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世間凈土
世間凈土 連載中

世間凈土

來源:google 作者:擺爛的薯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擺爛的薯條 白君

軍校剛畢業的白君意外穿越到了古武世界被唐國寺方丈強行收為弟子反抗不了的白君只好享受起來,就算還了俗,也依舊用出家人的身份自居「唉,你怎麼能收出家人的錢?真沒公德心」「哎呀,出家人不打妄語!我兩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哎呀?你敢打出家人?兄弟們揍死他!」展開

《世間凈土》章節試讀:

白君把唐空無強迫自己留在寺廟的事情說了一遍。

但是保留了唐空無當時對他說的『受人之託』的事。

李震聽完是大呼離奇。

「想來師父是有什麼事瞞着你,不過既然師父說了你學成金剛拳就放你離去,應該是沒有強留之心。」

「唉,老禿驢的想法誰知道呢?」

夏日多蚊蟲,更別說是在那山裡,兩人沒多會就回到了寺中內院。

回來的時候,悟金和悟戒還有唐空無的房間里都亮着燈。

白君和李震拿着換洗的衣服,去打水洗了個澡,就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天都還沒亮,唐空無就進到房間里,抓着白君出去了。

來到練功場,已經有稀稀拉拉的幾個僧人在此處練功了。

唐空無帶着白君來到練功場的角落,指着角落裡的一堆石塊說:

「去,用拳頭打碎它,打成沙子。」

白君一聽,本來還有的些許困頓瞬間沒有了。

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

「老禿,不,師父,您啥功法都沒教我啊,上來就讓我打石塊?」

唐空無則是一臉老神在在的樣子。

「金剛拳,講究一個金剛二字,你先打着嘛,什麼時候把手的骨頭打碎了,破而後立,就能練成。」

白君頓時不樂意了。

佛門功法還講究個破而後立?

白君上一輩子在軍校練體能,手劈磚頭,腳踢木樁,那都是尋常事。

手掌上因為常年的訓練都是老繭。

可現在不是啊!

這個新的身體,才十六歲!

雖是流浪了許久,但是就是沒有繭子,全身還白白凈凈的,曬都曬不黑。

白君一撇嘴,也不說不幹。

傻子才會在沒有實力的時候,跟比自己強的人擺爛。

白君是個聰明人。

先答應着,然後偷懶摸魚,這老禿驢還能時時刻刻看着我不成?

上一輩子有人能拳打石塊,但是把石塊打成沙子?

聞所未聞!

這老禿驢想給我下馬威?哼,老子給你來個將計就計!

想清楚後,白君馬上笑着答應下來。

「知道了,師父放心!弟子肯定專心練功,爭取今晚把自己手指打碎。」

「嗯,孺子可教也。」

唐空無笑着點了點頭,剛準備走,卻又回頭說了一句。

「對了,今晚要是沒見你手骨折,老衲親自幫你打骨折。」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白君呆愣的站在原地。

卧槽這個老禿驢!

這也算是佛家弟子?

不是渡人就是打骨折?

白君踢了踢面前凹凸不平的石塊,又看了看自己細嫩光滑的小手。

轉身朝着內院走去。

開玩笑,小爺我跟你受這罪?

找李震去摸只雞吃先。

回到房間,發現李震剛穿好僧服準備出去。

「喲?小師弟,你不是被師父抓去練功了嗎?那麼快就回來了?」

白君撇了撇嘴。

「唉,練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師兄看你這樣子,是要出去啊?」

李震笑了笑。

「師弟啊,師父是不是叫你去碎石成沙?然後告訴你,先把骨頭打碎了才能練成?」

「昂,是啊,那不是那老禿驢給我下馬威嗎?小爺不受這氣。」

哪知李震嘿嘿一笑,拉着白君就往外走。

「唉,師兄你這是帶我去哪啊?你不是要出去的嗎?」

「我不急,先帶你去看個好東西,然後我再出去。」

說完,拉着白君往外寺走去。

就在外寺和內寺連接的木橋邊,白君聽到了噼里啪啦的聲音。

一看,是悟金正在橋邊劈石頭。

就見悟金左手為拳,右手為掌。

對着一塊等人高的石頭打了一通拳掌。

那等人高的石頭,居然被打成了一塊塊巴掌大的磚頭!

不是把大石塊打碎成小石塊那麼簡單,是大石塊被打成了,四四方方稜角分明平整的磚頭!

「我去!這!手藝人啊!」

白君感嘆着悟金的技藝。

悟金聽到了白君的聲音,大大咧咧的笑了起來,身上的肌肉隨之顫動。

「哈哈哈哈哈,小師弟抬舉了,不過是基本的拳法而已。」

「師兄,您這打的什麼拳法啊?」

「噢,就是最基本的金剛拳啊,普通的武僧弟子都會的。」

白君愣了愣神。

「那師兄你能碎石成沙嗎?」

「嗯?那不是最基本的嗎?我這一手拳掌分石頭,可比那碎石成沙難多了,還得要控制氣的走向完整平滑呢。」

白君聽完,些許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本來以為穿越來了個古武社會,以自己的見識怎麼的不得甩這幫古人幾條街?

結果自己才來兩天就被當做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了。

不過也是,自己上輩子走的那是科技社會,文化底蘊不同。

悟金看白君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也不說話,以為白君是不相信自己。

當即給了旁邊的一個完整石塊一拳。

隨着嘭的一聲悶響。

半人高的完整石塊,瞬間化成了細沙。

「吶,只需要把打出去的氣爆開就行了,很簡單的。」

白君看着悟金那隨手而為的動作,又看了看旁邊李震那滿意的笑臉。

這才知道,自己估計是誤會老禿驢了。

「額,師兄啊,那什麼是氣啊?」

「嗯?師父這都沒教你嗎?不應該啊,基礎來的。」

卧槽,沒冤枉那禿驢!

白君剛想大罵禿驢,就被李震拉走了。

李震帶着白君往外寺走去。

「看到了吧,碎石成沙不是師父故意刁難你,金剛拳的入門就是碎石成沙。」

白君翻了個白眼。

「是,然後入門的基礎不教我,讓我自己悟!」

李震笑了笑,說師父肯定有師父的考慮。

白君冷笑一聲沒再多說什麼。

看着李震帶自己穿過了外寺,馬上就要出寺門了,才問李震。

「師兄,咱這是要去哪啊?」

李震嘿嘿一笑。

「今天我那皇妹要來看我,順便給我帶點吃的,和美酒。」

「幾人份的?」

「額,應該是我和我皇妹兩人分的。」

「告辭。」

說完白君轉身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