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人在原神,外掛是崩三
人在原神,外掛是崩三 連載中

人在原神,外掛是崩三

來源:google 作者:無散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無散 遊戲動漫 離島

「我什麼都做不到」穿越到崩壞世界的青年想要改變這個不完美的故事,拼盡全力卻什麼都沒改變他真正理解了這句話的意思「如果能擁有力量就好了……足以改變這世界的強大力量」於是他回到了一切開始的時候,帶着名為「崩壞」的遊戲系統,來到了提瓦特大陸——「我自己肝不動,找人肝很合理吧?」「抽出來的垃圾賣掉有問題嗎?」「劇情吃刀子?戰場深淵瘋狂受苦?」「別找我啊,我就是個開店的」「別問了,店裡的員工真不是遊戲角色!」「盧老爺,天父大劍確實不行,我這有日炎大劍要不您看看?」「甘雨,我覺得你更適合這個,蚩尤巨炮!無敵!」「宵宮,時代變了!試試這個,M134火神機槍!」「影,看,這是你妹妹」展開

《人在原神,外掛是崩三》章節試讀:

「轟轟轟!!」

「砰!砰!砰!砰!」

「嗡——!」

正走在路上交談着接下來該怎麼應對離島的麗莎和安柏,突然聽到爆炸聲。一開始還以為是可莉又跑出來了。

可很快持續的爆炸,屋頂上露出時隱時現的巨大貓爪,還有衝天而起的劍刃就讓她們打消了這種想法。

「有人打起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那是獵鹿人餐館的方向,安柏飛奔而去,而麗莎則是直接化作一道電光,更快一步。

然而即使速度再快,也比不上戰鬥結束的速度快。

等她們趕到時,戰鬥早已經停下了,地面坑坑窪窪,坑邊躺了一地的愚人眾,餐館的老闆娘沙拉正在櫃檯後面瑟瑟發抖。

一男三女正整整齊齊的坐在路邊,一人手裡拿着一隻烤串……哦,白色的那個拿了兩隻。

「艦長,安柏小姐來了。」

布洛妮婭見到安柏帶着一個陌生人飛奔而來,立刻提醒道。

「走吧,也不知道我們是要去吃晚餐,還是去吃豬扒飯?」離島起身。

「豬扒飯,不能當晚餐嗎?」

「笨蛋琪亞娜,豬扒飯就是牢飯的意思。」

「我只是不知道而已!」

「好了好了。」

——

麗莎的家中。

「教堂那邊剛剛傳來消息,那些愚人眾沒有死亡,只是傷的很重,需要長時間休養了。」

麗莎送走了來報信的騎士團成員,再次回到了屋內。

屋子裡,離島四人坐在沙發上,琪亞娜都已經完全睡著了,芽衣正在幫她順毛,布洛妮婭正在發獃。

安柏和餐館老闆娘沙拉小姐坐在不遠處的另一個沙發上,正在小聲交流着什麼,看上去心情還不錯的樣子。

「我說過了,我和我家的姑娘們可是都有留手的,真的打不死人。」

離島聽了麗莎的話,露出一個理所當然的笑容。

事實上布洛妮婭的炮彈只是炸在地上,琪亞娜也只是用貓貓爪來打人,真說起來,只有被芽衣打的人看上去最慘,但芽衣下手也不黑。

雖說不是沒殺過人,但怎麼說呢,這件事的性質完全沒有上升到殺人的程度,失去戰鬥能力就夠了,隨便殺人那不是強,那是神經病。

「……」

麗莎眼角微抽,想起那滿地「屍體」的樣子,再看這個就如安柏說的一樣,一眼看上去就是個壞人的男人。

不,這完全就是壞人吧?

不過……

有着那樣的實力,隨意出售出那樣的武器,卻是個沒有神之眼的人,也就是說,他們的力量來自於所謂的「商品」?

