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攝政王爺有點甜
攝政王爺有點甜 連載中

攝政王爺有點甜

來源:google 作者:蘇知畫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蘇知畫 黃浦楠

前世,蘇知畫在大婚之日被送上刑場,又親眼看着雙親被千刀萬剮,最後自挖雙目以祭父母冤魂......等她再次醒來,重生到了愛上渣男之前珍愛生命,遠離渣男渣男害她全家,她讓渣男跪在自己腳下叫太后白蓮花害她愛的人,她讓白蓮花跪在她面前唱征服某一天,當她準備帶着軟萌小包子改嫁時,那讓她夜夜笙簫的男人才現身:女人,你竟然敢爬牆!展開

《攝政王爺有點甜》章節試讀:

今年宮中就發生過兩件事,一件是皇帝最寵愛的美人——梁美人難產而死。
另外一件事,就是皇后被打入冷宮。
這個陣仗應該就是梁美人的事。
她遲疑了下,隨即看到有兩個太醫被皇帝隨侍匆匆的帶過來。
她一閃身,已經把跟在太醫身後的隨從拖到柱子後面了,她換上了那隨從的衣服,追了上去。
進入寢殿。
果然是梁美人難產了。
皇帝正在震怒。
「這麼多太醫居然救不了朕的美人,如果梁美人有什麼事,你們都給她陪葬!」在皇帝的咒罵中,路紅鳶看到滿地被砸碎的東西。
兩個剛被請來來太醫聽到皇上的話,渾身一抖,來不及行李已經被直接拉過去給梁美人診治了。
把過脈,看過情況之後,兩人面色煞白的被人拖到了皇帝面前。
兩人的樣子明顯是毫無辦法!
看到滿臉怒氣的皇帝,噗通跪在地上:「皇上,梁美人子大難產,微臣等也無能能為力啊!」
皇帝顯然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這話,聽到他們這話,指着兩人吼道:「既然這麼無用個,把人拖出去斬了,再去找太醫,把太醫院的所有太醫都找來,總有人能救朕的美人的!」
這梁美人是最得他喜歡的女子,不僅會討他歡心,床上的功夫更是一流,他後宮之中那麼多女子卻無一能讓他在床榻之上如此欲罷不能的。
她若沒了,他以後再去找會這麼多花樣的美人。
兩個太醫聽到這話,身子一團,癱坐在地上,不斷的求饒着。
此時,一直跪在地上的蘇知畫緩緩站起來,朝皇帝盈盈一拜:「皇上,民女有辦法救梁美人!」
皇帝聽到她的話,猛的抬頭,眸色一沉,厲聲冷喝到:「抬起頭來,讓朕看看是什麼人!」
蘇知畫緩緩抬頭,那雙幽黑深邃的眸子無所畏懼的看向皇帝。
皇帝對上那眸光居然心上了一抹膽寒,他眸子驟縮,眼中寒光炸裂:「你是什麼人,竟敢私闖內殿,來人把人拖出去杖斃!」
他此時本就因梁美人難產煩躁難消,對上蘇知畫那雙無所畏懼的眸子,他更是怒不可遏。
殿內,梁美人嘶啞又帶着哀求的聲音傳來:「皇上,臣妾怕是不行了!您讓她試試吧!臣妾不想死啊!」
梁美人那一聲凄慘的不想死在殿內縈繞,砸在皇帝的心頭上,讓他身體劇烈一震。
腦中閃過他昔日與梁美人的恩恩愛愛,閨房之樂,他朝蘇知畫看了一眼,沉聲問道:「你有什麼辦法讓梁美人母子平安!今日你若救下朕的皇子和美人,朕許你一個承諾,若梁沒人和皇子有什麼閃失,朕滅你九族!」
蘇知畫恭敬的應了一聲,又是盈盈一拜後,一字字說道:「想要救梁美人,只能剖腹取子!」 
話音剛落,大殿之內立刻響起了喧鬧之聲,十幾名太醫面面相覷,都在那竊竊私語:「真是荒謬,古往今來,從未有剖腹之說。

