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碎銀幾兩,感情幾兩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 連載中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

來源:google 作者:簡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恆 沈芊瑤 都市小說

楊恆深陷債務泥潭,七年感情搖搖欲墜,而這時母親又出車禍,雪上加霜,他該何去何從?感情不能用金錢衡量,但大多數時候,碎銀幾兩,感情幾兩展開

《碎銀幾兩,感情幾兩》章節試讀:

荷官小五,額頭上的冷汗已經顯現出來。

他不知道楊恆怎麼斷掉他出千的工具。

這種出千方式他已經練得爐火純青。

只要沒有人去觸碰他的手指,他相信沒人能發現問題。

這可是他吃飯的傢伙。

如今卻斷了,這飯碗以後是沒了。

原來在他想再次出千的時候,楊恆早就等着他。

在所有人注意力都在篩盅上時,他用銀針射斷了小五的作案工具。

他相信哪怕是監控,也看不出是他做的。

哪怕看出來了,他也不擔心。

畢竟出千的是賭場本身,不可能聲張。

新局又開始了。

不出千的情況下,小五沒辦法控制骰子的具體點數。

楊恆又連贏兩局。

此時手上的籌碼已經達到三百萬。

看着圍過來的賭徒越來越多。

小五的手心全是汗水。

就在他不知所措時。

老者到了,小五讓出位置。

「各位,交接班時間到了。」

「現在由我來搖骰,請下注。」

老者的的搖骰的手法很普通。

他看向楊恆,微微一笑。

「換人了,運氣會好一些。」

楊恆把一百萬壓在大上。

「跟着小弟弟,必定發大財。」

少婦笑笑,也跟上一百萬。

周圍的賭徒早已經嘗到甜頭,跟着下注的人越來越多。

三六六,十五點大。

「大!真的是大!」

「哈哈!老子賺大了!」

「繼續!繼續!」

老者眯着眼,他沒有小看楊恆。

第一局他就用上八成功力。

除非千術高手中的高手才可以聽出來他的點數。

因為他就是高手。

還是一個老高手。

他不知道楊恆是運氣好,還是真聽出來。

但他更相信第二種情況。

眉宇間多了一絲凝重。

第二局開始。

他搖骰的方式,看起來還是很普通。

但卻用上了他的絕學。

瞞天過海。

這一招他以為這一輩子都不會用上。

內力瞬間掏空。

骰盅里的骰子幾秒鐘內轉動上百次。

他不相信楊恆還能聽出來。

篩盅落下,老者幾乎虛脫。

楊恆嘴角上揚,無所謂的樣子。

「兩百萬壓大,要是今晚沒人約,那就壓到天亮。」

「我約你小弟弟,等會一起吃夜宵,姐姐請你。」

少婦好像聽出來了楊恆話里的意思。

接着也跟着下了兩百萬。

周圍的賭徒也有不少人跟着下注。

正在看着屏幕的許承歡眉頭緊皺。

接着拿出手機,撥通顧志業的號碼。

此時的顧志業早就輸完所有籌碼,正在一個夜宵攤上吃着烤串。

看到桌面上的手機響起,他一顆懸着的心終於落下。

進賭場的時候楊恆就已經交代。

讓顧志業在他開始下注前要一直賭,而且要表現出輸紅眼的樣子。

在他開始下注之後,要在最短時間內輸光,然後去夜宵攤等他。

顧志業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但也照做。

他接起來電話,裏面他傳來聲音。

「老顧啊,你的錢我現在送過去給你,介紹一下你朋友給我認識如何?」

許承歡的聲音很客氣,不知道還以為是好朋友。

顧志業只想着拿錢救女兒,現在目的基本達到,自然不會拒絕他。

「可以,我在外面吃夜宵,等我吃完我我朋友應該也出來了。」

許承歡哪裡還等得起,一局就幾百萬啊甚至上千萬啊。

要是被他姐夫知道是因為他虧錢的那不得剁了他。

「老顧你現在打電話叫你朋友現在馬上去找你,我也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後,顧志業悶了一杯啤酒。

