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死亡遊戲:我的金手指竟然是老闆
死亡遊戲:我的金手指竟然是老闆 連載中

死亡遊戲:我的金手指竟然是老闆

來源:google 作者:熊熊想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溫野 秦時聞

【無女主】【懸疑】【逃生】【爽文】【原創副本】【聖母勿入!!!!!】驚悚降臨,一場遊戲,一場死亡的較量,一場贖回之夢!剛爆紅三天的大明星溫野,在經紀人的威壓下迫不得已頂着颱風天參加公司晚宴,但在路上卻意外跌進另一個位面溫野就這樣成為第一批驚悚樂園的玩家,悲催的是,他沒有金手指,更悲催的是,他和公司新上任的總裁一起進了驚悚樂園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溫野慢慢發現,他的boss有些不對不允許帶利器的小丑副本,他boss竟然能帶,不允許暴力的副本,他boss竟然狂揍NPC無事發生,不允許說話的副本,他boss竟然叭叭不停藐視規則!?溫野:啊喂,誰才是主角啊!?boss:你是,我只是你的金手指【真相】,【瘋狂小丑的大逃殺】【詭異瘋人院】【噩夢遊戲】【最後的『善良』】【地下危機】【空中浩劫】……【文案廢,求移步正文(*꒦ິ⌓꒦ີ)】展開

《死亡遊戲:我的金手指竟然是老闆》章節試讀:

所有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屍體嚇了一跳,聽見陸臨的話,有人發出不滿的聲音,「這種遊戲沒人想玩。」

陸臨沒有搭理那人,他轉過頭看向自己的搭檔,「走吧,去找線索。」

溫野心有餘悸地看着那具屍體,拍着胸口,「嚇死我了,秦總,你沒被嚇到吧?」

秦時聞微微搖了搖頭,他忽然想到抽籤時那道異樣的目光,蹙眉低聲道:「喊我名字就好,嚴格來說,我也不是你老闆。」

溫野摸了摸後腦,以為自己越界了,抿了抿唇,暗道自己還是沒有討好人的天賦,算了,做自己吧。

溫野對他點點頭,笑容收了一些,他拿出紙條又看了看,說道:「線索是小時候,現在還不能確定上吊的這具屍體是不是醫生,我提議先去看看別墅。」

秦時聞看了一眼圍在屍體旁邊的其他人,點頭道:「這具屍體看起來像是自殺,趁其他地方還沒有被破壞,我們先去看看。」

溫野點點頭,隨後就環顧了一圈別墅,最後看向唯一的樓梯,手裡握着紙條走了過去。

秦時聞追上他的腳步,和他並肩走着,遠離人群後,他低聲道:「每個人的線索應該是不一樣的,別把自己的籌碼弄丟了。」

溫野腳步一頓,站在樓梯中間看了一眼樓下的玩家,收回目光點了點頭,「我知道的。」

他把紙條收進口袋,走上二樓,特殊的設計讓溫野奇怪的眯起眼睛,「這個別墅的主人是心理變態?」

不外乎溫野會這麼想,二樓空間很大,但很少有人會將整個空間豎隔一半開來,一排的房間,而另一半,擺滿了畫作。

像是一個小型畫展,牆上的畫風格不同,所表達的含義卻連不懂行的都能品出一二。

滿牆的畫,皆是各式各樣的**女人,女人擺着不同的造型,說不上藝術,只感覺濃濃的不適。

溫野不願多看,但秦時聞卻走了過去,他站在畫前定睛看了一會兒,沉聲道:「過來看。」

溫野一頓,走了過去,這一過來才發現,這些畫作竟然都出自一人之手,看着右下角的鈴印,蹙起眉來。

「表現形式是扭曲的,歐式的,結果蓋中式畫作的印章?這是不懂還是故意的?」

秦時聞蹙眉看了一會兒,道:「這些畫,畫的都是一個人。」

溫野驚了,目光來回掃着,「你怎麼看出來的?都沒有臉,髮型也有長有短。」

秦時聞指了指畫上的人,「畫雖然沒有五官,但這些畫的四肢臉型,都是一樣的,並且每一副畫上的女人,小指都缺一截。」

溫野聽完,下意識地湊近去看,對比幾副畫之後,他「嘖」了一聲,「你觀察的太仔細了,這畫的太藝術了,我只能看出來這畫的是個女人。」

秦時聞忽然指着一副畫,問道:「你覺得這幅畫,畫的是什麼?」

溫野順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副由三原色構成的畫,藍色鋪滿畫紙的一半,一個細長扭曲的紅色身體在中間。

