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嬗變
嬗變 連載中

嬗變

來源:google 作者:鄧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屈深梟 羋淺淺

無限流+重生+蝴蝶效應+女子從政又名《【無限流】嬗變》,大楚國權勢滔天的嫡公主羋淺淺自從被鎮遠大將軍屈深梟虎口搭救後便芳心暗許,經歷一番波折後終於如願以償嫁給了如意郎君,可這個孔武有力的男人真的是她的良配嗎?婚後第三年,丈夫屈深梟突然變心了,羋淺淺逐漸發現了丈夫陰暗的秘密,她該何去何從?後來,屈深梟一心想要權力,為了天下蒼生,羋淺淺不得不手刃心愛的丈夫五十年後,她白首蒼蒼行將就木,帶着此生最大的遺憾壽終正寢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她能否改寫結局?有情人能否終成眷屬?一句話簡介:公主重生N次拯救男主原創劇情,請勿模仿展開

《嬗變》章節試讀:

午夜十二點,一輪月圓懸掛在高空之中,散發發皎潔的光芒。一個**着上半身的男子睜開了那雙幽深如潭的眼睛,從一汪碧綠的池水中跳上了岸。貴婦打扮的年輕女子睡在旁邊的涼亭上,聽到動靜,醒轉過來。

屈深梟霍然拔出劍,直逼羋淺淺而來,羋淺淺連連後退,屈深梟亦步亦趨,緊追不捨。

羋淺淺央求道:「夫君,你清醒一點。是我呀,淺淺,你最愛的淺淺。」

屈深梟把羋淺淺逼到了角落裡,提起劍刺向了羋淺淺。

「夫君,我求求你,清醒一點,我是淺淺呀!」

屈深梟目光凜然,揮劍刺進了羋淺淺的胸膛,毫不留情。

————

十九年前。

大楚嫡公主出生的那一天,霞光滿天,呈現一片祥瑞景象。須臾之間,天空中出現一朵類似金色鳳凰的雲霞,它翱翔在空中,俯瞰着大地,楚國百姓看到這一幕,無不歡呼雀躍,認為這是上天賜予的福氣。於是百姓紛紛走出家門觀看雲霞,甚至有畫手拿墨筆畫下這難得的景色。

緊接着一束金光折射進了椒房殿,打在產婦臉上。此產婦正是皇后娘娘昭筠,皇后娘娘難產,腹中的孩子遲遲不肯呱呱墜地,這可急壞了產婆,也急壞了中宮一眾宮女太監。

產婆身上冷汗涔涔,生怕皇后腹中的子嗣有個閃失,自己也跟着人頭落地,她接生二十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胎位。她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幾乎傾盡全力助皇后生產。「皇后娘娘,再用力啊!孩子快出來了……」

楚國皇帝羋澤恆在門口徘徊踱步,心急如焚,倒非多為皇后擔憂,而是子嗣中兒子稀疏,期盼皇后能再為其順利誕下一個嫡子,以繼承大統。

皇后牙關緊咬着一塊絹帛,身上早已汗流浹背。這並非她第一次生產,可這次比上次生紹元還要艱難許多。

金鳳凰順着金光的指引飛進了皇后娘娘的體內。

伴隨着嬰兒的啼哭聲,產婆和皇后臉上都露出了「劫後餘生」的笑意。這一刻,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是個小公主。」產婆不顧勞累,急忙推門出來報喜。