真爽,太久沒有那麼爽了。

他打通楊恆的手機。

此時楊恆正想下注,聽到電話聲響起來。

接通。

「好,現在過去。」

他看着少婦,笑笑開口。

「姐姐,我就不玩咯,有人約了。」

「你不玩,我也不玩了,方不方便帶上姐姐?」

「改天吧,今晚那個啥。」

「哎喲,看來是姐姐老了,沒有魅力了,得吧,你去約你的小姐姐吧。」

說完她起身,就要去兌換籌碼。

賭徒們見狀不樂意了。

「小哥,繼續啊,這才幾把而已,我都還沒開始下大注呢。」

「是啊,再搞幾把,女人啥時候沒有,賺錢要緊。」

「繼續下咯,我明天介紹我妹給你認識。」

楊恆沒理會他們,拿起了籌碼去兌換。

一共六百萬。

進來之前,許承歡以為他們沒有本事贏錢。

要求贏到四百萬才給兌換,並不是說這些籌碼不能兌換。

只是這錢如果贏到四百萬能正常用。

不然哪怕拿着籌碼兌換成錢,出了門口也一樣用不了。

因為沒有鎮得住他的本事。

許承歡看着屏幕,三角眼眯成了一條縫。

「一點都不貪啊。」

要是楊恆多贏一些,超過他的底線。

這錢拿出去也是沒命花。

現在楊恆只是多贏兩百萬,雖然少婦跟着賺了不少。

但這個少婦不一樣,哪怕她贏完賭場的錢,他許承歡也拿不了她如何。

剩下的那些賭徒也贏了不少,至少他們還在賭。

早晚會回來而已這些錢。

這是楊恆給自己暗示。

他能贏,會有人看重他。

不怕他的手段。

就在許承歡思考的時候,老者走了進來。

「高老,怎麼樣?」

高老姓高,三代人都是搞千術,到他這一代第三代。

而且他還是一個武道高手,現在已經屬於黃境巔峰。

他無奈搖頭,嘆了口氣。

「老夫不是對手,十個我都比不上他。」

許承歡心頭一緊,這可是高老啊,給出如此高的評價。

「唉……差點就毀了自己,沒想到姓顧的還有這樣厲害的朋友。」

「先人不欺我,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高老,讓人準備兩百萬現金,等會我要用。」

高老下去後,許承歡下了一個決定。

別看他坐擁景豪KTV,這地下賭場可不是他的。

雖然賭場日進斗金,但這不是他的錢。

他還能隨時使用的現金也不過五百多萬。

賭場的賭客贏多少錢他不心疼,這錢都是他姐夫的。

這兩百萬可是他自己腰包里的錢。

一下子拿出差不多一半,說不心疼是假的。

不然錢早就給回顧志業了。

夜宵攤離景豪KTV不遠,後門兩百米不到。

此時楊恆已經來到夜宵攤。

第一時間把錢分給顧志業,一人三百萬。

顧志業很激動。

楊恆給他的驚喜實在太大了。

不但把錢弄到手了,還賺了不少。

現在又急用錢,女兒還等着錢救命。

「楊兄弟,這錢我要一百萬就夠了,剩下的都給你。」

「要是沒有你,我一個人也沒辦法弄到錢,平分最公平,不多不少。」

楊恆確實喜歡錢,特別是在母親住院後。

加上因為錢這些日子跟老婆的關係差點就僵硬了。

但是一碼事歸一碼事,不能見錢眼開。

顧志業拿起來酒杯。

「楊兄弟,那我不跟你客氣了,這杯酒我敬你,我喝完,你隨意。」

沒等楊恆反應過來,一口悶下去。

楊恆也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顧志業再次倒滿酒。

「楊兄弟,為什麼你有那麼好的賭術,還要讓我賭?」

「還讓我賭到你下注之後,就要儘快輸完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