天長嘯;以此來緩解傷口帶來的疼痛。

隨即,他彷彿感覺到有一股清涼之意從後背席捲全身;傷口之處傳來陣陣舒癢的感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抓撓幾下。

隨即,一道柔情似水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才得以制止他這種想要抓繞的想法。

「御大哥,您別動!待會兒就好了!」

杜洪辰抬頭望着白素素,卻意外看見她的眼角竟有兩道淚痕;若不仔細觀察,還真不一定能發現。顯然,這丫頭應該是哭過。

她會為誰哭呢?

他索性不再去多想,閉目感受清涼之意帶來的治癒;忽然間,他好像看見了自己傷痕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數息之後,他又再次張大的嘴巴;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手臂、臂膀、胸膛等多處剛才被群狼抓傷或者咬傷的地方。

此時竟已完好如初,這也太神奇了吧!若不是他此刻還披着剛才戰鬥過後的襤褸衣衫,哪還能看得出他剛才經歷過生死搏殺的痕迹。

他拍了拍自己的手臂、胸膛,確認沒有任何不適之後;才如同好奇寶寶般盯着白素素,老氣橫秋地道:

「丫頭!你是怎麼做到的?」

「人體本身就具備自愈系統,不同地是普通人只能依靠本能自愈。」

「修道者則可以打破這個常規,根據自愈周期及大道運行法則開創道術來加速它的恢復。」

「這部道術還是您傳給我的,名曰《回春術》,取眾生回春,永垂不朽之意。」

白素素被他盯得俏臉一片緋紅,嬌羞地解釋道。

唉!

我教的!

我要是真有這個能力,何至於會混成現在這般田地吶!

杜洪辰暗自嘆息了聲!隨即將目光投向一旁的麋鹿,走了過去。

「丫頭!你那裡有刀嗎?」

他蹲在麋鹿跟前,隨口問道,但白素素並沒有直接回復他,而是走到他跟前,伸手並指,劍指麋鹿,左右拉扯,上下滑動。

頃刻間,一頭麋鹿就這樣被她分解成了若干肉片、肉條、肉丁等。

行雲流水般的操作看得杜洪辰眼花繚亂,若將此操作擺放到屠宰市場,毫無疑問,這絕對是大師級別的手筆才能做到的。

他又再次驚掉了自己的下巴!人間絕色,分割鹿肉;不管怎麼看,都顯得格格不入。

但把這些放在白素素身上,簡樸自然,渾然天成,好像本該如此般,竟無絲毫違和之感。

她又再一次刷新了杜洪辰的認知。這還不算完。

骨肉分離,大小均勻;緊接着白素素秀手一揮,地面上憑空出現一桌兩椅子;桌上還擺放着一套精緻的茶具、兩副碗筷、盤子若干。

桌椅擺放完善,她秀手輕抬;分割好的鹿肉呈秧田式擺放躍然於虛空。淡藍色的火焰於右手掌心脫困而出。

均勻的烘烤着每一片鹿肉,左右在虛空歡快的跳舞,各種調味如同定位般精準地灑落到每片鹿肉,並融入其中。

如同藝術般的表演看得杜洪辰竟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隨即他將目光看向了地面的桌椅。

桌椅呈銀白色,放眼望去,還有絲絲雲霧繚繞的感覺。茶具、碗筷和盤子呈玉色;晶瑩剔透,讓過目者皆有種想要據為己有的感覺。

「御大哥!您先入座喝杯茶,等會兒就可以開飯了。」

茶香四溢,沁人心脾,入口甘甜,回味無窮。茶水入喉,匯入腹中。

隨即由腹部發熱,像是一股暖流,向全身流淌,最終歸於心海。

如夢如幻,如痴如醉。這種不真實的感覺越來越逼真了;原因無他,只因白素素今天的表現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修真世界真的存在嗎?

他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大大地問號,杜洪辰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劇烈的疼痛無情地湧入大腦。

他知道,這是真的!

那麼夢中的場面也是真的?

