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人生如戲,娘娘她純拼演技
人生如戲,娘娘她純拼演技 連載中

人生如戲,娘娘她純拼演技

來源:google 作者:燙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時妍 沈朔

【宮斗+詼諧+姐妹情+非雙潔】時妍作為雙料影后,資深宮斗劇大咖,穿越到後宮,怎麼能認慫呢!皇上是什麼?安心搞事業不香嗎?不奢求帝王寵愛的人間演技派,清醒而聰明的小妖精你不害我,我不害你,咱們姐妹甜甜蜜蜜你若害我,我必滅了你心腸好,不意味着是大聖母,麻煩別把我當冤種對待展開

《人生如戲,娘娘她純拼演技》章節試讀:

「主子,這是您畫的呢?」她的話語里有一絲絲的質疑。

那宣紙上畫的竟是些奇怪的玩意,大頭大腦的人?

還是一些什麼奇怪的動物。

時妍潤筆,放置在一旁,見她大驚小怪的,便拿起來仔細端詳,「怎麼了?不好看嗎?」

她畫的是卡通動漫人物,雖然比不上專業的,但也算看得過去。

「好,好看。」青苗訕訕掩嘴附和,她哪敢說不好看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除了長得不像個人之外,看上去還是有稜有角的。

時妍撇嘴,無趣的放在了一旁,敲了敲桌角,「找一些別的話本子來,要新奇有趣的,最好是民間的野書,天天看着那兩本,乏了。」

前世她演戲看劇本,空閑的時候也會在網上看各種各類的小說。

這蒼朝的話本子雖然比不上前世的,但也能夠看得入眼,無聊打發時間也是不錯的。

「野書可不好吧!」青苗為難的撓了撓頭,主子以前都喜歡看女戒等的書,怎麼如今反而要看那些書了。

時妍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什麼不好的?民間故事才是最精彩的。」

青苗只好點頭,「奴婢到時候託人給您找找。」

時妍舒展的伸了伸懶腰,「走,出去溜溜。」

出門,就看到了西處那邊走來的人,花團錦簇好不耀眼,扇着蒲扇,整個一朵人間富貴花啊!

青苗瞅了瞅,有些不解,「主子,怎麼這劉才人穿的好像要去唱戲一樣呢?」

時妍失笑,「可能真的要去唱戲吧!」

她可不能理解劉才人的腦迴路。

這般想着,時妍的腳步慢了下來,並不想與她撞在一起,誰知那劉才人一見着她,頭抬得高高的,反而停在那門口眼巴巴的等着她過去。

時妍見躲不過,走過去,對視她一眼,也是禮貌的頷首,「劉才人有何指教。」

劉才人穿着一身明綠色的襦裙,上面是金絲纏繞的大片紅花,雖花花綠綠的有些俗氣,但不可否認衣服的針線都很細膩。

只是這走近了看,她挽着髮髻,頭上幾乎要戴滿了釵子,眉毛更是描繪的很黑,不止如此,胭脂更是塗的很濃。

白裡透紅,與眾不同。

時妍艱難的保持平靜看了她一眼,隨後轉移了目光。

「指教哪敢當呢?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陸美人侍寢皇上可是升了美人,如今你都侍寢了,卻沒動靜,嘖,難不成是時才人哪處得罪了皇上啊?」

劉才人想要在她的臉上看出來點端倪,可惜,時妍臉上就是那副淡淡的笑臉,似乎根本沒把她的話聽進心裏。

「劉才人,此等事,是陛下的事情,不是你我可以揣測的。」時妍回了一句,便直接走了。

劉才人目光頓了頓,有些不甘心的就要跟上她,邊上的婢女小巧跟上小聲的道:「主子,別忘了咱們的計劃。」

聽到她的話,劉才人悻悻而然,只好作罷,甩袖,「走。我就不信了,等我升了位份,非得好好氣氣她。」

時妍走在石子路上,身體雖然還有些疼痛,但也稍微好了些。

青苗跟在其後,眉頭緊蹙,幾次想要開口又咽了下去。

「好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等等吧!」時妍沒回頭,輕聲說了句。

青苗點了點頭。

一主一仆散步溜達,也是閑散。

往回走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時妍有些後悔出來溜達,腰酸背痛的。

剛一進宮殿,就看到了門口站着小太監,一見她來了,才趕緊迎來。

「時才人,您可算回來了,奴才可差點就要回去復命了。」

隔近了,才發現眼熟,時妍想起來,他就是那天來給她送杏花的其中一個公公。

她微微露出笑容,柔聲道:「小公公,是有何事?」

「這是皇上賜予您的葯。皇上還說了,讓您一個時辰後過去。」小太監很恭敬。

時妍接過,臉上笑嘻嘻,心裏卻有些煩躁了。

就不能讓人好好歇一天嗎?

「多謝皇上,公公慢走,辛苦。」

「不敢當不敢當。」

見人離去,青苗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時妍手上的藥物,「這是什麼葯啊?主子你受傷了?是不是皇上那個」

「青苗,我想吃點東西。」時妍制止她繼續猜測下去。

所幸青苗也是個單純的,憨憨的趕緊去準備了。

時妍抱着葯鬆了口氣,回到房間,打開,裏面是冰冰涼涼的液體。

聞了聞,沒有什麼味道。

…..

時妍換了一身粉色的簡約襦裙,白色的裙擺墜着光亮的流蘇,腰間別出心裁的系著一根柔絲,勾勒盈盈一握的細腰。

坐在銅鏡面前,青苗手巧的挽起花鬢,時妍倒是多了幾分打扮的心思,修飾了柳葉眉,用了桃花瓣的唇脂。

一點桃花面,萬勻淺笑靨。嘴角上揚之際,鏡中的人也宛若生機盎然般綻放開來,美得不可方物。

「主子,平日見慣您素顏,如今一見您打扮,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哪怕是柔妃也難以比擬。」青苗痴痴的看着鏡中人,由衷地讚歎。

當然,不管怎麼樣,主子都是她心中最美的。

時妍輕笑,再次簪上皇上送的蝴蝶簪,左右看了看,才緩緩起身。

車輦慢慢駛過宮門,走過一道道長街,時妍撐着下巴看着天上皎潔的明月。

思家了,但是卻發現沒有非常思念的家人。

前世爸媽重男輕女,哪怕長大了賺錢了,仍舊是要她撫養弟弟。

好像在她的印象里,除了很小時候跟着爺爺奶奶在鄉下那段快樂的時光之外,餘下的時間都過得很不快樂。

細細的歌聲傳來,沙啞里透着幾分的疲憊,顯然是唱了很久了。

她眸光看去,就看到了前面亭子處站着的人,看着那身花花綠綠的衣裳,眼熟的很,不就是劉才人嗎?

她在這裡做什麼呢?

引起皇上的注意嗎?

不知道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還是怎麼,歌唱的劉才人轉過身,看着車輦過去,她的歌聲戛然而止。

即便隔得很遠,時妍仍然看的到她身子顫抖了,難掩落寞的模樣,像是被拋棄了般。

時妍放下帘子,她此時沒有沾沾自喜,倒是覺得她很可憐。

但她也沒有那麼多同情心,拯救世界,她深刻的明白一個道理,你有能力就能生存,不然就會被淘汰。

甚至連個名字都無法留下。

很快,來到了甘露殿。

時妍輕車熟路,進去,就看到了某人正在那裡擺弄什麼,見她來了,沈朔招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