「是啊是啊,老夫行醫數十載,也是未曾聽聞。

「她一介小女娃,懂什麼呢,肯定是在信口雌黃!」
原本跪在那的武太醫怕擔事兒,他直接挪到了皇帝的腳邊,一邊磕頭,一邊對他說:「陛下,陛下莫要信這女娃娃,她是信口雌黃,毫無根據的啊。

皇帝原本就着急,又聽見太醫這麼說,他冷冷的瞥了蘇知畫一眼:「你是何人,竟敢說出這樣的妄語,來人,將她給朕拖出去!」
兩名侍衛聽見皇帝宣召之後,立刻從殿外進來,就要拿下蘇知畫。
她也不驚慌,慢條斯理道:「陛下請聽民女一言,若立刻剖腹,梁美人尚有一線生機,如若再拖下去,一屍兩命。
民女這條賤命自然是比不上樑美人的,難道陛下當真想要見到梁美人香消玉殞嗎?」
她隨即又看向站在那的幾名太醫:「誰說歷朝歷代從未發生過開膛破肚之事?元華73年,便有一位名為司徒泓的醫者開膛取子之後保住一名女子與他的孩兒,才避免孩兒胎死腹中,這些文獻之中都有所記載,你們不知,那是你們未曾鑽研。

「你……」堂堂的太醫,居然被小女娃當眾斥責,他們幾人臉上無光,紛紛責難道。
「若是梁美人有何差池,你擔待的起嗎?」
「就算是滅你九族,也沒有辦法挽回!」
寢殿內,女子的哀嚎聲斷斷續續的傳來,聲嘶力竭,聽得人心裏發顫。
又有宮娥小跑出來,焦急的向皇帝稟告:「陛下,娘娘……娘娘她方才,昏過去了。

此時,皇帝也顧不上那許多,他立刻吩咐蘇知畫:「你立刻給美人接生,若有差池,朕唯你是問。

蘇知畫作揖,她也不再耽擱,徑直往內室走去。
宮娥緊跟其後,額頭上的汗珠不斷滾落。
「這位姑娘,你有把握嗎?娘娘她胎位不正,穩婆說已經沒辦法生下來了。
」宮娥害怕蘇知畫是不是只是在故弄玄虛,畢竟,就連太醫都說從未聽過這等事,若是梁美人真的有什麼事,誰都擔當不起。
蘇知畫目光沉靜,她吩咐宮娥:「你們去準備剪子,還有蠟燭和熱水。

「還需要其他東西嗎?」
「暫時不用了,你們留一人在內室便可,其餘的人都在外面候着吧。

「穩婆呢?」
「穩婆也出去,人多怕是空氣不好,會濁了小皇子。
」走進內室之後,蘇知畫看見梁美人已經暈厥過去,她原本抓着帷幔的手也鬆開了。
她很快從腰間小行囊中拿出了一排銀針,在宮娥取東西之時,她把銀針扎在了梁美人的各大脈絡之上,這樣能讓她暫保氣息。
「姑娘,東西拿來了。
」宮娥慌張的將東西取來,端到了她面前。
蘇知畫輕瞥一眼:「點蠟燭。

許是因為害怕,小宮娥用火摺子點了幾次,竟然都沒着。
好不容易把蠟燭點上了,另外一名小宮娥端着熱水進來,腳底下一滑,那滾燙的水從盆中潑出來,直接就把蠟燭給澆熄了。
蘇知畫皺眉,她捲起衣袖:「你們放着吧,我來。

宮娥夢慌慌張張的退到一邊,瞧那女子不緊不慢,又很快將蠟燭點燃,再將一把鋒利的小刀放在蠟燭上燒紅。
小刀和火苗碰撞出輕微的呲啦聲,嚇得宮娥們是魂飛魄散。
她們還以為蘇知畫想要直接把娘娘的肚子給捅破了……

《攝政王爺有點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