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 連載中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

來源:google 作者:布魯晶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亦清荷 古代言情 顧長舟

「自小侍奉顧小王爺的王府婢女三三,愛慕顧小王爺已久,但由於身份低賤一直將愛意埋藏在心中,不料顧小王爺北征回府竟帶回一名懷孕女子重重誤會之後,三三受盡欺負,結果卻得知自己是亦王爺的嫡女身份的轉變讓她鼓起勇氣嫁與顧長舟為妻,時過境遷,最後是舉案齊眉還是分道揚鑣一切未可知展開

《嗜血王爺:絕世王妃的反擊》章節試讀:

顧長舟從丫鬟手裡接過女子的手,握在手中,轉身牽着她朝王府門口走來。

「長舟拜見爹娘。」顧長舟領着女子走到王爺面前停下來,朝王爺行了個禮。

顧長舟身旁的女子也行了行禮,「奴婢如雲拜見王爺王妃。」

接着,王府大門一大眾人愣是沒人敢發出一丁點兒聲音。即使沒看到王爺的臉,也能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陰翳氣息。

顧王府的小王爺奉旨出征,班師回朝竟然帶回來一個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的女子,還在大庭廣眾之下牽着她的手參拜王爺,這哪怕是個明眼人也能看出來顧小王爺多少對這女子有些許情義。

待顧長舟領着那女子走近,三三方才看清她的樣貌。

這名喚若雲的女子,身穿米色長裙,烏黑的長髮及腰一半微微挽起,別上了一支紅色玉石,柳眉淡描,朱唇微染,嬌媚無骨又入艷三分。簡單的修飾卻顯得渾然天成,是活脫脫一個美人兒。

她站在顧長舟身邊,身量與顧長舟甚是般配,方才行禮時微微垂首,反倒是露出來一截珠玉般潔凈的脖子。

任誰看了都不得不感嘆一句,好一對俊郎美女。

「長舟啊,回來路上辛苦了吧,外面風餐露宿的,真是讓你受苦了。」顧王妃瞧着王爺不搭話,看着眼前景象心中已經明白了三五分,出來緩解氣氛,「長舟,待會兒你還得進宮面聖,這個事情可不能耽擱,咱還是先別都杵在這裡。你先回院里換好朝服去面見聖上,有什麼事情等回來再說。」

「是。」顧長舟行禮,若雲也行禮。

「哼。」顧王爺哼了一聲,轉身拂袖而去。

「我帶你先回院子。」顧長舟轉身看着若雲和她說道。

「好。」若雲朱唇微啟,向顧長舟點了點頭。

二人往顧長舟院子走去,三三還有張氏等顧長舟院子里服侍的丫鬟婆子,跟在二人身後一同回了院子。

剩下的丫鬟婆子們也不敢繼續簇擁在王府門口,紛紛散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幹活。誰都能看出來,今天王爺心情可不好,若有什麼差錯難免殃及池魚,她們可擔待不起。

回到院子里,眾人也不敢妄加言語,顧長舟領着若雲進了屋子。

「小王爺,洗浴的熱水我已經吩咐丫鬟們備好了,您先去更衣。」趙氏轉身吩咐三三,「三三去看看有沒有準備妥當。」

「不用了,以後我身邊就讓若雲服侍就行。」顧長舟淡淡地說道。

「行行行,依小王爺的意。」趙氏笑得一臉諂媚,牽起若雲的手,「若雲姑娘,這院子里我就是管事的趙媽媽,以後您要是有什麼事情不懂不知道的,儘管問我就成。」

「謝謝趙媽媽。」若雲也不是不知禮數的人。

「洗漱完畢我就得進宮,」顧長舟看向三三,「三三,待會兒帶人去把若雲的行李拿進來,你打點一下別院,安排若雲住進去,院子里你比較細心,以後你就負責照顧若雲吧。」

「是。」三三行了行禮,領事離開了。這是他回來這幾個時辰和她說的第一句話,內容是吩咐她以後照顧另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是他的新歡。

三三轉身時眼底已經盈出淚水,她咬了咬唇硬是把心頭泛起的酸意壓下來。

這酸又算什麼呢,主子就是主子,丫鬟就是丫鬟,主子吩咐丫鬟,丫鬟照做便是,這心中突然湧起的委屈又算是什麼?