「御大哥!吃飯了!」

柔情似水的嗓音將神遊天外的杜洪辰給拉回了現實。

明明只有一種食材,卻被白素素做出了滿漢全席的盛宴。

杜洪辰望着滿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早已餓壞的他哪還顧得了什麼形象不形象的。

連筷子都懶得拿,直接動手開始狼吞虎咽起來。

白素素則在一旁雙手托腮,眉目含情地、靜靜地望着他。

風捲殘雲,杜洪辰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輕咳了聲,以此緩解自己尷尬,隨即打了個哈哈。

「呵呵!太餓了,沒忍住!別見怪,來來來,一起吃!你也別在一旁傻坐着。」

說話的同時,他伸手,將自己剛才咬過一口的肉片遞給白素素。

白素素飽含風情地白了他一眼,隨即咯咯的笑了起來。

如同銀鈴般的笑聲,弄得杜洪辰竟有些不知所措;以為她在嘲笑自己此時狼狽的模樣,索性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此時此刻,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一刻鐘之後,如同滿漢盛宴變成了一片狼藉。

「好吃嗎?御大哥!」

待杜洪辰茶足飯飽之後,白素素帶着期望目光詢問道。

好吃!

豈能用好吃來形容,這簡直就是天下一絕好吧!人,是如此;做的美食同樣也是如此。

不過杜洪辰卻並沒有這麼說,因為他深知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這個道理。於是問道:

「說吧!丫頭,接下來需要我做什麼?」

「哼~一點也不好玩!你就不能誇誇我嗎?」

白素素嘟囔着小嘴巴道,顯然是對杜洪辰的表現非常不滿,若不是因為此事他跟她還不熟,估計她早就張牙舞爪的撲過去了。

同時,她也知道,有些事是急不來的。於是,她繼續說道:

「你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御大哥」

「打住!」

一口一個御大哥,聽得杜洪辰耳朵都快起繭子了。不過他可以確定以及肯定,他絕對不是白素素口中的御大哥。

只好開口糾正道:

「我不姓御,我姓杜;你可以叫我洪辰,或者杜洪辰也行!知道了嗎?丫頭!」

對此,白素素先是一愣。不過聽到他後面的話頓時笑逐顏開了。

你還是你,不過是換了個稱呼,這有什麼的!終於一天,你一定會完整地回來的!

當然!這些都是白素素心底的想法,現在的她正搖晃杜洪辰的胳膊,撒嬌道:

「那你是答應了嗎?洪辰哥哥。」

得!杜洪辰是徹底沒招了!一巴掌能把差點把他幹掉的狼王拍夾着尾巴遠遁而去的小仙女,此刻竟然跟他撒嬌。

誰能受得了!誰又能拒絕?誰又敢拒絕呢?萬一那一巴掌朝他呼來,唉……

讓他做夢也沒想到是,就是他的輕言應允,同時也正是他噩夢的開始。

畫風一轉,同樣是在一片廣闊無垠的草原中。這裡正有一人一獸對視着。

這一人不是別人,正是杜洪辰,手裡提着一頭羚羊。不同的是此刻的杜洪辰無形中散發出一絲鐵血的氣息。

而這一獸則是由狼王變成一頭成年的獅子。

之前是狼口奪食,被抓咬個半死;這次獅口奪食,也不例外,同樣是拍半死。

若不是白素素及時出現,估計杜洪辰早就變成便便反哺大地了。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中,杜洪辰每天都會被白素素帶去草原上或者森林中修鍊。

不是跟狼王搶食,就是跟獅子打架;除此之外還不忘跟老虎搏殺。

起初他想藉此讓自己快速從穆思語帶來的陰影中走出來,後來是逐漸適應了這種解壓方式,再後來是動了離開的念頭。

前半個月,杜洪辰完全是單方面的被揍得傷痕遍身,草原上,森林中時不時地響起陣陣殺豬般的慘叫。

前兩天,他還能堅持忍着。但隨着歲月的推移,他終於破防了;不再壓抑,不再克制,也不再繼續忍受了。

像一頭沉睡的野獸,肆無忌憚發泄心底各種壓抑的獸性。

若不是知道那丫頭一直在暗中保護自己,估計打死他也不敢這麼玩。

經過半個多月搏鬥,在這種高壓的環境下,他的身法也逐漸與夢中白衣男子的身法相融合。

並對此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美名其曰——碎虛凌影步。

又過了半個月的時間,在碎虛靈影步的加持下,他從被動挨揍狀態逐漸演變成反攻的趨勢。

從第二月開始,他受傷的次數正在逐漸減少,每天晚上他都會打坐冥想,回顧、總結這一天的經歷所得。

直至第三月,他已經可以跟狼王、獅子、老虎平分秋色。

無論手是速度、力量、身法還是心性。跟三個月之前相比,判若兩人。

最終,在將森林之王一拳打翻在地之後,輕輕地拍了拍手。順手將搶的那頭角牛幼崽還給它。

就在此刻,醍醐灌頂的感覺如同水到渠成般奔湧入他的腦海。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悟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