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連載中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婉兮李夜璟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葉婉兮李夜璟 恐怖靈異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不稀罕,我只要家產」「我不立側妃不納妾。」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試讀:

哦,要再被小主子折騰下去,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長了。
雀兒面色大變,急道:「咋就活不長了呢?王妃,您快給看看吧。」
葉婉兮看了看面色灰白的刀赫,拍拍葉璽的腦瓜子道:「你快把他嚇死了,寶兒,幫娘掌燈。」
被燈油支配的刀赫全身一僵。
葉婉兮自顧的給刀赫檢查一番,要拉他的褲子的時候,他又嚇得急忙說:「王妃使不得,您隨便給我開點兒傷葯就好。」
葉婉兮說:「我得看看傷口需不需要清創。」
「不,不用不用,我這皮糙肉厚的,一點兒小傷而已,養兩天就好了。」刀赫伸出一隻手,緊緊的護着自己的褲子。
他不光是疼怕了,還為護着自己的節操。
葉婉兮沉着臉,「若是需要清創你卻不許,搞不好會感染。一旦感染,輕則癱瘓,重則要你的命,你確定不讓我看?」
雀兒急道:「都什麼時候了還要面子,你要癱了死了誰跟你?快給王妃看看吧。」
這不成啊,他將來還要跟雀兒好好過日子呢。
刀赫想着小公子方才說的話來,都說沒掉過牙的孩子說話忒准,自己不會真的……
罷了,為了命,節操不要了。
「看,盼王妃輕輕看。」
葉婉兮檢查一番,頓時鬆了口氣。
這傷瞧着打得是皮開肉綻,不過都是皮外傷,沒有傷到筋骨。
想來那行仗之人也有幾分本事。
「算你運氣好,姓李的還沒到喪心病狂的地步。我這兒的傷葯你用着,這幾天你就別起身了,趴着睡吧。」
說罷,拿了傷葯出來給到雀兒。
「這幾天你不用上我哪兒伺候,就留在這裡照顧刀赫吧。他只能趴在床上,吃喝拉撒都離不得人。」
雀兒忙不迭的點頭。
「多謝王妃。」
「你留在這裡給他上藥,我一會兒讓人送飯菜過來。」
出了刀赫的房間,葉婉兮捂了下咕咕叫的肚子。
該死的李夜璟,沒給她撥下人就罷了,居然也沒讓人給他們送飯。
也好,他給的人她還不敢用呢,他送的飯她還擔心有毒。
葉婉兮直接帶着葉璽出了門,不過到王府正大門的時候,被人攔了下來。
「王妃,王爺有令,您不能出府。」
葉婉兮接口道:「行,你出府,去醉香樓給本王妃買些飯菜回來。」
「啊?」守門的侍衛一臉懵逼,原以為會為出府之事與王妃周旋一番,沒想到王妃不按常理出牌。
他一個看大門的,第一次接到跑腿的活兒,有些不知所措。
「醉香樓知道不?」
守門的侍衛愣愣的點頭。
「知道就好。」葉婉兮丟給他一錠沉沉的銀子道:「他們的招牌菜各給本王妃上一份,現在就去,半個時辰內本王妃就要吃上。」
拿着銀子的守衛不知所措,他一愣神間,王妃就已經帶着孩子走遠了。
「這……這怎麼辦啊?」
「去臨水居,讓王爺定奪吧。」
侍衛去了臨水居,捧着那錠銀子猶如捧着一隻燙手山芋,低着頭,偷偷瞄了一眼面色鐵青的王爺。
心想,到底怎麼著,您倒是發話啊,王妃可是說了,半個時辰內她要吃到醉香樓的飯菜。
「咳咳,璟哥。」躺在床上的白紫鳶面色蒼白,聲音細得猶如蚊吟。
「我沒事了,大夫說我喝了這葯就能退熱,你去照顧王妃姐姐吧,她還餓着肚子呢。」
旁邊一個丫鬟小聲的說:「誰不是餓着肚子呢?小姐突然病重,救治到現在,小姐與王爺也沒吃晚飯呢。」
「閉嘴,咳咳咳,王爺在此,豈有你說話的份?」白紫鳶虛弱的訓斥。
小丫鬟站在一邊不說話了。
守衛大着膽子問:「王爺您看,小的要不要去醉香樓幫王妃跑個腿?」
李夜璟卻說:「她沒有吵着要出去?」
守衛:「……」王爺的關注點在哪兒?
不過他也奇怪啊,王妃並沒有吵着要出去。
「沒有,小的說王妃不能出府,王妃便給了小的這錠銀子。」
李夜璟琢磨,這女人,莫非真的只是想吃飯而已,而不是想偷跑出去告狀?
「王爺,您看這時辰不早了,小的要不要去?還是讓廚房給王妃送飯菜去?」
李夜璟淡淡道:「她若肯吃廚房的飯菜,又豈會讓你去跑腿?去吧。」
「是,王爺。」
李夜璟寬大袖袍下的手緊了緊,驀地一聲冷哼,嚇得一旁伺候的下人一個哆嗦。
「不吃王府的飯?好哇,我看你硬氣到幾時。」
屋內的下人面面相覷。
床上的白紫鳶伸出手,小心的出聲:「王妃姐姐大抵是吃不慣王府的食物,王爺要不換個廚子?」
「吃不慣便吃不慣,她那點兒銀子,我看她能吃得起幾頓醉香樓的飯菜。」
說罷,他氣憤的拂袖而去。
可剛走出門口,他又折返回來,「好好照顧好白姑娘,助她早日養好身體,好跟本王進宮面聖。」
白紫鳶看着那空蕩蕩的門,嘴唇被咬得蒼白。
就這麼急着面聖嗎?你還沒和離,叫我如何面聖?
「你們不是說,璟哥從來都不喜歡那個姓葉的嗎?」
「是啊,王爺打小就討厭她,可她臉皮厚啊,仗着麗妃娘娘對她的喜愛,死皮賴臉的對王爺死纏爛打。前些年麗妃娘娘去了,偏偏又留下遺言,一定要讓王爺娶她,王爺一直都很孝順,娶他也是迫不得已。」
「那……可他們有了孩子。」
「哎喲,要說她不要臉呢?王爺原本就打算成親後立刻去邊關,眼不見心不煩。哪曉得她那麼不要臉,竟然在成親那晚給王爺下藥,王爺破了她的身子,這才有了那孩子。」
「噓。」另有一個人立刻道:「嬤嬤,不是說了不能提孩子的事嗎?小心被王爺聽了去,撕爛你的嘴。」
嬤嬤後怕得連連點頭,又壓低了聲音對白紫鳶道:「您看,咱王爺不讓人知道那孩子的存在,八成是不想要那孩子。您就放心吧,咱們府上就算有世子,也是您與王爺生的。」
白紫鳶這才露出笑臉來。
只是回想着李夜璟剛才生氣的樣子,她又有些不喜。
她不希望他有過多的情緒放在別人身上,尤其是姓葉的,哪怕是生氣也不行。
葉婉兮能老老實實帶着她的兒子離開王府最好,如若不然……哼。
……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