麗莎覺得這個人或許會給蒙德的現狀帶來一些轉變,所以才沒有將他們帶回騎士團,而是帶到了自己家中。

「別這麼看着我呀,是他們先動的手,你看。」

離島說站起身轉過去,掀起衣服,指着後腰上被撞的現在還有些發紅的地方。

「我這是正當防衛。」

「這是防衛過當。」

「原來這裡有這個詞啊……可是他們拿銃和法術指着我,我總不能挨了打才還手吧?」

「……愚人眾確實囂張慣了,也很難說這是你的錯。」

實際上麗莎也覺得離島做的也沒錯,甚至這也是她想做的事,只是離島下手實在是黑了點。

「是吧?」

「可確實是他們傷的更重,而且你破壞公共設施、威脅人身財產安全、引起外交事故…………擾亂公共治安。」

坐在椅子上麗莎滔滔不絕的念出了一大圈的罪名,離島聽的頭都大了。

「這位阿姨,你說的大多數罪名都並不成立……」

布洛妮婭開始反擊,離島頓時覺得自己行了,甚至是個無罪的可憐人。

「阿……呵,小可愛,律法是嚴格的哦,如果……」

「好了好了麗莎小姐!」

見麗莎又要一轉攻勢,離島連忙開口阻止。

「這種事我們都了解,直接進入正題吧,好嗎?我們都還沒吃飯呢。」

沒有帶回騎士團,而是帶回自己家,就說明有事情要私下談,離島覺得自己還真是很幸運,剛好是麗莎來。

沒事做的布洛妮婭沉默下來。

「……離先生也太不解風情了,不過好吧。」麗莎輕笑着說道,「我聽安柏說你是商人,而且沒有神之眼,那麼剛剛你們的戰鬥……」

「武器和聖痕。」

離島直接開口回答。

「武器和……什麼?」

麗莎聽到了一個很新奇的名詞,新奇的東西往往對學者有很強的吸引力,麗莎同樣是一個學者,一個出色的學者。

「聖痕。」

離島直接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裏面躺着一張橫向的藍底卡片。

「這就是聖痕。」

麗莎看到卡片的左面畫著一個帶着披風,手持長槍,表情看上去有些怯弱的短髮少女;右面寫着一些東西,像是說明。

卡片左下角寫着卡片的名字:薇歐拉(上),名字前有一個朝上的像是王冠又像是飛鳥的奇異符文。

那個男人用手輕點了一下少女的圖案,卡片上空立刻浮現了一個和符文形狀相同,手掌大小的紅色符文。

「這……」

這是麗莎從沒見過的東西,她能從紅色符文上感受到某種力量,卻不知道是什麼。

「像這樣,將這個聖痕貼在身上,就能獲得很強的力量加成。」

離島說著,將薇歐拉的聖痕像貼貼紙一樣貼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怎麼感覺像令咒?

於是離島又拿起聖痕卡對着聖痕一貼,聖痕又消失,重新浮在了卡片上空。

「就是這樣。」

「這個東西的加成是什麼?」麗莎問

「戰鬥開始後獲得自身生命值上限百分之六的護盾,一套聖痕共有上中下三個,兩件和三件一起會有額外的屬性加成……這個兩件套的加成是,受傷程度在輕傷以下時,物理傷害提升15%。」

「物理傷害?」

麗莎戳了戳自己胸口的雷屬性神之眼,又拿出一本魔法書,意思不言而喻。

「當然雷元素的傷害聖痕也有很多,而且這個聖痕只是最初級的聖痕,限制不少,不過只是展示的話這個已經足夠了,因為我覺得麗莎小姐是不會把我的東西貼在身上的,所以我想請安柏或者沙拉小姐來演示。」

「……」

確實,麗莎自己也覺得不會接受陌生人把符文貼在自己身上。

「安柏?」

「什麼?」

「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當然可以。」

——

於是來到了騎士團的訓練場。

「丘丘人的箭靶?」

「因為最近丘丘人變多了起來,到處都是類似的東西……這樣就行了嗎?」

安柏說著,展示了一下自己自己的左右胳膊上分別貼着的一上一下兩個聖痕。

「當然,這樣就可以,不過要注意是物理傷害,所以不要附加元素力。」

離島點點頭,順便提醒了一句。

「好的,那我開始了!」

安柏說著收起了槍,拿出了之前常用的弓。

用早已習慣的弓來實驗,能更準確體會到聖痕帶來的提升。

拉滿,瞄準,射!

「嗖!」「啪!」

「再來。」

「嗖!」「嘭!」

第二支箭矢射入,箭靶應聲碎裂。

安柏驚訝的看着自己的雙手,15%的加成很明顯,而且自己身邊突然出現的透明護盾也代表了聖痕的效果。

「安柏,感覺怎麼樣?」

見安柏停下,麗莎上來詢問。

「沒什麼不對的地方,身體也沒有任何不適,提升的感覺很明顯,而且可能是因為不習慣,我感覺要比15%的傷害加成還高。」

安柏仔細的說著自己的感受。

「聖痕還會提供一些基礎屬性提升,攻擊力、生命值、防禦、暴擊率,上位和下位聖痕都會增加基礎攻擊力的。」

離島指了指安柏的薇歐拉(上、下)解釋道。

「原來如此。」安柏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這種聖痕……離先生還有很多?」麗莎若有所思的問,「價格是?」

這個聖痕的物理傷害加成很明顯,也不需要元素力去催動,戰鬥開始後可以提供護盾,三件套還可以提升移動速度——簡直是為普通士兵準備的完美裝備!

「當然有很多,我說過這只是最初級的,以星級來分的話只有二星,就算升級到滿級也只有三星。」

離島的解釋讓麗莎聞到了某種捆綁銷售的味道,不過看他話沒說完,所以並沒有出言打斷。

「至於價格問題,這個兩枚聖痕可以送給安柏,當做是購買武器的贈品,之後就不直接銷售了。」

「不直接銷售?」

「是的,不知道麗莎小姐有沒有聽過抽獎?」

這是經由布洛妮婭提出,芽衣和琪亞娜同意的完美利益最大化的方案。

啟動資金,就用安柏在麗莎家裡已經交付過的火妖精的錢。

——

「2800摩拉一個普通補給箱,分為武器和聖痕箱嗎……」

「是,那個傢伙說,三星以下東西兩種箱子里都會有,只有四星才限定箱子……對了,安柏的那把槍就是四星武器。」

麗莎優雅的坐在琴辦公室旁特意為她準備的椅子上,品着晚茶。

「他真的沒問題?」

琴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太假了,不是貴,是太便宜了!

她完全不敢想像把風鷹劍兩萬摩拉賣掉的畫面!面對祖先絕對會羞愧而死的!

「至少在我看來沒問題……」看着琴的表情,麗莎又笑着補充一句,「無論是氣息還是腦子。」

「這樣……」琴又陷入了沉思。

「這麼在意的話,等他們開業之後去看看不就好了?」

「說的也是……安柏呢?」

「說是去吃飯,接着還要帶他們去看店面。」

「她還真是喜歡那個旅行商人啊……」

《人在原神,外掛是崩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