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宋知畫郁之霆
宋知畫郁之霆 連載中

宋知畫郁之霆

來源:外網 作者:北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北海 都市言情

【宇宙無敵超級第一寵文、打臉、虐渣、雙強!】自幼被父母拋棄,在鄉下長大的宋?O,某天突然被豪門父母接回家中。父親告訴她:「你跟你妹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的前途無可限量,是翱翔九天的鳳凰。自然不能嫁給一個殘廢!便宜你了!」母親警告道:「郁家家大業大,能代替你妹妹嫁過去,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別不知道好歹!」郁廷之,聞名江城的天才。一場車禍之後,天才郁廷之不僅雙腿殘疾,才華消失,還是個連高中都沒考上的廢物。一個是鄉下來的小村姑;一個是人盡皆知的廢物;這樣的兩個人,倒也是絕配。一時間,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話。..某日,眾人眼中那個小村姑和廢物,同時出現在大佬雲集的酒會上。宋?O表示:「我是來端盤子做兼職的。」後者不慌不忙:「好巧,我也是來做兼職的。」於是,眾人便目睹了兩個大佬為了隱瞞身份,在酒會上端了一個晚上的盤子。..婚禮當日,京城大佬雲集。大佬一號:「三爺大婚,我等為三爺開道!」大佬二號:「歡迎宋小姐回京!」大佬三號:「......」大佬四號:「......」看着這些平日里在新聞專欄里才能看到的大佬,宋家人傻了,宋寶儀哭着說自己後悔了。展開

《宋知畫郁之霆》章節試讀:

郁廷遠眼底全是嘲諷的神色,抬手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是挺般配。」

「那你爸媽到時候是不是要被氣死?」鄭月蓉有點幸災樂禍。

「這就要看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了。」郁廷遠道。

其實父母早就應該料到這個結局。

郁廷之是個什麼德行,他們不是不知道,他哪裡配得上宋寶儀?事情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父母不但沒有管束着郁廷之,反而把郁廷之捧在手心裏,讓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旁人連說都不能說一句。

這是現世報!

……

宋家。

翌日早上。

宋嫿準時下樓吃早餐。

她姿勢隨意,模樣輕鬆,氣定神閑的。

看得宋大龍和周蕾牙根痒痒。

小野種把劉總得罪的那麼狠,如果不是宋寶儀親自出面的話,這事根本就沒法收場,宋嫿倒好,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姐姐,早。」宋寶儀笑着跟宋嫿打招呼。

「早。」

宋大龍看向宋嫿,盡量壓住心裏的怒意,「從今天開始你每天早上跟你妹妹一起去上學,你在老家……」

算了。

宋大龍話說到一半又停住了,就宋嫿這個樣子,他也不指望宋嫿能在老家有什麼好成績,更不指望宋嫿能考上大學。

反正安排宋嫿上學,也只是為了做一下表面功夫而已。

周蕾看了宋嫿一眼,警告道:「華英國際學校不是普通學校,你記得少說話別惹事,言行舉止多跟你妹妹學習。」

華英國際學校一學期的學費是六位數以上,因此能進華英的學生,非富即貴。

宋嫿畢竟姓宋,到時候真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丟人的還是他們宋家。

宋寶儀笑看周蕾,柔聲道:「媽您放心,姐姐又不是小孩子了,她知道的。」

周蕾看向宋寶儀,臉上的神色溫和了幾分。

還是她女兒懂事,不像這個小野種。

宋嫿慢條斯理的吃着盤中的早餐,聞言,紅唇微勾。

宋家這一家三口,沒一個省油的燈,也不怪原主招架不住。

吃完早餐,宋嫿去樓上換校服。

華英的校服出自著名設計師j。

白色襯衫配着黑色蝴蝶結,再搭上一條及膝黑色百褶裙,整個人顯得青春亮麗,加上宋嫿身材修長,皮膚瓷白不已,此時更是襯得整個人如同從漫畫中走出來的二次元美少女一般。

看着鏡中的自己,宋嫿滿意地拿起一頂黑色的鴨舌帽戴上。

黑色的鴨舌帽帽檐遮住她的五官,身上的鋒芒瞬間便消失了大半,低調間彰顯出一股遮掩不住典雅,舉手抬足間皆是風景。

宋寶儀看着從樓上走下來的宋嫿,眼眸微眯。

不知怎地,她總覺得宋嫿這次回來給她的感覺不一樣了。

不過,村姑終究只能是村姑。

宋嫿雖然長得好看,但她的人生一眼便能看到頭。

先跟郁廷之訂婚,而後結婚,待郁家老兩口死後,她和郁廷之就會被郁家的兩兄弟從郁家趕出來,流落街頭,過完普通又貧窮的一生。

這樣的人,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宋寶儀眼底閃過一道微光,朝宋嫿笑着開口,「姐姐,咱們走吧。」

