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十里屍香
十里屍香 連載中

十里屍香

來源:google 作者:許老實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子文 許老實

村長欺負村裡的外姓人,人死了都不讓葬在山上,從此.......展開

《十里屍香》章節試讀:

  等我們到祠堂的時候,人已經來的很齊了,因為願意來的已經來了,不願意來的也已經走了,又多等了十幾分鐘,確定沒人再進來之後,祠堂的大門關閉了。

  「上香,祭祖宗」隨着一聲大喝之後,足有手臂粗的兩根蠟燭點燃了,然後有人點了大把的香,分散給所有人,再依次給祖先上香,一時間青煙繚繞。

  「諸位鄉親父老,林氏族人,能夠一起在這上香,那是我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今天升祠堂,一不是上墳祭祀,二不是敬神禮佛,但卻關乎着我們林家村幾百口人的性命,這麼些天發生的事情我就不多說了,林子龍欺壓外姓,有錯,但是他也得到了懲罰,可現在的情況是我們這些無辜的人也受到了牽連,所以,我們是應該拿出個主意來了」村裡輩分最高的老人在大聲的說話。

  「叔公,村長的對錯我們就不說了,現在重要的是怎麼辦,何半瞎說他沒辦法了,人一個接着一個死,現在我們到底該怎麼辦,是走還是留下來」另外一人立馬接上了話。

  「說得好,我們今天就是要討論走還是留的問題,我們先說留下來,現在村裡已經不安全了,每晚都有東西敲我們的門,要我們的命,從村長他爹,到他媳婦,再到今天的林元福,接下來還不知道是誰,何半瞎已經是我們這幾十里最出名的風水先生了,可是他沒辦法了,留下來就是九死一生,所以我們再說一說走的問題」

  「我們能走嗎,能,可走了之後怎麼辦,家裡的老人孩子怎麼辦,離開了村子,吃喝拉撒全都要錢,我們有這個錢嗎,我們林家村不富裕,有技術懂本事的人不多,走了之後這日子得怎麼過,還有這村裡的祠堂,附近山林里的祖墳,以後還能不能回來上墳祭祀了,這都是問題,該怎麼辦,老少爺們,說說你的看法吧」老人繼續說道。

  這個問題一拋出來,祠堂里頓時就像是要炸開了一樣,所有人都在激烈的討論,而且陣營很快分成了走和留的兩派,想走的人都是家庭底子比較好的,比如子女在外打工的,而想留下的大部分都是像我家這種的以及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是捨不得走。

  我看了一眼林子文,他也在觀察着所有人的表現,但是他卻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我不知道他打着什麼主意,但是他要是選擇離開,那麼事情就糟糕了。

  「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在那一刻,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衝到了前面,振臂高呼,一下子,祠堂頓時安靜了下來。

  「大家聽我說一句,我們不能走,我們憑什麼走,剛剛叔公說得對,村長做錯了事情,但是他得到了懲罰,可是我們是無辜的,憑什麼要走,而且何半瞎已經說了,這是人禍,是有人想害死我們,我們走了豈不是讓他們達到了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了嗎,最重要的一點,要是我們走了,他還不放過我們呢,到時候是不是又要被那幕後的人各個擊破,我們林家村在這裡生活繁衍有一百多年了,遭過洪澇旱災,遭過土匪兵災,和別的村子因為水源土地干過架,但我們一直很團結,因為團結我們才存活下來,現在敵人很厲害很兇殘,那我們更應該團結了,何半瞎辦不了這件事,沒關係,我們大家湊錢,我們可以找更厲害的師傅來,但是我們不能認輸……」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我漲紅了臉,大聲的說出了自己心裏所想,說完之後我鬆了一口氣,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只不過一抬頭,我嚇了一跳,他們看我的眼神怎麼怪怪的。

  「切,說得好聽,湊齊,請師傅,那師傅一時半會找不到呢,今天又會死誰家啊」然而,不和諧的聲音又立馬響了起來,而且這個聲音得到了眾多人的支持,畢竟誰也不想今晚就出事了。

  看着他們的討論,我捏緊了拳頭,慢慢的走回了我爸媽身邊,我想把他們團結起來,可現在來看,我有些高估自己了。

  祠堂里慢慢的吵了起來,雙方都在為留和走爭吵,有些人受不了,就打開大門走了,反正他們也人微言輕,到時候隨大流就好了。

  「小夥子,帶着我去你們村裡走一走怎麼樣」我是想耐心聽下去的,可何半瞎突然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了,要讓我帶他走,我也答應了下來。

  我抓着何半瞎手上竹竿的另一頭,帶着他到村裡逛,一路上還順便告訴他這是哪跟哪,村子不大,不到半小時就走完一圈了,我帶着何半瞎在路邊坐下來休息。

  「小夥子,剛才你們村開大會,你有什麼感受」何半瞎開口問我。

  「一盤散沙,不團結」我回了一句,其實這點是必然的,村裡有主見的人都外出打工謀生了,平時有什麼事情都是村長做主,現在村長瘋了,一下子大家像是失去主心骨了,都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盤,能團結起來才怪呢,本來林子文也能做主的,可他現在也不方便發表意見。

  「說的沒錯,你們村的致命弱點就會是這個,而且你說得對,我何瞎子本事不行,你們完全可以找更厲害的師傅來,只要錢到位了,什麼事情辦不成呢」何半瞎淡淡的說道。

  「何師傅,不說這個了,你就告訴我,你還看出了什麼來,我知道你肯定還有事情沒說清楚的」我對何半瞎說道,我突然覺得,他把我找出來應該有話說才對。

  「聰明,你很聰明,但是做事太冒失了,剛剛你那番話可以說很有遠見,可是當眾說出來了,豈不是讓那兇手也知道了?
所以啊,你危險咯」何半瞎回答道。

  何半瞎的話讓我懵了,什麼意思,兇手也知道了,特么的意思是兇手也在祠堂里,兇手是我們村的人?

  想到這裡,我臉都白了,連忙問道「何師傅,你,你不要嚇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真的不能開玩笑,有外敵和內部人那完全是兩碼事啊,特么的,這算怎麼回事啊。

  「是不是開玩笑,今晚你就知道了,晚上啊,睡覺輕一點」何半瞎笑着說道。

  我直接懵逼在那邊,特么還睡覺輕一點,他都這樣說了我還敢睡覺嗎,根本不敢啊,我繼續追問何半瞎,可是他卻無論如何也不肯再說了。

  半個小時之後,祠堂的爭論結束了,結果是要走要留自便,而村裡之前是有公賬的,村裡決定用公賬去請更厲害的師傅來。

  而下午,則是要把村長老爹,村長老婆以及林元福給葬了,弄個簡易的葬禮,然後直接出殯,只不過讓人沒想到的事,在葬禮上,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