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守夜
守夜 連載中

守夜

來源:google 作者:落刀888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浩 王琳

16年的時候,我成了一名網絡視頻博主,專門拍攝一些靈異的視頻,比如幫人守靈,看守墳地,住凶宅,闖鬼村之類,這一做就是六年,進入22後凈網行動的開始,我放棄了短視頻事業,閑暇時間我整理這六年的點點滴滴,將這個世界不為人知的一面以文字的方式講述出來……展開

《守夜》章節試讀:

我滿心期待着村長能說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誰知道這傢伙竟然張嘴說不知道。

不死心又問了幾遍,回答依舊是令我失望。

巴掌印彷彿是在頭頂上懸浮着一把鋒利的刀,隨時都有可能落下要了我的命,一想到這我心情煩躁。

村長顯然是看出了我的情緒不對,又說了幾句,說人死後巴掌印就會消失,活着的時候如何抹除巴掌印暫時還沒找到辦法,不過以後機緣巧合說不定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我不傻,能聽出這些話是在安慰我,不過現如今也沒啥辦法,只能期待村長日後真能幫我解除隱患。

接下來的時間內,王大光和三爺爺沒有再出現,一切似乎恢復了正常,我問村長後才知道,短時間內這兩人是不會現身了,也就是說暫時來說我沒有生命危險。

對我來說這是個好消息。

很快,時間到了十二點,村長給三爺爺上了一柱香,我也跟着磕了三個頭,站起身來的時候無意中我看到了後牆上掛着的黑白遺照,正是那個陌生而又詭異的老人。

他到底是誰?

我心中又出現了這樣疑問。

指了指牆上的遺照,我衝著村長問了句。

村長的回答模稜兩可,遮遮掩掩的,說是一位死去很多年的人,具體的身份他也不是很清楚。

他知道,只是不想告訴我,通過這個回答我迅速的判斷出村長內心中的所想。

或許是害怕我再問什麼,村長說時間太晚了,都回去休息,有什麼事情等到明天再說。

說完領着王琳就往外走,沒辦法,我只好也跟着走了出去。

不久後在村中心岔路口分別的時候,王琳看了我一眼,說明天的時候讓我去找她。

至於什麼事王琳沒說,就直接和村長一起走了。

搞什麼鬼,神神秘秘的,我哭笑不得望着兩父女越來越模糊的背影,忽然間覺得不光是村長,整個村子似乎從今晚開始變得神秘陌生。

這讓我有些恐慌,彷彿是在瞬間出現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也許是突然間接觸世界另一面的詭異,熟悉的一切並沒有變。

我這樣的安慰着自己,可我內心深處有股強烈的預感,以前平淡無奇的日子或許再也回不去。

渾渾噩噩的回到了家,也不知道是考慮的太多還是一夜奔波不停,總之身心疲憊,一到家後我連衣服都沒脫,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明顯感覺累了,可就是睡不着,一閉上眼都是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幕幕,猶如是放電影般在腦海中浮現,久久都不願意散去。

睡不着我乾脆坐了起來,靠在牆上掏出了手機。

滑下狀態欄,直播軟件有人給我私信。

我點開一看,是叫做守夜女的人十分鐘前給我發的信息,內容是:

王浩,我是王琳,今天晚上有些話我爸不方便告訴你,因為有很多雙眼睛都在盯着我爸爸,現在我就把部分真相告訴你。

王大光的死不是意外,溺亡是王小飛和宋麗設計的,可惜他們兩個使用一些靈異力量,因此派出所的人找不到實質性的證據,根本定不了他們的罪。

這件事情真相除了王大光,三爺爺外,我爸也知道。

為了懲罰兩人,我爸從那天晚上就設計了一個陷阱,利用兩人做過壞事的恐懼,將兩人騙入王大光家,剩下的事情你就清楚了。

說這麼多,我爸就是想讓你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想讓你知道,而是怕害了你……

看完長長的一段信息,我長出了一口氣,原來大光是被害死的,王小飛宋麗這對狗男女果然是該死。

就在這時,信息又發過來一條,內容是:

之前在三爺爺家,偽裝成二嬸的三爺爺兩次貼近了你的背後,他在你的後背應該留下了東西,你現在拍下來,將圖片發過來,我爸要看看到底留下了什麼東西……

看完這條信息,我臉色一白。

慌忙脫掉上衣,我先去洗臉盆照了下鏡子,扭頭一看,差點沒把我給嚇死。

腰中間偏下的地方,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個青面獠牙的鬼臉圖案,十分的詭異。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麼的,我隱約的看到從鬼臉圖案中溢出一絲絲黑色霧氣。

