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殺人鐲
殺人鐲 連載中

殺人鐲

來源:google 作者:烏葡萄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烏葡萄 懸疑驚悚 方小妙

一幢樓失蹤數人,死了一人,你還敢住?這並不可怕,最怕得是前男友送你一隻誰帶誰死且價值不菲的玉鐲,你還敢戴!展開

《殺人鐲》章節試讀:

周庭竟然會在我住的樓里失蹤,他從來都沒有來過這裡!

「不可能!」我反應強烈。

「他不可能來這裡的?」我看向了那個女人,她似乎又後退了一步。

她好像害怕我?

「哦?為什麼!」羅警官好奇地問我。

我發現了自己的情緒失控,平復了一下說:「他不知道我住在這裡!」

室內一片安靜。

「他是來拿回鐲子的!」那個一言不發的常青洛終於說話了。

我們都看向了她。她卻向著羅警官身邊靠近了一些!

「他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兒?」我不相信分手的周庭還會關注我。

「他手機里有你手機的定位!」常青洛的話讓我頭皮發麻,周庭竟然在我手機里定了位,我到底怎麼得罪了他,讓他如此監視我。

我想起了放在卧室的手機,連忙站起來去了卧室,拿出來時,發現已經開不了機。

羅警官帶着詢問的目光看着我。

「剛剛聽到門鈴聲,嚇得摔在地上了!」我也奇怪一向挺耐摔的手機,怎麼這一下子就完了。

「我們可能得帶回去!」羅警官說著,似乎還在徵詢着我的意思。

「嗯!」手機都壞了,我也不能用。就交給了小路。

「手鐲也得帶走!」羅警官看着我說。

我有些為難,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關於手鐲的「詛咒」,但又想到他們帶回去也不可能去戴它,肯定當做證物來調查的。就沒有再說什麼,點頭同意了。

一行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那個常青洛更像逃也似的沖在最前面,哪裡有站在門口的氣勢,不,是一直以來的趾高氣揚。

但卻留下我一肚子地疑問,周庭來找我到底什麼事?怎麼也會在電梯里失蹤?

我盯着關上的大門,心裏有了害怕,這一層失蹤了兩戶,就差我了。

手鐲也被帶走了,我還會不會死?

思緒萬千的躺在床翻來覆去,直到天快亮時才睡去。

睡得正香時,又被門鈴聲,還有不時夾雜着大力的拍門聲吵醒,我感覺頭暈暈的,看到落地窗外,天色大亮,身上卻因為沒有睡好,酸痛不已,打開門時,就被胡玉華抱了個滿懷。

「妙妙,你沒死!」我頭更暈了。

「稟告玉華姐姐,我沒死,活得很好!」我在她懷裡,有氣無力地說。

「這麼說,那個手鐲的傳說好像不太准?」路遲的聲音從胡玉華的身後響起。

「是的,一點都不準!」我也想安靜的「壽終正寢」。

「慶祝,大難不死,要慶祝一下,吃火鍋去!」胡玉華總是精力充沛。

因為昨晚的電梯事故和手鐲的故事,他們倆人幾乎和我一樣都沒有睡好,現在看看時間,可不是已經大中午了?

我們討論了一下,決定去樓下的火鍋店,到了那裡找地方落座後,兩人目光一致的看向我,我把自己上下打量了一遍,感覺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回看他們。

「方小妙,你是不是想玩「你請客我們買單」這一套?」胡玉華笑着看我。

我從隨身小包里拿出了錢包,拍在桌子上。

「隨便點!」

「方小妙,你是外星人,都不知道手機支付嗎?還用現金?」路遲也很是上道的跟着胡玉華起鬨。

我笑笑,只好「交待」了手機的去處。

「方小妙,這就叫惡人有惡報,這頓姐請了!」胡玉華那清脆又不失豪放的聲音,讓我心裏暖暖地。

吃完回去接着睡覺,只是睡得正香時,又被門鈴聲打擾。

我從床上爬起來時,就一門心思地想着把門鈴去了。

打開門時,竟是小路**站在外面。

「路警官?」我連忙讓她進來,她笑笑,卻沒進來。

只是來還我手機和手鐲,順便讓我簽字,還告訴我周庭已經找到了。

我好奇地問她在哪裡找到的,她簡單地說就是在他自己家裡睡,喝多了,醒了之後聯繫常青洛才知道的。

這是虛心一場氣嗎?只是為什麼在電梯里失蹤呢?

路警官給出的答案是,那部電梯確實有故障,他是發現故障時自己離開了,當時監控也沒有拍上,今天重新看了,他根本就沒有上樓,只在地下室坐了電梯又因為故障回去了。

而且我手機的定位已經刪除,也警告了周庭,看我的意思要不要追究。

我笑着搖搖頭,再次感謝她。

送完她,我手機忽然響了,我一喜,**還管修手機?

手機號不熟悉,我接通了才知道,是報的旅行團,提醒我今天下午六點的飛機,不要誤機。

我才想起來聽從羅警官的話,我頭腦一熱報了十五日游。看看時間,好像挺緊張的,已經四點半了。

我連忙收拾東西,出發前看着被我放在門口的手鐲有點發愁,想了一會兒,還是決定不戴着它,不是我怕死,最主要怕它給其它人帶來災難!

慌慌張張一路狂奔,終於踏着點衝到了檢票口,一個沒剎住,直接與人撞了個滿懷。

抬頭說道歉時,卻驚訝於他的顏值,看看周圍,我確定這不是明星?

「對不起!」我是十二分的真誠道歉。

他乾淨光澤的臉上有了笑容,輕輕地搖搖頭,走向了檢票口,竟是跟我同一架飛機,我跟在他後面,不住的打量着他。

落座時,驚喜的發現我們的座位竟挨着,他靠窗,我中間。

但我一直不好意思與他搭訕,只是目光相遇時沖他笑笑,他也回以微笑。

當發放配餐時,看着他與空姐之間的比劃,才發現,他竟然不會說話。長得如此美好的一個人,竟然是個啞巴,真是蒼天不公。

我再看他時,眼光中多了同情與憐憫。

他可能意識到了我的「多情」目光,回看着我,拿出了手機,在上面翻找,我以為他可能想用手機與我溝通,沒想到他卻讓我看一張圖片。

潤澤光潔,晶瑩剔透,滿綠入眼,一看我就買不起,卻明明昨晚還帶在我手上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