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蛇欲纏身
蛇欲纏身 連載中

蛇欲纏身

來源:google 作者:四月的十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安心 懸疑驚悚 秦渝

『青龍娶親』那天,我曾祖父殺死了一青一白兩條蛇,村民說,那是長角化蛟要飛升做蛇仙的我出生那晚,我爺爺跪在蛇廟一宿,我媽才把我生下來,他卻死在蛇廟我打小,夢中就會出現一條蛇,他說,我是他的新娘突然有一天,我的堂哥堂姐突然出事,我們回到村子,玉佩丟了,他卻出現了……展開

《蛇欲纏身》章節試讀:

這蛇仙廟是我家當年花費所有積蓄建造的,說什麼也不能讓三堂伯給砸了。

當年曾祖父當年毀了蛇廟,遭到蛇仙的報復,這三堂伯要是再動蛇仙廟,會不會報復到我家的頭上來?

我們趕到鄉下,看着三堂伯的車子,我爸急忙跑過去,村民們都攔在三堂伯的面前,村長更是苦口婆心的勸他。

「安雄,你趕緊勸勸你三堂哥,這蛇仙廟砸不得,可別再重蹈當年的覆轍。」

當年我曾祖父砸了蛇廟,遭了報應,村子裏的人也不好過,後來我爸媽修建『蛇仙廟』,村民還會上香供奉,這村子順風順水的,這要是砸了,村長也怕保護蛇仙廟不利遭到報復。

「三堂哥,你這是做什麼,這蛇仙廟是我建造的。」

我爸站在蛇仙廟前,看着三堂伯和他的手下,警告道,「你是不是忘了當年的事?」

「別拿當年的事嚇唬我,你們怕那蛇仙廟,我可不怕,安陽如今都成了這樣,想要斷我的後,我就先砸了這破廟。」

三堂伯手一揮,他手下的人就沖了上前,村長帶着村民擋在前面,沉聲警告,「安福,你不要太過分了!」

「過分?這蛇仙廟害得我兒子都躺在那半死不活,還有臉怪我過分,當初是誰建造的這個破廟,還供奉起來,要不要這麼迷信?」

「三堂伯,你有錢有勢,有這功夫在這扯嘴皮子,還不如把堂哥送去醫院,現在醫學這麼發達……」

「你給我閉嘴,要是醫院有辦法我會來這裡嗎? 你這個死丫頭,都怪你,要不是你不去鎮壓蛇,安陽能出事嗎?」

三堂伯指着我破口大罵,自己兒子管教不當,還有臉怪到我頭上。

「三堂伯,在蛇仙廟亂撒尿的又不是我,堂哥他是自找的,跟我有什麼關係,再說了,要鎮壓蛇仙廟,你怎麼不讓安寧堂姐去,怎麼,你的女兒就是女兒,我就不是我爸的女兒了嗎?」

「你個掃把星,我打死你。」

三堂伯說著揚起手就要打我,我爸衝過去將三堂伯推開,氣的拳頭攥緊。

「三哥,安心說的沒錯,安陽自己造的孽,就算要鎮壓蛇仙廟那也是你家的事,跟我的安心有什麼關係,今天,你要是敢動蛇仙廟,除非在我屍體上踏過去。」

「安雄,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

三堂伯情緒激動,抄起地上的棍子就要和我爸打,我爸一臉無懼,高大纖瘦的身子擋在他面前,憤憤說,「你動我試試!」

「安福,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要是真的打,可別怪我們報警。」

村長話落,三堂伯更生氣了。

跟他提法,方圓百里,誰敢不給他安福面子。

「把他們給我拉開,把蛇仙廟給老子砸了。」三堂伯發飆,手一揮,他的手下連忙上前將我們扣下,我看着他們拿着鎚頭朝着蛇仙廟走過去,我大聲的喊道,「三堂伯,你忘了曾祖父是怎麼被蛇報復的嗎?」

三堂伯的手下都停了下來,三堂伯大聲的吼道,「別聽她胡說八道,今天的工錢雙倍。」

三堂伯的屬下掄起鐵鎚,蛇仙廟周圍不斷的爬出一條條的蛇,蛇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蛇越來越多,密密麻麻,大大小小,都不知道從何處爬出來的,周圍的草叢,樹上,甚至是石塊上面,不斷的有蛇出現。

蛇的數量越來越多,和我們保持着兩三米的距離,也沒有靠近,很快周圍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蛇群。

這一幕,就跟昨天晚上一樣。

三堂伯的手下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連忙退後,錢哪有命重要。

「十倍的價錢,把這些蛇全都給我弄死。」三堂伯雙眼猩紅,看見這麼多的蛇,陰惻惻的笑了起來,那笑聲,讓人毛骨悚然。

三堂伯突然拿出一包雄黃粉,在他的身上塗抹了起來,雄黃粉的味道讓周圍的蛇都迅速逃離,三堂伯看着管用,拿着雄黃粉灑在周圍,蛇群很快退散,很快就消失了。

「安雄,你看見沒有,蛇,不過如此。」

三堂伯笑的更瘋狂,表情變得猙獰起來。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三堂伯接了電話,手機啪的掉在地上,三堂伯直接暈倒了過去,我走過去撿起電話,點開免提,三堂伯母又哭又罵的大叫,「安福,你聽見沒有,安寧她快不行了。」

我爸拿着電話到一旁,過了會,表情嚴肅的對我媽說,「安寧待會會送過來,你去找隔壁村找下李婆子,讓她來幫忙。」

李婆子是隔壁村的,和我們村隔得不是很遠,是出了名的神婆,她十九歲剛結婚就死了老公,之後就瘋瘋癲癲的,住進了廟裡,也不知道後來怎麼著的,就通靈了,成了神婆,很有本事。

我見過李婆子好幾回,她每次都是摸摸我的頭,卻從來都不替我算命問卦。

「安心,跟着你爸,別亂走。」

我媽讓我跟着我爸,便去找李婆子了。

我爸讓人把我三堂伯抬回我家,村裡的人都圍了上來。

「安雄,這安寧出啥事了?」

村長被我爸的話給嚇到了,這請李婆子,那可就是出妖了啊。

我爸神色略尷尬,「安寧那丫頭讓蛇傷了身子。」

村長臉色大變,看着三堂伯,又看了眼安陽,「造孽啊,安福這一家子怎麼就不能學學你家,整這麼一出幺蛾子,真是不怕死。」

「村長,蛇仙廟那勞煩你多看着點。」

我爸擔心我三堂伯的事鬧大,我三堂伯母一來,怕是更難搞。

「蛇仙廟村裡會看着,不過安雄,安福這事我要提醒你,可要處理妥當,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你要是有空去你家祖墳瞧瞧,怕是射影了。」

射影其實是我們這的說法,就是祖墳動了手腳,射影到的那家就會家宅不寧,各種事,動手腳的那個則是旺上加旺。

我曾祖父當年下葬後,我爺爺的兄弟都是上了碑的,我聽說還因為這件事大吵了一架,好像和鎮壓蛇仙廟有關係,具體我爺爺沒說,我不是很清楚。

《蛇欲纏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