該死的,我有些哆嗦。

巴掌印還好,看起來稍微還算正常,而後背的鬼臉圖案就太詭異了,彷彿是有隻恐怖的惡靈不知何時住進了我毫無防備的身軀中。

一想到這,我魂都快被嚇沒了,哪還敢耽擱,慌忙的拍了一張看起來還算清晰照片,第一時間就給王琳發了過去。

差不多過了十五分鐘,我等的心焦如焚,信息總算是回復了過來:

王浩,我爸說這個印記應該和一個傳說有關係,具體什麼的暫時也說不清楚,明天他會親自去找一位高人,這位高人應該知道這圖案印記的來路。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三爺爺他們暫時不會傷害你,不然就不會只留下印記圖案了。

王浩,我爸讓我告訴你,明天離開村子,等他弄清楚鬼臉圖案再回來……

很快,我看完了這條信息。

明天等大光出殯就離開,這個村子日後再也不回來了。

回想今晚發生詭異的一幕幕,無牽無掛的我下定了決心,遠離這個詭異的村子。

唉。

忽然間要離開,我心中還有些不舍。

畢竟在這裡生活了一二十年,有了感情,這要是離開或許需要不短的時間才能適應外面陌生的環境。

一夜無事,到了兩三點鐘我才睡着。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九點多起了床,簡單收拾了一下,帶好一些衣服,背上旅行包,鎖好門後我戀戀不捨的走出了院子。

到了外面不太平整的大路上,我掏出手機給王琳打個電話,接通後王琳說她在村東口等我,讓我去找她。

村東口?

那是出口唯一的一條大路,看來王琳也要離開。

我回答說,有些事情要處理,等我半個小時,掛掉手機後我先朝王大光家走去。

雖然這個曾經的好兄弟如今想害我,但我還是打算送他最後一程。

一路上我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地方,村子裏今天非常安靜,路上別說人了,就連一些流浪的貓狗都看不到,彷彿偌大的村子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靜,死一般的寂靜。

越走我心中越不安,一路上,路兩旁的房屋大門幾乎都敞開着,卻聽不到任何的聲息。

詭異。

人或許都去大光家了。

我這樣的想,可心裏也明白這個猜測幾乎不可能。

就這樣我一路緊張的來到了王大光家門口。

大門口的空地上一個人也沒有,大門敞開,裏面似乎也沒人。

這……

我皺着眉頭,猶豫了下,還是走了進去。

裏面空空蕩蕩,死寂的氣氛令人恐慌,我繃緊身軀,雖然是大白天的,溫暖陽光的照耀下,我感覺冷颼颼的,莫名的在不安。

來到堂屋門口,漆黑棺槨還在。

現在是白天,應該沒事,我這樣的安慰着自己,走進去後,我首先注意到棺材蓋上的地龍不見了,棺材下的曾經血跡也不見了。

看起來一切如常,但我知道現如今的正常就是不正常。

今天是大光出殯的日子,怎麼可能這麼的冷清。

下一刻,我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找來的勇氣,竟然將棺材蓋用力的給推開了。

裏面是空的,大光的骨灰盒也不見了。

都跑哪去了,難道一夜之間消失了?

我驚疑的在堂屋中來回巡視,沒有發現異常,不過我看到大光的遺照似乎掉在了地上。

跑過去撿了起來,我輕輕的擦了擦上面的灰塵,無意中我注意到遺照中右下角有四個小字。

非常小,如果不是離得近根本就看不到。

這四個字是:

王浩救我。

啊?我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是誰寫的字,怎麼寫在了大光的遺照上,還讓我救他。

這個他到底是誰。

忽然我想到了昨晚我幫大光守靈,遺照突然自己就掉下來了,再結合上面的字,似乎有人,不,應該說某種無法出現的存在,在通過這種方式給我傳達這個信息。

讓我救他。

這個他很有可能是大光。

想到這裡我有種頭疼欲裂的感覺,昨天晚上大光要殺我,而現在大光卻讓我救他,到底哪個是真,哪個是假把我搞糊塗了。

也許是別人留下的。

現在我也只能這樣想了。

隨後抬頭望上看,看看釘子是不是還在,我打算將大光遺照掛好,這一看不當緊,牆上掛着遺照的地方鳩佔鵲巢,掛了一個老人的黑白照片。

怎麼是他。

那詭異陌生的老頭。

他的遺照彷彿是無處不在的惡靈,又詭異的出現了這裡。

該死,這老頭到底是誰?

似乎村子裏發生那不好的一切,都與這個老人有關係。

大光,你在嗎,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衝著手中大光那熟悉的遺照呢喃了幾句,可惜這次沒有任何的回應,我嘆了口氣將遺照放在案台上,隨後上了一柱香,然後便離開了。

隨後我也去了其他房間,王大光的父母也不見了,就連他們餵了七八年的狗也沒有蹤影。

走出院子,我在村子裏走了一圈,結果令我驚駭。

村子裏的人,不,應該說是擁有生命的活物都不見了。

《守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