二人剛走到門外,就看到一名同樣身穿校服的男生站在門外等着。

看到二人出來,男生立即走過來打招呼。

「寶儀。」

「家明哥。」宋寶儀笑着抬頭,「對了家明哥,給你介紹下,這是我姐姐宋嫿。」

語落,宋寶儀又看向宋嫿,「姐,這是顧家明,你叫他家明哥就行。家明哥就住我們家隔壁,我跟他一起長大,從小就是特別要好的朋友。」

顧家明看了眼宋嫿,眼底不無輕視,「寶儀,這就是你那個剛從鄉下來的姐姐?」

宋嫿抬手壓了壓頭上的鴨舌帽,帽檐的陰影遮住了她的下頜。

宋寶儀拉了拉顧家明的手,低聲道:「家明哥,你別這樣說我姐姐。」

「好好好,」顧家明伸手摸了摸宋寶儀的頭,「不說不說。」

心裏卻在嘲諷宋嫿太過小心眼。

明明就是鄉下來的,還不讓人說了?

就她這樣的鄉下野丫頭有什麼資格跟宋寶儀站在一起?

看在宋嫿的面子上,顧家明有些勉強的朝宋嫿伸出手,「你好,我是顧家明。」

宋嫿微微抬眸,露出一雙明亮的桃花眸,「你好。我就是那個從鄉下來的宋嫿。抱歉,有潔癖,手就不握了。」

顧家明先前沒看清宋嫿的臉,這一刻,有些微楞。

似是沒想到,黑色帽檐下,居然隱藏着這麼一張驚艷動人的臉。

還未等顧家明反應過來,宋嫿便抬腳先走了。

「她……」顧家明撓了撓腦袋。

宋寶儀接着道:「家明哥,你別怪姐姐,她從小就跟着我奶奶在鄉下長大,不拘小節,跟我爸媽都這樣,更別說是你了。」

說是不拘小節,其實就是沒有素質。

宋寶儀善良慣了,說話向來替對方着想。

「不過姐姐她很聰明,我相信她過一段時間就能適應這裡的生活了。」

宋寶儀溫柔大方,善解人意。

顧家明本就對宋嫿的印象非常不好,此言一出,更是對宋嫿的第一印象差到極致,蹙眉道:「你奶奶她都沒有教過你姐姐什麼是素質嗎?」

宋寶儀道:「奶奶畢竟年紀大了,也有心無力的。」

說到底還是宋嫿離經叛道,難以管教。

如若不然,她怎麼是現在這個樣子?

顧家明聽出了這番話的言外之意,接着道:「你姐姐她一點都不像你。」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誰會相信,她們是親姐妹?

宋寶儀笑着挽住顧家明的胳膊,「家明哥,你別戴有色眼鏡看人,給姐姐一點時間。我們走快點,姐姐今天第一天去學校,我擔心她找不到地方。」

雲城的國際學校很大,佔地一百多畝,不是鄉下學校能比的。

宋嫿初來乍到,估計連大門都找不到。

顧家明卻一把拉住宋寶儀,接着道:「她都不拿你當妹妹,你對她那麼好乾什麼?真以為你好欺負?」

「家明哥!」宋寶儀柔聲開口,「你別這樣,姐姐初來乍到,我多關照她下是應該的。」

顧家明嘆了口氣,「寶儀,人善被人欺!」

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可宋寶儀就是不懂。

顧家明看着着急。

宋寶儀非常無奈,解釋道:「其實姐姐也不壞,就是剛來不適應。」

「寶儀,你別總給她找借口,我看她也不會領情的。」顧家明生氣的道:「叔叔阿姨給了她生命,如果不是叔叔阿姨的話,她到現在還在孤兒院呢!她不領情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對你擺臉色!真是沒教養!」

……

教師辦公室。

張老師回頭,一臉好奇的問道:「葉老師,聽說你們班來了個插班生?」

聞言,葉老師解釋道:「是借讀生。」

借讀生只是借讀而已,算不得班級的一員,更不會拉低班級平均分。

宋嫿轉校前的資料她看過。

資質平平,雖然每次能考進年級前三十左右,可那不過是所鄉下學校而已。

他們這國際學校的課程,宋嫿能不能聽懂還是一說。

若不是看在宋寶儀的面子上,葉老師連這個借讀生都不會收。

宋寶儀親自開口,她總要給個面子。

張老師接着道:「我還聽說,那個借讀生和你們班的狀元是姐妹?」

宋寶儀每次月考都是全年級第一,這樣的人高考不考狀元,誰考狀元?

所以,在老師圈子裡都稱呼她為狀元。

「好像是吧。」葉老師點點頭。

「既然是姐妹,那她肯定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張老師接着道:「葉老師,你可別平白無故的損失了個好苗子,這姐妹倆一個狀元,一個榜眼,到時候你就名揚天下了。」

宋寶儀可是標準型天才,如果宋嫿是宋寶儀姐姐的話,肯定也不平庸。

聽到這話,葉老師直接就笑了,「她們倆沒什麼血緣關係,再說,你見過幾個榜眼在鄉下學校只能考到年紀前三十的?她能不能聽懂咱們的雙語課程還是一說。」

手機版閱讀網址:

《宋知畫郁之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