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私奔當天,暴戾錦衣衛拉着我洞房
私奔當天,暴戾錦衣衛拉着我洞房 連載中

私奔當天,暴戾錦衣衛拉着我洞房

來源:google 作者:採薇採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衛宴 古代言情 容疏

【爆笑】【歡脫】【三觀在線】,女沙雕古代抱大腿,細水長流的日常現代女神醫穿越成父母雙亡,帶着弟弟艱難求生的孤女,容疏到處宣揚,自己和錦衣衛指揮使衛宴有一腿一時之間,打她主意的男人,屁滾尿流容疏好不得意,豈料某日衛宴找上門來衛宴拿刀指着她的腿,高冷出聲:「聽說你跟我有一腿?是左腿還是右腿?」容疏抱緊他的金大腿:「大人,我是您的狗腿啊!」衛宴:「我不缺狗腿」「那您缺什麼我就是什麼!」「我娘說,我缺個媳婦兒」容疏淚流滿面:臣妾真的做不到啊!展開

《私奔當天,暴戾錦衣衛拉着我洞房》章節試讀:

「你走不走了?」容琅眼中有淚,眼角通紅,眼神倔強。

容疏一點兒不懷疑,她要是不鬆口,這孩子能把自己打成豬頭。

「不走了,我跟你保證,絕對不走了。」容疏就差對天發誓了,「楊成就是個閑漢,也不是真心想娶我;他只是想哄騙我跟他私奔,說不定離開這裡就會把我賣了。」

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

容疏:怎麼樣,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

我變了啊!

我覺醒了。

「姐姐真的,這麼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騙我,想穩住我,然後……」

「沒有,不會,我今天就去和月兒一起找活干!」

三個半大孩子的家,不該就讓兩個人撐起來,拖着自己這個扶不起來的阿斗。

容琅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他分明不信。

但是眼前容疏的態度,讓他無話可說。

半晌後,在容疏極力表現出來的真誠目光中,容琅冷冷地道:「不用你出去幹活。你在家好好待着就行,我養得起你。也……」

「也什麼?」

容疏表示,她這個弟弟,生得模樣真好。

容貌清俊,唇紅齒白,劍眉星目,鼻樑英挺,絕對的顏值擔當。

「也會給你攢出嫁妝錢,讓你好好出嫁的!」

容疏:「……」

親愛的弟弟,你老姐真的沒有恨嫁!

說完,容琅摔門離開。

容疏嘆氣。

小朋友,脾氣太大,容易影響生長發育。

她出去,月兒剛把熱好的紅薯拿出來。

豁哦,還是昨天晚上吃剩那兩個。

月兒囁嚅着道:「姑娘,還沒有發工錢,再堅持十天就好了……」

她每個月月底發工錢,今天是八月二十。

兩個紅薯堅持十天?

「容琅呢?」容疏苦笑着開口。

「公子出去幹活了。」

「沒吃飯?」

「沒……」月兒眼圈也通紅,手揉搓着衣角,局促不安地道。

「你知道容琅最近在做什麼嗎?」容疏一邊洗手一邊問道。

她回想了一下,弟弟最近的狀態好像不太對。

之前他去扛麻袋,每天回來累得幾乎爬不起來。

這幾天,他似乎回家狀態好了一些。

「奴婢不知道。」月兒道,「公子在外面的事情,從來不和奴婢說。」

就是,公子原來每天能拿回來十幾二十個錢,這幾天沒有了。

家裡管錢的,是月兒。

「那好吧,你今天要去幹活嗎?」容疏又問。

「不,不去。」月兒搖頭。

公子吩咐她了,這幾天不要幹活,在家裡看好姑娘,別讓她跟人跑了。

可是不幹活,發工錢就會少,下個月的房租夠了嗎?吃飯夠了嗎?

月兒想這些,愁得幾乎沒睡着覺。

容疏何等聰明,基本也猜出來了兩人的想法,又一次嘆氣。

——自己非但不能幫忙分擔,還得浪費一個勞動力看着,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兩輩子都沒有嘆過這兩天這麼多氣。

穿越好可怕,我要回現代!

「姑娘,吃飯吧,要不飯涼了。」

容疏把紅薯分給她一個。

月兒連聲說不餓。

「吃吧,不讓你白吃飯。」容疏道,「吃過飯,你跟我出門。」

月兒驚恐萬分地看着她:「姑娘,您……」

「放心,不去找楊成,我帶你去賺錢。」容疏自己把紅薯剝皮,大口咬着。

在餓死和燒心之間,還是後者吧。

「賺錢?」月兒更吃驚了。

姑娘竟然會提錢這種俗物?

從前姑娘都是從來不肯提的。

「對,賺錢,賺錢吃肉!」容疏狠狠地道。

她的樣子,把月兒嚇到。

「姑娘,等奴婢發工錢了,給你,給你買肉……」

買二兩,回來單獨給姑娘開個小灶。

容疏逼她吃完紅薯,提着籃子帶着她出了門。

月兒局促不安:「姑娘,咱們這是要去哪裡?」

她把兩個籃子都搶到自己手裡。

「去山上,你帶路。」容疏道。

她不可能一來就靠醫術賺錢,就算不考慮被人懷疑的問題,誰信她?

但是現在是秋天,山上肯定有各種各樣的藥材。

因為古代受教育門檻高的緣故,尋常人識字都難,更別說認識藥材了。

採藥人,是世代傳承,不會帶別人的。

靠這個很難發家致富,但是填飽肚子,應該沒什麼問題。

「月兒,要出門呢!」

迎面走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穿得很乾凈,左手一隻雞,右手兩條魚,笑眯眯地跟月兒打招呼。

「小雲哥。」月兒拘謹地回應。

容疏沒說話,只對來人笑笑。

結果來人白了她一眼,徑直走向隔壁。

容疏:???

騷年,我得罪過你?

月兒在上山的路上跟容疏解釋,說小雲哥是隔壁李家嬸子的侄子,時常帶着東西過來看望她。

容疏經過確認,隔壁就是那個半夜饞人的隔壁。

完了,感覺今晚又是聞着隔壁香氣睡不着的一天。

月兒很快帶着容疏出了城,來到山上。

今年風調雨順,莊稼豐收,藥材也長得很好。

容疏很快就找到了黃岑,決明子,紫草等幾樣常見的草藥,讓月兒先採摘。

她要繼續摸清楚周圍的狀況。

月兒雖然對自家姑娘的判斷有點懷疑——怎麼這些草就能賣錢了?

但是她聽話,乖乖在原地幹活。

「這是什麼?」容疏忽然發現了新大陸,激動萬分地道,「月兒,你快來,你快來!」

月兒忙提過來,然後茫然地看着容疏指着的東西。

一串串灰不溜秋的小豆豆而已……

「姑娘,這是什麼?」

「山藥豆啊!」容疏道。

這下不用餓肚子了。

山藥豆下面還有山藥,不過會很深,有點難挖。

這東西,既能當葯又能當飯,不如紅薯甜,但是也可以做主食,而且吃了之後不會燒心。

「來來來,你摘山藥豆,我來挖下面。」

容疏激動地拿過小鋤頭,挖啊挖啊……

這身體,平時極少鍛煉,很快就氣喘吁吁起來。

月兒讓她歇着,接過去繼續挖。

「姑娘,奴婢的手,有點癢……」

卧槽,壞了,忘了山藥汁水沾到手上會讓人發癢。

月兒不說容疏還激動得沒感覺到,這一說,覺得自己的手也開始發癢。

《私奔當天,暴戾錦衣衛拉着我洞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