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連載中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來源:外網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臊眉耷目

漢初平元年,一名身穿青色襜褕,頭戴束髻冠,年約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正站在宜城之外,望着這座土牆僅丈余的小小縣城出了神。 「漢末、三國……呵呵,等了多少年,終於是可以來這荊州了。」 感慨良久,便見這名為劉琦的年輕人從腰間拿出了隨身的水囊,拔出塞子『咕咚咕咚』的仰頭喝了一大口,自言自語道:「從今往後,這一生的生死榮辱,就要置於這風口浪尖了。」 早在數年前,山陽郡高平縣劉琦本人便已經在一場大病中去了魂,此時佔據這具身體的靈魂,是一名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網文愛好者。 幾年前,當他展開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章節試讀:

汝水,劉琦的帥帳之內。 白日間,黃祖和劉琦兩人已經下令,着諸位將領暗中將麾下的兵將們埋伏在沙頭堡附近的村中、林中、山中等各處的隱秘之地,只等着袁術軍渡河進入己方設下的瓮中,便開始收網。 白日間,荊州軍的將士們一直都在為了埋伏的事情奔忙,很是勞累, 但是到了深夜後,劉琦卻依舊沒有閑着,他下令將典韋,魏延,張任,沙摩柯等主要的將官召到了自己的帥帳中,言有要事要與他們商議。 這當中還包括從吳郡趕來向他請援的太史慈。 眾人被劉琦深夜召集來此,心中都是倍感疑惑, 大半夜的劉府君不睡覺,召他們來帥帳內卻是想要做些什麼? 迎着眾人略帶疑惑的目光,劉琦對剛剛外出探查而回的沙摩柯道:「且將汝部所查的情報,向在場諸君作以解釋。」 「唯!」 沙摩柯對着劉琦施了一禮,接着對在場的幾名戰將道:「自打府君定下了在沙頭堡埋伏袁術軍的戰策後,末將便奉府君之命在汝水附近尋找除沙頭堡之外適合大軍渡河的民間口岸,今不辱使命,已是在東四十五里外的地域,找到了一處可以容納大隊人馬渡河的險灘,那裡遠有本地大豪私建的船口,後來卻被廢棄,渡口處雖然是水流湍急,但只要是籌謀得當,卻也可以強行渡水,其地名為重洱灘。」 這話一說出來,滿帳眾人不由皆驚。 怎麼好端端的,劉琦居然會派遣沙摩柯去周邊查詢民間渡口呢? 卻見魏延拱手道:「府君,我們不是準備在沙頭堡附近埋伏袁術軍嗎?為何還要在汝水尋找可私渡之處?」 劉琦來回掃視着眾人,言道:「要騙敵人,首先就要先騙過自己,既然連你等都確信我軍一定會在沙頭堡伏擊袁軍,那想來張勳,橋蕤等輩,也定然會這般作想。」 在場眾人也都不是愚鈍之人,一聽劉琦這般說,心中便恍然明白了劉琦的意圖。 張任低沉道:「原來,府君從打一開始召安縣長行之以訓斥,又吩咐我等不可走漏消息,還要在安縣施行軍管設伏於沙頭堡……這些都是做給袁術軍看的?」 劉琦點了點頭,道:「既然已經打算要迷惑對方,那這戲便一定要做的夠真,只有讓你們確信了我確實有意要伏兵於沙頭堡,袁術軍的將領們也才可能會真的信。」 眾人聞言沉默,但卻不乏點頭之人。 說到這,卻見劉琦向著後面略略一靠,笑道:「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強,我軍在沙頭堡布置兵力,在安縣施行軍管……可數萬人同時行動,就算是事情做的再隱秘,袁軍也會得到些許消息,但也正是我們想辦法極盡隱秘,他們才有可能不疑其他,如此一來,袁軍定然就會去汝水附近尋覓登岸之處,而按照沙摩柯的回報,在沿着汝水上下來回五十里到百里之處可以登岸的落腳點,除了沙頭堡外,也只有適才重洱灘那一處地界。」 說到這,就見劉琦正色道:「沙頭堡是個幌子,重洱灘才是我們真正要伏擊袁術軍的地方!袁軍若以為我軍盡在沙頭堡埋伏,那重洱灘便是他們的葬身之所。 一直沒有說話的典韋,突然憨聲憨氣地道:「敢問府君,我等和黃府君麾下的兵馬,現都埋伏在沙頭堡附近,依照府君府君之意……那咱們的兵將應何時從沙頭堡遷移至汝水邊的險灘?」 