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阮清顏
阮清顏 連載中

阮清顏

來源:外網 作者:這一世換我寵你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這一世換我寵你

《阮清顏傅景梟》阮清顏傅景梟小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由本站為大家帶來,這是作者「一剪月」原創的一部精彩小說,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傅景梟以進攻的姿態,將女孩逼至浴缸的一角,「顏顏,你真的很不乖……不乖到我想砍斷你的手腳將你鎖在身邊,藏起來,就再也不會被別人給傷害了……」展開

《阮清顏》章節試讀:

[] 傅景梟最近的心情可謂抑鬱至極。 阮清顏一個孕婦沒得什麼產後抑鬱症,反倒是這位奶爸心情低落到不行,是那種懷疑要不要送去看看精神科的程度。 「你不至於吧?」阮清顏睨他兩眼。 她懷裡抱着正在啃手指的弟弟,好笑地打量着傅景梟,「兒子不是也很漂亮嗎?」 男人悶悶不樂地瞅了他兒子一眼。 然後極不滿地冷哼一聲,「是很漂亮,穿上女裝扎兩個小辮兒就更漂亮了。 」 必然聽不懂爸爸在說什麼的小傢伙,還是輕易感受到了他的情緒,於是有些驚恐地睜了睜眼睛,緩緩將正在啃着的手拿了出來。 那雙水靈的眼睛又圓又亮。 阮清顏護着懷裡的小傢伙,「不可能,我絕不可能讓我的兒子跟我三哥一樣慘。 」 蘇南野:「……」 他恣意地勾了下唇,「梟爺,兒子也是你老婆生的,你這樣嫌棄會被家暴的好嗎?」 也就是阮清顏剛生產完戰鬥力下降。 否則她分分鐘痛扁傅景梟,把婚禮那天還沒來得及比的槍法先比上。 傅景梟:「……」 他並沒有不喜歡老婆生的兒子。 他只是不喜歡兒子。 …… 阮清顏月子里恢復得很好,兩個小傢伙也長得越來越漂亮,逐漸長開的小臉愈發精緻,一雙眼睛像極了媽媽的桃花眸。 而且還遺傳到了她的精髓,眼尾隱隱約約能看到一顆很小很小的淚痣。 每天眨巴着那雙清澈水靈的眼睛,嘬着奶水的時候,像兩隻小狐狸精,讓傅景梟在旁邊看得醋意翻湧起來,「今晚讓月嫂帶着這兩個臭小子去隔壁兒童房睡!」 自從寶寶出生之後,傅景梟就再也沒有摟着老婆睡過覺,即便在同一張床上時,兩人中間也隔着這對小狐狸精。 阮清顏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你成熟點有個奶爸的樣子好不好?寶貝們還沒嫌棄你,你倒敢先嫌棄起他們兩個了?」 她說著便把哥哥丟到傅景梟懷裡。 某男人表面上極不情願,但在接過寶貝的時候,那小心翼翼、呵護備至生怕給他摔了的模樣還是暴露了他是親爹這件事。 畢竟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況且看在他們長得像老婆的面子上。 傅景梟抱着嘬完奶水開始嘬手的弟弟,小傢伙朝着他軟軟地一笑,男人不由得輕勾了下唇,但立刻又把笑容斂了回去。 小狐狸精!還勾引他親爸爸!!! 他以為這樣他就會心軟嗎? 不可能! 「他吃飽了嗎?」傅景梟眉梢輕蹙,「我看他在嘬手,是不是剛剛還沒喝夠?」 阮清顏美眸輕睨,「你不是不管他們嗎?」 傅景梟:「……」 突然被老婆懟得噎了一下。 他傲嬌地斂了斂目光,「畢竟是親生的,再怎麼不喜歡也要勉強養一養。 」 他傅景梟的兒子能在吃這件事上受委屈? 「放心吧。 」阮清顏懶得拆穿他,「小孩子都喜歡嘬東西,你管管他,手上容易有細菌。 」 傅景梟一聽立刻就支棱了起來。 像這種剛出生的人類幼崽最是脆弱,如果不小心感染了細菌肯定是大事。 傅景梟立刻把弟弟的手給拔了出來。 結果沒想到人類幼崽像是被啟動了什麼開關一樣,突然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哇――」 震天雷一般的哭聲將傅景梟嚇了一跳。 他的心立刻慌了慌,連忙緊張地看了阮清顏一眼,手忙腳亂地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於是乾脆把自己的手指塞進他的嘴裏。 重新有東西嘬了的幼崽,立刻就乖巧地收起了眼淚,抱着爸爸的手開始嘬。 阮清顏這時恰好往這邊看了一眼,傅景梟立刻緊張地解釋,「我洗過手了。 」 幼崽眨巴着眼睛看了媽媽一眼。 超級迷你的小手抱着爸爸的大手,嘬得比剛剛嘬自己的時候還要快樂。 阮清顏:「……」 她無奈地放下懷裡的哥哥起身,去拿了個乾淨的奶嘴給弟弟抱着嘬。 晚上傅景梟還真狠心把他們丟給了月嫂。 阮清顏剛洗完澡,便被如饑似渴的男人丟到床上,「顏顏,今晚我們……」 阮清顏有些警惕地看了傅景梟兩眼。 然而某個狗男人,自然清楚跟小嬌妻來硬的沒有用,於是睫毛迅速垂落了下來。 他低首將腦袋埋在阮清顏的頸窩間,手臂環着她纖細的腰,好像一隻受了委屈的大狼狗搖着尾巴般,在她懷裡撒着嬌。 「好久沒有抱着老婆睡過覺了……」 傅景梟的聲音很低,隱隱約約帶着一點小奶音,撒嬌的意味簡直不要更明顯。 阮清顏:「……」 一聽到他的奶音,她就瞬間敗下陣來。 偏偏傅景梟的髮絲還輕輕磨蹭着她最怕癢的側頸,時不時便撩撥一下,癢得她心酥。 「好不好嘛?」傅景梟輕輕撓着她的腰窩。 他微微抬眸望着女人,「只有今晚,明天就把兒子們接回來睡。 」 當然,明天的事還是要明天再說。 阮清顏在心底默默嘆了口氣,她無奈地望着男人,只能鬆口道,「那好……唔!」 結果她話音還未落下就倏然被封住唇瓣! 傅景梟旋即翻身壓了下來,炙熱的吻隨後落在她的鎖骨上,緩緩向下…… 阮清顏最終喊着求饒癱軟在了床上。 久逢甘霖的男人也終於饜足,他憐惜地輕吻了下嬌妻的眉眼,「洗澡嗎?」 阮清顏只覺得自己腰酸且雙腿都在打顫。 她趴在被窩裡動都不想動,哪怕連動一下手指都要耗費她僅剩不多的精力似的…… 好半天才瓮聲瓮氣地道,「抱我。 」 傅景梟也知道自己今晚有些狠了,他心疼地斂了斂女人的碎發,先去將浴缸里放好了熱水,然後才輕手輕腳地將她抱了進去。 阮清顏在浴缸里沒泡多久就睡著了。 傅景梟在外面敲門沒人應,自己推開門進來,便見女人躺在浴缸里睡得正是香甜。 她窩在浴缸,水面上漂浮着幾片好看的玫瑰花瓣,跟白皙的肌膚形成極強的衝擊力,讓傅景梟不由得緊緊抿起了薄唇。 他喉結輕滾,忍了又忍。 克制着將她從浴缸裏面抱了出來,裹着浴袍擦乾淨她身上的水後,又仔仔細細地幫她穿好衣服,這才送到了被窩裡。 即便已經做完了月子也不能讓她着涼。 傅景梟幫小嬌妻蓋好被子,然後便轉身走進浴室準備沖個冷水澡。 但這時隔壁突然一前一後地響起兩道震天雷一般的哭聲,「嗚哇――」 傅景梟要進浴室的腳步倏地頓住。 他旋即扭頭看向兒童房的方向,在聽到嬰兒哭聲的那個瞬間,像是頭頂一個開關被摁開了一樣,腦瓜子瞬間就「嗡」了起來。 「嗚哇――」 偏偏小傢伙的哭聲還越來越大。 傅景梟的心跟着慌了起來,然而阮清顏實在被他累得不行,即便是兩個兒子凄慘的哭聲也沒能將她從睡夢裡給拽回來。 男人箭步走到床邊,嘗試着貼在她耳邊輕輕地喚了一聲,「顏顏?」 阮清顏有些不情願地伸手推了推。 她睡得迷迷糊糊不願被人打擾,嗓音軟軟的,「別吵,我要睡覺……」 但她蘇醒後便聽到了兒子的哭聲。 於是又伸手推搡了兩下,「你快點去隔壁看看,讓那兩個小傢伙把嘴閉上。 」 反正這會兒是誰都別想打擾她睡覺。 傅景梟:「……」 這要是放在平時,阮清顏絕對立刻起來哄孩子,能直接把老公拋下的那種。 但現在兒子什麼的壓根就不重要。 傅景梟抬手揉了揉生疼的太陽穴,他當然不敢把熟睡的嬌妻叫醒,但是聽到隔壁兒子的哭聲,實在又有些於心不忍…… 生怕兩個小傢伙是餓了或者是怎樣。 最後還是去隔壁看了他們兩眼。 結果竟然是弟弟半夜尿床,又一腳把哥哥給踹醒了,於是倆人就開始一起哇哇哭。 傅・奶爸・梟:「……」 他的額角突突突地感覺頭都要炸裂。 偏偏月嫂還試探性地問他一句,「梟爺,您要不要學學怎麼給孩子換尿布?」 傅景梟:? 他是那種會給熊孩子換尿布的身份嗎? 但男人最終還是眸光陰鬱地看着月嫂,咬牙切齒地問了一句,「怎麼換?」 於是月嫂便熱心地教着他如何換尿布。 畢竟阮清顏的月子已經做完了,過段時間月嫂便要離開,總不能一直依靠阮清顏來換尿布,她又總不放心讓傭人做,所以…… 未來的尿布,他傅景梟不換還有誰能換? 他會捨得讓老婆給兒子換尿布嗎? 傅景梟給弟弟換好尿布,先哄睡了總騷擾哥哥的弟弟,又哄睡了哼哼唧唧的哥哥。 折騰了一小時後才回到自己的卧室。 剛剛想沖冷水澡的念頭徹底被打消,但跟兩個小傢伙大戰一場後,他又出了一身的汗,便只能去重新洗了個熱水澡。 此時的阮清顏還在夢裡睡得香甜。 傅景梟闔了闔眼眸,疲憊地回到被窩將老婆摟入懷裡,阮清顏半夢半醒着,「他們兩個怎麼回事啊?哄睡了嗎?」 「睡了。 」傅景梟低聲回應着。 阮清顏聽兒子睡了,便也沒什麼別的要擔心的,便在老公懷裡美美地睡了過去。 害!反正在肚子里的時候都那麼堅強,她相信生出來後也脆弱不到哪兒去。 活着就行。 …… 很快就要到兩個寶寶的百日宴。 但是他們的名字,是讓蘇家和傅家頭疼不已的事,蘇紹謙和傅成修兩人湊在一起,請了許多大師給寶寶們算五行取名字。 可怎麼都取不到令他們滿意的。 於是最終的取名權又落回阮清顏的手裡。 而兩家商議後也給出了意見,希望兩個寶寶可以一個姓傅,一個姓蘇。 這也是傅家給予兒媳婦最大的肯定。 大佬們紛紛提供思路,想要給這鳳都最尊貴的兩位少爺賜名。 然而親媽大手一揮,「抽籤算了。 」 兩個寶寶:? 他們睜着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睛,眨巴着看向自己的親(?)生(?)媽(?)媽(?) 阮清顏認真思索了許久,「你們把那些大師起的名字都擺出來,讓他們兩個在百日宴上抓鬮,抓到哪個就是哪個。 」 傅景梟:「……」 他又頭疼地輕輕揉摁着太陽穴。 在兒子出生之後,他原以為自己的地位會直線下滑,腦補了很多老婆只要兒子不要自己的場景,卻沒想到…… 這個親媽是真對兒子不上心啊。 於是最開始彷彿黑化的傅景梟,卻成了家裡最在意兒子的人,額角突突跳。 阮清顏無辜地眨着眼睛,「百日宴不是有寶寶抓周的環節嗎?別人家的寶寶能抓什麼算盤、錢之類的,我們不能抓個名字?」 蘇家人:「……」 傅家人:「……」 其他大佬們:「……」 「要不然你們兩個剪子包袱錘吧。 」 阮清顏繼續提着意見,她很認真地看向蘇紹謙和傅成修,「誰贏了就用誰請的那個大師取的名,我看這些名字都挺好。 」 蘇紹謙:「……」 傅成修:「……」 傅景梟感覺自己的頭快要裂開了。 他闔了闔眼眸,緩了好半晌,忍了又忍忍無可忍,「算了,還是我來取名字吧。 」 阮清顏瞬間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她興奮地狠狠拍了下傅景梟的大腿,「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你來你來。 」 這種廢腦子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傅景梟:「……」 他睜開眼眸撩了下眼皮,斜眸睨向旁邊的小嬌妻,突然就不是很想磨她再生個女兒了。 於是全家人都將目光齊刷刷地投給他。 眼睛亮晶晶的,等着傅景梟起名。 傅景梟看着那兩個窩在沙發上的小傢伙,弟弟趴在他腿邊搗鼓着他的皮帶,哥哥扯着弟弟的腿,酷酷的小臉一本正經。 他其實早就對寶寶們的名字有了主意。 傅景梟將目光分別落在弟弟和哥哥身上,啟唇,「蘇予梟,傅慕清。 」 弟弟叫蘇予梟。 是她賜予他的雙胎意外之喜。 哥哥叫傅慕清。 足以表達他對她的感情。 其實,他原本只為女兒準備了名字…… 傅慕顏。 只可惜卻得到了兩個臭小子。 顏對於男孩子來說太小氣了。 便取了阮清顏的清字。 蘇予梟,傅慕清――他們愛情的結晶。

《阮清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