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人間神祇,鎮界神官
人間神祇,鎮界神官 連載中

人間神祇,鎮界神官

來源:google 作者:我等南風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雲風 我等南風起 都市小說

腳踏陰陽,三界之中,吊打一切不服!凌雲風:「我觀你有大胸之兆,難搞哦!」閻羅王:「鎮界神官凌雲風前輩,我是你最忠實的粉絲啊!」后土娘娘:「凌雲風,我一定要得到你!」就這樣,凌雲風在帶着大忽悠系統,忽悠三界,刨墳掘墓,開始了爆笑之旅展開

《人間神祇,鎮界神官》章節試讀:

在她話音剛落,只聽一道爆喝聲忽然傳入眾人耳中。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壞我好事,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膽子。」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一個頭髮花白,穿着一席黑色中山裝的老者浮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老者頭髮花白,皮膚乾癟,眼睛凹陷,顯得格外猙獰可怖,滿臉陰冷,讓人頭皮發麻,而他眼中更是充滿殺意的盯着在場每一個人。

葉塵幾人見到來人,不由瞳孔驟縮,葉文輝更是失聲呵問道:「李龍,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老者聽到他的話後撇了他一眼,冷幽幽的說道:「死?」

「葉文輝,就算你小子死了我也不會死的,放心。」

葉塵接話問道:「李老,我葉家自認沒得罪過你吧?」

「你為何要害我葉家,想讓我葉家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這樣做你有什麼好處?」

李龍聽聞,不由譏諷大笑道:「哈哈哈,你葉家沒得罪過我李龍?」

「你葉塵或許還真沒得罪過我,不過你父親當年可是差點把我給宰了啊。」

「若不是有人肯救我一命,如今我恐怕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年了。」

「你葉塵還口口聲聲說你葉家沒得罪過我?」

凌雲風見這李龍逼逼賴賴說個不停,不由罵道:「老傢伙,我可沒興趣聽你們這些破事。」

「我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如今你既然已經來了,那這件事就做個了結吧。」

「是你自己解除對棺材裏那位的束縛還是我幫你解決?」

「我幫你解決的話我送你去西天怎麼樣?」

李龍聽到凌雲風的話後目光不由落在他身上,眼中浮現齣戲謔之色,冷冷說道:「小子,就是你壞了老夫的好事吧?」

「你可知為了等待這具屍體主人成為靈鬼境存在,我等了多久?做了多少準備?」

「你又可知靈鬼境是什麼樣的存在?」

「那可是縱橫世俗界無敵的存在啊,你知不知道?」

「如今既然你壞了老夫的好事,那你就拿命來補償吧,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你剝皮抽筋,將你的靈魂鎮壓,煉製成我的鬼仆,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凌雲風一聽,不由露出一抹笑意,眉毛一挑,撇了撇嘴說道:「老傢伙,你就這麼有自信能吃下我?」

「我凌雲風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人,做事全看心情來。」

「你看看你那身上的煞氣,無數冤魂藏於體內,害了不少人吧?」

「恰好你逼逼賴賴讓我很不爽,所以今天爺爺送你上西天。」

說罷,他一個閃身便出現在李龍左側,一巴掌拍向李龍胸膛。

「狂妄!」

李龍怒喝一聲,右手握拳一拳轟向凌雲風手掌。

「咔嚓!」

拳掌相撞,伴隨着一道骨骼碎裂之聲響起,一道身影瞬間倒飛而出數十米,重重砸在一棵大樹之上,樹木瞬息便被撞斷,不過這道倒飛而出的身影也同樣穩住了身形。

這倒飛而出的身影赫然正是李龍,此刻他右手骨骼直接寸寸崩裂,皮肉被爆碎的骨骼直接刺穿,鮮血淋漓。

而他更是因為劇烈撞擊導致喉嚨一甜「哇」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看着自己右手已經崩碎的骨骼,不由發出痛苦至極的慘叫聲,而後看向凌雲風的眼神更是充滿了忌憚,驚懼。

而葉家一行人見此一幕不由嚇得臉色蒼白,不敢動彈分毫,只是眼神充滿了敬畏的看着那道青年身影。

這就是江南何家推薦的人,果然不同凡響,單單憑藉著一手戰力,不知讓多少人望塵莫及。

凌雲風更是擦了擦手,嘴角挑起一抹弧度,靜靜看着那幾十米開外慘叫哀嚎的李龍笑着說道:「命還挺硬,居然沒被一巴掌拍死。」

「嗯……單單憑藉靈泉境後期戰力便能擋住我輕輕一擊,你足以自傲了。」

「鬼煞門的修行之法,看來是鬼煞門的種。」

數十米開外的李龍聽到凌雲風的話,不由眼中閃過一抹不可置信,失聲道:「你怎麼知道鬼煞門?」

「你難道是那個大宗弟子不成?」

「咳咳!」

說話同時,又是一口鮮血伴隨着咳嗽聲溢出,他抬手擦了擦嘴角血跡,驚懼的看着凌雲風。

能知道鬼煞門,定然不是什麼簡單貨色,一般世俗界之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當然,有兩種可能。

第一,眼前那青年是世俗界大家族子弟,所以對於江湖上那些門派有所耳聞。

第二,眼前這人就是江湖中人,而且修為極強,有可能是某個大宗弟子。

對於這兩種可能,他更偏向後面一種可能,那就是這青年就是江湖中人,而且是某個大宗天驕。

而這種天驕人物修為一般都在玄微或地煞層次,也許會更高也不一定,畢竟是大宗弟子。

而須知人族玄門修鍊等階分為,胎息、靈泉、玄微、地煞、天罡、神元、天人合一(三境)、天師!

而他不過區區一介靈泉境修為,最多能跟厲鬼過招罷了,而眼前這人或者是玄微,地煞境強者,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凌雲風並未接話,只是眼中那戲謔之意卻絲毫不加以掩飾,這讓李龍不禁頭皮發麻,有些恐懼的趕忙開口說道:

「這位前輩,我師尊是鬼煞門長老,王泓,修為以至天罡境,不知前輩跟家師可有交情?」

「我想就算前輩與家師沒有交情,至少也知道家師名諱,所以這件事晚輩願意就此退去,不知前輩意下如何?」

他搬出自己的師傅,天罡境強者,自然是想威懾一下對方,畢竟天罡境強者,在整個江湖之中也不算弱者了,算得上是中流砥柱戰力了。

這還是茅山、龍虎山、小佛門、這三大玄門不出的情況下,畢竟這種大宗除非是世俗界發生巨變,否則一般都是避世不出的。

而站在李龍幾十米開外的凌雲風聽聞李龍的話,不由笑出了聲:「哈哈哈,王泓?那是什麼機八毛?」

「想用一位天罡境的玄門高手震懾我?你們鬼煞門也配?」

「別說是一位天罡境高手,就算是你鬼煞門門主神元境強者親至此地,今日你也同樣必死無疑。」

「我給過你機會了,可惜你沒有珍惜,你該歸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