聞言,正值壯年的皇帝臉色頓時轉為陰霾,喜轉為憂,鑒於產前的吉祥氣氛,任誰都以為此胎是個皇子,結果又是個公主。不期盼時萬事全休,期盼心一起,哀默心冷。

他難掩心中的失落,連皇后寢宮都不屑進入,衝著太監總管張公公拂了拂衣袖,淡淡道:「擺駕御書房。」

「皇上,皇后娘娘剛分娩,皇上不進去瞧瞧娘娘的身子么?」張公公在他身後囁嚅道。

皇帝如蒼隼般犀利的眼睛射向張公公,後者如芒在背,深知自己失言了,「皇上擺駕御書房。」

幾個黃門連忙抬着龍輦過來,皇帝踏着一個墊腳太監的背上了座,四人抬着皇上往御書房而去,張公公緊跟在龍輦旁邊。

此時,欽天監胡贇匆匆忙忙趕來稟告,在宮內河邊與龍輦不期相遇,連忙伏地跪安,「啟稟皇上,臣適才觀測到祥瑞現世,聽聞皇后娘娘生產,想必皇后娘娘誕下了鳳星,實乃可喜可賀。」

「這喜從何來?」皇帝不悅地瞪了他一眼。這草包神棍胡贇竟敢在他傷口上撒鹽,這是不要命了嗎?

張公公小聲告訴他皇后生下了一名小公主,此舉意在提醒他不要觸了皇上逆鱗,以免招來殺身之禍。可胡贇卻滿不在乎,「鳳星自然是女嬌娥,可女子未必不如男。」

聽了胡贇言論,皇上大喜,一掃之前的陰霾。

胡贇順水推舟道,「請皇上為小公主賜名。」

皇上望着清水在石灘上湍急地流淌而過,凝神片刻,吟道:「石瀨兮淺淺,飛龍兮翩翩。便喚淺淺吧。」

張公公連忙拍手稱道,「皇上為公主賜名淺淺。」

「好名字。」胡贇嘖嘖稱讚。

「擺駕椒房殿。」皇帝威嚴的聲音響起。

太監們連忙調轉龍輦,抬着皇帝往椒房殿而去。

得知皇上離去之後,皇后正抱着懷裡的女嬰黯然神傷,她曾經愛過這個九五之尊,只是後來她才明白,帝王無情,愛不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坐穩皇后的寶座。她也就不再執着於皇上的寵愛,不跟妃嬪爭風吃醋,一心一意做好端莊大氣的後宮之主,讓皇上在後宮內做到雨露均沾。

忽聽到「皇上駕到」的傳喚聲,皇后暗暗驚詫。皇上不是離去了么,皇上為何突然改變了心意,皇后不得而知。她早就深諳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凡事以伺候好皇上為先,滿足皇上的一切要求,不行差踏錯,做一個端莊大氣的皇后,做好六宮之表率。雖然她有時也會感到疲憊,但這是她身為國母應完成的使命。

皇后抱起女嬰想要起身,皇上阻止了她,上前接過手裡的嬰兒。嬰兒像一個胖紫薯,眨着那雙如秋水般的眸子衝著皇上咧嘴大笑,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絲毫不畏懼他這位真龍天子。皇帝心裏暗道,這個公主生得像他,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一樣。血緣關係的紐帶在那一刻真正連接在一起。

「皇上適才已為公主賜名淺淺。」張公公適時插嘴道。

得到賜名後,皇后在一旁戰戰兢兢,擔心這個名字不大吉利。可皇上金口既出,想必斷無修葺之機,於是心裏只得應承下來。

「臣妾代淺兒謝皇上賜名。」

抱着公主好了一陣子,皇上才不舍地將公主送回乳母懷裡。

「皇后生產辛苦了,多加休息,你們幾個好生伺候皇后!」皇上對幾個婢子交代完這一切,方乘坐龍輦回御書房處理政事。

待皇上離去後,皇后不敢有絲毫怠慢,派人去打聽消息,卻一無所獲。

皇后一臉憂思,「桂嬤嬤,你說皇上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

「皇上的心思,娘娘都猜不着,更別提奴婢了!」

「罷了,本宮也不揣度聖意了。」

皇后生下女兒的消息傳到各宮,嬪妃們紛紛前來祝賀。秦淑妃在得知皇后誕下了一個公主,滿心歡喜。自己的兒子少了一個對手,她又豈有不悅之理!

