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昭慕
沈昭慕 連載中

沈昭慕

來源:外網 作者:池芫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池芫 玄幻魔法

位面金牌任務者池芫被系統坑了,被逼無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靈魂碎片。 作為一名優秀的任務者,池芫對於攻略這回事信手拈來,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個靈魂跑,攻略同一個人這種坑爹的設定,她拒絕的好嗎! 一會是高冷的校草、傲嬌的總裁,一會又是暴走的皇帝,作惡多端的魔教教主,總之要多難追就有多難追。在不止一次砸了自己的金牌招牌後??終於,某個位面中,池芫暴走了。 池芫boss,聽說過一句話嗎? 沈昭慕??? 池芫作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沈昭慕呵。 然後,很久以後,沈昭慕都為當初那個作死的「呵」凄慘地忙着填火葬場。 多幸運,位面三千,從始至終,我只攻略你一個對象。展開

《沈昭慕》章節試讀:

「陛下,臣妾手酸了,可以等會再馴么?」池芫揉了揉發麻的手腕,頗為幽怨地看向欣賞大花跳火圈,原地撲兔子的表演津津有味的沈昭慕,問。https://自打那天她被放出來,小露一手如何讓兇悍的大花乖巧蹲坐當坐騎後,她這三天就每天和動物園的馴獸師一般無二,成天地耍雜技!所以沈昭慕不上朝根本不是和她那啥,純粹是沉迷雜技無法自拔ok?沈昭慕看得正起勁,便見池芫撂攤子不肯繼續了,面上淺淺的一層笑便收了回去,語氣冷沉,「你太弱了。」才這麼會就喊累,女人就是麻煩沒用。池芫被噎得一哽,隨即眯着眼氣呼呼地將鞭子一甩,人便直接在石桌前坐下,瞪着那隻已經乖乖聽她話的大老虎,「大花,不玩了,回籠子里!」她這麼一喊,那原本還叼着血淋淋的兔子開心玩耍的大老虎虎軀一震,有些依依不捨,但對上池芫帶着黑氣的眸子……生生鬆口放下兔子,垂着尾巴乖乖自己走進籠子,還伸出爪子,自個兒給落了鎖。目睹這一幕的沈昭慕和大監小太監們:……這老虎真的不是被什麼附體了么!似乎察覺到眾人對它毫不掩飾的打量,沒了樂子的大花本就心情不好,於是,衝著池芫沈昭慕除外的人張開血盆大口,吼了幾聲。那兇悍的模樣,幾個太監嚇得往後直退,認清了現實:除了看着柔弱卻能御獸的池貴人,還有驍勇不好惹的陛下,這老虎誰都不放在眼裡的!「啊——」大花的虎嘯,不只嚇着太監們,更是叫寢殿尋不見人,一路怒氣沖沖又好奇滿滿尋到後花園的太后和沈昭儀等人嚇得紛紛花容失色,驚叫連連。——宿主,前方王者級對手來襲哦~這時,一直裝死的系統忽然在識海中興奮地上線。池芫冷笑:你很開心?那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不用想也知道是一群女boss來找茬了,要是等這廢物系統提醒她早就涼了。系統(瑟瑟一抖):還好,就……一點點吧。池芫面上笑意更甚,在識海中打了個響指,然後從天而降一金鐘,直接將一團光圈的系統兜住。系統慘叫伴着哭聲求饒:主人,我錯了,不要關我嚶嚶嚶。再打了個響指,池芫直接屏蔽了辣雞系統的聲音。哼,她多年遊走位面空間,對付系統的寶貝可不少。這辣雞系統幫不上忙還聒噪,先關起來好了。系統:……好口怕,麻麻我要回家qaq「陛下,太后……太后娘娘帶着昭儀娘娘她們過來了!」聽見刺耳的尖叫聲,沈昭慕興緻被攪了個全,他不悅地看向匆匆趕來的小太監,後者普通跪下,小心翼翼地回稟着。沈昭慕凜眉,他不喜妃嬪來他的寢宮,加上龍溪宮的獸籠子多,妃嬪自身也不敢入,而太后成日禮佛更是不愛來他這龍溪宮。今兒,怎還都來了?他冷肅地瞥了眼那小太監,剛想着要不要將人請到前殿去,就見原本坐着偷懶的池芫忽而起身,走到他跟前幾步之遙處,嬌嬌地軟聲道,「陛下,既然太后和諸位姐姐來了,不如請她們過來一併玩?」大監:「大——貴人不可!」太后和後宮的娘娘們看着一隻耗子都要做噩夢的,哪能過來看凶獸!沈昭慕有些狐疑地看着她,對上那張巧笑嫣然的臉,他頓了頓,「太后只怕是……」池芫眨眼,無辜天真得很,「可大花這麼乖順,臣妾都不怕呢,太后怎會怕呢!這不是有陛下在嘛!」這話可以說是馬匹拍到點子上了,沈昭慕嘴角有上揚的跡象,又咳了聲壓下,故作語氣如常地吩咐李全,「李全,去請。」李全:……他手中拂塵微微顫了顫,他忍不住看向身穿香色宮裙,模樣俏生生沒有半點惡意的池芫,不禁汗顏,本來伺候一個喜怒無常嗜血的陛下就很膽戰心驚了,現在又來了個扮豬吃老虎的主子……他有預感,太后和諸位娘娘一會的臉色不會好了。偏生陛下還真聽了池貴人的胡話!李全還是正常人,所以他的揣度並沒有失策。原本怒氣沖沖,雍容華貴的太后和沈昭儀等人,才端着架子行來,一句「大膽妖姬竟誘——」還沒說完,就看見滿地兔子毛血,然後正中央的籠子里,一隻成年的老虎虎睛正瞪着她們,那眼神像是下一瞬要衝出籠子吃了她們!「啊!!!——」於是,沈昭慕再次遭受到音浪摧殘,他面色微微鐵青,只覺着現在不只是後宮妃嬪軟弱討厭,太后……也有些聒噪孱弱了。「皇帝!」太后躲在人群後,只露出兩隻故作威儀的眼睛,但可笑的是,她聲音顫抖,身子掩在一個個同樣顫抖的宮妃後,威儀沒有瞧見,違和感倒是十分。她沉聲,「你不去早朝,竟跟着這妖姬在花園馴獸胡來——是不是這妖姬蠱惑的你?」太后對着沈昭慕也是有些懼怕的,她並非他生母,而這個沒有血緣的兒子天生煞氣,手段殘忍血腥,若非這次她的外甥女來哭求,她也不想來管他的事。沈昭慕對太后心裏的九轉十八彎是半點不曉得也不想了解的,他微微蹙眉,語氣淡淡地睨着站在自己身後,故作小鳥依人需要他庇護的池芫。語氣含着怪異,「妖姬?她?」他這語氣里的嫌棄太過明顯,池芫氣得翻白眼,忍不住就伸手,掐了下對方的後背。只是這廝後背堅硬如鐵,沒掐着他,她自個兒手指甲險些綳斷了。太后看着池芫那張天仙似的小臉,楚楚可人的眸子,再看沈昭慕護着她的姿態(純屬她錯覺),氣不打一處來,不敢同沈昭慕置氣,便指着池芫,沉聲——「妖姬,還不跪下!」成何體統!堂堂皇帝不去上朝,和一個妃嬪在花園玩起了馴獸!太后心裏默念了好幾遍佛語,都不夠她消氣的。這要是傳出去,這後宮還不亂了套了!

《沈昭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