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山野村醫的春天
山野村醫的春天 連載中

山野村醫的春天

來源:google 作者:我真的特別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二牛 林嵐 都市小說

一代鄉村神醫和村花姐姐的日常浪漫愛情故事村花姐姐:「你怎麼老躲着我?」楊二牛:「林嵐姐,放過我吧,弟弟累了……」展開

《山野村醫的春天》章節試讀:

楊二牛的話讓范彪一驚。

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

畢竟楊二牛是個傻子,全村人都知道。

他雖然說對了,但誰會相信一個傻子的話?

果然,林嵐尷尬一笑,對范彪說:「二牛的話別放在心上。」

雖然林嵐堅信自己院子的大門是鎖着的,但她又相信范彪的人品。

所以最後只能懷疑自己,可能真的忘記鎖門了。

末了,林嵐這才抬起頭看向范彪:「對了,你來找我,是不是想告訴我,教室的事情有着落了?」

范彪點頭:「是啊。我從鎮上喊了幾個建築工人。」

「本來他們打死都不願意來,給多少錢都不行,畢竟咱們村的情況你也清楚。」

「但是我跟他們說了你的事迹,他們特別感動,加上我是他們的包工頭。」

「所以一大早舟車勞頓的就往這邊趕,這不剛到我家,我就跑過來通知你了嘛。」

話到這裡,楊二牛從林嵐的懷裡出來,指着范彪道:「林嵐姐!他是在騙你的,他家裡根本就沒有人!」

一聽這話,林嵐心裏一陣疼痛,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

她伸手撫摸着楊二牛的腦袋,溫柔的說:「二牛乖,我知道你不捨得姐姐離開。」

「但姐還要為杏花村的一百多號孩子着想,他們是杏花村的未來,不能沒有書讀,沒有教室上課學知識……」

說著,林嵐的眼眶再次濕潤了。

她不知道自己說的這些,楊二牛能不能聽明白。

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自己認的這個弟弟是傻子,那也是有感情的。

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

聽到林嵐姐心聲的楊二牛,知道自己說再多也無益。

目前來看,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林嵐親眼看到范彪露出真實面目!

所以楊二牛不再吭聲了,就靜靜的坐在床上,看范彪演戲。

「林嵐,你別哭呀,你這麼一哭,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時,范彪裝作一副束手無策的樣子,慌慌張張的拿起桌上的衛生紙,撕了一些。

「擦一下眼淚吧,不然萬一村裡人來串門,看你在哭,還以為我欺負你呢。」

接過范彪手裡的衛生紙,林嵐擦拭完後,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范彪,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能不能讓我帶着二牛一起過門?我實在不放心二牛一個人……」

范彪皺眉,很是為難:「林嵐,全村上下誰都知道你心地善良。」

「你給村裡的人看病免費,教孩子學習也是免費,你做的這一切甚至比村長還好。」

「我願意幫你蓋教室,那是因為孩子們是咱們村的,可是二牛他是你從山上撿來的。」

「他到底是什麼人,至今都沒有弄清楚。一個外姓人,你說我……」

范彪講到這裡,故意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我實在不想村裡人說閑話,你也知道他們的嘴有多損。」

林嵐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雖然心善,但從不強求別人。

范彪的話說的對,沒有人願意無緣無故的被說閑話。

見林嵐又猶豫了起來,范彪使出了殺手鐧:「咱們趕快去我家吧,那些建築工都等着呢。」

「大老遠把他們請過來,大家都想見見你,你到時候給他們敬杯酒,他們肯定會用最快的速度將教室給蓋好。」

「這樣,你和你的學生也可以早點上課學習了。」

林嵐已經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但她還是不舍楊二牛。

「要不這樣吧,今天咱們就不定親了,你喝完酒還回來,啥時候你想通了,咱們再通知村裡的人。」

聽到這話,林嵐很是感激:「謝謝你范彪,你是咱們村唯一的好男人!」

范彪笑了笑,心說:「等到了我家,喝了我的酒,想回來就由不得你了!」

楊二牛讀出了范彪的陰謀。

沒想到這個范彪不僅僅是表裡不一,內心還如此惡毒!

他不但要騙林嵐去她家,讓村裡的人誤會。

他還要讓林嵐喝下他從鎮上酒吧買回來的藥酒。

這藥酒喝下後,會讓人變得非常主動。

林嵐一旦**,有口難辯!

在這偏僻的山村。

她除了死,就只能成為范彪的婆娘。

楊二牛怎麼可能讓范彪得逞?

想罷,楊二牛傻呵呵的笑道:「林嵐姐,二牛……二牛也要去吃席……」

林嵐一怔,看向范彪:「可以嗎?」

范彪本來就痛恨這個傻瞎子,竟然敢抱自己未來的老婆,不教訓一下難解心頭之恨!

索性就點頭同意了。

不多時,林嵐換好衣服,拉着楊二牛的手走出大門。

在門口等着的范彪見狀,心裏又是一陣憤恨。

氣的他,現在就想剁了傻瞎子楊二牛牽着林嵐的那隻手!

從林嵐家到范彪家也就幾步路。

五分鐘不到,他們就到了范彪的小平房。

好巧不巧,范彪一行三人剛進屋。

就被對門出來的林青青看到了。

這會兒的林青青扛着鋤頭,頭上包個洗臉巾,準備下地幹活。

林青青二十五歲,雖然皮膚黑了點,但模樣俊俏,而且要腰有腰,要腚有腚。

見狀,林青青回頭大叫一聲:「嘿!他爹,真是新鮮事,你猜我看到什麼了?」

「林老師居然帶着她認的傻弟弟去范彪家了!」

林青青在村裡人稱林大炮,不僅嗓門大,傳播力還強。

這不,林嵐都進到范彪的屋裡了,她還是聽到了外面林青青說的話。

這下好了,自己來范彪家裡讓林青青撞見了,她相信絕對不出一刻鐘,林青青就會將這件事傳遍全村。

林嵐有些苦澀。

因為這一刻,她和范彪就算徹底綁定在一起了。

想後悔都難了。

「林嵐,我專門為你炒了幾個菜,來,嘗嘗我的手藝。」

范彪保持着最後的偽裝。

「這……」

林嵐有些恍惚,左看右看,末了,不由得蹙起細眉來。

「范彪,你不是說有好幾個建築工在你家等我嗎?人呢?」

范彪嘿嘿一笑:「可能上廁所了吧,我還能騙你嗎?看在我這麼努力的份上,你不敬我一杯酒嗎?」

說著,范彪將桌子上早已準備好的酒杯拿起,遞給林嵐:

「這可是我自己釀的酒,特別香,你嘗嘗。」

林嵐心裏有些嘀咕,不過並沒有想太多,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見林嵐終於喝了自己精心準備的花酒,范彪原本憨厚老實的模樣,瞬間消失不見了。

「哈哈哈!!」

忽然,范彪大笑三聲,隨即坐到了桌前。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范彪的女人了!林嵐,過來坐我懷裡,給老子倒酒!」

范彪一邊吃菜一邊囂張的說道。

林嵐整個人都是懵的:「范彪,你……你在說什麼呢?」

「你到底請沒請建築工?沒請我可回家了,不然村裡人該誤會了……」

不等林嵐話音落下,范彪將筷子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想走?我都把屋門反鎖了,你往哪兒走?」

說著,范彪一臉痞相的望着林嵐:「今天要是不把你睡了,都對不起我裝了一個多月的孫子!」

「你……」

林嵐欲哭無淚,到這一刻才明白自己中了范彪的圈套。

「范彪你這個畜生!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