次日,張公公奉皇上旨意前來送搖籃給公主,皇后從張公公處得知是欽天監胡贇讓皇上臨時改變主意,派人打賞了胡贇。但她也不好做得過於明顯,免得皇上疑心是她買通胡贇故意為之,那便是因禍得福了。

皇后在月子期間按照老嬤嬤給的方子飲食調養,同時做五禽戲動作恢復體形。等出了月子,她的身形也恢復了九成。宮女們見了,紛紛稱讚皇后辛勞。

這天,乳母抱着小公主,手裡拿着一個撥浪鼓,正在哄她玩。皇后走近,她把公主抱在懷裡,輕聲喚她的名字淺淺。這是她誕下的第一個公主,自然寶貝得緊。

她原以為她這胎生的是個公主,皇上並不會多麼器重,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皇帝極為寵幸這個小公主,視為掌上明珠,縱然每日公務繁忙,也必定偷閑來椒房殿探視,生怕乳娘宮娥們怠慢絲毫,從不間斷一日。

她憶起往昔,她也曾為皇上誕下一個嫡子,或許他身上缺少點聰明伶俐的勁兒,皇上並不喜愛他,君王的寵愛總是來得沒由頭。

相反,秦淑妃的兒子深受皇上寵愛,她擔心遲早有一天皇上會廢嫡立庶。

沒想到倚仗這位公主受寵,她母憑女榮,復得皇上青眼。

事實上,皇帝本來生出了廢后之心,就此打住了,從此閉口不提。這倒是把宮裡的秦淑妃給愁壞了。她原道皇后這一胎並未誕下皇子,皇上會厭棄她,豈料皇上把嫡公主看得比皇子還要重。着實是她失算了。她想當皇后的美夢從此休矣,然而她那顆登頂後位的心卻從未停止,至死方休。

————

光陰如白駒過隙。彈指一揮,十六年過去了,昔日在御花園裡嬉鬧的小公主長成了一位窈窕少女,容貌果真是傾國傾城,一時之間,后妃在她面前皆是花顏失色。羋淺淺雖貴為嫡公主,可從不驕縱跋扈,實在難得。考慮到其日後要嫁為人婦,皇后默默將御夫之道悉數傳給自己的女兒,也有意為她在母家子弟中尋一位德才出眾者作為夫婿。

宮女薔薇匆匆進來,手裡提着一隻鳥籠子,裏面是一隻彩色的鸚鵡。它的冠上是一簇紅色羽毛,胸前是黃色,背部是藍色,尾巴是橙色。那雙圓溜溜的眼睛轉個不停,像個老學究。

「公主,這是內務府特意進獻給公主解悶的。聽說它是同類鸚鵡中的佼佼者,非常聰慧呢。」

「這鸚鵡好漂亮啊!」羋淺淺心下歡喜,移步至鳥籠面前,開始逗弄饒舌的鸚鵡。

「公主殿下,長樂未央。」鸚鵡說出了一句人話。

「這鸚鵡有趣極了。」聽完鸚鵡的祝福,羋淺淺嘴角揚起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這些話都是薔薇讓馴獸師特意教它的,用來討好自己的主子。

「參見公主殿下,願公主殿下長樂未央。」

「你好漂亮!」羋淺淺教它。

「你好漂亮。」鸚鵡也跟着說了一句。

「真聰明。」羋淺淺眼裡閃過一絲亮光。

「薔薇,這隻鸚鵡叫什麼名字?」

薔薇回答:「回稟公主,它名喚小花,公主殿下叫它小花就好。」

鸚鵡不停地叫喚:「回稟公主,我是小花!」

羋淺淺在一旁笑得花枝亂顫。

「公主,您好久沒笑得這麼開心了。」薔薇在一旁道。

宮女芙蓉見不慣薔薇那副諂媚樣兒,白了她一眼,然後走到羋淺淺身邊,提醒道:「公主,今日還去思賢院聽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