溫野仔細看了一會,終於辨認出來哪是手哪是腿,女人的頭在雙腿之間,細長彎曲的雙腿成M字在腿的兩側,兩隻手一長一短,作出爬行的動作。

雖然沒有五官,溫野卻在這幅畫上感受到了女人的掙扎與痛苦。

整幅畫藍色佔了大面積,紅色是女人,最後一抹黃色,是在女人前方,看上去是個圓盤。

合起來一看,就是一個女人以變態的姿勢向著那個圓盤爬去。

溫野想到那個場面,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惡寒的搓了搓胳膊,「這都什麼人才能畫出來這麼變態的東西。」

秦時聞沒有說話,他眯着眼睛,想了一會,又去看其他畫。

溫野看了一會,看不出這些畫有什麼值得細究的,他想去房間里看看,剛想開口,走在前面幾步的秦時聞回頭了。

「走吧,去房間看看。」

溫野點點頭,沒有等秦時聞就走了,那整面牆的畫實在太壓抑,他有些受不了。

推開樓梯邊第一個房間,房間很普通,沒有任何溫野想像中里凶殺案現場的那種異樣,溫野抬腳走進去,仔細的觀察起房間。

聽見腳步聲,溫野知道是秦時聞,也沒回頭,整個房間不大,但該有的都有,書桌,浴室,電腦。

溫野看着那疊放整齊的床被,目光一深,為了驗證心中猜想,他轉頭打量起了其他東西。

走到桌子旁邊,桌上的物品很整齊,有一些文件,還有一些私人物品。

溫野拿起桌上的照片,都是別墅里的一些景照,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只是翻到最後一張時,溫野愣住了。

這是一張合照,勉強算合照吧,照片里的一男一女像是偶像劇里即將摔倒被扶那樣的動作,男人摟着女人的腰,女人的相貌被男人的背擋住了,僅能看見兩人的側臉。

溫野看着這張照片,覺得有哪裡奇怪,看了一會,終於發現是哪裡奇怪了,身份。

男人身上的西裝雖然不廉價,但和懷裡女人身上的華貴禮服比起來,簡直一個頭上一個地下。

再聯想到男人房間里樸素的物品,溫野得出了一個結論,「被子是纖維的,洗的有些舊了,電腦是五年前的款式,桌上的文件記錄著這個別墅的一切,雖然住在這個別墅,卻處處透露着違和,我想,這應該是保姆的房間。」

秦時聞伸出手指輕輕搖了搖,「這是個男人的房間,用保姆一詞並不合適,是管家的房間。」

溫野一默,摸了摸鼻子,「沒有那種經歷,不好意思。」

秦時聞突然頓住了,他愣愣地看着溫野,但溫野背對着他,並沒有注意。

溫野把照片遞給他,疑惑地歪了歪頭,「這張照片,角度有些奇怪。」

秦時聞斂下眼皮收起情緒,接過照片看了一會,突然走到窗戶前,朝外看了看,道:「應該是偷拍,你站這,相機放在窗戶上,拍出來就是這個效果。」

溫野走過去,發現真的是這樣,不禁奇怪道:「他偷拍幹嘛呢?這個女人應該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吧,一個管家偷拍這種照片……」

溫野「嘖嘖」兩聲,「果然有錢人玩的花,連管家心思都這麼多。」

溫野也只是隨口感嘆一下,這個房間沒有什麼奇特的,溫野轉身打算去其他房間看看。

《死亡遊戲:我的金手指竟然是老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