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日破蒼穹
日破蒼穹 連載中

日破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蝦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宇文查 蝦編

「幸福修仙卡,咱修士自己的信用卡」——修真商業銀行「修行激勵卡,晉級即可還卡」——境界發展銀行「本行可辦理各種法寶,丹藥保險箱業務元嬰期高手可免費辦理宗師卡一張」——建設修鍊銀行「存取靈力的道友們不要爭搶,注意節制大道千萬條,生命第一條實力誠可貴,精元價更高」——靈力交通銀行「行長大人!風宗之主把寶貝女兒極光第一美女送來了,只求貸濃縮靈氣三億升!」「准了!送屋裡」「行長大人!聖矢聯盟皇帝還是攆不走,哭着喊着求您在他們那兒開個分行」「就支行,愛要不要!」「行長大人!新建的寶庫又裝不下了!」……穿越異界成立天下最富的宗門,把銀行開遍諸天萬界!展開

《日破蒼穹》章節試讀:

「胡鬧!」牛開水氣的大罵。

「把他叫進來。」歐陽正龍黑着臉道。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們才商議淡化陳阿吉一事的影響,這傻逼就冒了出來。

那名龍角峰弟子出去不一會兒,周新承趾高氣昂,又帶着一股裝出來的悲哀走了進來。

「掌門,師父,各位師叔」周新承拱手行禮,「陳阿吉本是我二龍山弟子,為人謙……」

「陳阿吉觸犯門規,被逐出師門,你有異議嗎?」歐陽正龍冷冷的問道。

他此時真是厭惡透了這傻逼:鬼心思一大堆,還不識時務。

「額」周新承被嗆了一下,「弟子不敢。只是我聽說陳阿吉在被逐出師門之前就已身亡,我懷疑是宇文查乾的。宇文查和陳阿吉鬧過矛盾,所……」

「宇文查和陳阿吉有什麼矛盾?你又怎麼知道?難道你和宇文查也有矛盾?」牛開水站起身來,冷冷的道。

「額,弟子……」在周新承印象中,師父一直是和藹可親的,他何曾見過牛開水這樣?一時間瑟瑟發抖,無言以對。心中着急,便快口諏道:

「定是因為宇文查知道我將他對雯兒做……」

話語未盡,突然,周新承只覺一股恐怖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讓他一下子跪倒在地,口不能言,骨骼爆響,幾欲崩潰。

周新承駭然艱難地抬起頭,卻對上了歐陽正龍凌厲的眼神,如視死人。

周新承凌然覺悟:

他本想狡賴說宇文查知道陳阿吉也知道了他對李雯兒做的事而尋機把陳阿吉滅口,此時再一想,宇文查李雯兒事件歐陽正龍一定是保密處理,自己要是當眾說出來……

周新承心底暗暗叫苦: 掌門竟要斃他於此么?

突然威壓消失,周新承只覺身上壓力一松,差點撲在地上,忙惶恐地站了起來,不敢抬頭。

周新承正惶恐不安着,卻聽聽歐陽正龍和顏悅色道:

「周新承,再有一個月便是山門大比了,你要好好表現啊!」

周新承有些莫名其妙,緩緩抬起了頭,卻見歐陽正龍正一臉笑意地看着自己,難道……

傻叉,到了山門大比,就算宇文查打敗不了你,我也要尋機弄死你啊……歐陽正龍笑着,笑得很和藹。

哈哈,怪不得掌門沒有懲罰宇文查,原來是想假我之手啊,看來我拯救雯兒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那我和雯兒有沒有可能……

