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蘇清荷
蘇清荷 連載中

蘇清荷

來源:外網 作者:北王狂刀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北王狂刀 都市言情

他本布衣,年十八,而封王! 他名,寧北! 十年北境塞外聲,待寧北榮歸故里,回京這日,他要殺三人……展開

《蘇清荷》章節試讀:

吳勇雙手背後,看向窗外血紅夕陽,愣愣出神良久。
寧北歸來,的確通知很多人,先前吳勇得到秘密通知,心中嚇一跳,沒想到他們汴京還出去過這種大人物。
後來吳勇記起十三年前那場車禍,還親自見過那個早熟的小男兒。
當時小男孩寧北狼狽而又無辜,若非蘇家人保下他,怕現在早已經是枯骨一堆。
寧北被送往北境,那是寧家鞭長莫及之地,只有在那裡,寧北才是安全的。
可誰知,這個小男孩十三年後歸來,卻是這般恐怖!
北境霸王,若是攜盛怒回來,十個寧家也不夠他一人滅的。
汴京新區分局的吳勇,長嘆不止。
咚咚!
趙雷敲響辦公室木門。
「進來!」吳勇鬆了口氣。
趙雷進門就表達不滿:「吳叔,你讓我回來幹啥,那邊都快打起來了!」
「你這孩子有點虎,你知道你照片上的人,隸屬何部嗎?」吳勇轉身看去。
趙雷冷哼:「穿着黑衣服,擺明的是社會青年聚眾鬥毆!」
「這話讓他們聽見,免不了收拾你,他們是特別行動組的人!」吳勇也沒隱瞞。
趙雷被震住。
他驚駭道:「就是你以前喝多,說過的那個特行組?」
「獨立一切部門之外,獨立獨行,處理一切非自然靈異事件,一旦他們出動,我們只能避讓,還得全力配合的特別行動組?!」
趙雷被嚇一跳。
吳勇點頭:「據我所知,汴京組沒這麼多正式成員,還有衣服前這把戰刀標誌,只有總組精銳禁衛,才能佩戴!」
趙雷愣住,久久沒說出話。
關於特別行動組,在他們內部一直是個傳說,尋常人都沒聽說過。
趙雷和吳勇情同父子,偶爾才聽說過一兩句。
可誰知道,今日遇到的人,不僅僅是汴京組,還有總組成員!
以汴京組的權限,若是遇到緊急事件,擁有最高自主決斷權利!
記住,不是自由處理權,而是自由決斷權!
能當場決斷一切事情,包括對阻礙者格殺勿論的命令。
這也是吳勇先前為啥發火,趙雷莽撞進入蘇家,阻礙汴京組辦事,被蕭遠山他們打出個三長兩短,吳勇也討不了說法。
原因很簡單,以吳勇的身份,沒資格接觸到蕭遠山。
有意見可以上報。
最終結果,恐怕是上報的意見石沉大海,根本不會驚動到蕭遠山。
這邊的小插曲,絲毫影響不到蘇家眾人。
汴京組成員,全部到來。
蘇清荷這些年輕人,回頭看了過去。
蘇成業嘀咕着:「請來幫手了?」
「閉嘴!」蘇清昊眼神銳利幾分。
蘇成業嚇一跳,不明白蘇清昊咋突然針對他了,頓時心裏不滿。
蕭遠山到前,越看越心驚,抱拳彎腰低頭:「汴京組,蕭遠山見過張總組長!」
中原戰刀張中原,不僅是中部指揮使,也是中部總組的總組長!
慕臣慵懶伸腰:「A1令收到了吧?」
「慕……慕指揮使?」蕭遠山第一次見到真人。
天下五大指揮使的照片,除了張中原,蕭遠山以前只在內部網看到過照片,其他資料就無權查看了。
蕭遠山頭皮發麻,北部猛虎慕臣竟然也在這。
看來真是發生了大事,A1令驚動兩位指揮使,他蕭遠山帶人過來,也只能打打雜。
郭白楓輕笑:「汴京組人手挺充足的嘛,一百來號人了!」
「我接到A1令,就召回所有成員緊急來援……您是西陵侯郭總組長?」
蕭遠山話鋒一轉,差點沒喘過氣。
他目光滿是驚色,看向寧北這邊。
呂歸一輕輕點頭,未做言語。
但蕭遠山不敢託大,主動問候:「汴京組蕭遠山見過呂總組長!」
「你們有完沒完!」
蘇家小輩三十多人,那瓜子臉女孩蘇梅,粉底難掩雀斑的臉上,露出濃濃的厭惡。
她隱有針對又道:「誰的未婚夫,也不出來管管,在這裡打腫臉充胖子請一群陌生人,說一切莫名其妙的話,好玩嗎?」
「要你管!」蘇清荷柳眉微蹙。
旁邊蕭遠山眉頭微皺:「你們認為好玩也罷,無知也好,A1令已經發佈,事發蘇家,全部帶走!」
「誰給你們的權利?」蘇梅尖叫着抗拒。
可是她的抗拒,這副撒潑樣子,若是趙雷這種轄區片警,只能抱着無奈心情硬着頭皮解決。
可是對汴京組而言,蘇梅的撒潑,換來清一色的黑色斜長戰刀。
唰!
戰刀皆出鞘,刀鋒所指,寒光爍爍。
汴京組所有正式成員,虎目透着堅毅,渾身皆是肅殺氣。
多年執行特殊任務,讓他們不會小覷任何人,也不會掉以輕心。
蘇梅有些慌張:「你們要做什麼?」
「汴京組做事,不予配合者,就地格殺!」
蕭遠山冷酷回應。
這句話震住蘇清昊等人,眼神透着驚色。
就算是趙雷他們,也沒資格無端這樣說吧?
可汴京組這樣做,有他們的理由,所處理的都是非自然事件,遇見的詭異事情數不勝數。
執行任務期間,無人敢視為兒戲。
每次任務,汴京組正式成員,都留下了遺書,抱着赴死心態。
說實話,各地特別行動組每年都有戰死的兄弟。
戰死,傷殘率歷年居高不下!
造就各地特別行動組的行事風格,但凡遇到反抗者,就地格殺。
更何況,蕭遠山他們接到的是A1令啊!
誰敢特么大意!
慕臣滿臉玩味,看着汴京組成員做事乾脆利落。
他打着哈欠:「教訓一頓行了,別傷到人!」
蕭遠山有些不太明白,A1令都發佈了,現在又不讓傷人,到底是啥意思。
按照蕭遠山的預估,今晚必定要流血!
畢竟發佈了A1令啊!
汴京組拿下所有人,蘇梅不敢再撒潑,不斷的哭,一副可憐的樣子。
蘇清荷冷哼:「丟人現眼!」
「蘇清荷,你少擠兌我,事情鬧大對你,對寧北也沒好處,找一群打手嚇唬誰呢,我要是死了,你們一個個都逃不了干係!」
蘇梅連哭帶說的。
「小姑娘,你得記住一件事,特別行動組做事,阻礙者,格殺勿論!」
「反抗者,就地擊殺,所以就算你死了也是白死,明白嗎?」
慕臣上前笑眯眯的。
蘇梅打心底里感到害怕,看向慕臣就如同看向魔鬼。

《蘇清荷》章節目錄: