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撒旦之名葉軍浪
撒旦之名葉軍浪 連載中

撒旦之名葉軍浪

來源:外網 作者:葉軍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軍浪 都市言情

撒旦一怒,血流成河!他,名號撒旦,以撒旦之名,行殺戮之事!回歸都市,風雲際會,強敵來犯,一路染血試問誰可爭鋒?重返戰場,硝煙瀰漫,諸敵環伺,鐵血殺伐試問誰可一戰?他,就是龍影兵王,當世撒旦!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為兄弟,赴湯蹈火;為美人,無限張狂!展開

《撒旦之名葉軍浪》章節試讀:

無論葉軍浪說再多,葉老頭都沒有任何的回應,至於葉軍浪的話他能否聽得到,那也是無從知曉。 饒是如此,葉軍浪還是在斷斷續續的說著,他怕葉老頭一個人會感到孤單,會感到寂寞,他只想有機會的時候多陪伴一下這個把自己撫養長大又庇護已久的老頭。 「葉老頭,你不是想抱重孫子嘛。等你醒過來後一定會抱得上的。 你老人家要不醒過來,那也怪不得我了。我還尋思着,還等着你醒過來給孩子取個名什麼的。這麼一直躺着也不是你的風格啊。 當今天地大變開始,全新的武道時代來臨,少了你還有什麼人能夠獨領風騷? 我知道你也只是累了,想要多休息一會兒,那就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吧。 等你醒來,我相信葉武聖的名頭還是一樣會震動整個古武界!」 葉軍浪又開口說著,像是在拉家常一樣跟葉老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有些人,真的是在唯有要失去的時候,才會意識到其重要性。 葉軍浪以前還真的是習慣了葉老頭的存在,偶爾說著一些不着天際的無恥之話,雖說讓他氣急敗壞,讓他大為惱火,但卻又不失為一種溫馨感受。 如今,葉老頭就只能這樣躺着,還真的是讓葉軍浪感到極為的不習慣。 不過他始終相信,葉老頭總會有蘇醒過來的那一天。 …… 傍晚時分。 葉軍浪就地取材,鬼醫谷中散養的活雞活鴨這些殺了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 眾人圍坐在石桌前開始吃飯喝酒。 鬼醫忽而說道:「你們要是早來一天還能碰上白老頭他們。」 「白前輩?」葉軍浪臉色一怔,問道,「白前輩他們前些天過來了鬼醫谷?」 鬼醫點頭,說道:「不錯。白老頭帶着他兒子孫女一塊過來了。」 「白仙兒也來了?」 葉軍浪看向鬼醫,開口問了聲。 鬼醫點了點頭,他看向葉軍浪,那臉色顯得有些欲言又止,最終鬼醫也沒有透露出白仙兒命格反噬的問題。 畢竟,要解決白仙兒命格反噬的危機,需要葉軍浪與之進行雙修,在白家那邊包括白仙兒在內都還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鬼醫覺得還是暫時先不要跟葉軍浪說起這件事吧。 「白前輩跟白姑娘他們都還好吧?」葉軍浪問了聲。 「都好着呢。」鬼醫淡然一笑,接著說道,「昨晚天地大變到來,白老頭感應到後一大早就離開了鬼醫谷,返回白家中做一些準備。」 葉軍浪點了點頭,只要知道白仙兒近況還好那他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今晚也不知鬼醫是高興還是天地大變到來後他心有所觸,竟是拿出了珍藏已久的玉瓊酒出來喝着。 以往葉軍浪跟葉老頭過來的時候,這玉瓊酒也只有鬼醫跟葉老頭喝着,葉軍浪想多喝幾杯都沒機會。 不過今晚,這一壇玉瓊酒分量很足,加上葉蒼也不是嗜酒之人,故而葉軍浪也能夠敞開的喝着。 這玉瓊酒也的確是不負盛名,粘稠乳液,晶瑩剔透,入喉清涼,芳香瀰漫,入腹如火,的確是夠勁,也夠味。 葉軍浪可能是覺得悶得慌,所以他一杯杯的喝着,頗為有點借酒澆愁的意思。 喝了一會兒,葉軍浪想起了什麼般,他看向鬼醫,問道:「前輩,有個問題我想問一下。」 「葉小子你說。」鬼醫說道。 葉軍浪深吸口氣,緩緩說道:「此前我跟葉老頭前來鬼醫谷的時候遇上了魔女跟她的師父。當時魔女說是天劫命格,這個命格你也無法化解,只能是蒙蔽天機,為她爭取一線生機。古武大會中,魔女被一個大聖境巔峰實力的強者一拳擊中,雖然沒有立即氣絕身亡,但已經氣若遊絲。後面魔女被她師父帶走了,你說這樣的情況下,魔女還有活過來的希望嗎?」 鬼醫皺了皺眉,他緩緩說道:「這個問題的答案老夫也不敢給出肯定的回答。天劫命格極為罕見。註定遭遇一劫,往往都是九死一生。但也會存在劫後逢生的一線生機。所以,倘若此女能夠劫後逢生,那肯定也要付出一些代價,至於是什麼代價,老夫也不知曉。畢竟,古武大會後對方也沒再來鬼醫谷尋找過老夫。「 葉軍浪點了點頭,到如今他只能默默祈禱,希望魔女真的能夠扛過這一次的劫難,劫後逢生。 否則,魔女真的要香消玉殞,他內心深處將會不安。 其實古武大會過後,他也是託付花解語動用天閣的關係網去打探魔女跟她師父的下落,卻是毫無結果。 他可以確定的是,古武大會過後,林千音並沒有帶着魔女返回魔宗聖地,至於去了哪裡目前還真的是不知。 想起魔女為了救自己,就此遭遇劫難,生死不明,葉軍浪心裏面還真的是有些發堵,他只能期盼着會有奇蹟發生,魔女還能夠活過來。 畢竟他還欠着魔女一條命。 「軍浪,來,為父跟你喝一杯。」 葉蒼笑了笑,端起酒杯說道。 葉軍浪點頭,他也拿起了酒杯就此一飲而盡。 「葉小子,天地大變到來,你身具青龍命格,具有天下共主的氣象。所以,你小子可要抓住這個機會,可不要落後於人。」鬼醫忽而說道。 葉軍浪眼中燃起了一團濃烈的鬥志跟戰火,他沉聲說道:「我會的。不僅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葉老頭還有我身邊的所有人。」 「那就好,今晚就先喝酒。」鬼醫笑着。 葉軍浪也是難得有機會這樣放開的喝着玉瓊酒,加上他最近也是心事重重,所以一杯一杯的喝着。 這玉瓊酒的確是佳釀,入口綿長,香醇萬分。 葉軍浪也沒有刻意的去控制什麼,因此喝到最後,那濃烈無比的酒勁上頭後,他開始有些發暈了,那股醉意湧上心頭。 這玉瓊酒的後勁比起尋常的高濃度白酒都要濃烈數倍,葉軍浪就算是酒量再好,這麼一杯杯的喝着,到最後也倒下了,就此喝醉。 或許,他是覺得就此長醉不復醒也很快意;或許,醉了過後,再度醒來時迎來的將會是嶄新的人生。 事實上,也是如此。 這一醉後,葉軍浪再度醒來時,他的世界也隨之改變。

《撒旦之名葉軍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