三三幹事麻利,吩咐人將若雲的行李拿到別院,又吩咐人把別院打掃收拾乾淨,這個別院還從未有女子住進來過。曾想,這個院子是何時會有女子住進來呢,未曾想這一天會來的如此之快。

收拾妥當後,三三來到府上的庫房準備討要一些炭火給別院取暖,聽其他丫鬟們議論方知,顧長舟已經進宮面聖了,現在趙媽媽正帶着若雲熟悉院子各處。

「你說這趙媽媽怎麼就對小王爺帶回來的這個女子這麼上心,你看啥也不是呢,就這麼捧着,生怕她哪裡不周道不周全。」庫房的小丫鬟一邊計數一邊和管事的媽媽搭話。

「你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姑娘嗎?你看看今天小王爺回府的時候,又是牽手又是帶見王爺王妃,可以看出來小王爺對她是有點不一樣的地方,說不定以後這還是咱們的主子呢。」庫房的媽媽癟了癟嘴,彷彿在嫌棄這丫鬟絲毫沒點眼力見。

「奴才議論主子的事是大忌,你們難道不知道嗎?」三三被這些事煩擾了一天,就連拿幾塊煤炭都躲不過其他人反覆提醒如今顧長舟有了意中人。

三三讓隨行的小子把分出來的煤炭裝進筐里扛走,剛進院子就看見趙氏領着若雲轉完一圈回到大槐樹下。

「若雲姑娘,別院已經收拾出來了,您若覺得累,可以隨三三過去好生休息。」三三示意扛着煤炭的小廝們先把煤炭搬進去把別院的屋子暖起來。

「有勞三三了。趙媽媽,那若雲先到別院休息,以後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得多多倚仗您。」若雲從袖口掏出一錠銀子。

趙媽媽也沒料到衣着樸素的若雲出手如此闊氣,樂呵呵地接過銀子,「那我就謝過若雲姑娘了。」

三三把若雲領進別院,別院比起正院而言自然沒有這麼大,但是卻是在王府里最裏面的位置,安靜又不容易被人打擾。

和正院一樣,這裡牆沿種滿了竹子,春夏天春意盎然,秋冬別有一番滋味。經過方才的打理,荒廢已久的別院恢復不少生機。

「若雲姑娘,這是安排給您的房間,您先在這歇息,有什麼再吩咐我。」三三將若雲領進房子,服了服身子,本想順勢退下,不料若雲發了話。

「你就是三三呀,在路上我聽長舟提起過你,說你從小服侍他長大,是府里最了解他的人。如今我進到這王府,我和長舟認識的時間又還短,以後不懂的地方還得由你來指點呢。」若雲一邊說話一邊把手上的翡翠鐲子脫下來戴到三三的手上。

「若雲姑娘,您不必這樣,無功不受祿。」三三一邊說一邊把手腕上的手鐲摘下來還給若雲。「您先休息,我還有事兒,有什麼您再吩咐。」

若雲見三三不肯收禮只好作罷。

三三離開別院後無處可去,坐在池塘邊的院子里發獃了一下午,準備去院子廚房準備小王爺的晚膳,結果聽說小王爺已經從宮裡回來了,和若雲姑娘一起被王妃喊去吃晚飯,吩咐院內不用再準備。

後來,三三聽陪侍晚宴的丫鬟們議論,當晚小王爺在王爺王妃面前說他要給若雲姑娘一個名分,王爺的臉一整晚都黑着,下人們沒一個敢出聲的。

直到小王爺說若雲懷了他的孩子,王爺才知道木已成舟,生米煮了熟飯,不忍讓顧家的骨肉流落民間,鬆口讓她做小王爺的妾。

顧小王爺年方二十四就為朝廷立下戰功,雖說是妾,最低也得是富貴人家的庶女,如今這回城途中遇到的女子竟是飛上枝頭變成了鳳凰。

這一戲劇性的一幕全府上下包括打臨工的丫鬟們都感到咋舌,居然堂堂的顧小王爺出征回來居然帶了個女人回來,還懷了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