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 連載中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夏月 穿越重生 邢鐵壯

她生於醫毒世家,一朝穿越卻被嫡姐陷害至死她邪魅輕狂,素手施毒掌控生死,那些欺她辱她之人,皆俯於她!只是妖孽夫君不正經,「羨兒摸也摸了,看也看了,不該對本王負責么?」她晃了晃手中銀針冷笑,「王爺可想好,這一針下去,半身不遂――」冷情男人霸道吻至窒息,「遂不遂不要緊,本王命中缺你......」展開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1章你個臭傻子,還想嫁給邢大哥?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去死吧你!」
 惡毒的女聲在耳邊響起,夏月只覺腦子嗡了一聲,緊接着身體好像被人踹到了水裡。
強烈的窒息感襲來,她有些懵,這是什麼情況?
求生的本能讓她拚命掙扎。
這時,下墜的身體卻忽然被什麼東西托住了!
她吃力的在水中睜眼看去,竟然是一群大小不一的魚齊齊游到了她身底,生生將她往水面上舉!
夏月一驚,轉瞬立馬回過神,趕緊順着這股力道攀上河壁處的一塊石頭,雙腿用力一蹬。
嘩啦一聲,她破水而出!
月光灑落,給夏月有些慘白的臉色更添了幾分詭異。
啊!
你、你怎麼活過來了!」
岸邊的少女跌坐在地,滿臉驚恐的看着她,這傻子明明被砸的頭破血流,一點鼻息也沒有了還被她踹進河裡,怎麼... ...不待她想明白,夏月已經狠狠地拽着她的頭髮,將她上半身全都壓在了水裡,葉青麥,就是你搶我男人還要殺了我?」
上岸那一瞬,她已經全都記起來了。
上輩子她是z國最大福利院的院長,一生行善。
哪想到鬼差抓錯了人,竟叫她意外橫死,為了彌補她,特意尋了這個天命福女的身子,據說福運滿分,能活一百歲呢。
可現在是什麼情況?
原主是個傻子不說,還被這個叫葉青麥的女人搶了親事、親手害死!
 咕嚕咕嚕... ...傻子你瘋了!
快放開我!」
葉青麥不斷掙扎,趁她不注意猛地直起身子。
夏月冷笑一聲,一腳揣在她腰窩,又用力將她按進水裡,你剛剛不是挺厲害嗎?
把我磕的頭破血流,還把我踹進河裡?
小小年紀好狠毒的心思!」
這要放在她的福利院,非得好好教她怎麼做人!
葉青麥嚇得直打哆嗦,剛才明明摸着這傻子都沒氣了!
救我...咕..噗噗...」夏月將人提起、又壓進去,好好讓她體驗體驗什麼叫瀕臨死亡的絕望,還敢不敢叫我傻子?」
兩人的動靜不小,很快原本在村子裏不斷游移的點點火光就往河邊趕來。
似乎是原主的家人來找她了,記憶里的原主雖傻,卻很得一家人的疼愛。
而親情,是上輩子身為孤兒的夏月從未感受過的... ...可就這一愣神,葉青麥用力一撞,連滾帶爬的往下游跑去。
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趕緊逃命!
這傻子、分明是真的想要殺死自己!
夏月被撞的跌坐在地,原身本就流了那麼多的血,又泡了水,身上還真是沒什麼力氣了。
她想要張口喊人,但身體卻撐不住了,往後一仰就暈了過去。
巧的是,這河邊滿地的碎石渣子,就她身下的那一塊乾乾淨淨。
不知過了多久,夏月意識逐漸回籠,喉嚨格外難受,好在很快嘴裏被人餵了幾勺溫水,又有幾滴苦酸的藥液滴進來。
雖然難喝,但藥液入喉,清清涼涼,整個人都舒服了許多。
多謝大夫、多謝大夫,要不然我兒今兒恐怕是...嗚嗚...」是原主的娘林氏,邊哭邊道謝。
那大夫聽着年歲也不大,嬸子客氣了,我還要謝謝您今兒收留我,不然這荒山野嶺的,我怕是要葬身狼腹了。」
隱隱約約聽了幾句,夏月又沉沉睡去。
直到第二日中午才被一陣吵鬧聲驚醒。
夏嫂子,十八號我侄子成親,你們一家子可別忘了去吃喜酒!」
聲音又尖又細,十分欠揍。
夏月顧不上打量破舊的屋子,撐着身子趴到了窗邊,就瞧見個馬嘴婦人站在院子門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她仔細回想了一下,終於記起來這婦人所說的侄子,正是葉青麥口中的邢大哥——邢鐵壯。
邢鐵壯家裡窮,但人長得五大三粗的,瞧着像個能幹活又憨實的。
夏家不要彩禮,還倒貼五兩銀子的嫁妝,這才讓夏月與邢鐵壯定了親。
邢鐵壯答應的好好的,誰知道剛定了親,他就在田裡挖出一塊據說是什麼古董的東西來,去鎮上賣了足足五十兩銀子!
他暴富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來夏家退親,可把夏家眾人氣壞了。
更氣人的還在後面,邢鐵壯上午在夏家退了親,下午就敲鑼打鼓去了葉青麥家求娶!
現在竟然還有臉來請夏家去吃喜酒?
果然一聽這話,原主的娘親林氏氣的直發抖,怒罵道:刑倩倩,還要臉不要?
吃吃吃,吃個屁!」
嫂子說話怎麼這麼難聽,咱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了,我家鐵壯成親,怎麼能少了你這個姑姑呢?」
邢倩倩一點也不惱,厚着臉皮接着道。
林氏乾脆將院子里的大掃帚舉了起來,衝著邢倩倩揮了揮,我可沒那種忘恩負義的侄子!
滾滾滾,別逼我趕你!」
為了早早給閨女尋個好女婿,她可是把那邢鐵壯當自己兒子疼的!
哪裡想到竟然是個白眼狼!
哎,你怎麼那麼凶!
不去吃喜也行。」
邢倩倩眼珠一轉,手一伸,禮錢你總不好意思昧下吧?
你給我就行了,我會給你帶到的。
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別人都給,你總不好不給吧?
哪裡就那麼小氣嘍。」
邢倩倩一副我為你好的模樣,看着着實讓人噁心。
這時,院子外面傳來一個十分渾厚的聲音,哪裡來的垃圾,在我家滿嘴噴糞!」
尋聲望去,就見一個乾淨利落的高大男子冷着臉走了進來,身後還跟了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正是原主的爹和小妹。
夏冬陽在田裡忙了一上午,結果一回家就見有人找事,自然滿臉怒氣。
邢倩倩很明顯有點兒害怕,但想到自家哥哥的囑託,又開口了,人家兩個小孩兩情相悅的,你們做大人的怎麼那麼小氣?
也不怕村裡人說閑話。
妹子我是為了你們好,你們去吃個酒給個禮,人家一看誰不得稱讚一句?」
夏冬陽怎麼可能任由她這樣胡亂扯,一把接過林氏手裡的大掃帚就往邢倩倩身上招呼,滾!」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醫狂後:偏執冷王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