周新承也笑着,笑得很**,自以為揣摩到了掌門的心意。

「弟子一定不辜負掌門的期望!」周新承自信滿滿地說,又在心裏加了句:不負你的期望,宰了宇文查,娶了雯兒的。

對啊,不負我的期望,死掉才好嘛!歐陽正龍暗暗想。

「你出去吧,陳阿吉的事不需再言。」想了想,歐陽正龍又道,「把你蕭師兄叫來。」

「是。」周新承應諾而出。

歐陽正龍輕撫鬍鬚,真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於是眾人又議了會兒便紛紛告辭。

「掌門,我回去了」牛開水最後道,「今天這事,哎」一臉無可奈何。

「師弟不必介懷,此事與你無關。」歐陽正龍笑道,「對了,你回去告訴宇文查,大比上必須殺了周新承。」

「這……宇文查怕是……」牛開水憂慮道。

「別」歐陽正龍打斷牛開水的話,「我也沒指望宇文查,不過他如果殺不了周新承,就捲鋪蓋滾蛋吧。」

牛開水嘆了口氣,查兒,不是為師不幫你,只是……哎,到時候再說吧……

……

宇文查漫步龍鬚谷內,眉頭緊鎖。

當時他身上有五張一塊的,現在用掉一張,還剩四張……不好!宇文查心底驚呼,現在他身上竟只有三張符咒,另一張……

正思索着,一個約莫小宇文查一歲的青年已來到身後,喚了一聲。

「師兄!」

宇文查轉過身來,「線飛師弟。」

線飛是他從小的玩伴,天資也算不錯,現在是人元後期境,與他一樣是牛開水弟子。

如果說周新承對宇文查的好是虛情假意裝出來的,那麼線飛可以說是宇文查在二龍山最親密的師兄弟了。

線飛從不因為宇文查廢材而鄙視宇文查,相反,他還是一如既往地稱呼宇文查師兄,鼓勵和安慰他。

所以見到這位親愛的師弟,即便宇文查已不是宇文查,仍是在內心深處感到高興。

「有幾日沒見了。」宇文查笑道。

「嗯。」線飛點點頭,「再有一個月就是山門大比,我最近都在埋頭修鍊呢。」

「山門大比是該好好準備一下。」宇文查贊同道。

不準備不行啊,還要殺周新承那個傻逼師兄呢。

「師兄你……」,線飛有些驚異,宇文查在提到山門大比時竟一副興緻勃勃,自信滿滿的樣子。

「師兄你修為提升了?可以修鍊了?」線飛不確定地問道。

「嗯。」宇文查淡淡笑着,「幾天前已經七重淬體了。」

他沒告訴線飛的是,第一次修為暴漲已過去了四天,他已經是淬體大圓滿了,正想回去感應靈氣入體呢。

只有踏入後天三境之初的人元境,才算正式開始修鍊,而人元境的標誌,就是引氣入體!

「師兄你……」線飛知道這個師兄性格敦厚,寡言少語(當然是以前的宇文查),是不會無的放矢的。

「師兄真是令人驚訝,你停留在淬體三重近六年,他們都說你是修鍊廢材,現在你的修為重新開始進步了,看那些人還有什麼話講!」線飛興奮道。

「對了師兄,你有沒有聽說昨天祖師爺出關,召集眾師叔伯的事?」線飛問。

宇文查心上驚訝不安,面上卻沒有露出來。「哦?有這回事?」

「也就是西峰的李師叔大嘴巴,昨日告訴了一眾師兄,我也才打聽來的。」線飛興緻勃勃道。

宇文查不動聲色,由他講着。

「昨日那青光,想必師兄也看見了吧?」線飛一語驚人。

宇文查只覺心臟不爭氣地跳了起來,反問道,「師弟也見了?」

線飛點點頭,「昨天那麼大的動靜,自然是也見了。據說那青光乃是前輩高人光臨二龍山時發出,祖師爺和一眾師叔伯們,是去迎接高人大駕了。」

原來如此,宇文查點了點頭,看來自己丟的那張符咒應該是到了歐陽鼻手裡,哎,只能安慰自己都是自己人了……

「你說要修為高到什麼程度,才能引動那麼大的威勢……」

…………

兩人聊了會,線飛就起身告辭,宇文查回到屋子,心神沉入方舟空間,準備衝擊人元境。

「未淬體前,凡胎肉體絲毫禁不住靈力的侵襲,只有以靈淬體,強健之,才可能讓身體可以承受靈力。

淬體大圓滿時,肉體已達納靈標準,這是任何功法開始修鍊之時。而之前所謂「功法」,不過是引靈訣罷了。」丑老一本正經道。

「《日天》入門篇,似不同於其他引靈訣。」宇文查思索道。

「《日天》優越尋常,特殊入門淬體才能使肉身經受住日天功法至陽至剛的靈氣。自然更進一步。」

宇文查聽後點點頭,盤腿而坐。

「運轉第一重功法,吸納靈氣。」丑老悠悠道。

宇文查不敢怠慢,運轉《日天》第一重,在頭幾個小周天還有點生澀,後來便漸漸圓潤通暢起來。

好快的速度!宇文查在心底驚呼,這比前兩天修鍊的入門篇快了何止十倍!

「就現在,凝氣,破丹田!」丑老大喝一聲,驚醒進入深度修鍊的宇文查。

宇文查嚇出一身冷汗,全然沒發現體內已被靈力充滿,經脈隱隱作痛。宇文查立馬收束靈力,向丹田方向匯聚。

壓縮,收束,壓縮……

終至所有靈力收束凝聚,宇文查不再遲疑,控着靈力束,狠狠地沖了下去。

翁的一聲,彷彿撥雲見日,頓開茅塞,只覺一點阻礙消失,一個寬闊的小世界被開闢了出來。

宇文查按捺下心中的喜悅,平定心情,又運轉幾個周天將躁動的靈力安撫下來,才緩緩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

「終於到人元境了,也算是正式踏入修鍊世界了!」宇文查握了握拳頭,這一世,他要活得更加精彩!

「現在你已經可以修鍊武技了,所以,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丑老神神秘秘道。

「什麼好消息?」宇文查問。

難道要送我什麼《萬界至尊劍法》,《諸天破滅掌》之類的?實在不行,《天帝翻雲印》之類的也行啊。

「當~當~當~當!」

只見那丑逼猥瑣地從衣服里掏出一本紅燦燦的書,圍着宇文查跳了起來。

宇文查白了他一眼,接過書一看,直接被那幾個金燦燦的大字雷倒了:

《五年高考·三年模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