劉琦搖了搖頭,道:「大部的兵馬必須還要留在沙頭堡附近埋伏,這樣才能夠給予袁術軍足夠的迷惑……這期間我軍斥候,一定要在重洱灘外仔細查探,隨時回報袁軍動向……依照我的計算,我軍兵馬若要前往重洱灘阻擊袁術軍,最多不可超過一日的遷移時間,只有這樣才能將彼軍騙至最後。」 眾人聞言皆是面露驚詫。 魏延猶豫地道:「只用一日時間讓四萬將士盡棄沙頭堡的布防而去重洱灘布防,這未免有些困難吧?」 劉琦搖頭道:「文長想錯了,四萬軍眾怎麼可能在一日之間便從沙頭堡皆行至重洱灘?而且這麼大規模的遷移必然會受到袁軍懷疑……若是要去,必需輕裝簡行,以最精銳的人馬前往阻擊……以我之見,只能是從南蠻營中挑選最精銳的兵士五千去做此事……南蠻營的蠻兵昔日皆是常年行走山林之輩,步履穩健,走山跨水,長於跋涉,可當此任。」 張任道:「五千兵馬,是否有些過少?袁術軍可有數萬之眾。」 劉琦言道:「征戰之機在於快!快如閃電,行如奔雷,方可打的敵方措手不及,以少克眾……放心,對方乃是渡河之兵,非是與我們正面交鋒,即使只有五千人,只要計策成了,便足矣破敵。」 說到這,劉琦又來回四下看了看帳中的諸位將官,笑道:「更何況,以諸位之勇略,率領南蠻營與袁軍交手,必可令三軍士氣倍增,諸軍卒有汝等為先定可以一敵十,何懼袁術麾下烏合之眾?」 典韋哈哈一笑,起身道:「承蒙府君如此信任,我等豈能不身先士卒,為府君分憂?不論府君作何籌謀,末將皆願死戰!」 張任、魏延、沙摩柯等人亦是紛紛應諾。 「某等願為府君效死力。」 太史慈一直仔細的觀看着劉琦以及他麾下的這些將領們的神態以及表現, 經過了好一番觀察後,以太史慈的睿智,心中不免對劉琦以及其麾下諸將產生了些許嚮往之情。 前番劉琦和黃祖在諸將面前將在沙頭堡埋伏袁術軍的戰策定下來,太史慈感覺有些倉促, 因為在沙頭堡埋伏敵軍,即使能夠做到嚴守秘密,但想來也還是會有疏漏, 可他畢竟只是客將,並不方便直諫。 如今見劉琦深夜召諸將來此,細言個中諸事……太史慈這才明白,原來這位南陽郡劉府君竟是早有籌謀,其心志之深遠委實令人驚嘆。 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與觀察,太史慈發現劉琦麾下的這幾名將領雖然年輕,且名聲不甚響亮,但比起黃祖麾下的那些江夏豪強系組成的戰將群體而言,本領和素質委實要高出太多。 典韋自不必說,只是打眼一瞅就知曉其乃是猛士之姿,天下少有能與其拼者。 魏延和張任雖年紀輕輕,但太史慈能夠看出這兩個人都是難得的年輕將才,若是好生培養,日後必然潛力無限。 至於沙摩柯,羊棧岑狼等一眾蠻將,亦都是勇武之士……劉琦身為士族子弟,卻能留蠻將於身邊重用,這等不拘一格的胸懷和手段,也令太史慈甚感欽佩。 相比之下,不論是黃祖或是劉繇,便都有些相形見絀了。 卻聽太史慈道:「府君謀略和沉穩,着實令人佩服,慈雖是客將,也願供府君差遣!」 劉琦滿意的笑道:「得子義相助,大事可期,這一次,咱們便先敗了袁術軍,然後便轉軍入淮,迎正禮公來楚!」 …… 劉琦這邊暗中布置好了羅網,只等袁術軍前來入瓮。 果然如同劉琦所猜想的對一樣,荊州軍欲在沙頭堡渡口埋伏袁術軍的消息雖然極為隱秘,但還是被袁術軍的斥候給打探到了。 畢竟,四萬人馬的陣仗不小,若想密而不露,難度可謂極大。 對於荊州軍的安排和布置,袁術軍的戰將們在經過一番商討之後,立刻便做出了戰略性的應對, 壽春的大豪張勳,派遣麾下的斥候們去往汝水的周邊,探聽可以渡河的口岸,順便繼續派人暗中打探荊州軍在沙頭堡的動向。 袁術軍斥候們的效率非常快,他們很快就探聽到了在汝水有一處被廢置不用的私人渡口,可抵達汝南以南的重洱灘,那裡的水流雖然略有些湍急,但卻不足矣形成大的障礙,是個足可讓數萬兵馬順利渡河的地界。 陳蘭和雷薄等人得知此地後,立刻要求各部兵馬火速渡過汝水,再轉襲埋伏在沙頭堡的荊州軍後方。 但他們的行動卻被張勳攔下了。 張勳提議,再派斥候和探子前往安縣附近,查探沙頭堡周邊埋伏的荊州軍之情況,再做定論不遲。 畢竟,這是打仗,一切事情,要以情報為上,張勳想看看在沙頭堡附近的荊州軍到底會不會又大規模的異動。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