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沈知初厲景深免費閱
沈知初厲景深免費閱 連載中

沈知初厲景深免費閱

來源:外網 作者:笙笙不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笙笙不息 都市言情

沈知初掏心掏肺愛了他十六年,卻被要求凈身出戶,只為了給他心中的白月光騰出位置。  厲景深以為沒了那個女人,他會幸福,直到收到她的病情診斷書……  他驚慌趕去,卻發現她牽着別人的手。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得了胃癌?」  「你不是巴不得我早死嗎?」沈知初嘲諷地笑,「厲景深,生命的最後時光,我不想再愛你了。展開

《沈知初厲景深免費閱》章節試讀:

沈知初等了將近半小時也沒等來厲景深的回復,她看了眼時間,這個時間點,他怕是已經陪着夏明玥睡了。

手中的血已經乾涸,膩得讓人難受,沈知初撐起疲軟的身體進洗漱間將手上的血洗乾淨,冰冷的液體,冷得人心涼。

回到房間後,她熟稔地接了杯熱水,吃止痛藥和抗癌藥,秦默給她的強效止痛藥含有麻醉,這種藥物除非痛到實在受不了了才會吃,吃多了有依賴,神經也受不了。

她將葯全部倒出來放在普通的瓶罐里扔進抽屜,什麼厲景深,她不稀罕了,不過是喜歡16年,相伴6年,結婚4年而已……有什麼了不起可放不下的。

…….

天微亮,沈知初就醒了,她沒有賴床的習慣,醒了就直接給律師通了個電話,讓他擬定一份離婚協議送過來。

張律師聽到她要離婚很是震驚,心裏有疑惑卻沒多問,只問了相關離婚協議上的內容,比如財產分配之類的。

這種詳細的條例,最好是當面擬,沈知初猶豫了一會兒問道,「張律師,你今天有時間嗎?」

張律師回道:「有。」

沈知初說:「那你能不能來我這兒一趟,我們詳談。」

張律師:「行,我收拾一下就過去。」

張律師是沈氏的法務總監,對他自然信得過,除去離婚協議,她還要和他交代一下遺囑。

沈知初把地址給他發過去,然後坐在梳妝台前,即使不出門她也習慣化妝,為了讓自己這張病態的臉顯得稍稍精神一點。

看着鏡子里明媚的自己,沈知初揚起笑,過了今天,她還有明天。

擔心張律師沒吃早飯,沈知初順手做了兩份早餐,早上九點剛過門鈴就響了。

沈知初將圍裙隨手脫下來掛在牆壁上去開門,來的人正是張律師。

「沈總。」

「快進來,吃飯了嗎?」沈知初問。

張律師跟着進去道:「已經用過了。」

沈知初一聽他已經吃過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吃早飯,匆忙喝了杯牛奶後倒了杯茶進會客室。

張律師也不含糊,坐下身把電腦拿出來,當聽到沈知初要把沈氏大部分股份轉移到厲景深筆下時他詫異地看向她,打着鍵盤的手都停了下來。

「沈總,這你可得仔細考慮,沈氏屬於你的婚前財產,你的丈夫並不享用。」看多了離婚為了財產分割而大打出手對簿公堂的,這還是頭一次見到有人將婚前財產拱手相讓。

再說,這牽扯到一個上億的公司,不說沈氏其他股東同不同意,單她父親哪兒就過不了關,要是知道她離個婚把公司都分出去了,只怕會鬧得天翻地覆。

「我知道,所以我接下來需要和你商量我立遺……」沈知初話還沒說完,外面忽然門鈴聲響起,她不得不起身去開門。

「你稍等,我去開門。」

門一開,一個黑色人影突兀的映入他的眼前,隨後,撲面而來一股寒氣,沈知初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沈知初抬頭看着厲景深,問道:「你怎麼回來了?」

「不是你讓我回來的嗎?」厲景深原本一雙漆黑的眸子此刻變的有些腥紅,久居上位的他自帶一股不怒自威的震懾力。

厲景深握住門把的手一用力推開,強勢跨進屋,「昨晚你給我發的短訊是什麼意思?」

沈知初微愣,隨即反應過來嗤笑一聲,原來是為了離婚的事,瞧瞧,昨晚還言語侮辱她不願意回來的男人,一聽到離婚趕早就回來了,這是有多迫不及待。

聽到她那一聲意味不明的笑,厲景深蹙緊眉頭,視線掃了一圈周圍,當看到鞋架旁放着一雙男士皮鞋後,瞳孔深處一閃而過陰鷙。

原本心情就極差的厲景深這會兒心情燥得想打人,他脾氣向來不好,有了火也從來不忍。

他一把攥住沈知初的手腕,目光從地上的鞋轉移到她的臉上,見她臉上還帶着妝,嘴角上的笑越發陰冷:「我說你怎麼忽然要和我離婚了,搞半天是另結新歡?怎麼,我一個人已經滿足不了你了。」

沈知初心一緊,她皺着眉頭:「厲景深,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讓我明天回來,是因為今天你在家約了野男人吧?」厲景深將沈知初強行拽進了客廳,那力道彷彿是要捏碎她的腕骨,他把她扔在沙發上,身體隨後壓了下去,卡住她的喉嚨。

「我沒……」沈知初不知道厲景深發了什麼瘋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着她,很深也很沉,讓人茫然中透着幾分不安來,她駭的四肢僵硬,感覺胸腔里的空氣都要被掏空了,張着嘴喘氣。

厲景深平生最恨就是被人背叛,哪怕這個女人不是他愛的,但他用過了,就算扔掉了那也是他的容不得別人碰。

想到沈知初在家裡偷偷藏着男人,他就一肚子火,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她。

沈知初脖子痛胸口悶,指尖都打着顫,求生的本能讓她抬起手扣住厲景深的手腕,可她那點力氣怎掰的動男人的鉗制。

眼前陣陣發黑,就在她以為自己快要窒息死亡的時候,聽到動靜的張律師急急忙忙跑出來去扣厲景深的肩膀。

「厲先生你這是做什麼?」

厲景深轉眸:「你就是沈知初藏的男人?」

張律師一聽就知道厲景深是誤會了,趕緊解釋道:「不是,你不要多想,我今天來只是為了擬你和沈總的離婚協議。」怕厲景深不信,他趕緊拿出名片給他看。

厲景深手鬆了松,沈知初喘過氣來,身子蜷縮在沙發上顫抖。

張律師見他鬆手也鬆了口氣,大着膽子問了句:「厲先生要不你先和沈總商量一下離婚財產分割?」

一聽到「離婚」這兩個字,厲景深的氣息又冷了,這情緒來的莫名奇妙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生氣。

張律師被他陰鷙的眸子盯着感到腿有些軟,這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尷尬的站在原地眼神都不敢亂掃一下。

直到厲景深啟動唇瓣吐出一聲「滾」後,他趕緊轉身就走,連放在會客室里的電腦都不要了。

沈知初身體大不如從前,被厲景深這麼一掐,纖細雪白的脖頸上留下一圈紅印,緩了好久,呼吸才順暢。

她這才感覺自己是病了,以前也不是沒被厲景深掐住脖子威脅過,雖然也很難受,但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好半會兒都使不上勁兒。

「厲景深,你剛才是想殺了我嗎?」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沈知初厲景深免費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